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778 景華對技術的野望

黃海市民游樂園里,天空中旋轉的空中飛車引起上面游客的陣陣尖叫聲。兩分鐘后,空中飛車停了下來。陸景拉著手腳發軟的宋雨綺從里面走出來。
  “要不要這么沒用?”陸景笑著扶住宋雨綺,從背包里拿出礦泉水給濕了手冰著宋雨綺的額頭。十月底的黃海已經完全是秋末初冬的時候了。
  宋雨綺穿著白色精美網格花紋的外套,里面是一件淺灰色的T恤。飽-滿的乳-峰高-聳挺-立。曲-線勾人。寶藍色的牛仔褲將她渾-圓修-直的大-腿曲線展露出來。越發顯得她秀美可人。
  這是陸景來黃海的第五天。和億恒科技瑣碎的談判,陸景交給了周復生全權處理。他這次來黃海以景華董事會主席的身份和喬治-威拉德見面是顯得對他的重視。具體談判細節,他是不會參與的。
  “誰讓你昨晚那么用力。我現在腿都是酸的。”宋雨綺分辨道。她才不會承認她沒用。說完,鵝蛋俏臉變得粉紅,不好意思的靠在陸景的肩膀上,親昵的如小貓般磨蹭兩下,“噢,真冰人,給我喝一口。”
  陸景微笑著將手里的水瓶遞給她。
  宋雨綺這句撩人的話讓陸景不自覺的想起昨晚兩人在麗景度假村的別墅里顛鸞倒鳳的美妙體驗。既然決定讓周復生負責談判,他和宋雨綺便直接搬出了新華酒店,住到了麗景度假村里。
  麗景度假村是麗都酒店集團在黃海海邊開發的度假別墅區。今年景華的總經理級別會議就是在麗景度假村舉行的。
  游樂場里十分熱鬧,背著背包相互依偎的情侶不少。宋雨綺身材高挑,靠在陸景肩膀上剛剛好。陸景伸手攬著她腰,笑著道:“雨綺,下午去深藍游艇俱樂部逛逛。”
  宋雨綺詫異的道:“你真不管晶圓廠的談判了?”
  “億恒科技向我們轉讓8英寸的晶圓生產線,0.35微米的制程技術。我們提供景華晶圓廠10%的股份。剩下的都是細節問題。”陸景理了理宋雨綺額頭的微汗的秀發,說著最新的結果。
  晶圓按照直徑分為4英寸、5英寸、6英寸、8英寸等規格,2001年行業內的主流是12英寸。晶圓越大,同一圓片上可刻蝕的集成電路就越多。可降低成本,但要求材料技術和生產技術更高。
  而同一圓片上可分布多少集成電路還取決于集成電路的導線寬度。線寬越小,集成度就越高,在同一面積上就可集成更多電路單元。線寬如今已達到0.6微米、0.35微米、0.25微米等工藝水平。目前亞洲晶圓廠的普遍都是采用0.18微米的技術。
  景華找億恒科技購買的生產線和技術并不是最頂尖的。當然花費也不是那么貴。
  晶圓生產線因為生產周期問題,其行業的設備行情和其他行業不太一樣。當芯片市場萎靡不振的時候,歐美有實力的芯片制造商都在借低潮期擴張產能。使的晶圓制造設備價格持續增漲。九七年九八年時十億美元能建6條12英寸的生產線。但九九年芯片市場萎靡時,十億美元就只能建4條12英寸的生產線。
  2001年全球芯片產業逐步復蘇。景華準備花費九億美元建6條8英寸的生產線。
  “那你什么時候回京城?”宋雨綺問道。陸景打算這兩天回京城見他的新婚嬌妻。
  陸景笑著揉揉眉心,“葉妍和小漓來黃海了。我要多呆幾天。”宋雨綺作為他的助理,統管為他服務的秘書組,他的事基本瞞不過宋雨綺。
  宋雨綺吃吃笑起來,惦記腳尖在陸景耳邊說道:“情債肉償呢!”
  …
  陸景好好的陪了葉妍、張漓幾日,獨自返回了京城。景華后續的專業談判團隊在他離開的第二天到達黃海。周復生繼續留在黃海主導和億恒科技就晶圓廠項目進行的談判。
  周復生手上的事情由楊顯接手繼續推動——在全國范圍內鋪開景華的研發體系。為接下來的反擊提供堅實的技術力量支撐。陸景計劃在京城呆兩天后就返回江州,景華手機反攻。
  蕭瑟的夜色從窗外透進來又被書房里明亮的燈光驅散,變得稀薄。唯有寒冷的秋風提醒著書房里的陸景夜色已深。此時,陸景正在他的家中,西月區方山路183號看報紙。
  陸景從蜜月中恢復過來,關于媒體上對景華獲得手機基帶芯片的贊譽聲也逐步的看到。《IT周刊》、《電子世界日報》這兩份在電子類媒體中舉足輕重的報刊都連續發了大量的贊美文章。
  陸景那時候人在柏斯,沒有體會到那個時候處在媒體風暴眼的景華是何等風光。想必那個時候所有的手機廠商都吃了一驚。
  “你無聊的在看報紙?”衛婉儀穿著一件粉色的外套。輕快的推開書房的門。看她走過來的步伐就知道她心情很好。
  陸景笑著放下手里的報紙:“呃,你不是今天在錦園別墅那里和婉瑩一起睡嗎?”晚上在錦園別墅衛婉儀爺爺那兒吃的晚飯。衛婉儀留下來和她堂妹夜聊,他便先回來了。
  “突然有些想知道你一個人在家里做什么,就回來了。”衛婉儀顧盼傳情的明眸喜悅的看了陸景一眼,溫婉的一笑,走到陸景身后,扶著他的肩膀道:“看什么消息?”
  “不是無聊。看別人怎么變著花樣夸我。我正自我陶醉呢。”陸景笑著說道,反手握住他肩膀上衛婉儀嬌嫩的小手。新婚夫妻想對方又不是什么丟人的事情。偏偏她要說的這么含蓄。
  衛婉儀輕輕的笑起來。陸景又胡說八道了。她和陸景在柏斯呆了一個人,知道他不是那種深夜里自我陶醉的人,里面肯定有別的緣故。
  陸景站起來走到窗戶邊,把精美的木窗給關上。屋內那股冷冽的涼意慢慢的消退,伸手摟著衛婉儀,和她柔情蜜意的吻了一會,溫聲道:“我給你訂購了一輛粉色的小奧迪。你回頭抓緊時間聯系下車。以后開車去上班,免得有時候打不到車。”
  衛婉儀已經進入央行工作。西月區這里距離央行總部大樓并不算遠。平常都是打車上班。昨晚睡覺的時候她還說她前些天遲到了一次。
  “恩…”衛婉儀輕輕的點了點頭,伸手抱著陸景的腰。依偎在他胸口。陸景突然的回京城看她,她嘴上不說,心里卻是很高興的。
  …
  11月7日,按照二十四節氣而言,正好是立冬。京城大街上已經隨處可見裹著毛衣的行人。上午時分。和熙的陽光落在維景國際大廈51樓的一間奢華包間里。
  這里正是京城三大俱樂部之一金頂俱樂部的的私人包廂。包廂內,一名穿著白色棉衣的麗人慢悠悠的喝著茶,神情似有不悅。
  麗人對面的真皮沙發上坐著嚴景銘,他喝著手里名貴的云霧茶,微笑著道:“凌女士,這件事真不管我的事。都是史大少在忙活。你知道的。他恨陸景恨的牙根直癢。”
  包廂里的麗人赫然便是金頂俱樂部的創始人、股東、董事長凌雪月。
  凌雪月微微皺眉,道:“小嚴,你別給我耍滑頭。就史自成身邊那幫子人,根本想不出這么個主意。”
  9月下旬的時候景華被媒體爆出掌握了手機基帶芯片技術,當時媒體上一片振奮。各種贊美之詞如潮涌去。歷來整人的辦法有兩種:一種是棒殺,一種是捧殺。
  經過這一個多月的時間發酵,最近部委里突然有聲音發出。建議將景華國有化。理由是手機通信領域和信息安全切實相關。據說,這個建議得到某位大人物的贊賞。9月份,陸景那場盛大的婚禮想必引起了一些人的不安和警惕。
  說是將景華國有化,實際上針對的是陸景他哥陸江。她前兩天還聽到一句怪話:景華實力如此強勁,要是陸江出了問題,那到底要不要拿下,要不要對人民負責?
  嚴景銘嘿嘿一笑,不再言語。凌雪月確實沒說錯。坑景華的主意是他出的。但是,這當口他絕不可能承認。
  凌雪月沉吟了一會,道:“行吧。小嚴,今天我們到這兒,改天再聊。”
  “好的,凌女士,改天見。”嚴景銘風度翩翩的打了個招呼。坐VIP專用電梯下樓。不用想就知道,凌雪月鐵定會提醒陸景。凌雪月近一兩年來和陸家走的有些近。
  坐進他座駕的那一刻,嚴景銘嘴角流露出一絲譏諷的笑容:這次看你陸景怎么化解。
  …
  陸景接到凌雪月電話時,正在白雁蘇飛和李新寒吃午飯。
  因為景華放開I8音樂手機模組的供應。現在江州的手機廠商日子過得都不算太壞。售價在2200-2800區間上下滑動的I8音樂手機在中端市場的表現很不錯。
  但是,科訊絕對是一個例外。
  景華的低端手機I301手機模組售價800,直接將科訊的所有手機模組給頂死在倉庫里無法出貨。一個月以來,科訊已經盡力自救,但仍舊是虧損嚴重。
  李新寒請陸景吃飯,主要是和他聊聊這個事情。
  白雁蘇飛頂樓32層闊氣豪奢的私享包間里,梨花木的餐桌上放著幾碟精美的小菜,一瓶白云酒業最新出品的頂級白酒,白云泉。
  李新寒給陸景倒酒,贊道:“這酒好,喝到嘴里清香裊裊,順滑無比,一點澀口的感覺都沒有,仿佛清泉一樣。但是你要以為這酒不夠味那就錯了,進肚子那凌冽的酒感絕對是絕佳的享受。”
  李三少也是個文雅人,用詞比較講究。他知道白云酒業是陸景的產業。求情之前先說兩句好話的規矩他還是要注意一下。
  陸景笑了笑,拿起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醉人的清香慢慢的入喉,入口如清泉般,到肚子里卻如烈火般蒸騰起來,酒意十足。確實和李新寒說的一般無二。
  白云酒業的酒一般在何家菜館都喝得到。只是,他有段時間沒有去何家菜館了。反倒是在李新寒這兒第一次嘗到白云泉。
  見陸景滿意的點頭,李新寒笑著道:“科訊那件事你怎么打算的,能不能給我個面子,放科訊一條生路。你有什么條件可以和許雪她們談。”(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