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766 必贏和互聯網

“**的周教授。他是中醫調理方面的權威。心腦血管疾病屬于富貴病。我想著莫叔叔調理下身體或許會更好。”見莫心藍眼神有點怪,陸景怕她不信,強調道:“我搭了好大一個人情進去啊。唔-,病理我找莫雅靜問清楚過,藥方不會有問題。”
  他八月初去京城參加景華京城技術研發部成立儀式的時候去了一趟**。
  莫心藍美眸愣愣的看著陸景。
  莫心藍的五官精致無瑕,歲月似乎無意在她身上留下痕跡,她依然和五年前見她時的那樣風情動人。見她愣愣的,陸景鬼使神差的就想捏一下她高聳如玉的瓊鼻。
  當然,陸景只是想想,很快就把這個想法拋開,按下內線電話,“明雪,給我們送兩杯冰咖啡進來。”
  陸景秘書組的辦公室就在他辦公室隔壁。剛才他和莫心藍談話時,明雪已經抱著筆記本電腦出去。
  “好的。請稍等。”明雪應了一聲。
  “陸景,你不該這樣對我的。”莫心藍輕輕的嘆口氣。她和陸景相處的時候很愉快,也很享受這種感覺。陸景約她出來吃飯、喝咖啡、閑聊,她從來就沒拒絕過。但是,她從來沒打算陷進去。
  當一個男人開始關心你身邊人的時候,其實說明了很多東西啊!
  陸景微微一笑,開玩笑道:“感動了啊,那以身相許吧!”
  莫心藍是什么人,前京城第一名媛。那會被陸景用言語逼住,風情萬種的白了陸景一眼。伸出修長白皙的纖纖小手,“行啊。拿來!”
  “什么東西?”
  莫心藍看著陸景棱角分明略顯英俊的臉龐。笑盈盈的道:“你的戶口本啊。你不是要我以身相許嗎?我們現在去江州民政局登記結婚。”
  “…”陸景苦笑著摸了摸鼻子,莫心藍的口頭便宜果然不是那么好占的。這不,他被莫心藍給調戲了,“你知道我不能的。”
  他婚禮的請帖前段時間剛寄給莫心藍。他在京城的婚禮請什么人根本就不是他能決定的。那是老頭子、大哥需要反復斟酌的事情。他下的請帖是他自己在香港擺的喜宴。
  莫心藍咯咯嬌笑,站起來慵懶伸了一個懶腰,小女人味十足。心里卻想:假設陸景真的要跟她去登記結婚,她會不會答應呢?好像,自從她和陸景的關系由敵人調整為朋友后,除了那段時間刻意的疏遠外。她再也沒有拒絕過陸景任何請求。
  “你和松阪士夫有什么過節?別告訴我是因為葉靜雨那小丫頭啊?”莫心藍不想陸景太尷尬,隨意的轉了話題,笑著道。
  “怎么可能?”陸景就笑,“前段時間日本有個考察團來國內,考察團的團長阿部和也想和我見面,松阪士夫態度倨傲的傳話,被我拒絕了。他威脅我說:你以后會后悔的。我后不后悔還兩說,但是我肯定他明天會后悔。”
  “你啊…”莫心藍嫣然一笑,如湖光晨靄的眸子輕輕的斜了陸景一眼。
  這一眼的風情看得陸景呆了半響。
  在辦公室里聊了沒一會就到晚飯時間。陳笑和楊顯一起過來請莫心藍在白沙井何家菜館吃晚飯。
  景華雖然目前不是和華公司正式的成員企業,但景華的股東瑞豐公司是。而陳笑則是瑞豐公司在和華公司議事會議的代表。莫心藍到江州來,作為景華的高層,他們需要出面招待一番。
  吃過飯。莫心藍就和她的助理登機返回香港。她要把陸景送的藥給她爸拿過去。
  陸景和陳笑的車剛返回到景華公寓的門口。陸景就收到莫心藍發來的短信:忘了給你說聲謝謝。我在雙塔公寓的房子裝修好了,改天請你喝茶。剛才要是邀請你去喝茶,我怕有人會有意見。
  結尾附了一個笑臉符號。
  陸景就笑著搖搖頭。腦子里不由得浮起莫心藍俏皮的眨眼睛動人模樣。何夢瑤偶爾不自覺流露的俏皮微笑帶著沁人心脾的動人感覺,生動迷人。而莫心藍俏皮眨眼睛的動作卻是給人狡黠、聰明、調皮、戲弄的感覺。倍添她誘-人的風情。
  …….
  2001年9月11日,9.11事件如期發生。世界各大媒體紛紛報道、譴責。一連幾天納斯達克股市狂飆直下。歐美日股市動蕩不休。
  凄凄的小雨浸潤著江州,讓連日來的高溫略微消退。一倆白色的捷豹悄然的停在南園別墅的會所門口。
  蘇遠神態輕松的走進咖啡廳二樓。南園別墅會所咖啡廳是咖啡色的金屬質地風格。下午時分,煙雨朦朧,南園別墅區的會所咖啡廳二樓只有兩三個人在喝著咖啡消磨時光。偶爾會有一陣輕快的鋼琴曲將喜悅的氛圍用音符灑滿咖啡廳內。
  蘇遠一眼就看到葉靜雨正臨窗而坐。她穿著一件水粉色的襯衫和一件牛仔短褲。牛仔短褲下一雙雪-白的美-腿緊閉得沒一絲間隙,很是誘-人。她渾身散發著青澀和性-感混合的魅力。
  蘇遠一直認為有的女人是因為容貌而美麗,有的女人是因為才華而美麗。葉靜雨無疑就是屬于后者。科訊目前一個月的銷售額有5個億,今年全年的銷售額預計有40億。一手打造科訊的葉靜雨完全當得起才華橫溢這個詞的稱贊。
  “靜雨…”蘇遠笑著坐下,“怎么,心情不好?”
  “沒有。看到下雨習慣性發愁而已。”葉靜雨撇撇嘴,對蘇遠叫她靜雨她是很不滿的。她和蘇遠還沒熟悉到那份上呢。“和代工企業談妥了嗎?”
  她前些天在陸景面前說要把科訊的產能放到建業去可不是說著玩玩。不過,科訊最近又拿下了50萬支的手機模組訂單,在建業的工廠發揮作用之前。科訊的手機生產還得在江州進行。
  “藍山咖啡。”蘇遠風度翩翩的對侍者說了一句,然后道:“談妥了。我在景華出價的基礎上加價了一成的價錢。已經聯系了30萬支的產能,應付這次訂單沒有問題。”
  葉靜雨嬌俏的皺皺鼻子。脆聲道:“我怎么總覺得陸景不懷好意,他那天笑得太詭異了。我心里有點不踏實。”
  咖啡廳里有著幽暗的光,臨窗的雅座處開著昏黃的燈光,燈光落在葉靜雨明麗清秀的臉上,讓她分外動人。
  蘇遠看著葉靜雨粉潤的嘴唇,怦然心動,道:“是不是因為他和松阪士夫打賭的事情?我看他也就是運氣好,難道國外那些恐怖份子還會提前和他通氣啊?”
  葉靜雨就笑著搖頭。蘇遠這話讓她聽得很舒服。她心里不舒服的感覺,基本上就是因為陸景那天在咖啡店里詭異的表現。松阪士夫2億美元肯定是輸定了。
  蘇遠拿起侍者放在面前的咖啡杯子抿了一口。笑呵呵的寬慰道:“現在科訊銷售火爆,你應該考慮科訊之后的路怎么走?聯科現在也在和nec談判,準備全盤委托nec來采購手機配件。有了nec的支持,聯科的生產制造成本會逐步下降,進而適應目前整個手機市場降價的形勢。可以說,現在形勢一片大好,你也沒必要擔憂陸景搗鬼。他一向喜歡虛虛實實的套路。”
  “你說的有道理啊。”葉靜雨點點頭。這時,放在金屬烤漆圓桌上的手機震動起來。葉靜雨接了電話,過了一會臉色古怪的剛下手機。對蘇遠道:“剛接到通知。明天下午江州市政府約談江州的手機廠商,準備就在徐古、店山、常新三地交界處興建手機制造工業園的城市規劃方案征求我們的意見。”
  “哦?陸景葫蘆里賣的什么藥?”蘇遠微皺著眉頭。目前國內手機市場中國產手機的份額是在不斷的下降,而江州市卻提出擴大手機產能的規劃。這么大的變動,只能是陸景向江州市市長周平進言了。但是原因是什么?
  根據國內電子雜志《it周刊》的統計。最近兩個月國內手機廠商的市場份額持續下滑,由6月份統計的57%下滑到32%。這里固然有手機市場正在不斷的擴大的原因,但國產手機近段時間所遭受的重創是不爭的事實。
  以景華手機為例。其市場占有率已經下滑到8%。在這樣一個悲觀的環境下,江州市突然征求建造手機制造產業園區擴大手機產能的意見引起眾多非議。
  私下里。有媒體批評道:“好大喜功。很明顯在如今的環境中,縮減產能才是生存之道。江州市背道而馳。怕是想要打造政績工程。屆時園區一片荒蕪看江州市怎么收場。”
  還有人說,“景華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整個6月份是他們在預警市場風險提示消減產能。好吧,他們判斷對了。但是,現在市場環境這么惡劣,景華現在又建議大家擴大產能,逗人玩呢!”
  9月15日下午時分,徐華路麗都酒店的高級套房中,江州市常委副市長范良才抽著煙道:“罵人我們的聲音很多啊!呵呵,你和周市長談過吧?”
  陸景笑著點頭,“九九年全球手機銷量有3億部。去年是3億5千萬部,今年應該是4億多部。國內市場今年的總額預計有4千萬2百萬部。江州目前年產能只有1000萬部,這那里夠。國產手機要搶占市場份額,必須要擴大產能。”
  周平擔任江州市市長之后,原常委副市長方林清擔任江州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范良才在和顧日輝的競爭中勝出,進入江州市委常委班子。
  “這方面,市政府需要聽取景華的意見。”范良才微微點頭,他不知道陸景的態度為什么會有這個轉變,不過這并不妨礙他支持陸景的決定。他笑著打個手勢道:“景少,我們現在出去?”
  江州市政府約談江州各家手機廠商的座談會就在徐華路麗都酒店舉行。
  “行。”陸景笑著站起來,在范良才的陪同下前往會議室。不是說景華建議,江州市政府就會馬上決斷。景華必須要說服各家手機廠商支持擴大產能的決定才行。
  手機產能的擴張是為景華接下來帶領國產手機廠商的反擊做準備。同時,也是縛住科訊的第一道繩索。清掉科訊是陸景目前的第一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