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772 柏斯蜜月(一)

陸景冷峻的語氣把留下來的衛婉儀和明雪都嚇了一跳,她們從來都沒見過陸景如此暴虐的一面。生死不論的命令和趙姿漠然的如同述說殺雞殺鴨般的語氣讓人震驚。
  “你沒事吧?”衛婉儀擔憂的問道,“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不用擔心,我沒事。”陸景對衛婉儀寬慰的笑了笑,然后對明雪道:“把手機給我。我打幾個電話。”他一共三部手機,和衛婉儀度假的時候全部放在明雪那里了。
  “哦。好的。”明雪回過神,手忙腳亂的拉開手袋從里面拿出手機遞給陸景。國內的手機在澳大利亞當然用不了,這邊負責接待的wts礦業有限公司早給她們一行人準備好了手機。
  陸景快速的打了兩個電話出去,然后神色淡淡的將手機還給明雪,“我們回酒店。這件事馬上就會解決。”雖然心里有雷霆之怒,他也沒必要做出一副睚眥欲裂的表情。該找回的場子,他一絲一毫都會找回來。
  “恩。”明雪轉身向海灘邊停車場里走去。陸景的蘭博基尼跑車在那里。
  溫暖的海風柔和的吹來。衛婉儀長長的睫毛眨了眨,目光仿佛空迷的朝霧般看向陸景,問道:“這樣就行了,要不要給家里打個電話?”
  陸景的保鏢就算把人截下來,估計也難以把那個白人女青年怎么樣。這里是澳大利亞,不是國內。
  剛才陸景給他表哥唐悅打了個電話。讓唐悅調保衛人員來柏斯。這倒是題中應有之意。后面打給了一個他稱呼為董叔叔的人的電話。這樣恐怕不行呢。
  很多在國內威風凜凜的公子哥,在國外根本就玩不轉。只是找家里的人出面,轉到大使館那邊去又能有多大的作用呢?這次蜜月度假只怕要泡湯了。
  陸景搖搖頭,道:“不用。我會處理好的。”說著,他覺得氣氛有點嚴肅,笑著道:“在國內抖威風不算什么,在國外一樣要把紈绔的威風抖起來。”
  這話說的。衛婉儀嘴角禁不住微微勾勒出一絲清淺的笑意。陸景沒事,她心里就放下心來。至于,找回場子這事,找不回來也就算了。
  這一微笑。方才凝重的氣氛就變得輕快了一些。
  十五分鐘后。陸景、衛婉儀、明雪三人返回lidor酒店。
  lidor酒店金碧輝煌的大廳內,不時的有幾名旅客出入。大廳右側的休息沙發上兩名坐姿端正的一男一女似乎在等人。從他們的打扮來看,一看便知是高端商務人士。
  那金發的艷麗女子明顯是秘書打扮,黑裙白絲、豐乳肥臀、身材極佳。不少人都會看上兩眼。
  見陸景三人進門。那名鷹鉤鼻子、高大的白人中年男子帶著美艷的秘書恭敬的走過去。表情嚴肅而不失熱切的道:“陸先生,你好,我wts礦業有限公司的總裁馬爾斯-比爾。”
  在比爾的眼中。所有的華人都長得長不多的模樣,但是他能一眼就認出陸景卻是因為他身邊的兩名女伴極具東方特色的美麗。
  在剛才的電話中,他的老板董先生罕見的用震怒的語氣要求他務必要滿足這位陸景先生的任何要求。他對這句話的理解是陸先生是wts礦業有限公司的鉆石級貴賓。好像,陸先生在柏斯遇到一點小麻煩。
  陸景輕輕的點頭,這便是董坤城和陳創和聯手推出在臺前的代理人了。他和馬爾斯-比爾握了握手,淡淡的道:“比爾先生,具體的事情你和我的助理方小姐一起處理。我認為不尊重他人生命的人,本身的生命也不應該得到尊重。”
  這話殺氣騰騰。
  “陸先生,我相信澳大利亞的法律是公正的。”馬爾斯-比爾正氣凜然的說道,然后伸手邀請明雪,“方小姐,我們這邊請。”
  明雪目瞪口呆,她都不知道這戲法是怎么變的。她原本還以為在柏斯負責接待的wts礦業有限公司是景華的商業合作伙伴。但是看馬爾斯-比爾的表現,這和下屬沒什么區別吧?
  “就這樣?”總統套房專用電梯門合上,衛婉儀好奇的問陸景。她現在真有些相信陸景剛才對她說的:把紈绔的威風抖起來不是一句玩笑話。看剛才他那排場呢。
  她對陸景有些好奇了。
  陸景手到現在還握著衛婉儀的小手沒放開,衛婉儀也沒有提醒他放開。在電梯中兩人站得有點近,衛婉儀身上的幽香不斷的傳到陸景的鼻子里。
  “差不多吧。”陸景微笑著解釋,“你別看wts礦業有限公司是掛著礦業有限公司的牌子,wts公司在柏斯影響力很大。”
  99年陸景出資委托董坤城和陳創和在西澳洲最主要的鐵石產地皮爾巴拉勘探鐵礦。在2000年和華公司成立前夕傳來好消息,wts礦業有限公司在力拓、必和必拓初步勘探過放棄掉的地區勘探到巨量鐵礦石資源。
  世信銀行當即提供了1.5億美元的融資用作前期準備工作。wts準備在柏斯建立公司的鐵礦石貿易基地。因而wts在柏斯很下了一番經營的功夫:慈善、公關事業的贊助、企業的社會口碑、當地名流、媒體的關系等等。
  其實,陸景還有一句話沒對衛婉儀說。在西方的法治國家有錢是上帝不是一句空話。
  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很多人都認為在美國私闖他人住宅被槍斃,住宅主人不用負任何的責任。但實際并非如此。這需要看各個州的法律規定以及所請的律師是否給力。因為這一塊的法律條文解釋很混亂,各種判例都有。住宅主人有罪無罪就看法官和律師對法律條文的解釋。
  司法解釋權并不在平民手中。請律師。特別是大律師,所花費的金錢就不是普通人能承擔的。這樣,金錢的魔力就可以體現在社會的日常生活中。因為它可以驅使解釋法律的人。
  wts在柏斯的影響力當然也包括它的經濟實力。馬爾斯-比爾剛才向陸景保證澳大利亞的法律是公正的,就是向他表明:如你所愿,先生!
  衛婉儀雖然心里好奇wts公司和陸景的關系,卻沒有問他。而是在總統套房的臥室里拿起長途電話給國內打電話。剛才實在有些驚險,她雖然驚魂已定,但仍希望找人傾述一番。
  柏斯的夜晚天空很干凈,漫天的星辰十分明亮。lidor酒店總統套房附帶有一個空中花園,可以欣賞在半空中透過明亮的玻璃欣賞到柏斯夜晚的美景。海天一色。銀色的月光毫不吝嗇的地傾瀉在波濤洶涌的海面上。
  陸景和衛婉儀的晚餐就在空中花園進行。明雪匯報著下午事件的處理情況。
  “那名女青年叫桑德拉-皮特曼。趙姿將她抓了回來。比爾先生已經報過警。目前桑德拉-皮特曼正在被警方調查,涉嫌被指控謀殺。據她稱:她看到你的跑車很炫,氣不過想要挑釁你。無意謀殺。比爾先生已經請柏斯最有名氣的大律師亞伯-沃波爾來處理這件案子。他說可能需要一點時間,但最終的結果一定會按照你的意思。”長方形的白色餐桌邊。明雪介紹著基本情況。
  衛婉儀晚上換了一件白色的立領襯衫裝扮、牛仔褲。簡約的造型更顯清秀。腰間亮面粗腰帶的裝飾讓她又帶著時尚的潮流氣息。此刻,她輕輕的放下刀叉,輕聲道:“陸景。指控謀殺的罪名會不會太重了一點?”
  她不是一個狠心腸的女孩。
  陸景給衛婉儀添著紅酒,看著她清離的美眸,認真的道:“婉儀,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做錯的事情付出代價。假設我今天下午沒有把你拉過來,我可能會失去你。她必須要受到足夠的懲罰。”
  衛婉儀漆黑的美眸從陸景臉上挪開,雪白的俏臉上微微染上一道紅霞。
  “我可能會失去你”,這句話她聽得怪怪的,卻沒法反駁陸景。就像今天下午她一直被陸景牽著回了酒店,那時候真沒想著要他放手。被他牽手的感覺是溫暖的。
  她沒有從鬼門關上走一遭的心態,因為危險來臨之間陸景就已經護住她了。可是,就算陸景拉她過來護住她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她心里又怎么會沒有一點漣漪呢?
  陸景本以為桑德拉-皮特曼的事情到此為止。但是在他準備和衛婉儀前往2號島嶼度假前夕,事情又起了變故。
  安琪-喬希是整個西澳洲有名的斯諾克天后。她每周六會在位于柏斯日落海岸高檔的lidor海邊別墅區中l3會所里提供教練服務。l3會所會支付給她2小時總計9千美元的報酬。這是她日常生活重要的經濟來源。
  其實論球技安琪-喬希并非西澳洲女子斯諾克選手中前三名。迄今為止,她最好的成績是澳大利亞女子斯諾克錦標賽的第八年。但她的美貌卻是在全澳洲女子斯諾克選手中最漂亮的。
  而l3會所是柏斯最為奢華、富貴的會所之一,據說能排到前三名。華貴的消費場所,如玉的美人,這一切讓柏斯喜好斯諾克的富豪子弟對安琪-喬希趨之若附。安琪-喬希在l3會所的教練服務口碑非常好,經常需要預約才能得到和她打球的機會。
  只是,今天,會所的負責人沒有任何征兆的推掉她的預約客人,讓她在vip練習房里陪同這對年輕的夫妻打球。
  “嘭-!”看到那位年輕的女子如同菜鳥般的一桿打歪,安琪-喬希心里嘆口氣,認真的指導道:“陸夫人,請看我的姿勢…”講解了一番擊球要領之后,又道:“你不應該瞄準14號球,這無法給陸先生制造難題…”
  陸景笑著看著一臉認真的聽著講解的衛婉儀,懶洋洋的拿著球桿在一旁站著。他打桌球的水平能把李慕清都給蒙掉,就算不太懂斯洛克的規則,“欺負”衛婉儀這樣的新手綽綽有余。
  別看衛婉儀氣質溫婉嫻靜,陸景這會把她“欺負”的很了,她可是想扳回一局的。
  這時,明雪穿著優雅的夏奈兒春裝走進來,“陸景,皮特曼先生來了。”
  皮特曼先生是來給他的小侄女求情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