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768 葉靜雨的浮躁

手機廠商的座談會開到下午四點半散常陸景并沒有隨著立即就立刻徐華路麗都酒店,而是獨自到了徐華路十四樓觀景走廊喝咖啡。半個小時候后,“啾啾”鳥鳴聲響起,陸景拿起桌面上的手機看了看,微微一笑,起身去了頂層的總統套房。
  片刻后,邵秋蘭和黃紫琪在服務生的帶領下翩然而至。
  邵秋蘭身材窈窕,斜斜的長劉海,精致的五官、秀氣的眼鏡,讓她的美麗充滿知性優雅的氣質。她穿著柔軟的黃色修身清新短袖襯衫,襯衣下擺扎在黑色的休閑褲里,一條淺細的白色腰帶系在蠻腰間。靚麗的都市麗人氣質隨著她手里卡其色的手袋晃動飄然而出。
  黃色的襯衫本來有些寬松,卻依稀可見她飽滿聳立的曲線。而黑色的休閑褲將她那絲毫不遜色于紫琪的完美俏臀,包裹著展現出來。那渾圓豐翹的曲線,讓陸景的心臟仿佛給一只無形的手抓住了,難以呼吸。
  黃紫琪梳著馬尾辮,比邵秋蘭略矮,身材略顯消瘦。明眸酷齒、明麗動人的紫琪穿著黑色的裙子都沒有一絲冷艷的感覺,反而清麗的容顏在黑色的修身連衣裙映襯下有著無端的嫵媚。白色的絲襪與高跟涼鞋使得她修-長纖細小腿看上去極具魅力。
  她亭亭玉立的站著,肩若削成,腰若約素,依舊是美麗得讓人不敢直視。
  “比我計劃早了五分鐘啊。我通知上菜了。”陸景笑著說道。看著動人的雙姝,他倒是想左擁右抱,一人親一口,不過估計不現實。
  徐華路麗都酒店作為江州有數的五星級酒店,里面配有頂級的美容會所。整個下午邵秋蘭和黃紫琪都在里面做美容。
  黃紫琪笑著道:“和你約了吃飯時間,我們敢遲到啊。下午開會開的怎么樣?”
  陸景微笑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邵秋蘭就就伸手親昵的輕敲了陸景一記,“油嘴滑舌。”
  “姐,這也算啊。”陸景握住邵秋蘭的手。尾指勾了一下她的手心。
  邵秋蘭俏臉微紅,笑著道:“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件事。”
  陸景就撓撓頭。他給邵秋蘭在麗都酒店辦了一張貴賓卡用作美容。順帶著送一輛藍色的甲殼蟲作為禮物祝賀她順利應聘上師大數學系的助理講師。不過,秋蘭姐似乎不是很樂意他送這樣貴重的禮物。反倒是送給紫琪M6手機那樣的禮物更讓她喜歡。
  黃紫琪扶著邵秋蘭的肩膀笑道:“秋蘭姐,別糾結了。讓陸景花錢這樣的事情不用太在意。小土豪有錢的緊,我到是擔心他這輩子花不完豈不是糟糕。”
  陸景笑著道:“那我是不是更應該炫耀一下,增加自己的魅力才對啊。”
  紫琪的性子灑脫大氣,她當初離開云春時就把身上幾十萬全部捐給積遠教育基金了。秋蘭姐知性優雅。雖然是教數學,卻喜歡詩歌。內心世界豐富多彩,敏感而自尊。
  邵秋蘭就嬌嗔著揪陸景的耳朵。她偶爾會在陸景面前擺一擺老師的架子。
  陸景配合著齜牙咧嘴,苦著臉按鈴,通知廚房上菜。
  總統套房里的餐飲和服務單獨有一套運作的班子,陸景通知下去。很快幾樣清淡可口的家常小菜和白云酒業的果酒——碧玉香就送了上來。
  來總統套房吃小菜也算是特立獨行。不過,卻沒有服務員會鄙視陸景三人,入住總統套房的客人本身就代表著實力。
  吃過飯,陸景駕駛著小巧的藍色甲殼蟲由徐華路麗都酒店從江大門口繞到胡心里進入櫻花園。江州每年的櫻花四五月份才是繁花似錦、落英繽紛的季節。
  陸景將車停在櫻花園一處略高的小山坡上。櫻花園每一處都體現著創意的設計。這一處小山坡上并沒有修筑亭閣,而是臥了一塊大石,有點類似于觀光點一樣的意思。
  “本來這里是打算豎一塊石碑的。秋蘭姐,你覺得呢?”黃紫琪站在陸景身邊。笑著說道。櫻花園她全程參與了設計,每一個細節點、來歷她都很清楚。
  “都挺好的。”邵秋蘭微微捋著秀發,看著陸景說道。櫻花園是陸景為她而建的。櫻花園入口那塊紀念動工儀式的碑文后面有一首藏頭詩。將每句詩歌的第一個字連起來讀就是:為邵秋蘭建櫻花園。
  陸景自然而然的分別摟著兩女的小蠻腰,眺望著遠處的繁星點點的景華園和新景園。景華的技術力量正在日夜兼程的趕著項目進度,務必在最大的時間基于景華的手機基帶芯片開發出功能穩定的手機。
  看了一會,陸景視線轉向右側的漢生軟件園,輕嘆口氣道:“我是很希望把晶圓廠建在這里,可以蘇遠不肯將那塊地賣給我。我只能在常新縣去規劃。”
  他的審美情趣是喜歡把他的東西在地圖上都連成一片。
  “晶圓廠的工廠修建在櫻花園旁邊多不和諧啊。怎么不再建景華科技園的五期工程呢?”黃紫琪輕輕的靠在陸景的肩膀上說道。櫻花園是景華科技園的四期工程。
  “一座城市的智力是有限的。江州幾所高校培養的電子類畢業生。再加上來江州工作的高科技人員,景華科技園四個園區已經足以把這些高級人才,智力都消化。江州景華科技園要擴建我預計是三年以后的事情了。”
  邵秋蘭和黃紫琪對視了一眼,略顯嬌羞的依偎在陸景懷里,三個人晚上都喝了點酒,此刻在幽靜的櫻花園里都有些情不自禁,“那你可以再造一個除手機之外的行業園區啊。我挺喜歡櫻花園的。”
  “你們都很貪心啊。這是唐太宗天下英才盡入吾轂中的節奏啊。”陸景笑了一句。“再看吧。哦,指給你們一條發財的捷徑,我最近在增持時代在線的股份,把你們的嫁妝都拿出來呢。三年時間保管只賺不賠。”
  黃紫琪笑著拍了陸景一記,“好破壞氣氛啊。”
  陸景就笑,“還有一句更破壞氣氛的。”說著,輕輕的嘆了口氣。“我明天回京城。”
  今天已經是9月15日,他20號結婚,不能再呆在江州了。
  邵秋蘭美眸嗔了陸景一眼,“這句確實很破壞氣氛。”說著,三人都笑起來,依偎在一起的距離卻更近了。
  既然氣氛被破壞,三人也沒在櫻花園這里繼續呆下去。一同返回了南園別墅。夜里睡在一間臥室里。陸景搬了沙發進來躺著,和她們說著話,有一句,沒一句,迷糊糊的睡著了。
  清晨起來時,陸景看到薄薄的空調下邵秋蘭和黃紫琪玉-體橫陳。風情無限的睡著。邵秋蘭的睡姿略顯沉靜,摘下眼鏡之后,她精美的容顏看起來有些嬌小,凌亂的發絲在額前遮著她琉璃般烏黑晶瑩的雙眸。
  紫琪的睡象不佳。她修長的雙腿蜷起,人往里而睡,雪白纖細的腳心朝外,渾圓的臀部往后拱起。白色的睡袍被她完美的俏臀蹦出一個美麗的半圓形曲線,柔軟的腰又夸張的塌下去。曲線更是香艷的戳到人心窩子里。
  她的美臀就猶如一件精致的藝術品,完美無瑕,性-感無雙,令人心馳神往。而她此時的睡姿,更加凸顯了她雪臀的魅力。
  陸景笑著在兩人臉上一人吻了一口,微笑著走出去。好像,婚前恐懼癥也沒那么可怕。
  …
  9月18日。陸景正在大唐雨景里面請王燦、夏思雨、唐悅等好友喝酒時接到一個消息:聯科和NEC達成協議,將會全面采購日系廠商的芯片和日系電子廠商的電子元器件。
  電子元器件很多都是定制的。這需要視不同的廠商需求而言。而聯科和NEC的這份協議無疑宣布了聯科全盤日化。
  “日系廠商也不能成為聯科的救命稻草。”陸景笑著對唐悅說道。
  唐悅笑著拍拍陸景的肩膀,“得了,馬上要結婚的人了,不要想這樣的問題。去柏斯的專機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那邊的事情我也安排好了,不過我仍然建議你不要帶明雪。度假就好好度假。帶著助理又要工作,玩都玩不好。”
  陸景笑著搖搖頭,“正對付科訊的關鍵時刻,葉靜雨、蘇遠、許雪這些人又有那個是蠢的?形勢變化很快。我還是每天聽聽外面的消息為好。”
  景華正緊鑼密鼓的對付科訊。局已經不下去,科訊也踩進去了,但是收網需要時間。時間節點就是景華自己的手機研制成功的那一刻。等那時,景華開足馬力成產低端手機模組,一個月之內就能將科訊橫掃。但在這之前,他需要保持關注科訊的動態。
  夏思雨笑著道:“陸景哥,你沒救了。都要成勞模了。看王燦,日子過得多滋潤呢。我們結婚度蜜月時他要敢繼續工作,我絕對不允許。”
  王燦沒心沒肺笑道:“小雨,你不能指望衛婉儀和陸景在柏斯天天膩在一起啊。”
  “怎么不行?”陸景沒好氣的丟了一支煙給好友,“回頭有圖有真相啊。”
  “哈哈。”大家都笑起來。
  陸景自己也笑起來。
  …
  9月19日,一則從美國報道的消息傳回國內,引起電子行業的軒然大波:據美國電子類媒體的報道,來自共和國的一家手機公司可能掌握了手機行業最核心的技術——手機基帶芯片技術。景華北美分公司,EVF公司日前大量的招牌基帶芯片研究技術員引起業內的關注。結合EVF公司最近聯系芯片代工廠的舉動,EVF公司疑為已經掌握了手機基帶芯片的完整技術。
  無數的電子媒體記者突然涌向了江州,想要一探究竟。
  而景華的靈魂人物卻在京城的家中忐忑不安的準備著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結婚。
  與此同時,江州,南園別墅6號別墅,葉靜雨、許雪、蘇遠、松阪士夫正在商議著科訊的未來。就像高位的水壩即將被溢出時的感覺,葉靜雨的直覺讓她決定召開這次科訊的核心會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