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763 勝負手

“不用這幅表情吧?”陸景笑著說道。童佳容問宋雨綺是誰的助理他也不好騙她。這也不是什么大秘密。
  “怎么能不這幅表情啊?我還以為你只是家里有點錢而已。沒想到…”童佳容露出一絲復雜的苦笑,“余志成對你的事情可是守口如瓶呢。”同學三年了,她哪里知道陸景會有這樣的成就。
  宋助理在景華內部權力很大,那么陸景在景華內部的權力還用說嗎?估計和景華總經理楊顯平級了。景華目前一年的銷售額都有200億,那陸景在景華持股的話,他得有多少身家啊?
  童佳容哪里想到她其實還低估了陸景。
  星光咖啡里開著涼爽的冷氣。因而兩扇精美花紋雕飾的磨砂玻璃門緊閉著。正午的陽光在店內照射出一塊不規則長方形的光影。陸景拉開椅子店門口的椅子坐下,又對童佳容打個手勢,解釋道:“那天在楚北國際大酒店沒有給你說明我的情況確實是我不對。”
  童佳容拍拍額頭道:“你那會要告訴我,我指不定以為你在炫耀呢。”她以前就發現陸景挺喜歡打手勢的,那時候還以為他喜歡裝,現在才發現這種肢體語言在他運用起來真有范兒。
  陸景微微一笑。可不是嗎?
  “我等會再和你聊啊。我拿點酒去調整下心情。”童佳容呼出一口氣,“太夸張了你,同學三年我都不知道你是條大魚呢。”說著,轉身去咖啡店的吧臺拿酒。
  陸景就笑著搖頭。他怎么就變成“大魚”了?
  今天在星光咖啡為邵秋蘭慶賀,陸景帶了不少他收藏的紅酒過來。童佳容很快就拿了兩杯紅酒回來。遞了一杯給陸景,偏著頭仔細的打量著陸景。“我現在一肚子問題想你,有沒有興趣回答?”
  “才當了2個月的記者就染上職業病了?”陸景閑適的拿著酒杯晃了晃。抿著紅酒,開玩笑的說道,“你問吧,我覺得不合適回答的問題我會給你說明。”
  “也沒有啦。我這兩天接到主編的一個活兒。現在很多媒體不是在質疑景華嗎?主編讓我寫篇稿子挺一下景華,現在碰到你這景華內部大能,我可是想知道一點內幕啊。”童佳容不好意思的笑道,“你在景華什么級別我就不問了。估計你也不會給我說。景華讓i88定價為3888元的考慮是什么呢?現在手機行業內部對景華可是一片抱怨聲。”
  陸景略微思索了一下,道:“主要是搶一個價格先手…”
  目前國內高端手機市場廝殺激烈,基本上各大手機廠商都開始降價促銷。兩個月的時間就競爭到了價格戰的地步。中端手機市場開始受到波及。
  毫無疑問。中高端手機市場的混戰最終會演變成價格戰。這是由市場競爭所決定的。i88的定價就是充分的考慮了這一因素。既然價格戰不可避免,那就讓景華來揭開價格戰的序幕。
  贏得價格先手可以讓景華i88的發售在一開始就出于有利的地位。主動降價和被動降價的區別很大。i88整個8月份火爆銷售的情況也證實了景華的策略是有效的。
  現在有不少國內手機廠商罵景華,將他們銷售業績的不佳歸結于景華率先在中端手機市場降價的行為,這很無厘頭。降價是遲早的事情,抱殘守缺不肯適應市場的廠商,最終的結果就是在這場機海戰術中被淘汰。
  正和童佳容說著手機市場的境況,剪著短發,明艷動人的方琴下車走入星光咖啡。她剛從景華國際學校趕過來。
  陸景早看到方琴的紅色寶馬停在路邊,見她進來。笑著舉手給方琴打招呼,“琴姐。”
  “陸景,童佳容。”方琴溫婉的捋一下額前的碎發,扶著陸景的肩膀著笑問道。“哦,你們聊什么?”
  她穿著駝色的襯衫,胸前雙峰高聳。將襯衫撐出一道誘-惑的弧線。白色的緊身褲將她豐腴的身材勾勒出來,豐臀高翹豐潤。長腿修直,有著無端的性-感。成熟而美艷。
  “聊手機市場的問題。”陸景笑著對方琴說道。眼睛不自覺的從她身上滑過:一個成熟女人所擁有完美曲線要有寬大豐滿的臀部。纖細的腰以及圓聳高挺的胸…
  陸景心里有些異樣的感覺,有段時間沒見她了。7月份方琴回豫北的老家,暑假結束前才回江州。偏偏他8月底去了遼北、杭城、建業,前天才會江州。這兩天又忙得腳不沾地,還沒有和她見面。
  方琴被陸景看得心里都有些酥麻,嬌美白皙的臉蛋上有著輕微的淺紅,溫婉的笑道:“哦,你們聊,我去那邊和秋蘭她們說話。”幾個月不見,她又怎么會不想這個男人的懷抱、情語、恩寵。進門來,她情不自禁的扶著陸景肩膀。好在這個動作只是稍顯親昵,可再站下去,她就要露餡了。
  童佳容微微有些奇怪陸景和方琴親昵的關系。不過,她是很聰慧的女孩,知道有些事情不要尋根究底。每個人都會有些秘密的。
  陸景和童佳容聊了一會,就到吧臺那里和占哥兒說話。才說沒兩句,背后傳來清脆的聲音,“老板,來被冰飲料,隨便什么,冰的就行,呼--,熱死我了。”
  陸景聽得耳熟,回頭一看,居然是葉靜雨。她穿著一件青色底面碎花短裙,額頭上一縷秀發粘汗水,看起來很是狼狽,全無她明麗清秀少女的氣質。
  葉靜雨的身邊是白色襯衣都濕透的松阪士夫。
  兩個人的組合看起來很怪。
  “啊…,你怎么在這兒?”葉靜雨仿佛被踩了尾巴的小貓,驚叫一聲。
  “我怎么就不能在這兒?”陸景好笑的搖搖手中的酒杯,紅色的酒液輕輕的搖晃著。他愜意的抿了一口。
  幸福的感覺有時候很簡單。比如他現在在清涼的咖啡店里喝酒聊天,而葉靜雨不知道出于什么考慮在烈日下步行。汗流滿面,狼狽至極。
  葉靜雨看著就覺得陸景杯子中的酒很清涼。冰鎮的葡萄酒本就是一種喝法。見他故意搖酒杯。心里氣的火冒三丈。她被太陽曬得頭昏眼花,哪留意到陸景在咖啡店里?否則,打死她都不進來。
  她可不愿意她現在這幅樣子給陸景看到。
  陸景的眼光落到松阪士夫臉上。松阪士夫努力露出個很有禮貌的笑容,“陸君,我們又見面了。”
  陸景無可無不可的點點頭。松阪士夫的禮節只不過是因為他受過良好的訓練,和對他的感官無關。
  占哥兒皺眉,插了一句,“小日本?”
  “八嘎!”松阪士夫心里怒罵,抬起頭。陰冷的眼神盯著占哥兒。
  “啪!”占哥兒拍桌而起,“看什么看,不服氣?草泥馬的,敢不敢跟老子放對?”他對日本人恨之入骨。他大伯、舅爺都是死在日本人手里。
  占哥兒身高馬大,有著秦腔大漢的威猛,容貌古奇。這猛的站起來,松阪士夫嚇了一跳,往后退了兩步,繼而穩住心神。冷笑道:“怎么不敢?”
  他可是練過的。
  “松阪先生,我想你搞錯了一件事。”陸景把手里的酒杯放在吧臺上,身手敏捷的從椅子上跳下來,“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你單挑我們兩個,一個我們兩個群毆你一個。”
  葉靜雨目瞪口呆,實在不敢相信這么“無恥”的話居然從陸景的嘴里說出來。
  “哈哈…”占哥兒那一巴掌的聲音早讓整個咖啡店里閑聊的人看過來。聽到陸景這么說,李群他們幾個忍不住笑起來。坐在咖啡店里面的關寧、何夢瑤幾個女孩都撲哧嬌笑。
  “八格牙路!”松阪士夫怒罵一句。從牙縫里蹦出幾個字,“你們太無恥了。”
  “我呸。小鬼子知道無恥兩個字怎么寫嗎?”占哥兒雙手一搓。霹靂巴拉的指關節聲音響起,很有氣勢。陸景跟著向前踏了兩步。
  誰都看得出來,他是認真的。只要占哥兒動手,他就會動手。根本不在乎兩個打一個這種事。
  松阪士夫臉色變了變。其實,他現在心里在衡量能不能打的贏這眼前的丑大漢。況且還要加上一個傳聞中身手不錯的陸景。史自成、嚴景銘被打的事情他聽說過。
  “陸景,你們打人總要給理由吧?我怎么發現你老做損人不利已的事情。”葉靜雨撇撇嘴,敲著吧臺說道,“老板,快點,賣杯冰的飲料給我。”
  她毫不在乎松阪士夫是否會被揍的事情。
  占哥兒瞥了葉靜雨一眼,不屑的道:“打日本人需要理由嗎?”
  葉靜雨剛接過吧臺里服務員遞來的酒杯,一口紅酒嗆在喉嚨里,劇烈的咳嗽起來。我去,這理由強大的!
  松阪士夫冷聲道:“陸君,你們倚多為勝算什么好漢。有本事,我們一對一。”
  占哥兒哂笑,扭頭對陸景說道:“這鬼子心虛了,色厲內荏。”
  “恩,是這樣。”陸景點頭,“占哥兒,那還打不打?你左我右,十秒鐘解決問題。我回頭讓李陽軍收拾后面的手尾。”
  陸景直接談起“技術”細節。
  占哥兒輕蔑的看了一眼松阪士夫,笑著:“算了。一時沒忍住。嚇唬嚇唬這小日本而已。今天是慶祝邵小姐進入師大的聚會,搞砸了不好。”
  松阪士夫哪還不知道被“調戲”了,他有他的尊嚴,臉色發青的道:“陸景,我現在正式向你發起挑戰。”他當然不會向一個不知道哪兒冒出來的丑漢挑戰。他是有身份的人!
  陸景輕描淡寫的擺擺手,“我這里這么多人,打架你不行。”他向來不介意群毆日本人。
  松阪士夫咬牙切齒的看著陸景,不肯罷休,“陸景,請給予對手足夠的尊重,這也是對自己的尊重。”
  “哦?”陸景眉頭一挑,瞇著眼睛笑了笑,“今天我在這里搞慶祝活動,見血了不太好。我決定換個方式滿足一下你的愿望,問題是你敢不敢接著?”
  “你說。”松阪士夫面無表情的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