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786 下一步

聽關寧這么說,陸景笑著搖頭,輕輕的抿著百加得。董晚瑤住在新豐公寓里,她和關寧的關系處理的很好。關寧知道她搞什么驚喜很正常。
  半杯酒下肚后,酒吧里空靈的音樂似乎變得有些不同了。陸景有些詫異的看向酒吧吧臺右側,那里,一個身材高挑、穿著黑色休閑裝外套、牛仔褲,帶著墨鏡的一頭齊肩優雅長發的女孩拿著話筒正在唱歌,聲音與酒吧里吧播放的原版音樂相差無幾,甚至聽起來更加的空靈。
  “這是誰啊,唱的正好。”正在溫書的學生們好奇的低聲說道。
  “奇怪,沒聽說1804酒吧最近有歌手駐唱?這女孩是誰,實力這么強。我們專業怕是找不到比她唱的更好的了。”
  “她怎么呆著墨鏡?不是臉蛋不行吧?呵呵,她這身打扮也老土了一點。”
  酒吧里輕輕的響起一陣竊竊私語聲。陸景驚訝的看著關寧,“不是吧?”他怎么可能連李逸落都認不出來。李逸落除了她空靈純凈的氣質外,就數她的瓊鼻最具特色,秀直的鼻梁有著一種沁透人心的秀美感。
  關寧笑著點頭,抿嘴笑道:“就是李逸落啊。她專門過來為你獻唱一首。”
  “我寧愿她沒來。”陸景苦笑著搖頭。李逸落現在是歌壇的話題人物,人氣極高,離成為天后級的歌星也就剩下半步的距離。和李逸落打交道其實挺愉快的。但是…
  以李慕清對李逸落著緊的態度,她肯定跟著來了江州。陸景現在是頭疼見到這個火辣的電眼大美人。10月底在香港的婚宴上,陸景落荒而逃,沒敢當著衛婉儀的面和李慕清聊天。之后,雖然給她打過電話。但李慕清這次悄然的到江州來,估計有的他好受。
  關寧抿嘴嬌笑,她聽張漓說過陸景婚宴上的情形。那會不知道陸景苦笑的原因。
  李逸落唱了一首歌,和吧臺里幫忙賣酒的董晚瑤打了個招呼,拿了一杯紅酒坐到陸景這一桌來。微笑著張開五指若彈琴般揮舞著打招呼,“陸景,關寧,好久不見了。”
  陸景笑著搖頭,喝著手里的百加得,“我可以說‘相見不如不見’嗎?”
  “你別理他呢。他正發愁怎么見你的老板。”關寧笑著指指李逸落臉上的墨鏡,“怕給認出來了呀?”
  李逸落點頭。和人說話帶著墨鏡,確實很失禮,歉然的道:“關寧,不好意思啊。我過兩天在建業開演唱會。偷空回一趟江州。”
  陸景琢磨了一會,躲肯定是躲不過的,問道:“李慕清現在在那里?”
  李逸落驚訝的掩住嘴。一雙明眸好奇的看著陸景,而后輕快的笑道,“你怎么知道的啊?清姐住在楚北國際大酒店,她讓我來請你過去呢。”說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要是唱一首歌誠意不足的話,我再給你唱兩首。”
  “不用了。逸落,你在這兒坐一會。我去見李慕清。”陸景輕嘆口氣,對關寧耳語了幾句,站起來離開1804酒吧,坐車前往楚北國際大酒店。
  到楚北國際大酒店,陸景撥了李慕清的號碼,問清楚她的房間號,乘電梯直至30層的豪華套房內。
  “請進!”陸景敲門后聽到李慕清的聲音,深吸了一口氣推開厚實的房門。
  李慕清所居住的豪華套房有著法國意味的豪華風格。客房裝飾華麗,其精巧工藝和完美的細節顯得套房卓越非凡。歐式家具擺了一地,使得寬敞的套房布局合理、舒適、溫馨。
  藍色玻璃落的帷幕前,穿著一件金色真絲吊帶睡衣的李慕清手持一杯紅酒斜倚在窗前,似笑非笑的看過來,“你來了。”
  陸景反手關上門,走到客廳里。苦笑著攤開手道,“怎么來江州都不提前和我說一聲?”
  “你還說呢?我能把你吃了啊。”李慕清放下酒杯走到陸景面前,迷離的大眼睛瞪著陸景道,“我告訴你你不會又跑了吧?”
  “不會了。”陸景輕嘆口氣。將李慕清抱到懷里,撫-摸著她發梢微卷攏在右側頸脖邊的長發。他能說什么。那天要不走,他現在面臨的八成是婉儀的嗔怒。
  被陸景抱在懷里,李慕清柔順的依偎著,剛才還隨時會發飆的火辣美人變得溫柔可人。溫存了一會,李慕清抬起頭,嫵媚多姿的電眼看著陸景,道:“陸景,我要‘懲罰’你。”
  陸景苦笑點頭。愛情總是愛得更多的那個人吃虧一些。顯然,李慕清愛他愛的更深一些。他和衛婉儀結婚,固然是家里的包辦婚姻,心里對李慕清她們都有一份愧疚。
  李慕清眼眸里有著無限柔媚旖旎的風情,雙手環著陸景的脖子,微惦著腳尖和陸景接吻,火辣辣的道:“我要在上面…”
  她那天在香港的婚宴上看到陸景情難自禁,想要和他說幾句話以慰相思。莫心藍不就大大方方的轉到陸景面前去了嗎?結果陸景卻是落荒而逃。她一腔情思幽怨的…
  客廳里溫暖如春。激吻的兩人衣物不斷的減少。李慕清就穿了一件吊帶睡衣,性-感火辣。陸景片刻的功夫就把風情迷-人的大美人解除武裝。
  李慕清身材高挑火-辣,性-感明艷,前凸后翹。堅挺豐-滿的乳-峰高高聳起與精致明艷的容顏相映著實讓人看了會心魂亂顫。豐-挺渾-圓的臀部在陸景雙手中蕩漾變幻,有說不清的誘-惑感。
  陸景這時才好好的打量著李慕清完美火辣的嬌-軀。
  李慕清嫵媚多姿的眼睛“電”了陸景一眼,用力的將他推到在沙發上….
  …
  坐在沙發上抱著懷里的火辣明艷美人,看著凌亂了一地的衣服,陸景腆著臉笑道:“懲罰完沒有?”這樣的懲罰他不介意再來一次。
  “還沒有。”李慕清大膽的看著陸景,環著他的脖子,輕聲道:“抱我去洗澡。”
  陸景抱著李慕清,從客廳的右側進入豪華的大理石浴室。大理石浴室呈長方形的布局,正前方的白色窗簾緊閉。豪華的圓形浴缸坐落在中間,營造著幽靜的私密的空間。
  洗浴并沒有花多長時間。而是李慕清的“第二波懲罰”花費了很長的時間。陸景和李慕清坐車返回新豐公寓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半。他和關寧說好了晚上會回去。他要是見李慕清見到明天早上實在說不過去。
  “我好不好?”看著窗外倒退的夜景,依偎在陸景懷里的李慕清將視線落在陸景臉上,嬌媚的問道。她想要讓陸景知道她的好,玩得有點瘋了。
  “當然好。傻丫頭。”陸景寵溺的捏了捏李慕清的鼻子,看著李慕清嫣紅的嘴唇,腦子瞬間就想到剛才旖旎。剛才在浴室里,那對雪-膩彈-軟豐-滿的玉兔順著他的胸膛不斷的下滑….
  李慕清燦然一笑。而后羞澀的吐吐舌尖。
  回到新豐公寓,關寧和董晚瑤早已經休息。陸景給李慕清在客房里鋪好床鋪,溫柔摸摸她的臉,給她壓好被角才帶上門離開。
  已經是深夜,陸景也沒去打擾關寧。新豐公寓一共有4個臥室。陸景洗過澡在陽臺上喝了半杯紅酒才在另外一間客房里入睡。他沒想到李慕清要給他的“懲罰”會是這樣的香-艷。美人情重。他心里對她更多了幾分珍惜。
  陸景在第二天聽莫心藍給他說了蘇遠的賭約之后,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李慕清在江州只呆了一天就需要去建業準備忙著李逸落的演唱會和天辰娛樂的歌手選秀節目——我在歌唱。陸景打算帶著明雪跟著李慕清一起去了建業。
  景華針對聯科的第三款機型I303過兩天就要發售了。再加上建業的景華研發中心正在緊鑼密鼓的籌備。楊顯已經開始招收工程師。陸景打算去建業視察幾天。順路陪陪李慕清。
  和莫心藍約好一周后在香港見面,一起去馬來西亞、新加坡尋找晶圓廠的投資者之后,陸景一行幾人由江州飛往建業。
  …
  “哼,二叔,倒霉死了,我在飛機上碰到陸景了。”清云湖畔的云翠園17號別墅,打扮的清秀明麗的葉靜雨坐在餐桌邊。不爽的對葉文斌抱怨道。
  科訊被莫氏集團并購,70萬支手機庫存的運作由越信電子全權代理。葉靜雨也沒有什么可以插得上的,和研發部的廖信華談過之后,繼續委任他擔任軟件總監,她則是回了建業休假。
  葉文斌9月份被陸景氣得吐血,將養了2個月,隨著聯科業績的回升,他的氣色好了許多。笑呵呵的給葉靜雨夾菜,“小九,這段時間難為你了。二叔沒法幫你,真是對你不起。”
  葉靜雨今天回建業,他準備家宴招待自己這個侄女。
  葉強文畫蛇添足的道:“小九,聯科的情況你知道…”
  陪客的葉周海心里就嘆口氣:怎么許久不見,他這個堂弟說話水平越來越低了。葉家上面兩位大家長雖然鬧翻了。但是底下的子侄輩卻不禁走動。因而,葉周海能出現在這里。
  葉靜雨撇撇嘴,舀著玉米蛋花羹對葉文斌道:“二叔,這也不能怪你。是陸景的布局太厲害。”這不是廢話么。要是聯科快要倒閉。她會犧牲科訊去救聯科嗎?她二叔把科訊當棄子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咦,小九,你好像對陸景很服氣?”一名文質彬彬的青年笑著說道。“厲害”這個詞可不是用來形容對手的。陰險、毒辣之類詞語的才是。
  葉靜雨天真無辜的眨眨眼睛,“七哥,你問問四姐不就知道嗎?”
  葉周海肚子里暗笑,真以為誰都可以說葉靜雨兩句啊?葉靜雨口中的四姐指的是葉妍。她早就不和大家來往了,只是他爸偶爾會請她到家里吃飯。葉妍正是排行葉家排行第七葉瞻同父異母的姐姐。
  文質彬彬的葉瞻臉上就一僵。
  葉文斌擺擺手,問道:“小九,陸景來建業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