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785 讓莫心藍接手科訊的原因

對許雪的“示好”,陸景并沒有思考多久,“行,你回頭和謝晉文、郎子真談具體的事宜。”
  許雪就松了口氣,喝了幾口茶平復心情之后,似笑非笑的問陸景,“那建業市商行和明州商業銀行的纏斗是不是可以告一段落了?”
  她主動提出注資橫溪影視集團,起初她還真怕陸景誤會她要奪取橫溪影視集團的控制權。好在陸景答應下來。既然陸景已經同意和她調整關系,那么明州商業銀行也可以甩開建業市商行的糾纏了。
  陸景笑著搖搖頭,“暫時還不行。”
  葉靜雨不樂意的踢著腳,道:“憑什么啊?科訊都被你收編了,雪姐又答應和你合作,你還糾纏雪姐的銀行干什么?沒見過你這么無賴的。”
  許雪眼神銳利的盯著陸景,嬌美迷-人的容顏十分認真,“我可以保證明州商業銀行不插手景華和聯科接下來的斗爭。”
  只從陸景說出科訊只要和聯科斬斷關系就可以活下來這句話,她就判斷的出陸景近期的目標應該包括聯科。偏偏明州商業銀行也是聯科的股東。其實這句話才是她要和陸景說的最為重要的一句話。
  見識過陸景對科訊的布局之后,她無意繼續和陸景為敵。
  “我相信你的保證。”陸景微微點了點頭,“不過,建業市商行和明州商業銀行的惡意競爭是我為了還別人的人情,所以在他的消息傳來之前,我恐怕無法讓建業市商行停止目前的舉動。”
  “啊…”許雪嫣紅的嘴唇輕輕的張開。驚訝之極。她一直以為她是受了魚池之災。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內幕。
  許雪的紅唇有著性-感的曲線,這會她張開小嘴,更是讓人浮想聯翩,魅惑之極。饒是陸景見慣美女還是略微失神了片刻。
  其實。陸景并不懼怕明州商業銀行為聯科提供資金貸款。nec既然大力扶持聯科,那么聯科遇到資金困難時,日資銀行肯定會援手。那些日資銀行的實力可比許雪強大的多。所以,多許雪一個不多。當然,少了許雪的明州商業銀行為聯科提供支持,變數也要相對少一些。
  而在科訊這件事情上,陸景反倒是需要把明州商業銀行的精力給牽扯住。因為許雪很有可能基于和葉靜雨的友誼無視市場風險為葉靜雨提供11個億的貸款。
  這也是他痛快的答應許云策請求的原因。否則許云策一個報信的人群,那里值得讓建業市商行和明州商業銀行纏斗多時。
  當然,陸二哥是個講信用的人。既然開了頭,什么時候結束,那就需要聽許云策的。
  許雪迷-人的眼眸在陸景臉上巡梭了片刻,爽利的道:“好,我想我知道是誰了。”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許家內部的事情他是不會去管的。
  …
  秋末初冬時節的夕陽在五點左右就將下班前寧靜的科技園染的金黃。乍短乍長的光芒在安靜的馬路流光溢彩的流淌著。
  楓葉園的鳳凰餐廳或許不是整個景華科技園最貴、最奢華的餐廳,但絕對是小菜口味最好的餐廳。以陸景和莫心藍熟稔的關系,請她吃飯自然是以吃得舒服為最。
  下午和莫心藍在辦公室里還沒聊幾句就到了飯點,陸景喊了陳笑、吳璇一起宴請莫心藍。吳璇在香港參加過他的婚宴之后就返回了江州。
  鏤空玻璃辦隔斷的雅座里,陸景笑著和陳笑、吳璇、莫心藍說著晶圓廠的事情。下午和周復生通電話時。周復生大致的匯報了一下情況。
  “初步是準備把廠址放在常新縣內。景華總計準備投入10.8億美元從億恒科技手中獲取0.35微米制程技術以及6條8英寸的生產線的設備。億恒科技會投資2億美元在景華晶圓廠占有10%的股份。為了規避項目風險,我希望能拉到更多的投資。近期,我可能會去馬來西亞、新加坡走一趟。”
  陳笑蹙眉道:“你不是說互聯網的投資會給你帶來大量的收益嗎?這難道還不夠晶圓廠二三十億美元的消耗?”
  “資金總是不夠用的啊。”陸景拿起酒杯和三女示意,笑著道,“我還需要預留柏斯鐵礦石那里的消耗。”
  他在香港的時候和董坤城談過澳大利亞皮爾巴拉地區鐵礦開采的事情。但是,開采鐵礦石必須要做好每年虧損10億美元的準備。這還不是上限值,這是下限值。
  2014年中信泰富在澳大利亞的sino鐵礦項目終獲首批鐵礦石產出。這個項目一共耗時7年,耗資百億美元。鐵礦石開采項目的艱難看想而知。
  陸景暫時還沒有下定決心啟動鐵礦石開采的項目。不過這并不妨礙他在資金上做出預留。因而,在晶圓廠項目上。他希望再引進幾名戰略投資者。分擔景華的資金壓力。
  吳璇笑著嗔了陸景一眼,“一口可吃不下一個胖子。你別跨行業發展的太厲害了。至少先得等景華在電子行業發展得差不多再說啊。”
  景華具體的財報她沒看。今年一年預計應該有400萬臺手機的銷量。i8、i88賣得實在太火,純屬于逆勢上揚。m6也會為景華帶來大量的利潤。而且,這還不算景華提供給其他廠商的手機模組。2001年。景華全年的銷售額預計能達到164億。在加上手機模組的銷售額可能達到150億。景華今年的銷售額總計會超過300億,凈盈利有望達到100億。
  但是,就算如此豐厚的家底也不能由著陸景信馬由韁的思維瞎掰啊。景華和瑞豐公司身上差不多有四五億美元的債務呢。
  陸景笑著道:“這我知道,你什么時候看我亂落子過。”
  鐵礦石不是為景華的發展鋪路的,而是為大哥的仕途進步鋪路的。2001年眼看著就要結束。距離05年日本三井財團首次操控鐵礦石漲價的時間只剩下三年的時間了。
  好像確實如此。吳璇撫了一下她披肩的波浪式卷發。嬌媚的笑起來。
  莫心藍手指壓著白-膩的臉蛋琢磨了一會,道:“有中芯國際珠玉在前,景華要建晶圓廠恐怕很難拿到多少實際的利益。”
  陸景笑了笑,擺擺手道:“最實際的利益就是把晶圓廠建成降低景華的芯片成本。”
  他知道莫心藍的意思。國家對晶圓廠項目一直是扶持的態度。景華上馬晶圓廠有可能得到中央領導的關注和支持。但是有中芯國際珠玉在前,景華能落到多少好處還難說的。只是陸景并沒打算通過晶圓廠撈什么政治好處。
  以他世家子弟的身份沒有必要。過年的時候他都能去拜訪很多京城里的深宅大院。
  莫心藍就點了點頭。
  陳笑迷惑的問道:“那你不過問和聯科競爭的事情了?”
  陸景微笑道:“怎么不過問了?不過,我估計聯科韌性應該會很足。慢慢來吧。”
  ……
  科訊被莫氏集團并購,除了葉靜雨之外,蘇遠同樣的郁悶。
  早在科訊虧損的時候,他的遠大集團每個月能從科訊獲取幾千萬流動資金的愜意日子一去不復返。能把在科訊的股份換成真金白銀,他意見不大。
  蘇遠郁悶的是他似乎又被陸景“揍”的滿地找牙了。他剛幫助科訊的業務步入正軌,就遭到陸景當頭一棒,科訊直接被并購了。
  許雪轉而和陸景合作的消息也瞞不住人。他很快就收到了消息。
  周六晚,王朝俱樂部的包廂內,蘇遠約了莫心藍見面。說起來,之前他和莫心藍關系還算不錯。只不過,莫心藍倒向陸景的陣營,兩人的關系才慢慢的變淡。
  莫心藍和陸景展開一系列的合作之后,莫氏集團也由之前奄奄一息的狀態變得蒸蒸日上。再次約莫心藍相見,蘇遠心里很有些感慨。
  看著莫心藍似乎沒有被歲月留下任何痕跡的玉容,容顏如昔,高貴而優雅。蘇遠輕嘆口氣,舉起酒杯,“心藍,最近還好嗎?”
  “還行吧。”莫心藍笑著微微點頭。她最近也沒什么事,就在江州滯留了幾天處理科訊的事情。偶爾喊陸景出來喝喝咖啡、吃頓飯,日子過得很閑適。
  蘇遠笑了笑,琢磨了一下,道:“心藍,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告訴我為什么是莫氏集團接手科訊的股份。這實在太詭異。我看不出陸景的打算。”
  莫心藍眼神微微凝滯了一會。優雅的拿著盛著碧綠色果酒的小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鄭重的道:“蘇遠,我建議你不要以景華為假想敵,這對你而言有些好高騖遠。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蘇遠遠大集團的生意主要集中在地產、電腦代工、手機連鎖專賣店三項業務上。其中遠大電器和吳璇負責的景和商業是直接競爭對手。在地產領域,遠大地產根本不是立豐地產的對手。
  雖然她這話有點傷人,卻是真心實意的在勸蘇遠。
  蘇遠笑著搖搖頭,看著莫心藍認真的道:“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和陸景的恩怨很深,不可能就這么放棄。
  莫心藍微微嘆了口氣,道:“許雪本來是打算把科訊賣給景華的,要求陸景保證能救活科訊。陸景建議我來接手科訊,方便科訊日后和景華競爭,另外還有一些別的原因,我不方便告訴你。”
  “謝了。”蘇遠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莫心藍的話讓他心里的傲氣也慢慢的升上來,“我聽葉靜雨說過,陸景下一個目標是聯科,我拭目以待。請你轉告陸景,如果他能贏,打垮聯科,我會將漢生軟件園在吳青鄉那里荒棄的2號地轉讓給他,如果他不能贏,我希望我為孟漢生運作減刑的事情,不要受到其他因素的干擾。”
  莫心藍輕輕的點了點頭,“我會幫你把話帶到的。”蘇遠的心意不可變,她也不再勸。在她心里,陸景的分量要比蘇遠重得多。
  …
  同一時間,陸景正在1804和關寧喝酒,董晚瑤在香港呆到昨天11月16日才返回江州,今天晚上請陸景和關寧在1804喝酒,說是有驚喜。
  1804酒吧的氛圍還比較適合溫書。舒緩的音樂,并不喧鬧的氣氛,溫暖的空調可以抵御寒冷。不少大四考研的學生情侶都會點一杯售價16元的波爾多紅酒在這里坐一晚上。
  關寧穿著一件粉色的修身外套,微微靠在陸景肩膀上,看著窗外南陽街呼號寒風將梧桐樹葉吹得嘩嘩響,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她有時候響,戀人們在工作閑暇之余,一起看著晚上的風也是不錯的體驗。
  “關小寧,你說晚瑤葫蘆里賣的什么藥?都已經晚上9點了,她的驚喜還沒出現。”陸景輕摟著關寧,笑著說道。
  “你再等一會呀!我知道的。告訴你就不好玩了。”關寧抿嘴笑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