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774 柏斯蜜月(三)

陸景最終沒能將衛婉儀“忽悠”到海邊戲水。在被陸景親吻后的第四天,兩人商議后決定離開2號島嶼的度假莊園返回Lidor酒店居祝接下來的幾天,兩人準備轉一轉柏斯附近的景點,拍照留念。
  上午陽光燦爛,明雪在度假莊園里到處找著陸景。她剛接到周復生的電話,她需要通知陸景事情。可是到處都找不到陸景和衛婉儀。
  她早得到通知,今天中午他們一行人要返回柏斯市區。但是她剛剛問過趙姿,陸景確實還沒離開2號島嶼。
  度假莊園有一處平整蜿蜒的海灘,浪潮不時的漲起又退下,翻著白花的海水沖刷著沙灘,兩行腳印斜斜的延伸到遠處。陸景和衛婉儀上午在海灘這邊行走。
  都要離開2號島嶼,衛婉儀被陸景在耳邊說了幾天沙灘的美妙,在離開順著他的意思來沙灘走一走。
  她當然沒穿泳裝,而是穿了一款別致的白色大翻領小外套,寶藍色的牛仔褲。清新甜美的學生裝扮。梳著側馬尾編發,額前兩側散落的發絲營造出清秀嬌俏的氣質。
  明雪心急火燎的找到陸景時,他正在沙灘上和衛婉儀擁吻。陸景吻著衛婉儀粉潤的嘴唇,白凈的瓜子臉,偶爾親昵的磨蹭著她秀直精致的鼻子。一只手攬著衛婉儀的細要,一只手輕柔的愛撫著衛婉儀牛仔褲包裹著緊致翹挺的俏臀。
  衛婉儀嬌俏清秀的臉頰上飛起紅霞,偶爾回應著陸景的熱吻,吐出小香舌和他糾纏在一起。這幾天。擁吻是兩人每天都要做的功課。而她也不抗拒陸景帶給她快樂的感覺。
  那天被陸景吻過之后,兩人的關系就進展的有些快。
  陸景兩只手摸在衛婉儀嬌俏美臀上的動作明雪看得臉都發燙。輕柔的愛撫。仿佛情人在耳邊的呢喃,或者輕輕的包抓。似乎在感受他妻子結實翹臀的彈軟…
  看著意亂情迷、沉溺其中的兩人,明雪覺得再看下去她都受不了。想著事情也不是很緊急就先返回度假山莊里。
  “陸景,周總打來電話,景華位于江口和黃海的手機研發分公司已經開始運作。另外i301正式進入試產階段,一切順利的話,10天之后會進行大規模量產。”中午在lidor酒店酒店吃飯的時候,明雪匯報道。
  陸景點了點頭,給衛婉儀切好七分熟的黑椒牛排,將餐盤放在她面前。“我知道了。”
  衛婉儀微微笑了笑。
  明雪笑著道:“誒,不要用這種漫不經心的態度啊。你們倆再這么膩下去,接下來幾天我都不好意思再和你們一起吃飯了。”大半個月下來,這是她一次感覺到她在當電燈泡。
  陸景就笑道:“好啊,那就分開吃吧。匯報時間改在我們午睡起來后。”
  衛婉儀羞惱的橫了陸景一眼,然后對明雪道:“明雪,你別聽他瞎說。”她對明雪的感觀很不錯。都相處了大半個月她有怎么會因為明雪礙著她和陸景就將人家撇開到一邊吃飯呢。
  “行啊。衛小姐,我聽你的。”明雪笑著答應下來。心里微微嘆口氣:衛婉儀是面皮太嫩了。她大概都沒覺察到,不知不覺她對陸景的稱呼已經由稱呼姓名變成了“他”。
  陸景真是“混世魔王”。他頂著衛婉儀丈夫的名號調整和衛婉儀的關系。以衛婉儀溫婉、“講道理”的性格要是能頂住,那倒也奇怪了。
  這點小事,陸景當然不會駁衛婉儀的面子,笑著道:“還有事情吧?就這事不值得你今天上午在莊園里到處找我。”
  “是啊。”明雪輕笑道:“不是很急。但是你可能不太喜歡聽。西澳洲的資深議員霍華德-康納先生想和你見過面,就桑德拉-皮特曼的案子談一談。據說桑德拉-皮特曼這兩天痛哭流涕,希望能有改正的機會。霍華德-康納就是之前介紹皮特曼過來和你見面的那位資深州議員。”
  陸景琢磨了一下。道:“我記得桑德拉-皮特曼剛被柏斯警方逮捕的時候不是這樣的吧?她好像很囂張。”
  明雪點點頭,“恩。她叔叔皮特曼先生涉嫌謀殺。證據確鑿,估計是不可能出來了。她這樣嬌生慣養的二世祖現在當然害怕了。我覺得。她應該是受到一些人的指點了。”
  陸景擺擺手,“這種細節沒必要關注。”
  明雪建議道:“我認為你沒必要見霍華德-康納。你既然不打算妥協,到時候拒絕的話,雙方面子上都不好看。”
  陸景笑著搖搖頭,“不是這樣的。霍華德-康納要見我未必就是肯下死力氣求情。他沒那個必要。國外政治游戲的玩法不是你認為得那樣的。”
  明雪不服氣的眨眨眼睛,道:“那是什么樣的?”
  陸景啞然失笑,明雪的性子還是有些冷傲的。一般的助理那里敢這么質問老板?
  衛婉儀明亮漆黑的眸子靈動的看向明雪,插話道:“國外政客講究公眾影響力。桑德拉-皮特曼悔過的事情,現在已經通過媒體傳開了。我想霍華德-康納要見陸景應該是出于某種作秀的考慮。”
  明雪就愣了愣。她這位“主母”別看話不多,心里卻是明白的很。
  “正確。”陸景笑著翹起大拇指。衛婉儀的猜測邏輯上應該是八-九不離十。
  衛婉儀溫婉的笑了笑,輕輕的咬著牛排。
  明雪疑惑的道:“陸景,那你之前見皮特曼是出于什么考慮?”
  陸景微笑著喝著紅酒,解釋道:“我要把皮特曼的侄女關進去,總得手尾都解決掉。見一見皮特曼這個人好定下對策。這和見霍華德-康納是兩碼事。你回復一下,我今天晚上有時間。可以和霍華德-康納先生見面。”
  霍華德-康納是通過wts礦業有限公司的總裁馬爾斯-比爾的引薦和陸景在lidor酒店的vip包廂里見面的。
  wts礦業有限公司在柏斯內頗有影響力,但等閑也不會怠慢霍華德-康納這樣資深州議員的請求。是以。霍華德-康納兩次傳話都能傳到陸景面前。
  藍山咖啡的香味裊裊升起,彌漫在富麗堂皇的私密包廂里。三人客氣的寒暄幾句后。分別落座。
  霍華德-康納是一名卷發的中年男子,高高大大,約莫四十多歲,有著政客常見的精明,十分健談。他喝了一口咖啡就直入正題:“親愛的陸先生,可憐的桑德拉-皮特曼現在就像一只可憐的流浪小貓。她希望能向你和你的妻子當面致歉,她向上帝發誓,她只是想開個玩笑,絕沒有蓄意謀殺的意圖。這是她委托我轉交的悔過信。希望你能感受她此刻內心的痛苦和彷徨。”
  看著神態表情恰如其分,惟肖惟妙的表現出他對桑德拉-皮特曼憐憫之心的霍華德-康納,陸景笑了笑,接過信,卻并沒有看,而是拿起咖啡杯不緊不慢的喝著。
  在西方法律體系里面,庭外和解是很重要的司法實踐。很多人屢屢被錢砸暈,有錢人也屢屢逃過制裁。在衛婉儀的生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不管是無心還有心。他都不會接受和解。
  霍華德-康納對東方人略有了解,陸景這個姿態其實是一種委婉的拒絕。但是,他仍不想放棄游說,“陸先生。悔恨的桑德拉期待您仁慈的寬恕。她才十九歲,她人生的路還很長…”
  陸景搖搖頭,輕聲道:“康納議員。仁慈有時候是一種縱容。桑德拉-皮特曼需要為她的傲慢無禮、輕率妄為付出代價。我相信澳大利亞的法律會給我公正的結果。”
  陸景聲音不大,話語里的意思卻非常堅決。
  但凡有能量的人物。說話的份量不是以聲音大小來決定的。
  霍華德-康納臉色變得不是很好看。
  陸景微笑道:“康納議員,我會讓我的律師發一封聲明來表明我的態度。這樣。你對你的選民們也有一個交代。”
  霍華德-康納看了陸景一眼。這話說的很明白,顯然這位東方的青年很熟悉他們的政治游戲規則。只是,他心里仍有點不舒服。
  陸景抿了抿咖啡,道:“我個人對柏斯這座城市非常喜歡,我想要在柏斯建立一座世界一流的綜合性大學。初期打算投入2億美元,但是柏斯的有些規章制度我不是很熟悉,不知道康納議員愿不愿意幫我這個忙。”
  霍華德-康納眼睛里精光一閃,旋即哈哈笑起來,“陸先生,我很樂意幫助你,不知道你有沒有選好學校的校址呢?”
  招商引資不是他的工作。議員不干這個。但是他看中的是2億美元所帶來的社會影響力,直白點說就是選票。而且,這和收取政治獻金是不同的。就算曝光,也只能說明是他的政治魅力讓為陸景工作的選民支持他。
  陸景微笑道:“我聽說皮特曼先生在柏斯市區17公里的有一座占地1000多畝的農莊?”
  霍華德-康納反應迅速,道:“皮特曼因為賠償問題需要拍賣他的資產。這座農莊也是被拍賣對象。”
  陸景就笑著點點頭。
  霍華德-康納明白過來了。當即就轉移了話題。對這種東方式的談話,他不是很喜歡,但是他確定假設他今后一段時間內能適應這種談話,預計在西澳洲的政壇更進一步不是問題。
  第二天,陸景的代理律師亞伯-沃波爾代替陸景發表了一封拒絕和解的聲明。桑德拉-皮特曼的案子的輿論逐步平息。五個月后,桑德拉-皮特曼被核定判刑三十年。
  10月15,香港飛往柏斯一周一次的直達航班落地。時至黃昏,lidor海邊別墅區面向西邊的夕陽與大海,風景優美,一輛黑色的奔馳進入別墅區22號別墅門前。
  景華國際學校的校長杜一波感嘆的和陸景握手,“景少,把景華贊助的大學建在柏斯當然比建在香港好,但是我就怕資金不夠啊。”說道底柏斯不是以華人為主導的社會,辦一座私立大學,能接受多少捐款都難說。
  陸景笑著說:“杜校長,百年樹人。我們不要急,先開始辦一個專業,資金問題日后總有慢慢解決的辦法。”
  將景華的大學移到柏斯來是他最近閑下來思考的想法。香港地形狹窄,狹隘的島民心態總會不時的冒頭。一座世界一流的大學,一定是要包容并蓄,海納百川的心態和氣質。
  相比西澳洲的柏斯而言,柏斯這里地理條件無疑要好很多。
  新婚度假,陸景也不會長時間專注于工作,和杜一波談了一個小時,他便去找衛婉儀。再過五天他和衛婉儀的蜜月之行就要結束。這五天的時間值得好好珍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