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769 前夕

這是蘇遠第二次來葉靜雨的住處。
  葉靜雨自從在江州建立科訊之后一直住在南園別墅,輕易不邀請其他人來做客。今天她邀請許雪、蘇遠、松阪士夫來做客,商議科訊的未來,是私下征詢意見的意思。
  充滿歐陸風情的別墅客廳南北通透、寬敞明亮,午后的陽光從白色的格子窗落在白色的大理石地板上,靜靜的放出柔光。
  “我很擔心科訊未來的狀況。”葉靜雨坐在客廳東面卡其色的長排沙發上,憂心忡忡的說道。
  許雪奇怪的道:“靜雨,我這才幾天沒見你,你怎么突然會有這種想法?”
  她這段時間忙著在建業、杭城應付建業市商行的糾纏,一直都沒注意科訊的事情。但從財務報表上看,科訊現在正處在一個飛速的發展時期。
  “現在全國的電子媒體都在瘋狂的涌到江州來,據說景華有可能掌握了手機基帶芯片技術。假設景華真掌握了手機基帶芯片技術,它在制造成本上的優勢就太大了。”葉靜雨輕聲解釋道。
  松阪士夫不屑的哼了一聲,道:“葉小姐,我認為應該是景華公司的公關炒作,目前為止,他們還沒有正面回答任何有關基帶芯片的問題。”
  蘇遠忍不住皺眉,他搞不懂葉靜雨為什么要請松阪士夫過來,這個時候居然說出如此帶有偏見的話,“靜雨,有沒有讓廖信華向景華內部的人員求證?”
  許雪眼睛一亮,贊同的點頭:“是啊。放著他們幾個從景華出來的資深工程師怎么不問問?”
  “問過了。廖信華說他的朋友守口如瓶。”葉靜雨無奈的道,“但越是這樣。我越擔心。假設景華使用他們自己的手機基帶芯片,就算是景華元器件廠的產能不足。成本優勢也足以扼殺科訊。”最后一句話是對蘇遠說的。
  松阪士夫心里不悅,神色微微一變,顯然他的判斷根本就沒有引起葉靜雨的注意。
  蘇遠沉吟一會,問道:“靜雨,那你打算怎么辦?”
  葉靜雨微微抿了抿嘴道:“我正猶豫著。最好的辦法就是科訊完成目前所有的訂單之后不再接任何企業的訂單,我們準備清貨離場。”
  “啊…,形勢這么嚴峻?”許雪訝然的挑起峨眉,冷靜的道,“以科訊目前的盈利。放棄實在太可惜了。靜雨,會不會是你判斷錯誤?”
  葉靜雨撇撇嘴道:“誰說不是啊。但是,假設陸景真的有意對我們出手,科訊的攤子鋪得越大越是虧損的厲害。陸景那家伙的嘴臉,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哼,我要購買i8的手機模組,他拒絕的一點余地都不留。”
  許雪咯咯嬌笑,“怎么著,你以為你是美女在他面前有優待啊?就我所知。陸景可沒這講究。”既然形勢還沒惡化到最后一步,她的心情還是很放松的。
  許董什么險惡的商戰沒見過。
  葉靜雨就不樂意的掐了許雪一把,“我才沒這么想哩。但是他那態度讓我不舒服。”
  這邊,松阪士夫琢磨了下道:“葉小姐。假設我可以支援你5千萬美元,你能不能穩住目前的局勢呢?”
  葉靜雨手指壓在白皙清秀的臉蛋上,心里想了一會。道:“1億美元的流動資金應該可以讓科訊在被景華刻意打壓之后安全離場。”
  她請松阪士夫來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她可是親眼看到松阪士夫被陸景“坑”了2億美元。科訊要是找他這大財主化緣,他應該會出手相助。
  就算景華要打壓科訊也需要一點的時間。而在這段時間內她手上有了1億美元的流動資金就可以做很多事情,“撤退”不是問題。
  松阪士夫臉色一僵。苦笑道:“葉小姐,這超出我的能力范圍。如果動用1億美元的資金我恐怕需要勸說董事會接受我的建議。”
  他能成為松阪家族的繼承人,除了血統在商業投資上頗有天賦,運作成功了好幾個項目。只是他剛給陸景坑了2億美元,多年積蓄化為烏有,還能拿出5千萬美元已經算是身家頗豐了。再湊1億美元那只能動用公司的資本了。以他松阪家族繼承人的身份要說服nec董事會那幫老家伙也不容易。
  蘇遠想了想,建議道:“靜雨,既然你覺得有危險,那我們不如逐步減少科訊的產能,控制在5千萬美元可以保證我們安然撤離手機市場的范圍內。”
  許雪搖搖頭,決然的道:“不行。如果科訊決定放棄手機模組業務,那就要下定決心全部撤出來,這樣三心二意只會誤事。明州商業銀行的資金目前大部分都在和建業市商行競爭金融市場,靜雨,我恐怕沒有多余的資金來幫你。”
  四人之中,要論在商場上搏殺的經驗,對事情的決斷,執掌明州商業銀行的許雪能力最強。在銀行業,投資失敗的時候最忌諱繼續借錢給那些壞賬的企業,要有壯士斷腕的魄力。
  殺伐果斷、手腕強硬正是許雪的商業標簽。
  見三人的眼光都看過來,葉靜雨郁悶的吐出一口氣,“好了,我決定讓科訊退出,口袋里的錢落地為安。回頭再找下一個項目鉆景華的空子。蘇遠,應付那些代工廠和客戶廠商的事情就拜托你處理了。”
  “好的。”蘇遠惋惜的嘆口氣,科訊可是給他帶來了不少利潤。
  ...
  蘇遠做事情一向有條不紊。
  9月20日的上午,蘇遠便到了楓葉園25棟17樓科訊公司給他準備的辦公室里處理科訊停止手機業務的事情。
  科訊決定要撤出目前的低端手機模組供應市場,需要做三件事。第一停止低端手機模組的研發。人工也是成本。第二,清理目前的庫存收回資金。第三是不再接受其他企業的采購科訊手機模組的訂單。
  科訊的庫存包括正在代工廠里生產的手機模組、已經接受的訂單還沒有交給代工廠生產的訂單,加起來一共有90萬的庫存需要消化。
  蘇遠從容不迫的一個個電話打出去。以他遠大集團董事長的身份。處理這樣的事情游刃有余。要不是因為葉靜雨,其他人又怎么可能請的動他親自處理這些事情。
  在第七個電話打完之后。蘇遠休息了一下,繼續撥了第八個電話。
  “蘇總,科訊是我們的大客戶,優先保證科訊的訂單是應該的。呵呵,我這有個小道消息,我姑且這么一說,你姑且這么一聽。”
  “哦?”
  “嘿嘿,是這樣的。景華前段時間不是把手上的低端手機模組清貨嗎?昨天和豐源的李總喝酒,他透漏說現在外面謠傳的景華掌握了手機基帶芯片技術是真的。景華近期可能要上他們自己的手機基帶芯片手機。估計數量還不少,他們已經在和不少代工廠接觸,據說初步透出的整機成本價只有600元。代工廠收5個點的費用,這整機價格,科訊恐怕…”
  代加工廠競爭激烈,利潤只有5%,甚至更低。也就是說,景華采取全代工的模式生產基于景華手機基帶芯片的手機模組完全可以把價格壓到1000元以下出貨。
  這個價格科訊玩不起!
  “什么?”蘇遠失態的叫了一聲。雖然科訊打算退出手機制造市場,如果景華在一個月內開始下訂單生產他們的手機模組。科訊立馬就是死掉的節奏。
  已經向科訊下了訂單的企業絕對會毫不猶豫的違約,把一堆爛手機甩給科訊。正在生產的代工廠會毫不猶豫的按照合同要求科訊付款,或者賠償原材料費用。
  “王總,咱們按合同辦。不要提前生產…”蘇遠說了一句,快步走出辦公室找葉靜雨商量對策。要快,要快速的解決目前的問題。
  局面兇險萬分。
  景華的繩子已經套在科訊的脖子上。只需要輕輕一拉就能把科訊吊起來!
  他們直到現在才恍然察覺。
  蘇遠心里毛骨悚然。脖子上被人不知不覺的套了一根致命的繩索,想想都不寒而栗。
  昨天下午拿定注意之后。葉靜雨神清氣爽,感覺渾身壓力頓時消失。喜滋滋的洗了個牛奶浴,和許雪夜聊著閑話,凌晨才睡。上午時分正在南園別墅里擁被香眠。
  突然,手機鈴聲刺耳的響起來。
  葉靜雨揉揉眼睛,伸手拍拍許雪渾圓豐翹的屁-股,嘻嘻笑道:“許美人,接電話。”
  “你個死妮子,大清早的惹我。”許雪悠悠醒來,在寬敞的大床-上翻個身拿起右手咖啡色床頭柜上的精美諾基亞手機。
  “蘇遠?什么?啊…,好的。恩,好,好,你來靜雨的別墅,我們詳細的談。”許雪臉上春眠不足的慵懶神情立刻消失不見,翻身坐起來,“出大事了,靜雨,趕緊起來,蘇遠還有五分鐘就到。”
  葉靜雨迷糊的道:“什么大事啊。他怎么不打我電話。”
  “你先看看你手機再說,蘇遠說他打了五個電話都打不通。”許雪沒好氣的道,然后給葉靜雨說景華的“幺蛾子”。
  葉靜雨俏皮的吐吐舌頭,拿起手機一看,沒電了。接著,聽到許雪的話,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她怎么會不知道事情的嚴重程度。
  五分鐘后,蘇遠趕到葉靜雨的別墅。
  葉靜雨和許雪已經簡單的換過衣服,不管云鬢散亂,略顯倉促。許雪穿著一件淺黃色的裙子,在客廳里來回走動著,半響才沉著的道:“現在的辦法,首先是找松阪士夫借貸。第二,趁著消息還沒有傳開,趕緊把手里的存貨低價甩賣。江州這邊都不要想了,向嶺南那邊的廠商賣過去。”
  “就這么辦。我去和松阪士夫談。蘇遠,銷路還是要麻煩你處理。”葉靜雨點點頭,沉著小臉說道。搞創新、經營項目她都是一把好手,但是危機處理她就差許雪太多。
  “這沒問題。”蘇遠苦笑,一夜之間形勢居然惡化到這種地步,幸好葉靜雨的直覺救了科訊一命。
  葉靜雨眉張目怒,咬牙切齒,憤憤的道:“陸景那個混蛋,他肯定是故意的。本姑娘差點就給他坑了。氣死我了。”
  這時,葉靜雨已經換過電池的手機響起來。葉靜雨接了電話,是廖信華的電話,“葉小姐,基于景華手機基帶芯片的i301手機今天凌晨在景華的電子實驗室研發成功。按照景華的慣例,再過一周的時間,景華就能發出測試版本。十天之后,景華就會進入試產階段。我覺得i301的項目,他們可能會跑的更快。”
  “…”葉靜雨臉上頓時變得卡白,手機掉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沒事,沒事的。”許雪安慰的扶著葉靜雨的肩膀,柔聲說道。剛才電話里的消息她聽得真切。90萬的庫存,科訊怎么可能在短短十七天時間內消化完成?
  科訊完了。
  “雪姐…”葉靜雨難過的要哭出來。陸景無情的催毀了她傾注全部感情和心血的科訊手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