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765 賭約

聽到邵秋蘭的抱怨,何夢瑤微清聲道:“秋蘭姐是這樣的。我在云春也經常要被迫參加各種酒會。搞聚會更累人。”她在理工大讀書的時候就和邵秋蘭關系很好。
  黃紫琪笑著嗔了陸景一眼,“秋蘭姐,誰給你出的餿主意啊?”
  關寧不好意思的眨眨眼睛道:“我給出的。可是我咨詢過陸小景同學和夢瑤的呀!”
  “啊…”黃紫琪才知道錯怪了人,歉然的道:“關寧,我不是說你…”
  關寧微笑著點了點頭。她知道黃紫琪是說陸景的。雖然不怪她,心里還是有些沮喪。她第一次給人提商業上的建議啊。
  陸景那會覺察不到關寧的情緒,笑著握住關寧的小手,“當時你問我的時候可是把條件都改頭換面了。我哪知道你說星光咖啡的事啊。一般新店開張當然要廣而告之。你的想法沒有錯。”
  說著,安慰疲憊的邵秋蘭,“姐,這里地段不好,虧損是必然的,沒必要拉生意。你就當是一個玩具好了。”
  何夢瑤嘴角微微揚起,見邵秋蘭信任的看過來,點了點頭。以她的眼光,當然能判斷出來這家咖啡店因為南陽街上咖啡店的沖擊經營不起來。
  “那就當玩具好了。你們幾個要經常過來坐啊。免得我一個人無聊。”邵秋蘭笑著嘆口氣,她進入師大數學系當助理講師,日常休息時間比在景華工作要富裕,“其實,很久以前也想著一個人整個下午都在咖啡店里看書的情況。那肯定捧極了。現在確實可以實現這個夢想了。”
  幾人都微微笑起來。陸景笑著道:“夢瑤這個月肯定有時間來陪你。”何夢瑤已經和章文君完成白云酒業的交接,陸景給她放了一個月的假。十月份才去建業昆成汽車上任。
  何夢瑤清聲道:“我上午看資料,下午能過來。”
  邵秋蘭就笑著搖頭。“陸景說的沒錯,要注意休息。給陸景做事不能順著他的節奏來。他會使勁的榨壓你。我在金山給他當助理的事情就知道。”
  陸景就笑著舉手抗議,“姐,你這太埋汰人了。我還是知道給夢瑤放了一個月的假啊。”
  何夢瑤輕輕的笑起來,那笑容宛若青蓮在水面中搖曳生姿。原因不是秋蘭姐說的那樣。她只是希望把陸景交給她的事情做好。
  聚會在下午兩點結束。有工作的人都沒怎么喝酒。童佳容坐著方老師的車離開時才知道邵老師為什么要今天舉行聚會。因為,陸景前天才會江州。而且他最近似乎很忙。只能是放在今天中午。
  當她以為她看透了陸景的時候,似乎又有一層迷霧籠罩在他身上。但是她不會準備繼續探詢下去。當同學就好!
  方琴送完童佳容,開車經過江州大道繞到景華國際學校門口。看著門口略顯的稀稀朗朗的車流,方琴拿起車座上的手機。看了看短信,俏臉緋紅的一打方向盤,繼續駛向清動鎮的景華公寓。
  景華公寓在午后極為安靜。16號別墅在景華公寓區的東北角,兩棟紅頂白墻的鄉間別墅模樣的房子隱藏在綠樹叢中。紅色的寶馬仿佛輕靈的小貓悄悄的滑了進去。
  “想我沒,琴姐?”別墅客廳里,陸景抱緊前來赴會的美人兒,低頭吻著她的紅唇,一雙手愛撫著她的豐滿的酥胸、高翹的俏臀。
  方琴不好意思的看著陸景,羞澀的低下頭。
  陸景就感覺渾身的血液都在燃燒。已歷人事的美艷熟婦羞答答低頭的風情實在撩人。陸景伸手解著方琴駝色的襯衫的扣子。“琴姐,關寧她們四個約了去徐華路麗都酒店做美容。我下午三點約了莫心藍見面談工作。我們還有四十分鐘。”
  “唔--”方琴回應著陸景的熱吻,順從讓陸景褪下她白色的緊身褲、白色的小內褲。片刻后,豐碩的白兔和肥滑的雪臀都落入陸景的手掌中…
  偷情的感覺讓兩人激-情四溢。在客廳里抵死纏-綿了一回。方琴慵懶的靠在沙發上,撫摸著陸景的臉頰,看看客廳的掛鐘。“你要去見莫心藍了。”
  陸景還沉浸她成熟美艷的余味中,把玩著那對大白兔。痛苦的呻-吟一聲:“我現在真是后悔和她約在三點鐘,早知道我應該和她約在三十點。”
  “傻啊。那來的三十點。”方琴溫婉的笑著。心里甜絲絲的,抬頭主動吻了陸景的嘴唇,鵝蛋臉兒紅得要滴血,羞答答的道:“小景,給你說一件事。”
  “什么事?”
  “我暑假回家我媽催我要個孩子。”
  陸景一腦門的凌亂,坐直身體,將方琴豐-腴綿軟的胴-體抱在懷里,看著她的眼睛道:“呃…,你給伯母說了我們的事情?她沒為難你吧?”他倒不是擔心孩子的事情。而是擔心方琴在家里受到委屈。
  “我那敢說啊。我媽自己猜出來的。”方琴嬌羞的道,“我都三十三歲了,一個人突然跑在江州工作,錦衣玉食的,我媽能不亂想啊。”結婚的事情母親倒是沒提。上次失敗的婚姻已經讓她的婚事在家里成為禁忌話題,等閑不提。
  “哦...!”陸景放心,愛憐的撫摸著方琴,低頭吻著她的柔唇,輕喊道:“琴姐…”
  “恩?”方琴鼻子里哼出一個動情的鼻音。
  “想要孩子可得努力啊。”
  方琴迷惑的看著陸景溫柔的眼睛,她不是正在努力嗎?
  “上次答應我的事我要兌現哦。”陸景嘿然一笑,將她打橫抱起來,大步向浴室走去。方琴驚呼一聲,渾身羞得發軟。
  陸景在景華研發大廈他的辦公室見到莫心藍時已經是下午五點。陳笑和宋雨綺代替他招待了莫心藍兩個小時。
  “大忙人啊!”寬敞明亮的辦公室里,穿著無袖長裙曲線豐盈曼妙優雅無端的莫心藍坐在陸景身側的沙發上。笑盈盈的橫了陸景一眼。她冰雪聰明,哪會不知道陸景干什么去了。
  陸景笑著岔開話題。“莫雅靜那兒你去看過沒有?”
  “恩,看過了。”莫心藍點點頭。“手機行業怎么亂成這樣子?雅靜見到過就抱怨,手機行業利潤率下滑、競爭加劇。你什么打算?”
  “手機價格下滑是必然的。沒有任何一件商品在可以大量生產之后還保持高價。手機行業這把牌洗過之后,資源更加集中,利潤率又會上升。”
  莫心藍略微琢磨了一下,道:“哦,差點忘了,黃容山托我帶一句話給你:景華就會窩里橫,陸景的心胸格局有限。”
  陸景就瞪了莫心藍一眼,“這話你也帶給我聽啊。”
  莫心藍咯咯嬌笑。“受人所托呢。”說著,俏皮的眨眨眼睛,“其實,我是想看看你被罵了是什么表情。”
  她專程從香港帶一句罵他的話來就是為了看他一個表情。這實在是…,陸景哭笑不得,拿這個風情絕美,氣質高貴優雅的尤-物沒一點辦法。
  “我還沒開始針對聯科,黃容山的怪話就出來了。我現在針對是科訊,聯科暫時還不在我的計劃中。”
  “黃遠電子代工的vcd、dvd業務成績十分糟糕。股價都跌掉了一半。而且嶺南那里一大堆工人要養活啊。你真要把聯科給掐死。黃遠電子基本就沒救了。黃容山能不急嗎?”莫心藍風情萬種的嬌笑道:“科訊?就是今天中午你在星光咖啡調戲的那個小姑娘創辦的公司?”
  兩人正說著科訊的事情,明雪抱著筆記本從辦公室外進來,放在陸景面前的茶幾上,“陸景。你和松阪士夫的賭約完成了。這是他那邊發來的賬戶交易記錄。”這份記錄下午的時候就發過來了,只是陸景沒來辦公室。
  莫心藍好奇的湊到陸景身邊看著電腦屏幕,“什么交易記錄?啊…。你買日經225指數的期貨合約干什么?”
  日經225指數期貨合約就是日本股市的股指期貨。
  陸景就笑著把和松阪士夫的賭約說了一遍,然后微笑道:“那小子明天就會后悔了。2億美元到手。”
  “哦?”莫心藍欠著身子扭頭奇怪的看著陸景。
  “楊星長那邊分析最近歐美日的股市可能會震蕩下行。”陸景倒無意在莫心藍面前裝神棍。笑著扯了一個理由。
  真正的原因卻是因為明天就是2001年9月11日。任松阪士夫有多么厲害的期貨分析師、金融高手等等也不可能預知到這一突然發生、影響世界進程的重大事件。所以,他那2億美元注定是要虧損的。
  “你還真信任楊星長。你也不怕虧了這2億美元景華會出大問題啊?”莫心藍優雅的用尾指撩著她的秀發。略帶嗔怪的說道。景華如果現在虧損2億美元絕對會轟然倒塌。那么目前苦心經營的局面將會化為烏有。
  “下不為例。”陸景誠懇的輕聲說道,“我只是給松阪士夫一個教訓。”
  莫心藍認真的點了點頭,給陸景說了說在美國投資互聯網企業的事情,然后道:“陸景,你既然看好互聯網企業的前途,為什么沒有增持時代在線的股份。時代在線可是第一中文門戶網。”
  時代在線目前的股價只有17.63美元,早就跌破發行價。
  陸景揉揉眉心,一時間還真不知道怎么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在納斯達克上市的那些互聯網企業,他需要提前在最困難的時候和其董事會接觸才有可能大量購買其股份。所以這件事是越快越好。
  但是,時代在線就不同了。景華和時代在線關系密切,當然會卡在股價最低的時候介入。9.11之后歐美股市還要向下跌20%—30%,這之后才是慢慢吸籌增持的良機。
  現在的關鍵問題是,陸景沒法給莫心藍解釋他在等9.11事件的影響爆發出來。
  “呃…,目前互聯網行業還處在寒冬中,楊星長判斷歐美股市還要跌,我決定等等看。”陸景只能又把楊星長拉出來頂缸。
  莫心藍頗有些無語的白了陸景一眼。這種事關產業布局的大事,陸景絕對不會寄希望于楊星長的風險投資分析。不過,她到也沒打算尋根究底。說到底,她內心里很相信陸景的判斷。
  陸景嘿嘿一笑,再次祭出轉移話題的辦法,站起來走到辦公桌邊,拿起桌面上一個黃皮口袋遞給莫心藍——他來辦公室之前,就給明雪打電話讓她送進來了。“我聽你說莫叔叔身-體不好,給他在周教授那兒求了個中藥方子,你給莫叔叔用一下,調理個一年半載,莫叔叔應該就不會那么容易生病了。”
  “那個周教授?”莫心藍結果中藥口袋,沉甸甸的,上面寫明了煎藥的方法和注意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