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767 第一道繩索

陸景要想科訊損慘重,將之前吞下的利潤吐出來,就需要科訊擴大生產規模。但是他總不能直接給葉靜雨打個電話說:葉小美女,趕緊的,擴大產能,國產手機馬上就要在景華的帶領下反擊。
  要是這樣,葉靜雨不起疑心才有鬼。
  圍棋中,多少國手都是在收官階段黯然失利,半子落敗。在現實中也是一樣。景華已經把科訊裝到“口袋”里,但是收官沒收好,科訊不是沒可能逃過一劫。
  江州的手機產能擴張,科訊才有可能找到更多的代工廠,擴大他們自己的產能。否則江州就一千萬的產能,景華自己猛飚400萬,剩下的還有一堆手機廠商:有牌照的,沒牌照的,那么一家只夠分多少?
  江州市此次約談的手機廠商全部都是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的成員。實際上和數字手機技術協會平時開會區別不大。
  當陸景在范良才的陪同下進入會議室,會議室里坐著的各家手機廠商頓時都不約而同的看了過來,繼而交頭接耳。
  在國內,站位是很有講究的。君不見,領導視察時,大小干部仿佛被一只無形的手在指揮一樣,井然有序的行動著,各自找準自己的位置。
  這是斷乎錯不得的。
  常委副市長范良才落后陸景半步這意味著什么?范良才自認他的身份地位不及陸景。
  “瑪德,經商做到這個地位,真是牛逼啊。勞資要這么人前走一會。這輩子也值了。”有家代工廠商的副總拍著大腿說道。
  有人笑道:“老王這你就錯了。那位這么走,可不僅僅是憑著景華的影響力。”在江州。景華和前任陸市長之間的關系多有傳聞,最靠譜的就是陸景是陸江的弟弟。范良才以前可是陸市長的鐵桿。在這樣半公開的場合走在陸景身后那實在是正常的事情。
  會議在范良才的主持下很快就開始了。
  江州市政府雄心勃勃的打算在徐古縣、常新縣、店山縣三縣交界的東各鎮、馬夕鎮、平意鎮三個鎮打造巨大的手機制造產業園。江州市政府將會做好產業區的各級配套工作。一期工程是在常新縣內的馬夕鎮打造一個產能一千萬支的手機制造基地,繼而在兩年內,逐步建造完成二期工程的計劃產能是一億支。
  全球各大市場調研公司的預計2001年全球手機銷量是4.2億部。江州提出在2003年建成一億的手機產能基地,在加上之前的2千萬差能,僅僅是江州一地就有1.2億部的手機產能。這個計劃明顯大而不當。
  無怪乎,有人在媒體上說怪話。
  但是,實際上到03年全球手機銷量達到5.1億,04年全球手機銷量達到5.6億部。全球手機市場第一名的諾基亞在2004年全球銷量2.05億部。景華要有雄心問鼎王座,在江州打造一個1.2億部的手機制造基地。實在是正常的決定。
  甚至還有一點偏保守。要知道,江州目前是全國的手機制造中心,其他國產手機廠商也需要出貨占用產能的。
  范良才宣布完江州市政府的規劃之后,就是各家廠商提意見的環節。幾家廠商紛紛表示質疑。這個時候擴大產能實在是誰都沒有底。
  長長的深紅色橢圓形會議桌邊,葉靜雨轉了一下手中的簽字筆,問道:“陸景,我注意到景華在it周刊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鼓吹對海外手機廠商進行反擊的時刻到了。我想問一問,景華的底氣是什么?”
  葉靜雨說著。環視了一眼會議桌邊各家手機廠商。不少人紛紛點頭,這句話說出了他們心中的疑問。
  “兩個原因。”陸景帶著京韻的普通話清淡的在會議室里響起,“第一,我們判斷國內的手機用戶還會繼續爆發式的增長。這一點。從移動、聯通的新開戶數據就可以看出。國內的手機市場在擴容是一個不爭的事實。第二,景華會將i8的手機模組改裝成目前主流的gprs手機低價提供給各家手機廠商。我這么說,大家是不是有底氣了一點。”
  陸景笑著看了看各家手機廠商的代表。
  “啊…”會議室里響起一片驚嘆聲。這可是大手筆。售價5888元的景華i8在6月機海戰術之前。一直是中端市場的寵兒。假設,景華低價提供i8的手機模組。就算i8的性能比不上景華目前賣得火爆的i88,但是假設i8音樂手機的售價只有2500元左右的話。絕對是市場利器。價格戰從來都是國產手機競爭最大的王牌。
  “好…”有人鼓氣掌。要說現在業績不好,大家沒有壓力那是不可能。要說看著地盤不斷的喪失,心里不憋氣是不可能的。當然,鼓掌是因為景華在給他們讓利。
  有性急的人問道:“景少,i8的手機模組大概多少錢一支?”這句話又引起了一陣附和聲。
  陸景身邊的楊顯微笑著道:“初步定價在2000元。后續還有下降的可能。”
  會場的氣氛立時熱鬧起來。
  橢圓形的會議桌前一家手機廠商只有一個席位,唯獨景華坐了陸景和楊顯兩個人。看來不是沒有道理的。
  范良才輕松的吸著煙。顯然,景華這個舉動已經完全說服了各家手機廠商。手機制造基地的意見肯定能通過。
  葉靜雨瞪大眼睛看著手夾著煙,慢慢吸著的陸景。景華放開i8的手機模組對科訊而言威脅不大。剛才楊顯已經說了售價2000元。科訊目前的手機模組都是一千出頭的價格,不是一個檔次的。很明顯,景華憑借著他們的手機平臺戰略。牢牢的掌握著驅使技術薄弱手機廠商的先手。
  國產手機的老大,那可不是隨便叫叫。在江湖上很有能量的。
  “神經病啊。干這種損己利人的事情。”葉靜雨努力的想看清楚陸景煙霧繚繞中的那張臉。她搞不懂陸景的意圖。
  會議在良好的討論氛圍中結束。景華給大家托底,很多手機廠商都有了底氣。國內手機廠商的研發能力是不如海外手機廠商。正兒八經的購買元器件、手機芯片然后電路制版,過塑,貼片,組裝,一個項目跑下來大致在6個月到一年之間。
  但是,假設景華的技術實力并不是這樣的。假設景華肯提供“中端手機市場”的手機模組,并且不斷的提出新的適應市場變化的手機模組,那海外廠商又有何懼?
  知道mtk山寨機開發模式的人都知道,如果不做精細。一款手機的開發周期一周到兩周就可以搞定。換一個開機畫面、音樂、手機logo等等就可以出貨了。做精細一點,兩個月到三個月即可。
  景華在江州做了2年多的手機組配件供貨商,手機平臺戰略早達到這個水平。兩到三個月的開發周期,已經足夠讓“身輕體小”的國內廠商應對機海戰術了。
  前文說過,機海戰術的威力所在就在于:當你還在運作某一個手機項目時,那個手機項目就死掉了,庫存、原材料采購、渠道費用、廣告成本、人工成本會讓手機廠商虧掉一大筆錢。
  而開發周期的縮短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這個問題。比如:我一個手機項目就定2個月10萬支的銷量,就算死了你能讓我虧多少?死掉了馬上就換一個。國產手機今年搶占了國內市場57%的份額,不少廠商都是有點家底的。
  可以看到。這一切的基礎就在于景華要及時的研發出適應市場環境的中端手機模組。
  對景華的技術實力,有的廠商有疑問,有的廠商不懷疑。各自都是暗自盤算。
  會議結束后,葉靜雨一路小跑追上陸景。高跟鞋踩在光潔照人的地板上十分惹耳,不少人都看過來。有人小聲笑道:不是吧,這個小美人這么快就倒貼陸景了?
  有人嘿嘿笑道:“你要人家景華那本事。科訊那個小美人肯定也貼著你。”
  “誒,陸景。等一會,我有問題問你呢。”葉靜雨徑直帶著蘇遠、廖信華追到陸景身邊。
  徐華路麗都酒店7樓的會議室出來到電梯口是圓形的寬敞客廳。吊頂是金碧輝煌的六角形燈。客廳墻壁邊每隔幾步擺放著白色的休息單排沙發。
  陸景和楊顯、明雪正走到通向電梯口的轉彎處被葉靜雨給截住。
  葉靜雨不滿的瞪著陸景道:“陸景,我說要把科訊的產能擺到建業去,你現在又搞出個手機制造產業園區的計劃。你搞什么鬼啊?”
  陸景笑著道:“這是景華的商業機密。你覺得我會不會告訴你?”基于景華手機基帶芯片的手機芯片研制的很順利,他最近心情不錯,逗了葉靜雨一句。
  “你…”葉靜雨氣得七竅生煙,跺腳道:“那你放開i8手機模組的供應又是怎么回事?我代表科訊手機申請采購20萬支行不行?”
  “肯定不行。”陸景很認真的看著葉靜雨道:“除非,你把科訊手機中聯科、明州商業銀行、遠大集團的股份賣給我。”
  葉靜雨咬牙切齒,斷然拒絕:“這肯定不行。”
  蘇遠雖然不太想惹陸景,但是見到心儀的美人兒吃虧,挺身而出,“陸景,你太過分了。你想要吞并科訊就直說,用這樣的條件威脅靜雨算什么?科訊并不懼怕景華的威脅。”
  陸景對蘇遠沒什么好感,似笑非笑的在蘇遠和葉靜雨臉上轉了一圈,道:“哦?還沒請教你的底氣在那里?”
  蘇遠雖然在陸景面前屢屢吃癟,但是他本人的商業才華、眼光都是一時之選,冷靜的道:“科訊手機做的是低端手機模組。景華元器件廠的產能不可能同時滿足i8的訂單和低端手機模組的訂單。從利潤上而言景華需要優先滿足i8的訂單。既然電子元器件都需要進口,那么在成本上你占不了多少優勢。另外,我已經代表科訊和江州的代工廠談好了近期的手機產能,你想要要挾科訊是不可能的了。”
  為什么在江州會形成手機制造業的產業集群?就是因為景華元器件廠的存在。景華元器件廠可以直接生產相關的電子元器件配件——雖然生產的產能和性能都有待于提高。
  在手機制造環節,電子元器件的采購是重中之重。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像二極管、三極管、電容、電阻、電感這樣小的、基礎的電子元器件直到現在,國內的電子廠商都是用國外貨。
  國內的電子基礎工業水平薄弱可見一斑。國產的電子元器件不是沒有但是性能差太多:容易燒毀、使用壽命短。沒人敢用在稍微貴重一點的電子產品上——售后投訴傷不起。
  像嶺南等沿海地區有大批代工廠,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條件就是便利的運輸條件,可以很快的獲取海外的電子元器件,從而組織生產。
  景華元器件廠的產品目前可以使用在中低端手機上,但仍需繼續提高。這是壓低手機成本中很重要的一環,否則景華那里有底氣在國內市場頻頻祭出價格戰這樣的殺手锏。
  蘇遠說景華沒精力壓制科訊的底氣就是景華元器件廠的產能問題。
  陸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轉了一個話題,“蘇遠,遠大集團在漢生軟件園手中的那塊地,我希望你考慮一下賣給我。下一次,我的條件可就沒有這么優厚了。”
  “你覺得可能嗎?”蘇遠不屑的哂笑道。
  廖信華在一旁尷尬的站在,這樣的場合他實在無法插話。
  陸景微微一笑,打個手勢,轉身就走。他是認真的,蘇遠不聽,下一次景華的報價蘇遠絕對不愿意聽。
  明雪看著仍是一臉氣憤的葉靜雨,搖了搖頭,跟著離開。這位科訊的創始人,在一兩年的時間里辦起一家銷售額幾十億公司的天才少女,恐怕都沒有覺察到在面對陸景時她的心態已經失衡了。
  無關男女的情事。景華最近在對科訊收網,葉靜雨不可能一點跡象都沒察覺到。景華從各方面所帶來的龐大壓力大概在無形中讓葉靜雨感覺很浮躁。
  危機所帶來的不安在潛意識中就像朦朧夜色中幽幽的冷光偶爾閃現卻不真切。
  科訊日進斗金的表象實在太迷惑人了。葉靜雨估計都沒意識到她內心浮躁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