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759 聚合到一起

“找個地方喝酒?”葉強文提議道。瑪德,今天晚上他心里憋的慌,那個什么鳥史大少完全無視他了。而更讓他郁悶的是,他居然驚聞陸景和史大少是一個層面的人物。
  世界上最不爽的事情之一肯定包括知道敵人多的很滋潤。
  蘇遠附議:“走吧,我也想喝一點。”他心里也郁悶愁苦哇!
  許雪搖搖頭,“你們去吧。我和靜雨商量點事情。”
  葉靜雨笑著道:“別啊,雪姐,我想喝點酒放松一些。最近都快累死。”說著,對蘇遠、葉強文道:“你們先去找酒吧,把位置占好,我們馬上來。”
  “行。”葉強文和蘇遠答應,開車離開。雖然多了葉靜雨和許雪讓他們晚上無法肆意的在酒吧泡妞,但影響也不會太大。完全可以分開坐嘛!
  車內,許雪挽了一下頭發,對副駕駛座上的葉靜雨道:“靜雨,我聽說NEC的中國區負責人松阪士夫最近在追求你?”今天來見史大少是很機密的事情,她們都沒帶助理、司機。
  葉靜雨撇撇嘴,“哦,你說那個日本人啊,神經病一個。什么愛情無國界這種鬼話都不要錢似的丟出來。我可受不了天天吃日本菜。”
  “咯咯--”許雪嬌笑起來,她還擔心葉靜雨禁不起男人溫柔的手段把她自己給毀了,聽到這個評價,心里放心大半,“你情商蠻高的啊!”
  “什么意思啊你?當我是沒見過世面小女生啊。”葉靜雨笑著掐許雪的胸,“我在香港又不是沒見過男生那些小手段。要是那么容易被感動,都不知道失-身多少次了。”
  “誒。你自己的有的,別掐我。”許雪嬌笑著使勁的把張牙舞爪的葉靜雨給推開。
  …
  在江州,喝酒氛圍最好的酒吧當然是白沙井的酒吧一條街,這是外來江州旅游的旅客夜晚休閑的首選之地。
  葉強文和蘇遠隨便挑了一家氛圍不錯,沒有重金屬音樂的酒吧。說到底,他們倆是心底郁悶的想要喝酒。泡妞只是附帶。
  “瑪德,陸景那王八蛋就是該死。我當初被他無緣無故的打斷了腿。”一杯白蘭地下肚,葉強文就忍不住傾訴起來。實在是酒入愁腸啊!
  蘇遠轉動著酒杯。嘆道:“你知道嗎?我最好的兄弟現在正被關在監獄里,陸景送他進去的。”
  “喝酒!”葉強文舉杯說道,“我爸都被他氣得生病,你說磕磣人不?瑪德,我就希望那小王八蛋在折在這次機海戰術的風潮里面。看他還囂張不囂張?”
  通常遇到別人罵你的時候,大概很少有人能保持心平氣和的狀態。特別是葉強文現在一口一個小王八蛋的情況下,從酒吧門外走進來的陸景聽得直皺眉。
  他晚上和黃紫琪在白沙井這休息。他來老胡的紫色愛情酒吧買點酒——每一間酒吧都有拿手的一種混合酒,他過來買一點老胡調制的黑玫瑰拿回去。整日里紅酒、朗姆酒、威士忌等名酒喝著偶爾圖一個新鮮口味。
  葉強文正說的唾沫橫飛,蘇遠面色古怪的道:“別說了。”
  “說,為什么不說。你不知道董翔他妹妹長得多漂亮,瑪德,我就去看看結果被陸景那小子發現了。不讓我再去1804。憑什么?”葉強文有點醉,高聲說道。
  “就憑董晚瑤喊我一聲哥。你不服?”陸景走到吧臺邊。開口說道。紫色愛情酒吧是四合院布局。庭院中間有一個環形的吧臺可供酒客坐下來飲酒。此時,葉強文和蘇遠就坐在吧臺邊。
  “…”見陸景如鬼魅般的出現,葉強文嚇得酒都醒了七八分,“你怎么在這兒?”
  陸景沒回答葉強文的問題。而是對蘇遠道:“漢生軟件園在吳青鄉那里荒棄的2號地,你有沒有興趣轉讓?”
  蘇遠看了看陸景。嘴角扯動,“別人來問,我是有興趣的。要是你問,那就免開尊口。”
  當初在江州高新技術開發區初建的時候,一共劃分了5個大的科技園區重點發展。劃給凌雪月的地方如今成為景華的元器件廠。劃給本地雅湖置業的地方成為了商品房住宅區,劃給黃利飛的地方成了積西鎮的鎮中心商業區,成為江州的第二商圈。只有劃給景華科技園、漢生軟件園的土地還在用作正途。
  不過他的好友孟漢生因為虛報申請和挪用國家級項目的資金被批捕入獄。漢生軟件園的土地被開發區收回了一部分拿出去拍賣了,還有一部分則是在他手里。
  雖然目前是廢棄的狀態,開發區也不同意改變土地用途屬性。但是他在江州做房地產又如何能不知道江州現在土地的價值呢。問題是,遠大地產現在開發地塊急需資金。要是別人問價,他確實愿意考慮買。陸景問,那就算了。賣給誰都不賣給他。
  見蘇遠這么說,陸景點了點頭,他是準備把那塊地要來做晶圓廠的一期建設用地。蘇遠要是不同意,他只能選擇在常新縣里尋找合適的地方。
  葉強文冷冷笑道:“陸景,你是不是覺得,誰都應該遷就你。嘿嘿,吃癟了吧。就不賣給你。”
  “真是吵。”陸景看了葉強文一眼,道:“明天景華發布I88,售價3888元,待會記得給你爸打個電話。”
  “你什么意思,針對聯科?”葉強文拍著桌子站起來吼道。
  陸景瞇著眼睛微微冷笑,“針對聯科?你也太高看你們自己了。景華的對手又不是你們,當然你們的業績應該會受到影響。”
  “陸景,你憑什么覺得你穩操勝券?”身后傳來葉靜雨的聲音。“NEC決定加大對聯科的技術扶持力度。哼,景華現在對上聯科可沒什么技術優勢。”
  陸景回頭。看到葉靜雨和許雪聯袂而來,聽到這話,哂笑道:“NEC最核心的技術聯科不可能拿到。那還能剩下什么?不要老把日本人當救命稻草。哦,把史大少當救命稻草我估計也不靠譜。”
  占哥兒剛給他打過電話,說史自成來江州的事情。
  “你太過分了。”葉靜雨瞪著陸景,恨不得把這個沒品的男人給踩上兩腳。她太清楚假設景華明天的機型I88定價為3888,對聯科絕對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她二叔說不定又得進醫院。
  這段時間手機慘烈的競爭已經從高端手機市場轉移到中端手機市場。眾所周知,競爭越激烈。產品的價格就越會下降。景華的定價將會直接拉低中端手機市場的價格劃分線。
  目前國內市場,8000元以上可以稱為高端手機。2000元以下是低端手機。而過I88的品質能達到M6水準的80%,大概整個中端市場的平均線就應該是3500左右。那么聯科定位為中端市場的E204售價4300就是與市場完全脫節。
  陸景聳聳肩,賣了酒徑直離開。他沒想去給葉靜雨說:我們是敵人,小姐。
  …
  白沙井66號二樓的臥室里,陸景抱著穿著雪白睡袍的黃紫琪在床頭喝酒。月光透過玻璃窗灑落在床頭,將寬敞明亮的臥室點綴得意趣盎然。
  “你這樣是好過分哦。”黃紫琪嬌媚迷人的笑著說道。手掌輕輕的摩挲著陸景的下巴,“人家小姑娘問你話呢,你頭都不回的走了啊。”
  “那我要怎么樣?給她背誦一段語錄:對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溫暖,對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樣火熱,對待個人主義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陸景以抑揚頓挫的語調笑著說道。一手摟著黃紫琪。一手愛不釋手的撫摸著黃紫琪睡飽下的完美俏臀。紫琪是當之無愧的美臀女王。
  黃紫琪笑著拍了陸景一記,給他喂了一口酒,然后道:“誰讓你說這個啊。你不解釋下定價的事情嗎?”
  甜膩的味道在口腔里打著旋,陸景意猶未盡的在黃紫琪柔軟的紅唇上吻了一口,笑著道:“雖然我說的是真話。景華不是針對聯科,估計他們不信。我就是故意嚇唬他們的。呵呵。I88定價又不是我拍腦袋決定的,是經過市場調研的。I88定價3888元是充分了考慮接下來的市場競爭。在中端手機市場,景華的份額絕不能下降,否則會威脅到景華的生存。”
  “啊…”黃紫琪長長的睫毛抖動著,笑著道:“你壞死了,那聯科的人不得晚上睡不著覺啊。”
  陸景笑著把黃紫琪手中的酒杯放到右手邊白色的床頭柜上,擁著她,柔聲道:“我們倆睡的著就行。”說著,陸景愛-撫了一下黃紫琪高聳的乳-峰,“紫琪,我們今天換一種方式。”
  黃紫琪哪里肯依,嬌笑著翻個身躲開了。
  …
  葉靜雨幾人得到陸景說出來的I88的定價消息,當即給葉文斌打了電話。這種事情當然要及早通知道身在建業的葉文斌。
  “爸,景華明天要發布的中端手機定價3888。”
  “什么?消息可靠嗎?”葉文斌正在別墅的書房里處理工作,他剛剛生病從醫院里出來,不能去公司辦公。
  葉強文嘆口氣道:“我們剛才在白沙井的酒吧里碰到陸景了,他親口說的。我覺得他是故意在針對聯科。”
  “…”葉文斌久久不語。
  葉強文就嚇了一跳,趕緊補充道:“爸,也可能是陸景說的氣話。不一定是真的,等明天才知道。他這人很喜歡玩小花樣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葉文斌根本就沒聽到葉強文后面在說什么。一個聲音不斷的在腦子里盤旋: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
  E204售價4300元,媒體上反響不錯。他心里也生氣希望,準備大干一場,可是景華又是一盆冷水當頭澆下來。E204要是只賣3888,甚至3500,那聯科在E502上的虧損估計是找不回來,而且,如果銷量不夠的話,還會繼續的小幅虧損——NEC幫助聯科不是無償的,這拉高了聯科在E204上的開發成本。
  一想到虧損的事情,葉文斌就感覺胸口堵得難受,突然,眼睛一黑,大叫一聲,一口血噴出來,昏倒在書房里。落在桌面上的手機還傳來葉強文焦急的聲音:爸,爸,爸…(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