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782 誤解重重

夜幕深深,南園別墅區里燈火明亮,各種風格的路燈都綻放著柔和的潔白光芒,將別墅區里深夜的寒意驅散。一輛黑色的奔馳緩緩的停在南園別墅6號別墅的庭院里。
  半個小時后,暖氣打的十足的二樓臥室里,許雪洗過澡穿著睡衣出來,在落地穿衣鏡面前吹著頭發,咯咯笑個不停。她晚上才到的江州,結果聽到葉靜雨上午在徐華路麗都酒店發生的糗事。
  “雪姐,你還笑,你還笑。再笑我就不理你了。”葉靜雨的小腦袋從湖藍色的被子里冒出來,羞憤的說道。
  許雪笑盈盈的甩著長發,偏著頭看向葉靜雨,“別啊。你昨晚吐人家一身,今天早上還要抓他花的臉,真是霸氣啊。”
  “我不理你了。早知道不和你說了。”葉靜雨身子一滑,用被子蒙住了腦袋。上午的事情實在是太丟臉了。居然會被孟水旋誤解她在和陸景調-情。這從何說起。
  但是,就上午在沙發上兩人那姿勢,實在也很難讓人想到別的地方去。她穿著睡衣從臥室里跑到客廳,被陸景壓在身下,還沒反抗,這…
  葉靜雨感覺臉都在發燙,有種要崩潰的感覺!
  許雪吹干頭發,坐到床邊,笑著拍拍葉靜雨的小翹臀,問道:“靜雨,你一向挺聰明的,按理說不會搞出這么大的烏龍,不是在借題發揮吧?”
  葉靜雨又從被子里冒出頭來,大口喘著氣。“雪姐,你怎么知道的?”她早上確實在借題發揮。科訊被陸景整的負債累累,她心里豈會沒有怨氣。她就想著借那個由頭撓陸景一臉出口氣再說。
  葉靜雨能夠在大熱天帶著追求她的松阪士夫在江大里面轉圈曬太陽。上午借題發揮想在陸景身上出氣實在正常。別以為這個性格精靈古怪的天才少女是好惹的。
  許雪挽著長發笑道:“我怎么就不知道?我還知道你現在羞憤是因為陸景識破了你在借題發揮。把你堵的啞口無言。才不關什么調-情姿勢的事情。”
  “一半一半吧!”葉靜雨卷腿在床頭坐起來,嬌嗔道:“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的啊?我被人那樣壓著能不生氣啊。”
  “我怎么樣啊?沒談過戀愛的小女生了不起啊?”許雪笑著道,故意挑起葉靜雨嬌俏的下巴,“嘖嘖,是哦,你這種青澀小美人的風情,對男人來說頗有誘-惑力。“
  葉靜雨鼻子里驕傲的哼了一聲。沒有女人會認為自己是沒有魅力的。
  笑鬧了一會,葉靜雨親昵的扶著許雪的肩膀,疑惑的問道:“雪姐。你說陸景有什么辦法保證科訊能夠渡過眼前的難關?他們要歸還之前研發手機基帶芯片的債務。景華應該沒有能力對科訊直接注資吧?”
  許雪點點白皙的額頭道:“這我哪知道。那是陸景要頭疼的問題。靜雨,你吐他一身一點內疚都沒有?”
  葉靜雨郁悶的道:“我那是真喝醉了。否則我才不會只吐到他衣服上。哼,再說,我有什么好內疚的啊。陸景那混蛋可是把我的科訊給設計的瀕臨破產。要內疚也是他內疚。”
  許雪笑著搖頭。科訊馬上要成為景華的附屬企業。葉靜雨最好把性子收一收。不過現在見她這樣,想想還是算了。這種事強求不得。
  景華研發大廈頂層的辦公室里,陸景在窗邊接著李新寒的電話。穿著淡綠色時尚外套的明雪踩著高跟鞋進來,笑吟吟的對陸景打了個可以出發的手勢。
  陸景點點頭,示意他知道了。今天跟著他去和許雪、葉靜雨談判的是明雪。宋雨綺手上有一堆事情要處理,抽不開身。
  李新寒打電話來是道謝的。陸景肯給他面子抬手放科訊一馬,他在許雪面前也好交代。李新寒這么賣力的幫許雪是因為他和明州商業銀行的合作比較深。
  其實,陸景放過科訊李新寒的人情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因素。不是決定因素。不過,這樣也省了陸景的一件事。他不用再想法子去還李新寒在京城幫他的人情。
  和明雪下樓坐到等在樓下的銀灰色奔馳里。今天和許雪、葉靜雨的談判在南陽街雪蘇綺里進行。雪蘇綺就是明雪和宋雨綺、陳蘇子一起擺弄的那個紅豆燉品小店。
  車內。明雪從副駕駛座上回頭,笑著道:“誒,陸景,聽說你前天晚上被葉靜雨吐了一身,真的假的?”
  陸景奇怪的道:“你怎么知道的?”
  明雪明媚的笑道:“這你就別管了啊。待會是不是要狠狠的‘宰’葉靜雨一刀才能出口氣啊。”她當然是聽雨綺姐說的。而雨綺姐自然是聽黃紫琪說的。
  陸景被葉靜雨吐了一身他怎么會不生氣,只是當時沒辦法和喝醉的葉靜雨計較。不然,他昨天上午去找葉靜雨干什么?做了好事總得收點報酬啊!只是沒想到和葉靜雨鬧出那么個被誤解的烏龍來。后來,葉靜雨連蹦帶跳的躲進臥室里,報酬自然無從談起。
  陸景笑著道:“我都說好收她70%的股份,還怎么敲竹杠?”
  明雪微微一笑,道:“那要看你想不想敲啊?”
  陸景就笑了起來,“看樣子你這段時間進步的很快。”他要想敲科訊的竹杠,當然可以敲的出來。
  車到南陽街東側六車道寬的南陽路,陸景和明雪一起走進騎樓的回廊式結構的南陽街。順著人氣爆棚的接到走到重新裝修過的紅豆湯小店。小店門口橫匾上寫著“雪蘇綺”的店名。
  走進小店里,引入眼簾是鋪著白色的精美桌布四方長桌。悠悠的音樂聲輕微的響著,門口放著有書籍架子。整個小店看起來極具檔次。陸景笑著對明雪道:“你這抄襲的也太徹底了吧?”
  明雪完成是按照他幾個月前說的建議來改造這家小店的。
  明雪笑道:“要不要我給你股份啊。雪蘇綺現在一個月都有近一萬的盈余呢。”
  陸景笑著打個手勢。他看到了坐窗戶邊的許雪和葉靜雨,帶著明雪走過去,邊走邊笑著對明雪說道:“每個月一萬塊錢盈利的小店。你好意思叫我入股啊?呵呵,我的名頭很值錢的。”
  主意歸主意,重點還是在執行人。一流的創意團隊永拼平不過二流的執行力團隊。明雪自己經營盈利,他橫插一手算什么。
  明雪就笑著白了陸景一眼,她知道陸景是在婉拒她,但是還是忍不住道:“是哦,1804年每個月都四五萬呢。還有星光咖啡。每個月也要虧你二萬多。”
  陸景微微一笑,明雪就是這樣不喜歡讓人的性子。
  雪蘇綺并不大,只有擺放著七八張精美的長方形桌子。許雪和葉靜雨就坐在臨窗的最后一張桌子處。
  許雪穿著藍色的外頭。露出里面緊身的絨線衣,豐-滿的胸脯像山峰一樣聳立著。美俏艷麗。
  而葉靜雨似乎大醉一場之后又恢復了往日的靈性。她穿著橙色的短外套,坐在光線稍暗的里側,就像幽谷里微風里的香蘭。葉小美女安靜的時候。倒也是一個相貌清純的美人兒。
  見陸景兩人過來。許雪微笑著站起來,“陸景,我們又見面了。前天晚上靜雨的事情謝謝你啊。”葉靜雨一個人在酒吧里喝醉了會是什么后果,想想也知道。
  陸景點點頭,微笑道:“我正好路過,舉手之勞。我前兩天在江大里遇到一只狗在欺負一只貓,也順便幫忙了。”
  明雪聽得掩嘴笑起來。陸景分明是在說,順手幫個阿貓阿狗而已。不值得一提。問題是葉靜雨樂意給人當做“阿貓阿狗”嗎?
  葉靜雨不滿的瞪著陸景道:“陸景,你什么意思啊?”
  陸景沒理會葉靜雨。對走過來的服務員道:“一碗薄荷紅豆湯,一碗雪梨冰糖湯。”
  許雪咯咯嬌笑,邀請陸景坐下來。幾人寒暄幾句后便切入正題。
  科訊目前產生巨額虧損無法扭轉的原因主要有兩個,第一欠缺足夠的資金來支付代工廠的貨款,第二,采購科訊手機模組的手機廠商主動違約,讓科訊的倉庫里堆滿了賣不出去的手機。
  其實,如果有足夠的資金,科訊只要讓生產手機模組的成本降下來,或許可以挺過這一關。但是,問題就在于科訊沒有足夠的資金。
  科訊的股東成員是葉靜雨、明州商業銀行、聯科、遠大集團。許雪的明州商業銀行被建業市商行拖著的,沒有資金調撥給葉靜雨。科訊一共有11個億的債務,聯科目前在機海戰術潮中自顧無暇,幫不了葉靜雨。蘇遠的遠大集團就不消說了,他的遠大地產是消耗資金的大戶,他每個月都是寄希望于科訊的分紅給他緩解流動資金的壓力。
  科訊之前賺的錢,并非都是存在銀行的,主要用于分紅和擴大再生產。那些分紅相對于11個億的債務而言,實在是杯水車薪。
  而以科訊目前的爛帳狀態,肯借錢給科訊的銀行基本不存在,明白的要是失敗的項目,誰會投資?
  科訊能撐到現在還沒死掉是因為松阪士夫個人借了五千萬美元給葉靜雨。這才讓那些追討債務的手機代工廠沒有對科訊提起訴訟。不過,科訊高層人員的動態一直都是被他們關注著。
  葉靜雨這段時間身上所受到的壓力可想而知。也無怪乎,陸景答應放科訊一馬之后,她回去買醉。一方面是心傷失去她一手打造的科訊,一方面是壓力的緩解。
  許雪轉讓科訊70%的股份給陸景的條件,就是要陸景保證科訊能活下來。
  陸景當然不會用景華的資金來救科訊。他現在也是錢到用時方恨少,怎么會向科訊投11個億救科訊。
  陸景抿著雪梨湯,說道:“科訊目前問題,剛才已經說過。資金我是沒有的。那么現在就只考慮一個問題,就是把科訊的手機賣出去。”
  “哼,你說的好聽,科訊現在一堆爛手機賣給誰啊?”葉靜雨看著陸景就是一肚子的火氣,“現在國內手機市場大頭都給你們景華的手機模組占著,科訊還有70萬的庫存,短短1個月內根本無法出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