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770 摧毀科訊

布局,布置的是大勢。就像下圍棋一樣,堂堂正正的擺給你看。四四方方的把你圍死。直到屠龍的那一刻,下棋的人、看棋的人才會明白之前的閑子作用。
  如果,布置的大棋局只是讓人踩圈套,那是小道爾。
  這與大勢布局的差距就像是一個布局爭一隅之地,七八子的勝負;一個是布殺局屠大龍,幾十子的勝負,迫使對手不得不棄子認輸。
  景華對科訊就是布局的收官就是景華i301的研制成功。
  陸景一整天都很高興。他也確實應該表現的很高興。結婚呢!
  陸景的婚禮是正午在釣魚臺國賓館18號宴會廳舉行。賓客云集,貴客如云。不少強力人物、旗標人物親自前來道賀。川南省代省長郁行知、湘南省省長汪墨智、遼北省省長李遠高都只能坐在第五桌的席面上。
  陸景和穿著大紅色婚禮禮服的衛婉儀一桌桌的敬酒。伴郎團內王燦、占哥兒、唐悅、羅華等人俱在。
  轉到第四桌,王燦的父親王明行對何其賢、鄭雄研笑著道:“何書記,鄭省長,這果然是一對璧人,天作之合啊。”
  何其賢笑著道:“誰說不是呢?”滿桌人都笑起來。說著,何其賢道:“小景、婉儀,恭喜你們,祝你們百年好合。”語氣隨意,卻透著親近。
  衛婉儀臉上飛起縷縷紅霞。陸景連忙道謝,開始向叔叔們敬酒。一路慢慢的敬下去,婚禮的氣氛在心里越來越濃。到衛東陽那桌時,陸景已經有七八分的醉意。這里坐的是京城世家大族進入仕途的新星。
  衛東陽用力的拍了拍陸景的肩膀,笑著道:“你小子,笑得嘴都合不攏了。以后好好對婉儀。恭喜恭喜!”陸景那些事,他這大舅哥豈能不知道。只是這種事在京城里稀松平常。關鍵是陸景要對婉儀好。
  陸景看了身邊俏麗溫婉的衛婉儀一眼,用力的點點頭。在婚禮上經過了那莊嚴的婚禮禮儀流程,心里頭那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情緒油然而生。這種情感沒有親身親歷一回。根本無法體會。
  “我會的。”陸景仰頭,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衛婉儀輕輕的咬著嘴唇。抿掉杯中的酒。
  到后面,陸景基本都快站不穩,只看清楚眼前的人是閔二哥。京城世家大族在商場上混得有頭有臉的小輩基本到齊。這一桌明顯是閔二哥為主。
  閔二哥笑哈哈的和陸景碰杯,說了幾句恭喜的話。遙望著宴會廳深處的主桌,心里笑著嘆口氣:真是繁花似錦、烈火烹油般的盛景啊。他都好多年沒有參加過這樣的婚禮了。
  ……
  京城世家的婚禮,新郎官想要不醉基本是不可能的。陸景揉著發疼的頭,慢悠悠的睜開眼睛。他正身處在一間布置的喜氣洋洋的房間內。這是老媽羅玉蘭早早的就在西月區購置的一間三進三出的四合院。作為他的婚房很早就布置的妥當。
  陸景新家的地址京城市西月區方山湖街道方山路183號。開玩笑,陸景就是再醉幾分,腦子里也不可能連他家的地址都不記得。
  “啊…,陸景你醒了。我給你沏茶去。”老媽安排家里的外勤人員在外面等著。聽到動靜,咯吱一聲推開門,笑著說道。
  陸景忙擺擺手:“林姐,不用,帶我去衛生間洗把臉。哦。幾點了,婉儀在哪里?”
  林姐是一名中年婦女,在家里做事多年,很得力的人手。他雖然打了醒酒針。羅玉蘭還是讓她帶了幾個人安排在小兒子這里照顧他。不然,僅憑新娘子可照顧不來。
  林姐笑著道:“晚上8點。衛小姐在主臥室里休息。”
  陸景點了點頭。和林姐聊了幾句,去衛生間里洗過澡,換了衣服,吃了點東西,便去主臥室里見衛婉儀。
  陸景這間婚房說是四合院卻早改裝成了聯通的現代化住宅。他和衛婉儀單獨在這里住,那些四合院的“規矩”自然不需要。
  衛婉儀正在臥室里吃東西。一名清秀的小姑娘陪著她說話。
  見陸景進來,衛婉儀放下手里的糕點,略有些狼狽的解釋道:“中午都沒吃多少東西。你吃過沒?”
  陪著衛婉儀說話的清秀小姑娘見陸景進來,就放下手里的食盒,悄然的退了出去。
  “剛吃過。”陸景微笑著點了點頭,打量著衛婉儀。她已經換了一件粉紅色的休閑喜裝,溫婉的氣質之中有著明艷照人的魅力。
  衛婉儀眼瞼低垂,秀氣的繼續吃著糕點,喝著小米粥。她餓了,才不管陸景是不是看著她。
  “今天休息一晚,明天我們飛去柏斯度假一個月。我在柏斯那里買了幾座小島,都建設的不錯,希望你會喜歡。”陸景坐在方桌邊,雙手合攏,輕聲說著接下來的行程。
  衛婉儀無可無不可的恩了一聲。
  陸景笑著道,“你不會是在想要和我在一起呆一個月是不是太無聊了。”
  衛婉儀輕輕的笑了一下,眼角瞥了陸景一眼,顯然陸景說到她心坎里去了。
  陸景笑著搖頭,問道:“你的工作安排好沒有?”衛婉儀從江南大學畢業后,準備進入銀行系統工作。這對女孩子而言,工作輕松,時間自由。
  衛婉儀拿紙巾擦著優美粉潤的嘴唇,說道:“家里安排我去楚北省人行里工作。”
  “…”陸景感覺頭皮都有些發麻。想著衛婉儀和關寧、紫琪、秋蘭她們幾個見面的情形,他都有種心驚膽戰的感覺。
  衛婉儀平靜的道:“我沒同意。你不是要在民大讀研究生嗎?我在京城這邊人行總部上班。”
  “哦…”陸景心里就松口氣,略加解釋道:“我可能不經常回京城。我和趙教授約好偶爾見面聊一下學習情況。”
  “我知道。”衛婉儀說道。她確實知道。她才沒興趣去江州自找不痛快。
  吃過點心,衛婉儀站起來,默默的從她的衣箱里拿貼身的衣物準備洗澡休息。都嫁給陸景了,她今天晚上躲肯定是躲不過去的。
  陸景摸摸鼻子,去與主臥室連通的內書房里打開了電腦。他今天凌晨的時候接到i301研制成功的消息,收官之子已經落定。科訊絕沒有逃脫的可能。
  他去書房里開電腦并不是想要了解科訊的動態。或者處理什么緊急的事情。而是因為他現在總不能先于衛婉儀到床上去躺著吧?
  那實在是…!
  陸景婚房里的筆記本電腦用的是景華軟件部門開發的linux系統不成熟版本。linux系統研發的方向他很早就和周復生、周志龍談過。景華軟件部門內部有這么一個項目團隊在研發。
  陸景敲著鍵盤給景華研發部門寫了一封熱情洋溢的表揚信。
  景華能夠在十天的時間內基于景華自己的手機基帶芯片研制出i301是因為之前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
  熟悉研發項目的人都會知道。研發并不是一個線性的過程,而是一個多進程的過程。不同的團隊相互協作來完成一個大的項目。當然,這需要頂尖的項目架構師來規劃架構。需要頂尖的系統工程師來設計系統。需要頂尖的程序員、模塊研發人員來留出各自的接口。在最后進行統一的調試。景華不缺這樣的人才。當基帶芯片完成之后,早早就做好準備工作的景華研發部各實驗室要做的工作實際上是在十天的時間內完成系統各個接口的連接。統一調試性能的工作。否則的,景華一個項目基本上要三個月到四個月,哪里能這么快就完成。
  陸景按下最后一個字符,輕輕的點了點鼠標,將郵件發給了周復生。這封郵件將會以景華項目決策委員會的名義在整個景華系統內部公開發出。實質性的獎勵會在i301項目盈利之后下發。
  陸景琢磨著衛婉儀該洗完澡了,進了臥室。
  臥室的新婚床很是寬敞。紅色的床單、紅色的枕頭、紅色的被套,喜慶至極。不遠處有一張寬大的長桌案幾。一雙紅燭燒的正烈。穿著紅色禮服的衛婉儀正坐在寬大柔軟舒適床沿邊,人比花嬌。
  見陸景進來,衛婉儀清秀的俏臉羞不可抑的變得緋紅。
  陸景撓撓頭,怎么有大灰狼進到小白兔家中的感覺。問題是這是他妻子啊。
  “呃…。我晚上不欺負你。我們睡覺吧。實在有些困了。”陸景笑了笑,溫和的說道。
  “哦。”衛婉儀心里松口氣,看著陸景脫得只剩下內褲鉆進被窩里,那健美勻稱的男性軀-體讓她臉上的紅霞再盛了幾分。忍著羞意,去臥室后面相連的單間里換了套粉色的輕薄睡衣出來。睡衣里面自然是全副武裝。
  兩人就這么開著燈躺在床-上。
  “婉儀。睡了沒?”陸景雙手枕著頭,看著天花板問道。他心里在腹誹床怎么這么大啊。他和衛婉儀身邊至少隔著有半米。
  “沒有。”衛婉儀輕聲說道。她正害怕著,那里會睡得著。陸景說不欺負她,她就信啊?她又不是十七八歲的小姑娘。
  “那聊會天,你今天婚禮上什么感覺?”
  衛婉儀回憶了一下。輕聲道:“有過想和你好好的走下去,但是覺得那樣可能會太委屈我自己了。陸景,你知道嗎?你不是我理想的丈夫人選。”
  陸景扭頭去看衛婉儀,她的發髻已經放下來,隨意的籠著她的臉龐,有些嬌柔的感覺。“你也不是我理想的妻子人選啊。”
  他上輩子最想娶的人是李菲菲,這輩子最想娶的人是關寧。
  衛婉儀就偏頭看了陸景一眼,“你挺驕傲的。”
  兩人的眼光在空中相遇。
  陸景側身看著衛婉儀,認真的道:“婉儀,新婚之夜,我蓋個圖章行不行?”
  衛婉儀汗毛都豎了起來,渾身僵硬。她就知道這家伙肯定不會什么事都不干。
  看著陸景的臉越來越近,衛婉儀都有種崩潰的感覺,她這會其實還沒明白陸景說蓋個圖章是什么意思。
  “唔…”衛婉儀感覺陸景輕柔的吻了下來,頓時就明白了。真是和蓋章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