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764 單挑和群毆

“我們在金融期貨市場上玩一把怎么樣?我做空日本的股指期貨,你防守。也不用玩太大。先用1千萬美元的本金買下一個月的期貨合約。接下來的操作隨意。”陸景以漫不經心的語調說道。
  金融期貨分為貨幣期貨、利率期貨、股票指數期貨。期貨市場的杠桿率是20倍。1千萬美元以保證金的形勢可以購買價值2億美元的期貨合約。
  松阪士夫什么情況,陸景不知道。但2億美元的賭約對他來說,確實不算太大。
  期貨市場是零和游戲市場,即有人賺了多少錢,就有人虧了多少錢。所以這種賭約也不需要比較結果。賺了就是賺了,虧了就是虧了。
  松阪士夫不是傻子,那會被陸景一鼓動就丟錢到期貨市場當中去,誰知道是不是陸景在下套。他眼睛冷幽幽的看著陸景,“很抱歉,在答復你之前我需要詢問我們的金融期貨分析專家。”
  陸景隨意的打了一個手勢,示意他自便,悠閑的喝著紅酒。
  松阪士夫冷笑一聲,走到咖啡店去打電話。以三井財團的實力,分析日本股市最近一段時間的走向輕而易舉,根本不會出大錯。要是日本股市接下來要下行,他當然不會答應陸景。要是日本股市沒有下行的趨勢,有人送錢上門,難道不收?
  葉靜雨好奇的眨著眼睛看著陸景。1千萬美元對陸景而言肯定拿的出來,但是景華目前的情況要是虧損2億美元怕是有點傷筋動骨了。“陸景,你確定日本股市要跌?日本股市并沒有那么弱勢。而是出在震蕩中。”
  陸景看了已經從咳嗽中緩過勁來的葉靜雨,隨意的道:“正是因為震蕩所以才有玩的樂趣。你有興趣?”
  “沒興趣,你們都是財大氣粗的主兒。我可玩不起。”葉靜雨撇撇嘴說道,“賣個消息給你,松阪士夫是三井財團中松阪家族的繼承人。”
  陸景愣了一下,恍然道:“怪不得這小子年紀輕輕就在nec身居高位。”nec正是三井財團的成員企業。
  三井財團是三井家族創立。當時的股份分作了十三份,幾經變遷,內部的股權情況外人早就不得而知。聽葉靜雨這么說,陸景倒是不怎么懷疑。
  誰有這么個牛逼的身份還不興在女人面前吹噓幾句啊!
  陸景心里一動,正準備問葉靜雨時,松阪士夫送門外走進來。冷哼一聲,“陸景,我很樂意陪你小玩一把。”
  “行啊。我讓助理過來處理。”陸景也不介意松阪士夫的語氣,招手讓明雪過來,說了說情況,然后道:“開個戶頭,操作完成后,給松阪先生的人看看。”
  “等會會有人和你聯絡。”松阪士夫看到明雪,眼睛被灼了一下。旋即對明雪說道,然后深深的看了陸景一眼,告辭離開。明顯陸景沒有招待他的意思,他不會自取其辱。他跟著葉靜雨一頭扎進這個小咖啡店之前。哪里會想到陸景在這里面。
  明雪這段時間對金融知識也少有涉獵,等松阪士夫走了,咂舌道:“陸景。斗氣也不用玩這么大吧?2億美元呢!”
  陸景抿著紅酒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會輸啊?趕緊電話通知下去吧。別待會酒宴開始了,你事情還沒處理完。”
  “哦”明雪帶著陸景的指令一頭霧水的走出咖啡店。
  這邊事情解決之后。先來參加邵秋蘭聚會的十幾人又各自談笑起來。咖啡店里恢復熱鬧氣氛。占哥兒見陸景要和葉靜雨談事情。起身和李群等人聊天去了。
  陸景一邊喝著酒一邊上下打量著葉靜雨,微笑不語。他剛才發現了一點有趣的事情。
  葉靜雨不爽的瞪著陸景道:“你亂看什么啊?信不信我戳瞎你的狗眼。”
  陸景好整以暇的笑道:“不要亂想。我對飛機場沒興趣。”
  “你什么意思啊?”葉靜雨生氣的將酒杯嘭的一聲重重的放在桌面上,努力的挺起胸部瞪著陸景。陸景戳到她的痛處了。她最煩別人說她胸小。
  “再挺也就是個32a。”陸景心里嘀咕一句,問道:“你大熱天的帶著松阪士夫在江大兜圈是不是很爽?”
  “誰讓他不自量力的想追本姑娘…”葉靜雨說完,猛然的掩嘴,清純的瓜子臉上寫著“詫異”兩個字,“啊…,你怎么知道的?”
  陸景聳聳肩,“這有什么難猜的。你們倆大中午獨自出現在江大能有什么事?私人的事情吧。松阪士夫對江大應該不熟。那只能是你帶著他到處轉。”
  葉靜雨一副見鬼的表情,一幅領教了的模樣,都忘了追究陸景說她是飛機場的事情,撇撇嘴道:“怪不得雪姐對你又恨又怕呢。怪物似的。哦,我剛才把松阪士夫的底漏給你了,你是不是該回饋一下。我想知道景華最近低端手機模組會全面降價的原因。”
  景華i88定價3888元之后,低端市場的手機模組就火了起來。很多貼牌廠商被價格壓制的開始轉向采購低端手機模組。科訊最近生意很好。
  但是就在昨天上午,景華卻出人意料的將其他幾款低端手機模組降價銷售。她感受到了壓力。價格是科訊能賣過景華的關鍵。這也是她剛才第一反應沒有把手里的酒潑到陸景臉上去的原因。她有事情要問這可惡的家伙。
  陸景哪里知道他剛才差點被葉靜雨潑酒。聽葉靜雨這么問,輕笑道:“有壓力?”
  “你這不是廢話嗎?景華降價,現在誰沒壓力。你都不知道很多人在罵你啊。”葉靜雨沒好氣的說道。看到陸景這幅云淡風輕的樣子,她就生氣。
  陸景笑著攤開手,“嘴長在別人身上。他們要怎么說關我什么事。我們應該算是兩清了吧。我可是把你那位討厭的追求者給清走了。”
  葉靜雨皺著小巧的鼻子道:“你不清走,本姑娘有的是辦法讓他走。帶他曬太陽算是輕的。
  “說不說。不說我走了!”葉靜雨泄氣的說道。她看到一個穿著牛仔藍色的無袖長裙大美女笑吟吟的推開咖啡店的門走進來。酥胸高聳,長裙包裹著她身體豐盈曼妙的曲線。真是要讓她氣死,哦,是自卑死。
  陸景沒看到身后的情況,微微一笑,說道:“景華在清庫存,準備出新的低端手機模組了。科訊要小心了。”
  “你嚇我啊?”葉靜雨不滿的抬起下巴,“我信你才有鬼。蘇遠給我說江州現在空閑下來的代工廠大部分在和景華接洽代工生產的事情。你是不是怕科訊占住了江州的生產資源。”
  陸景笑笑,沒說話。
  “86的拉菲,謝謝!”門口走來的大美女坐到陸景身邊。優雅的說道。
  酒保呆了一下,他本想問這位優雅高貴的女子:你怎么知道這里有86年的拉菲。可是話到嘴邊愣是沒勇氣和她說話。
  一陣香風襲來。陸景聽到這悅耳的聲音就連忙扭頭,一張精致無瑕的容顏映入他的眼簾。此時,這個風情絕美的女人正明眸帶笑的看過來,“陸景,你又在調戲小姑娘啊。”
  陸景嘴角揚起來,愉快的笑道:“心藍,你什么時候到的江州?”
  坐在陸景身邊的大美人正是從香港飛回江州的莫心藍。她前段時間一直在美國忙著將她和陸景、凌雪月湊齊的5.2億美元資金投在互聯網企業的股票上。在香港休息了幾日,今天從香港飛來江州向陸景通報情況。
  “又不能指望你來機場接我。告訴你干嗎?”莫心藍優雅的拿起吧臺上的高腳玻璃杯,笑盈盈的看著陸景說道,“別冷落了你的客人。”說著,指指葉靜雨。
  葉靜雨氣鼓鼓的瞪著莫心藍。你才是小姑娘。你全家都是小姑娘。胸大了不起啊。她剛被陸景戳中痛處,正敏感著呢。
  旋即,她又不得不郁悶的承認這是她迄今為止見過胸部最漂亮的女人。雪姐都比不上。不是尺寸。是曲線。挺拔豐滿,呈一個完美的半圓形。看著就知道彈性十足,配上她高貴中帶著性感的氣質。真是個尤-物。作為女人她都嫉妒了。
  陸景看著如同一只小斗雞的葉靜雨也不知道這位天才少女那個神經搭錯了,平靜的道:“葉靜雨,我們改天在談。”
  “哼,本姑娘才不和你談!”葉靜雨鼻子里哼了一聲,跳下高腳小圓椅,“你以為你能難到我。建業那里不是要建景華科技園嗎?市里面要打開綠燈圈地搞建設。我正好把科訊的產能搬到建業去。”
  看著葉靜雨窈窕的背影,莫心藍掩嘴嬌笑,白了陸景一眼,“你還真調戲人家小姑娘啊。”她作為陸景親密的商業伙伴,和華公司的發起人之一,怎么可能不知道陸景要清掉科訊的心思。他是故意說真話,誘導葉靜雨往別處想。
  陸景沒心沒肺的笑道:“偶爾調戲下,調劑下生活啊。”
  莫心藍風情萬種的笑起來,舉起酒杯和陸景碰了碰,“cheers!”
  聽著她紅唇里吐出這個單詞,陸景的思緒不經意間被她拉到兩人合作愉快的回憶中去,陸景笑了笑,“干杯!”
  到十二點半,邵秋蘭請的客人基本上都來了。酒宴順利的開始,西式的自助餐,大家都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邊吃邊聊。
  陸景陪著關寧身邊坐在靠墻壁的桌位處,和關寧、何夢瑤、黃紫琪笑著說話。黃紫琪上回坐何夢瑤的車由云春返回江州和她認識的。
  何夢瑤和黃紫琪很談得來。白云酒業每年要為積遠教育基金提供4千萬的資金。而黃紫琪是積遠教育基金的理事。聊起云春的積遠教育基金,兩人有很多共同話題。
  “哎呀,累死我了。再也不辦這樣的聚會了。”邵秋蘭微笑走過來坐下,抱怨的說道。她幫陸景打理這家咖啡店,借著機會讓好朋友聚一聚,順便宣布這家咖啡店由她打理,歡迎大家前來捧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