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779 殺機潛藏

陸景吃了口菜,淡淡的道:“我的條件,葉靜雨恐怕不會答應。我之前給她說過。”他卻是和葉靜雨說過,只不過那個時候葉靜雨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李新寒苦笑。他聽許雪說過6景的條件,要求科訊的股東全部退股,由景華接手,說白了就是景華把科訊給吞掉。“6景,你那個條件苛刻了一點…”
  正要說下去,6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李新寒便沒再出聲。
  6景看看手機,是凌雪月的手機號碼,走到窗戶邊接了電話。手機里傳來凌雪月略帶擔憂的聲音,“6景,最近關于要將景華國有化的聲音,你應該知道吧?”
  “凌姐,我知道。”6景笑著說道。昨天晚上他在家里看的報紙是唐悅專門送給他的。他雖然這一個月都在度假,景華其他人可沒有度假。
  捧殺景華的策略,一開始也沒人能看得出來。但是圖窮匕見,突然的有人提議要將景華國有化,很快就有人意識到問題所在。
  “哦?”凌雪月訝然的挑挑眉頭,沉默了一會,笑著道:“看不出來你的消息還是蠻靈通的啊。你知道就好。后面是史自成在搗鬼。你要小心。”
  “凌姐,我會的。”6景點了點頭。
  李新寒聽到6景的電話,倒是想起前兩天有人說的事情來。白雁蘇飛這里聚集了大批的衙內黨,是京城消息最為靈通的場所之一。他當然知道史自成在推動要將景華國有化的事情。
  這招夠陰損的!
  想想看,景華現在手里握著基帶芯片技術,錢途何等遠大。國有化的話,國資委、信產部能出多少錢來收購?
  進入國有化的程序之后,那不是簡單的價值評估問題。那是各方搬手腕的問題。可以肯定景華這么大一塊肥肉,各方力量絕對會搶著上去咬一口。別弄到最后只是安慰性的給個幾十億就完了。以景華目前的體量,這絕對是賤賣。
  李新寒心里一動,琢磨起來。
  6景和凌雪月聊了幾句才結束通話,不管怎么說。他還是要謝謝凌雪月打這個電話。
  等6景重新落坐,李新寒微笑著問道:“6景,你哥最近不在京城吧?”
  6景微怔了怔,不明白李新寒這話什么意思,“恩,我哥去皖東調查稀土的具體情況去了。”
  李新寒嘿然一笑,搓手道:“6景。真是不好意思,剛才你的電話我聽到少許。我也聽說過史自成在推動將景華國有化的舉動,你有沒有什么好的應對辦法?”
  “哦?李三少有辦法?”6景微微笑了笑。辦法當然有。找人阻止就可以了。但是假設李家的強力人物出面吱一聲,那可比6家的強力人物說話好許多。
  要講究一個避嫌問題嘛!
  當然,這是短期的辦法。長遠的辦法是他需要將他在景華的股權通過交叉控股的方式進行稀釋。,營造他的財富正在不斷減少的假象。
  李新寒好整以暇的點點頭。“恩,你知道我和史自成一向不太對頭的,我可以托人出面說說話。呃…,科訊那里的條件你看能不能改一下,你看讓葉靜雨和許雪兩人加起來股份在科訊達到5o%比例怎么樣?”
  6景拿著酒杯喝了一小口,笑著道:“你的意思是把聯科和蘇遠從科訊踢出去,留下許雪和葉靜雨。然后股權對半分?”
  “是的,你說起來和葉靜雨、許雪也沒什么深仇大恨。”李新寒微笑著道,“要不,你過兩天回江州再和許雪、葉靜雨談談。你們談的攏最好,談不攏也隨你。我這邊該辦的事照樣辦。”
  6景沉吟了一會,道:“京城這邊李三少你肯幫忙自然最好,科訊的事情等我回江州和葉靜雨、許雪接觸了再說吧。”他對李新寒的幫助并不是特別需要。他的選目標還是要剪除聯科的羽翼——清除科訊公司。
  他也不怕換不起李新寒的人情。
  “行,那就這么說定了。”李新寒笑呵呵的道。
  …
  下午時分。天氣暖和。北海公園別墅區一間別墅的天藍色泳池里,兩個泳裝美女正在歡暢的游來游去,笑聲不時的傳來。泳池邊的休息椅上,史自成換過衣服,手里拿著啤酒,對身邊的謝海逸道:“小謝,你這兒不錯啊。”
  他剛剛下水和兩個美女戲水了一番。豐滑的長腿、聳翹的"shuangfeng",欲拒還迎的感覺讓他感覺很新奇。享受了一番美女的紅唇服務之后,他才戀戀不舍的上來。
  謝海逸嘿嘿笑道:“史大少要是喜歡的話,我把這間別墅送給你。”
  史自成笑著擺擺手。“君子不奪人之好啊。關鍵是這別墅在你手里才有好的想法。其他人不行。”
  這話就有點夸謝海逸了。謝海逸頓時骨頭都輕了幾分,連忙謙虛了幾句。兩人正說著話,突然,史自成的電話響起來。
  史自成順手接了電話,“小劉,有好消息了吧?”
  小劉干澀的咽了口口水,“大少,信產部的候斯年副部長剛傳來消息,建議沒有通過。”
  “瑪德,廢物!”史自成心里的怒火猛的冒上來。嚴景銘給他獻了個好計策,趁著6景結婚度蜜月的時候陰6景一把。要是能將景華國有化,6景回來之后哭都哭不出來。
  小劉戰戰兢兢的道:“大少,事情是這樣的…”
  史自成這才明白過來,是李新寒那王八蛋在背后使了勁,才將這次提議攔了下來。“草T的,勞資遲早要把小子搞死。瑪德…”
  接到失敗的消息,史自成心情大壞,罵罵咧咧的離開了謝海逸的別墅。車內,史自成給嚴景銘撥了一個電話,“小嚴,消息你知道了吧?你覺得現在怎么做最好?”
  嚴景銘正在他的辦公室里辦公,聽史自成說完,嘿嘿笑道:“史大少,這種事能攔得住一次。能攔得住第二次嗎?先把心里頭那根刺種下去,應景的時候就會爆出來。”
  史自成也不是白癡,他剛剛只是氣在頭上,現在聽嚴景銘這么一說,頓時明白過來,點點頭,“恩。那咱們就拭目以待。”
  其實。說白了,這次針對6景的殺機還是失敗了。
  …
  澳大利亞,柏斯,三菱商事的辦公大樓里,一名卷青年在寬敞華貴的辦公室里漫不經心的打著電話。
  “松阪君,別來無恙!哈哈。柏斯最近出了一則新聞,想必你會感興趣。前段時間柏斯這里有一名葡萄酒商涉嫌謀殺被判刑,他的莊園被拍賣,你猜接手的是誰?”
  “是誰?”和卷青年通話的是人在建業的松阪士夫。
  “景華國際學校的人。他們準備在柏斯建立一所私立大學。據說前期投資會有2億美元。”卷青年微笑著說道。
  松阪士夫聽到這話心里可不平和,他非常清楚的知道這2億美元6景是怎么弄來的——就是他之前和6景打賭在股指期貨市場上輸給6景的。
  他心里在滴血,但是絕不敢就這么告訴正和他通話的巖崎智久。那樣一來,他絕對會成為笑柄。
  見電話里良久沒有生意。巖崎智久問道:“松阪君,你運作江州那家手機公司的事情如何了?還有江州那位小美人是否收入懷中?”
  松阪士夫嘆了口氣,“別提了。我無法說服nec董事會的那些老家伙投資給一家名不見經傳的手機公司。科訊公司在景華的打壓之下,已經將之前的利潤全部虧損掉。再拖下去只怕會破產,我也無能為力。”
  其實,他還為科訊搭上了五千萬美元,但是在正常情況下,科訊需要1億美元才能妥善的安排好一切事宜。從容的退出手機制造市場。而現在景華的I3o1在市場上的表現可以用“肆虐”來形容,科訊9o萬的庫存,這一個多月以來,才消耗了2o萬支,形式十分嚴峻。
  巖崎智久哈哈一笑,明白松阪士夫大概是遭受挫折了。他當即也不再說手機的話題,轉移到他在柏斯的業務上——鐵礦石的話題。這絕對是可以大談特談,提高民族自豪感的話題——澳大利亞的鐵礦石大部分都控制在日系財團的手中。
  …
  6景并不知道科訊面對危機做了什么樣的努力,這本就不是他需要關注的重點。11月9日,處理好京城里的事情。6景和衛婉儀道別,返回江州。
  史大少就像是藏在陰影里的毒蛇,隨時都會撲上來咬一口,但是目前而言,6景還真沒有太好的辦法對付史大少。其實,史大少對他也是這樣。他們之間的勝負并取決于他們自己,而是取決于各自背后圈子力量的較量。
  6景返回江州之后,就讓宋雨綺開始做股權交叉分布的準備事宜。這是一個繁復而浩大的工程,并非一朝一夕能完成,需要提前準備。
  明媚的深秋陽光透過薄紗窗簾灑進南園別墅的會所咖啡廳二樓。11月上旬在江州而言,正好趕上了秋天的尾巴。南園別墅會所咖啡廳是咖啡色的金屬質地風格。上午時分坐在咖啡廳里閑聊,有種極淡的閑適感,聽著南園別墅區里安靜的響聲十分愜意。
  不過,正在二樓臨窗位置喝咖啡的三人卻沒有這種愜意、閑適的感覺。
  許雪穿著精致短款簡潔艷麗花色的連衣裙,搭配白色的西裝外套,豐韻修長的身材完美的展露出來,前凸后翹,性感明艷。
  葉靜雨穿著簡簡單單的休閑裝,容貌明麗清秀,消瘦的身材有些喪失靈性的感覺。緊繃繃的牛仔褲將她的臀、腿裹得成熟性-感。渾-圓的小翹-臀做下時,蹦出的弧線很迷人。
  許雪直截了當的問道:“6景,你打算怎么處理科訊。”不怪她這么問。實在是主動權完完全全的掌握在6景的手中。強勢如她,也不得不這么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