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776 柏斯蜜月(完)

柏斯到香港的飛機旅程一共8個小時。陸景和衛婉儀的專機到香港時已經去下午五點。夕陽西垂,晚霞在海灣里浮光掠影。陸景和衛婉儀直接入住香港半島酒店的總統套房。
  瑞豐公司的馬飛在香港已經安排好一切事宜。
  金碧輝煌的總統套房里,衛婉儀對著鏡子慢慢的梳著發髻。初為新婦的衛婉儀眉眼有著清艷嬌美的風情。陸景在衛婉儀身后,手扶著她的香肩,看著鏡子里唇紅齒白,溫婉可人的嬌妻。
  “你別搗亂啊,還有一個小時,酒會就要開始了。”衛婉儀輕聲說道。陸景在吻她的耳垂,她身-體有點發軟。
  “一個小時候綽綽有余啊。”陸景笑著道。
  衛婉儀有些發愁的道:“可是我還要化妝和選禮服,哪里夠了。”到香港她才體會到陸景在京城里傳得很響亮的名聲意味著什么。一個豪華車隊組成的歡迎人群在機場迎接陸景和她。
  “景少,婉儀小姐…”十幾名穿著名貴西服的商業精英絡繹不絕上前的這樣來招呼,說著恭喜的話。有的隨意,有的拘謹,不變的是尊敬。這場面絲毫不遜色于那些在走仕途的世家子弟。這是另外一片廣闊的舞臺。陸景站在舞臺的正中心。
  她不想今天晚上給他丟臉,所以要精心打扮一番。
  陸景哪會不知道衛婉儀的心思,笑了笑,道:“機場那事是馬飛和劉一平搞的鬼。瑞豐公司確實有很多當年在景華創立的老員工,現在有的高層管理人員。有的是中層管理人員,他們來迎接。我也不好訓斥他們。晚上都是我在商業上的伙伴,不用拘謹。”
  衛婉儀是個很拿得定主意的女孩。哪里肯聽陸景的,堅持化著精美的妝容,離宴會開始前五分鐘才進入宴會廳。這還是因為明雪幫衛婉儀挑了禮服的結果。
  明雪“浸淫”奢侈品多年,穿衣服的眼光那是沒得說,幫衛婉儀在她帶著度假的衣服中選了一套剪裁得體的大紅色禮服。衛婉儀的肌膚雪白,大紅色的晚禮服穿在她身上絲毫不顯得庸俗。,反而有著紅裝佳人的美感,仿佛是一支燃燒的紅月季,雍容華貴。
  月季花本就是花中皇后。
  婚禮的宴會在半島酒店的花園套間宴會廳舉行。陸景邀請了董坤城、董冰、莫培英、莫心藍、陳旭江、陳創和、周復生、楊玉立、楊爵士、凌哲堅、黃利飛、黃容川、葉文俊。葉周海,湯開復、林婉如、陳若怡、沈健林、吳陽越、官怡君、程統亦、莫雅靜等人參加。
  景華、瑞豐、和華公司以及關聯公司的高管都收到請帖。不過,陸景將陳笑她們的請帖都刻意的漏了過去。他還沒混賬到那地步。
  宴會是一個自助酒會的形勢。陸景帶著衛婉儀轉了一圈,擔心她累了就和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明天他和衛婉儀還需要去拜訪駐港聯絡辦的汪主任、還有參加過他婚禮的央行副行長林忠學——他現在在香港。
  “陸景,衛婉儀,恭喜你們啊!”莫心藍笑盈盈的拿著酒杯轉了過來,眼光從衛婉儀的臉上滑過。她的眼光何等犀利,立刻就判斷出景和衛婉儀琴瑟和諧。
  衛婉儀溫婉的道:“謝謝你,莫小姐。”
  陸景頭皮有點發麻。這個妖精。這個時候還往他眼前湊,衛婉儀今年年初的時候可是在匯海大酒店撞到過兩人在一起的,硬著頭皮道:“莫小姐,找我有事?”他哪敢開口叫她心藍。
  剛才在主桌的時候。他已經介紹過莫心藍。況且,莫心藍是前京城第一美女,衛婉儀她哥衛東陽原來和莫心藍過從甚密。衛婉儀對莫心藍并不陌生。
  “是啊,我聽楊星長說你準備把從松阪士夫那兒贏來的2億美元投到柏斯去辦大學?”莫心藍笑著搖搖酒杯。“我求證一下。”她其實是來謝謝陸景給她的中藥方子的,她爸這段時間身體明顯有好轉。
  “呃-。是真的。”陸景忙說道。他的腳已經被衛婉儀拿高跟鞋踩住了。
  莫心藍的“演技”何等精湛。其實,衛婉儀是通過陸景的表情判斷出來的。她對陸景緊張的時候一些細節很有些了解。
  聊了一會,莫心藍俏皮的眨眨眼睛,嬌笑道:“哦,不打擾你們了。這兩天,和華公司要召開議事會議,你有空就來參加。不過,我猜你沒空。”
  等莫心藍走遠,衛婉儀小聲道:“她漂亮又能干呢。”她話語里醋意十足。
  陸景尷尬的笑道:“和華公司以我、董坤城、莫心藍三家的資本力量和人脈為主。我和莫心藍交往很多。她比較喜歡開玩笑。”
  接著董坤城帶著從哈佛畢業回國的董冰過來和陸景、衛婉儀閑聊了幾句。幾年沒見,四中三大校花之一的董冰依舊是明眸酷齒、美麗異常。她身材高挑,穿著白色精美的裙子,帶著一頂米色闊沿帽,英倫風情十足。她的美麗一點都不遜色于那邊正在被人圍著要簽名的李逸落。
  “柏斯礦產的事情,過兩天你有時間的話,我們談一談。”董坤城笑著說道,就轉身離開。
  陸景微笑著董冰握手,“老同學,好久不見。恭喜你從美國學成歸來。”董冰目前正在龍盛國際擔任副職。
  董冰明麗的微笑著,大大方方的和陸景握手,“真沒想到你會這么早就結婚,你們男孩子不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嗎?”
  陸景看了衛婉儀一眼,笑著道:“我要在你面前夸婉儀幾句,會不會讓你覺得肉麻?”
  “那是肯定的。”董冰看著陸景道:“要說老同學,小靈也來了,你不去和她打個招呼?”
  “我日啊。”陸景心里叫苦,大姐你能不能不要哪壺不開提哪壺啊!陸景摸著鼻子道:“我一會去。”當著董冰的面,對丁靈絕情的話,他是一句都說不出口。
  董冰笑著點點頭,指向花園套間宴會廳的東南角,舉杯示意。她是來給好友、閨蜜、傻傻的小靈打抱不平的。
  陸景心里嘆了口氣,站起來向丁靈舉杯示意,想著小妮子這會喝酒都會覺得苦。當陸景看向那個角落時,亡魂大冒,背上頓時一層白毛汗浮起來。
  笑吟吟舉杯的還有國色天香的葉妍,在南方來開拓麗都酒店市場的吳璇,據說來交州看她媽媽的張漓,笑兮兮的董晚瑤、清秀可人的丁靈。
  陸景好不容易穩定了心神。很快就想明白關竅。葉妍應該是跟著葉文俊父子一起來的。吳璇作為麗都酒店集團的總經理,讓手下的高管把請帖給她輕而易舉。張漓肯定是跟著葉妍一起的。董晚瑤是董冰的堂妹,要進來那真是不要太容易。丁靈八成是被董冰拉來的。
  看著幾個女人,陸景心情復雜的舉了舉杯,一口喝下杯中的紅酒。這真是一筆糊涂賬。
  衛婉儀微不可查的嘆了口氣。她這位混蛋丈夫眼光還真是挑剔的。沒一個比她的姿容要差的。那個笑的花枝亂顫的古典美女甚至比她還勝一籌。
  好在陸景的尷尬沒有持續多久,陳若怡帶著她的男朋友過來打招呼。陳若怡的男朋友是陳創和公司創永國際里冒頭的一位青年才俊,長得白白凈凈,很是斯文,知識淵博,話不多,一句中的。
  陸景對他倒是頗有些好感,聊了幾句,陸景看到火辣艷麗的電眼美人李慕清要走過來,拉著衛婉儀狼狽的回了總統套房。再坐下去,要被她們給嚇死。他相信李慕清說完之后,吳璇絕對敢上來打招呼。他和衛婉儀在柏斯就是住的麗都酒店集團的酒店,那話題真是不要太多。而且那邊主動要求來香港負責酒會籌備工作的宋雨綺指不定在明雪拾掇之下也敢過來匯報工作。
  回到房間,衛婉儀倒是沒生氣,要是陸景這會撇下她離開她才會生氣,但是丟給陸景兩三個白眼是少不了的。
  陸景和衛婉儀在香港只呆了一天就飛回京城。回京城之前,陸景找了個僻靜的房間,心情復雜的一一給她們打著電話。
  回京城之后,陸景并沒有停留,而是當天就回了江州,他需要和周復生一起從江州出發去黃海見億恒科技的副總裁喬治-威拉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