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777 狼狽的陸景

億恒科技的副總裁喬治-威拉德24日就到了黃海視察億恒科技大中華區的業務。陸景和周復生27日才由江州飛抵黃海,準備晚上和喬治-威拉德共進晚餐。
  中午時分,新華酒店十二樓舒適安靜的中餐廳里,陸景、周復生、宋雨綺吃著午餐,聊著即將到來的見面。
  據億恒科技大中華區總裁梁子聞提前透漏的消息,這次億恒科技和景華的接觸是想要談談和景華長期合作的事宜。景華手機目前是億恒科技芯片的大客戶。縱然是在海外廠商對國內企業的需求不重視的大背景下,景華還是憑借著手機銷量贏得億恒科技的優待。
  而景華這次的目的是獲取億恒科技手中的晶圓制造技術,準備在江州上晶圓廠項目。
  手機基帶芯片是手機的核心技術。但是僅僅是掌握芯片的設計技術還不夠,還需要向上游擴展,掌握芯片的制造技術。
  當然,交給晶圓代工廠來生產制造芯片也不是不行,但是這會增加手機制造成本。而且,如果景華有意競逐全球手機的王座。就必須要掌握這一部分技術,才不會被人勒脖子。
  這里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歐美商業氛圍中,電子企業都是傾向于專精于某一領域,分工精細化。可以很容易的找到相關的配件廠商。
  但是,在東方的商業氛圍中,必須要控制一個行業的整條產業鏈,形成集聚規模才能有效的降低成本贏得競爭優勢。這一點,韓國三星和日本的財團就是明擺著的例子。
  在擁有自己的手機基帶芯片技術之后,獲取晶圓制造技術可以將景華的技術實力繼續推向一個新的高度。
  臨近下午一點多,新華酒店的中餐廳里人并不多。陸景三人選擇的是臨窗的位置。四方長桌上鋪著雅致的白色精美桌布,三五個小菜隨意擺放。
  周復生舀著蓮子湯,輕輕的喝了一口。道:“我們想要從億恒科技手中獲取晶圓制造技術并不會太難。晶圓廠產能轉移到國內和東南亞一帶是大勢所趨。難就難在我們需要有培養出自己的技術團隊。否則,隨便出點故障我們就需要億恒派人來維修,成本高昂。耗費時間。另外,晶圓廠的盈利周期很長。在技術團隊成型、晶圓廠供貨盈利之前,我們需要大量的投入。對于景華這樣的新手而言二三十億美元是一個保底投入。人才和資金是制約我們上晶圓廠項目兩大關鍵因素。”
  中芯國際的創始人張汝京在2000年募集200億巨資,再加上他從臺積電帶來的技術團隊,才令中芯國際得以建成。但直到2009年張汝京離職,中芯國際還沒有實現盈利。
  景華所要面臨的困難可想而知。
  宋雨綺微蹙眉頭,看向陸景。明雪跟著陸景在柏斯跑了一個月,現在給她放了長假休息。她跟著陸景來黃海。這幾天晶圓廠的資料她都看得七七八八。對景華的困難處境很是清楚。
  陸景語氣輕松的笑道:“資金問題我解決,但是人才問題就需要你來招募了。”
  周復生苦笑著道:“景少,你還是告訴我你的計劃吧?不然我這心里七上八下的。都快要得抑郁癥了。”景華之前為了研發基帶芯片項目,花費8億美元都是東拼西湊。二三十億美元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宋雨綺微微一笑。聽著陸景揭曉答案。
  陸景笑著道:“我在互聯網上投資了大量的資金。這筆投資在兩年之后會給我們帶來大量的資金。”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2001年9月網易公司因財報問題被納斯達克停牌,其股價定格在0.64美元的價格上。在經歷了網絡科技泡沫破滅之后,2002年互聯網行業開始復蘇,到2003年9月網易公司的股價是55.86美元。
  這中間的投資翻了多少倍不難算吧?整整87倍。
  當然,莫心藍負責在納斯達克互聯網企業的投資上達不到這么夸張的收益率。在股市上“從頭吃到尾”的是莊家。大部分高明的投資人都只是吃到中間的部分。
  但縱然是這樣,40-50倍的收益是可以預見的。
  莫心藍此次按照陸景的要求攜帶了5.12億美元在美國投資到互聯網企業上。其中陸景個人募集了3.42億美元的資金。這筆豐厚的投資回報就是陸景敢于啟動晶圓廠的底氣所在。
  周復生微微一愣,笑著搖頭。對陸景投資互聯網能獲利多少,他心里沒底。不過前段時間陸景和松阪士夫打賭輕松贏了2億美元的事情他是有耳聞的。
  而且,富躍產業投資基金最近在國際股指期貨市場獲利頗豐。他是知道的。據莫心藍說陸景對近期股市的波動預測很準。這么一想,他也不敢全然不信陸景的話。最終的結果還是心里七上八下。
  …
  億恒科技大中華區總裁梁子聞將陸景、周復生和喬治-威拉德的會面安排在了黃海半島酒店8樓的法式餐廳中。法國美食在歐洲頗有擁躉。喬治-威拉德正好是其中之一。
  黃海半島酒店的法式餐廳布置的浪漫優雅、處處充滿了法式風情。四人選擇的窗戶邊的位置。卡其色、白色的帳帷優雅的束起。鋪著白色餐布的長方形餐桌精美整潔。天花板上華麗的水晶吊燈在夜色中灑落下如夢似幻的斑斕彩光。
  喬治-威拉德大約五十多歲,是一名標準的日耳曼人,高大的身材,金發碧眼,并不算英俊,說著英語,嚴謹而不失熱情。
  在餐桌上,幾人并沒有怎么交流,而是隨意的交談著一些小事。吃過飯后,喬治-威拉德邀請幾人到酒店的會議室里談事情。
  進會議室前,陸景擠眉弄眼的對周復生道:“下次堅決不能答應和德國人一起吃飯的要求,太古板了。”
  周復生哈哈一笑,跟著陸景進了會議室。標準的西式禮儀中。用餐不說話是基本要求。不過,與其這樣招待他們,還真是不如一起喝杯咖啡來得合適。
  小型的會議室里布置的及其雅致。明亮的燈光落在墻壁上的畫框、雜物柜、花瓶、圓桌,椅子上。有著低調的奢華感。
  喬治-威拉德道:“之前景華發布v607手機時,我正好從黃海路過。老實說,那時候我很失望。不過,景華發布的m6卻是不可能多得的精品。而且,一家能掌握手機基帶芯片技術的手機廠商值得成為我們的戰略合作伙伴。”
  梁子聞神態輕松的喝著茶,心里笑了笑。在9月下旬有媒體報出景華有可能掌握了手機基帶芯片技術,景華方面一直沒有回應。現在景華基于景華基帶芯片的手機i301已經在市場上銷售了。一切不言自明。
  他當初推薦景華作為億恒科技的戰略合伙伙伴的選擇是正確的。
  周復生微笑著回應道:“非常感謝梁先生的推薦。也非常感謝威拉德先生抽出寶貴的時間和我們的見面。我們對能成為億恒科技這樣世界一流半導體廠商的合作伙伴感到十分的榮幸和期待。”
  景華的基帶芯片是低端產品,至少五年之內不會對億恒科技的芯片造成威脅。而且景華和億恒科技的合作也不僅僅是局限于采購手機基帶芯片這一塊,還有其他的芯片需要從億恒科技采購。而億恒科技看中了前景遠大的國內市場,他們需要扶植使用他們芯片產品的電子廠商。這就是雙方合作的基礎。
  合作談的很順利。基本上也就是談一個框架性的意向,具體的協議還會慢慢的談。
  快要結束時,陸景問道:“威拉德先生,不知道億恒科技有沒有出售晶圓制造技術的想法?”
  喬治-威拉德看向梁子聞,略微一笑。反問道:“陸先生,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廠商去處理不是更好嗎?”梁子聞之前給他說過景華有這方面的想法。
  陸景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這就有點睜眼說瞎話了。如果真是如喬治-威拉德所說的那樣,那億恒科技為什么要建造自己的晶圓廠呢?
  因為這是電子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之一!
  周復生微笑道:“據我說之,億恒科技在德國擁有自己的晶圓廠。”
  梁子聞笑著打圓場,“要不這個問題我們明天再談。”
  陸景笑著點了點頭。他也沒指望見面就談下來。晶圓制造線并非只有億恒科技一家掌握,他并不怕億恒科技不答應轉讓。如果連要淘汰的晶圓制造線億恒科技都不肯轉讓給景華,那什么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從何體現?
  …
  陸景和周復生離開的半個小時候后,黃海半島酒店裝飾豪華的房間內,梁子聞拿著盛了半杯的紅酒杯問道:“威拉德先生,為什么不答應景華的請求呢?目前12英寸晶圓已經成為業內主流。我們轉讓0.35微米的制程技術并不足讓景華威脅到我們。”
  亞洲目前主流的晶圓代工廠使用的技術都是0.18微米的制程技術。更重要的是,就算億恒科技不轉讓,實際上國內并不缺乏0.25微米的制程技術。
  “我知道。”喬治-威拉德看著窗外的夜色,嘆口氣道:“三個月前,我覺得景華手機不過如此,但是三個月后,景華居然推出了一款經典m6手機,并且還獲得手機基帶芯片技術,這讓我感到震驚。”
  景華“升級”升的太快,所表現出的潛力把喬治-威拉德給“嚇”著了。他到中國來是尋找合作伙伴的,不是來培養競爭對手的。
  梁子聞能體會喬治-威拉德此刻的心情。電子行業的技術研發不是說幾個月就行的,需要的是日積月累的積蓄才能有一點突破,景華突然的被爆出掌握了手機基帶芯片技術,確實給人很大的沖擊。
  喬治-威拉德沉吟了一會,淡淡的道:“你和景華他們談吧,爭取最大的效益。”
  “好的。威拉德先生。”梁子聞微笑著說道。顯然,威拉德很明白景華這個要求是必須要答應的,但是他希望給億恒科技換取更多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