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77 偷拍的人

王燦有些黯然,喝了一大口啤酒,道:“小雨還小,我們的事情…”說到這兒,他說不下去了。顯然他也明白陸景說的就是事實。王燦嘆了口氣,“你有什么辦法?”
  陸景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也不用那么沮喪。我也是突然想起來這件事來。
  小雨今年才十五歲,還有三年的時間。我估計三年之內不會出變故,但是如果小雨十八歲了,你還沒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績,問題就會很大。
  夏家老爺子很喜歡小雨,這三年間把她送出京城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夏慶平有可能會正式的找你談一談。
  小雨還是愛玩的年紀,你也不用和她講這些沉重的話題。如果你真心喜歡她,想和她最終步入婚姻的殿堂,你個人的事業方面需要拿出成績。仕途或者商業上,對男人而言,成績無非是權和錢。科學和藝術這兩個方面,我們兩個都沒有天賦。”
  “那是。這兩個東西對于我來說是絕緣體,不來電。”王燦呵呵笑了起來,“你說我要不要進軍隊里混,每次看到我爸回家愁眉苦臉,我對去地方上就有心里陰影。我爺爺是希望我去軍隊。”
  王老爺子是軍中的中立派,級別上比老頭子要低一些。陸,劉兩家的事,他從來都是不攙和,不表態。
  “軍隊里面一樣是實力為尊。有背景也要能力才能提得上來。你現在去參軍,小雨和你就得分開。再一個,三年時間有些短,你確定你能冒出來?否則的話,我建議你走商業這條路。這條路相對來說要輕松一下,家里的勢力也可以借來用用,出了成績也很容易看到。”
  王燦搖了搖頭,“商業對你來說很容易,對我來說未必。陸景,咱們倆一起光著屁股玩到大,說句實話,這幾個月你變化太大了。我從來都不知道你在商業有如此天賦。”
  陸景笑道:“變化再大,咱們還是好朋友。呵呵,發家致富的捷徑就在于六個字,打通權貴之門。
  對于你我來說,權貴這個門是敞開著的,就看我們能拿出什么東西去換。只要能讓別人說不出閑話來對長輩們就沒有什么影響。你不要有太多的顧慮。”
  說著,舉起酒瓶,“走一個。”
  王燦笑著喝了一大口啤酒,擦了擦嘴巴角的酒沫,“呵呵,你這個說法有道理。這件事我想想吧。商業上的事情,我一竅不通。不過我現在進軍隊,三年內看不看得到成績確實很難說。像周俊華那樣進軍校或許是一條路。我再考慮考慮。”
  陸景點點頭,“行,你自己好好想想。”
  兩人一邊閑聊最近朋友圈子里的話題,一邊喝酒點評著酒吧里的美女,十分愜意。
  …..
  再一次的來到九老胡同的巷子口時艷陽高照,上午九點鐘的太陽就曬得人莫名的煩躁。陸景順著樹蔭走在陌生的巷子里。今天正好是周六,巷子里人來人往,有的倚在院子門口笑著談話,有的在院子里洗衣服,很有生活氣息,和他上次來的寧靜感覺完全不同,令他有一絲陌生的感覺。
  好在陸景的記憶力一向不錯,一路走著,也不問路,徑直到了關寧家的門口。
  看著門上的一把鐵鎖,陸景失望的推了推門,推不開。他抹了抹額頭上的汗,到沒想到會碰上鐵將軍守門的情況。
  陸景從褲兜里拿出手機給關寧打了一個電話,還是打不通。陸景嘆了口氣,把手機揣回兜里,在她家院子門口徘徊一會兒,用手搭個涼棚四處看著,左鄰右舍已經有人夠著頭看向他這邊。
  正無計可施,準備回去,等到明天再來。對面院子里一個中年人在堂屋里,笑著喊道:“小伙子,進來喝口水吧。關家小姑娘一大早出去散步去了。”
  陸景轉身看去,認出中年人的身份,原來是那天來關寧家吃飯遇到的騎自行車的男子,他身上有股儒雅的氣質,令陸景的印象十分深刻,就笑道:“陳伯伯好!”
  他推開院子的鐵門,走進院子里,進了堂屋。陳伯面前是一方小桌,上面正泡著一小壺清茶,茶香清逸。他手拿一本書,坐在木藤椅子上,見陸景進來,指著一把木椅子道:“呵呵,小伙子,坐下來喝口茶,關家小姑娘還有半個小時才回來。”
  “謝謝!”陸景道了謝,坐下來打量著陳伯。他大約四十多歲,梳著偏分頭,方臉闊耳,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有著戲謔與看透世情的感覺,中等身材,穿著白色短襯衣,灰色休閑短褲,一雙拖鞋。
  陳伯見陸景額頭冒汗,把書放下,給他倒了一杯茶。茶杯是極小的青花瓷杯,古香古色,用來喝功夫茶的那種,“小伙子,心靜自然涼。來,嘗嘗我的茶葉。清涼解暑。”
  陸景笑著接了過來,試了試溫度,一口喝干,很澀口,皺眉道:“好苦!”
  “呵呵,物極必反,先苦后甜。”陳伯又給陸景到了一杯,他倒茶的動作行云流水,姿態閑適,有著悠然自得的韻味。
  陸景端坐著,笑著贊道:“陳伯伯,你的動作自然舒適,很有觀賞性。”陳伯笑道:“自己閑來無事泡茶喝著玩,習慣就成自然了。”見陸景一口喝完茶,問道:“怎么樣?”
  “還是苦!但是有些清涼的感覺。就像是吃苦瓜的那種感覺。”陸景把茶杯放到小方桌上。
  “呵呵,再喝一杯。”陳伯笑著給陸景再到一杯,期待的看著陸景。陸景覺得自己的味蕾都要麻木了,不過不好拂了他的好意,皺著眉頭,拿起來再喝一杯。
  這一次,吞下去的茶水有種甘爽順滑的感覺,呼出一口氣后,鼻子里有股淡淡的幽香,舌尖上一絲甜味讓人回味無窮。
  “好茶!”陸景就算是不懂品茶,這第三杯茶下去,也能感覺到茶的妙處,其感覺絲毫不弱于老頭子的極品大紅袍
  “這第三杯,就像是在喝武夷山極品大紅袍。”陸景眉頭舒展開,豪不吝嗇自己的贊美。
  “呵呵!”陳伯淡然的笑著,放下茶壺,說道:“我這茶一口氣只能喝三杯,多了就沒這個味道。小伙子,你家境不錯,能喝到武夷山的極品大紅袍。”
  陸景笑道:“我爸的茶葉,我沾光能喝上一點。”他現在越發的好奇陳伯的身份,他是干什么的?他身上似乎有點民間高人的味道。
  陳伯笑呵呵的拿起書,就著門外的亮光慢慢的讀著,他看的很入神。陸景不好打擾他,坐在椅子上,眼睛四處打量著。
  陳伯的屋子很寬敞,擺放的桌子,椅子,整整齊齊,可以看出來很花了一番心思。
  微風從后面過道里吹來,帶來一絲絲涼意。屋子里很安靜,仿佛巷子里其他的喧鬧就是另外一個世界,這里別有洞天。
  陸景眼睛看著關寧家的門口,一時間也沒有覺得焦急,腦子里不由得轉著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基于手機芯片做研發,首先購買國外廠商提供的芯片,繼而要招一批電子工程師和軟件工程師去做研發手機平臺解決方案。
  這就有兩個問題,第一,選擇那家廠商的芯片?目前全球三大手機芯片廠商分別是德州儀器,飛利浦,西門子。其中德州儀器是諾基亞手機的芯片供應商。西門子的半導體事業部就是日后的英飛凌公司,而飛利浦旗下的半導體部門將會在2006年成立一家叫做恩智浦半導體公司,成為全球排名前十的半導體廠商,其在2007的銷售額就達到63億美元。
  若是以長久的合作關系來看,自然以德州儀器最佳,因為他們有著陸景眼饞的晶圓生產線。這是手機基帶芯片自主研發和生產的關鍵一步。
  當然,以陸景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與這些巨頭們談合作。他最多就是找家公司幫忙代購一部分手機芯片。除非等他的出貨量上去之后,他才有資格去直接找這些大廠商拿貨。
  這個件事情需要和技術研發團隊一起確定。
  第二,技術研發團隊的組建。陸景目前手上的空余資金60萬,但是投到手機團隊建設上去的,預計只有四十萬。以目前的工資水平,最多也就夠兩到三個高水平的工程師一年的薪資待遇。
  所以在人選上,他必須慎之又慎。前世里,他對官場的關注一向是高于他對商業圈子里面的關注。縱使方方面面的知識他都有所涉獵,但是涉及到技術行業內的具體人物,他腦子里只有少數幾個人的名字。
  現在他就挑不出合適的人選來領導他的研發團隊,只能寄希望于那天在飛機上碰到的李大青介紹的同學能靠譜。如果不行,他就準備去國內的幾家國家級電子研究所看看。目前國內電子方面的人才都是集中在那里。
  至于國外的人才現在想都不用想了,沒有好的工作環境,生活環境,教育環境怎么吸引他們回國工作。
  陸景提供不了這些東西。
  手機軟件方面,陸景腦子倒是有一個人選。等江州的事情處理完后,他就會去拜訪那個人,看能不能把他忽悠過來。
  等陸景將團隊初步的雛形搭建完成后,他還需要面臨一個問題,在九七年郵電部頒發三張手機行業準入證后,他需要找聯信,華移,建業熊貓三家談貼牌生產的事情。只要談下一家就行。如果能拿下來,對以后直接上自己研發方案的手機項目相當于是做好了前期的準備工作。并且這將是他公司的一個利潤增長點,可以為研發團隊送血,加快研發進度。
  同時,陸景也必須要在九八年六月信息產業部第二次頒發手機行業準入證時,拿出自己研發出來的合格整機產品。否則,他就會拿不到手機行業準入證。
  在他的計劃中,從來就沒想過憑公司的硬實力去信息產業部申請一張準入證。即使景和有望在九八年做到一個億的規模也不行。
  九七年國家放聯信、華移,建業熊貓三家進入手機行業,手機行業的高利潤率很快就會引起國內資本的注意。屆時,國內夠資格的企業都會想著進入這一行業分一杯羹,到時候肯定會是一番龍爭虎斗。
  一億資產的景和絕對是小魚一條,不夠那些大鱷們正眼看的。
  所以陸景一開始就打算是走高層路線,只要有一套自己的手機平臺解決方案,那怕是半套也行,再加上合格的整機產品,一張準入證絕不會是問題。
  當然,如果只是組裝的貼牌手機,就不能拿出來丟人現眼。
  他在起步期規規矩矩做事的效果,就是要在這樣的時刻去體現。只要他拿出好的東西來,大哥、叔伯們不會不幫他說話。
  正在低頭思考的陸景被陳伯笑呵呵的聲音打斷了思緒,“小伙子,看來你運氣不錯,關家小姑娘回來了。”
  陸景抬頭看去,一個穿著米黃色連衣裙的嬌俏背影正在打開門,他愉快的站起來,笑道:“陳伯伯,謝謝你的款待,再見!”
  “恩,再見!”陳伯笑著把書放下,自斟自飲的喝茶。
  陸景大步流星的出了堂屋,見關寧已經打開門,喊道:“關寧!”關寧轉過身來,見陸景從對面陳伯伯的院子里出來,俏臉上滿是驚訝,“呀,陸景,你怎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