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756 見面

櫻花餐館里的布局雅致,燈光柔和。有壽司店常見的燈籠掛在檐角邊,無風自動。在一名和服女子的帶領下,陸景三人順著日式風格的走廊進入一間包廂里,一名和服男子正跪坐在榻榻米上。屋內,幾名保鏢和助理似的人物肅然而立。
  榻榻米上的男子看起來干瘦,正閉目養神。旁邊一名柔順的長發女子正頗具藝術感的泡著茶,動作行云流水,流暢至極,看起來賞心悅目。
  “請坐。陸先生,我是阿部和也。”等陸景三人進屋等了一會,干瘦男子才睜開眼睛說道,“今天請陸先生一述,是希望能和陸先生談一談手機業務合作的事宜。”
  “榻榻米我們不習慣,就不坐了。”陸景擺了擺手,他沒興趣跪坐。如果在商場之中遵循客隨主便的原則那就是愚蠢到家。因為高明商業談判都是環境開始給人施加壓力的。就比如他現在進入的就是類似一個日本風格的環境,這樣的環境可以阿部和也心態放松,思路敏捷。
  阿部和也眼神落在陸景臉上,和陸景的視線相觸,道:“陸景對我的提議不以為然?我認為陸先生應該正視我們兩國之間的電子實力差距。請恕我直言:日本有索尼領軍視聽行業,中國有什么?日本有松下領軍家用電器,中國有什么?日本有nec、東芝在半導體技術領先技術,中國有什么?”
  “我個人對景華在研發領域的投入和雄心都十分贊賞,也樂意幫助景華來實現這一目標。景華和我們合作是雙贏!”阿部和也鄭重的說道。
  幫助?陸景笑了笑,多么溫暖的字眼。他聽在耳朵里卻是冷冰冰的。但凡被日系廠商幫助過的國內企業,發展的好的都成了其成員企業。
  三井財團就曾公開宣稱上海寶鋼集團是其成員企業。上海寶鋼是中國鋼鐵產業的老大。類似的例子很多。相信日本人在幫助我們。還不如相信明天太陽是從西邊出來。
  “我有個問題,需要向阿布和也先生請教一下。”
  “你說。”阿部和也點點頭。認真的看著陸景。
  陸景微笑著道:“剛才阿部先生問我中國有什么?在國內市場,景華手機去年的銷售量是280萬臺,我想請問索尼、nec、松下、東芝加起來在中國市場有這樣的表現嗎?哦,你可以把三洋、三菱的數據也加上。”
  你不是牛逼嗎?好,你們日系手機廠商在國內市場加起來的數據都沒景華多,你牛逼的底氣在那里?
  陸景的話說完,楊顯就覺得屋內的溫度似乎冷了幾度。幾道目光刷刷的看過來。
  阿部和也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慢悠悠的道:“陸先生,僅僅是手機在中國市場的銷售量我不覺得有多大的說服力。放在全球市場。景華甚至連索尼一家的數據都比不上。”在全球手機市場,索尼手機目前的產量比不過松下、nec。
  陸景曬然一笑,“剛才阿部先生好像說的是手機業務合作吧?難道你們想和景華在海外市場合作?”
  陸景的言下之意很明確:景華手機目前只在國內、香港、東南亞市場銷售,你給扯全球市場有毛用。一句話,你們要是放棄國內手機市場,可以把景華不當回事。但是你們要是舍不得放棄國內手機市場,就不要一副高高在上,盛氣凌人的模樣。因為在這個市場里,景華可以把你們都玩死。
  “口舌之爭于事無利。”阿部和也感嘆了一句。輕描淡寫的揭開,然后道:“我現在鄭重的請陸先生考慮和我們合作的邀請。我們可以向景華提供手機拍照技術。相信陸先生應該明白,在我們的彩屏手機流行之后,就應該是拍照手機的流行。我們需要的是景華的市場渠道。我聽聞景華正在研發手機基帶芯片。如果可以,三井住友銀行可以為景華提供5億-10億美元的融資,景華只需要付出一點點股份就可以。”
  陸景笑著搖搖頭。“阿部先生,請葉恕我直言。在國內2g市場,2.5g市場。日系手機廠商沒有資格和我討價還價。如果阿部先生真心想要合作,我們可以談談3g領域的事情。我知道ntt-doo在wcdma技術上很有心得。”
  “呵呵…”屋內突然有人發出幾聲嘲諷的笑容。
  阿部和也也沒有制止手下,慢慢的笑起來,道:“景華對3g技術也感興趣?在3g技術領域,景華恐怕難以占到先機了。這部分技術已經成熟。如果景華打算進入通信設備領域,我想對陸先生提出一點忠告:這和手機完全是不同的領域。景華根本做不起來。”
  “呵呵,看來我要多謝阿部和也的忠告了。景華不是三井財團,沒必要把所有的領域都抗起來。”陸景也不著惱,慢條斯理的說道,“我們國內有優秀的通信設備制造商。這一點我根本不擔心。如果阿部先生對轉讓3g技術沒什么興趣,我想我們今天的談話可以終止了。對日本的電子技術實力我是尊重的,但是技術不等于市場。我認為我們未來的決勝在3g時代。而3g時代很快就會來臨。屆時,我很希望阿部先生依舊可以心情不錯的邀請我見面。”
  阿部和也眼睛里精光一閃,看了陸景幾眼。
  陸景微微一點頭,帶著楊顯、鄭中杰離開。整個見面的過程極短。陸景三人甚至都沒有坐下,也沒有喝一口茶。
  “阿部君,既然支那人手機行業的領袖和我們談不攏,那么就只能打得他屈服了。”東芝的副會長中田佑都傲然的出聲說道。
  在整個談判過程中,他也一直在房間里面。只不過陸景幾人不認識他而已。照片上、電視上的形象和本人差距是很大的。況且陸景根本就沒有去留意他。
  阿部和也搖了搖頭,“中田君。我們不能被憤怒蒙蔽了雙眼。他有一句話沒說錯,在2g時代。我們在中國市場確實不是景華的對手。”
  從門口進來的松阪士夫道:“現在2.5g的時代了!阿部君,我認為我們應該努力試一試。”
  阿部和也對快速崛起的年輕人通常沒有好感。對松阪士夫如此,對陸景也是如此,清淡的道:“等財團的經理會召開之后再說吧。我初步的想法認為決勝之時是3g時代。我們的布局應該瞄準幾年之后的3g手機市場。不要計較一時的得失。”
  松阪士夫還想再說什么。阿部和也強勢的擺了擺手,“就這樣吧。我們準備回國,這次中國之行也該有一個結論了。”
  三天之后,東京銀座的一座大廈頂層。
  作為全球作為活躍的商業區之一,東京銀座充滿了各種傳說和傳奇。夜色茫茫,點點燈光如同繁星讓東京這座不夜城異常繁華。一處50層的高樓大廈頂層,松阪士夫匍匐在辦公室陽臺的欄桿上。俯視著東京。
  他喜歡這種俯視的感覺。
  “支那人自不量力,試圖謀求3g技術,真是好笑。松阪君,你在支那的行動可要加油。借助這次gprs的浪潮,要好好的教訓下支那人。讓他們見識見識大日本帝國的技術實力。”說話的是松阪士夫身后的一個青年人。卷發、小眼睛,面向和東京大街上的日本青年看起來區別不大,但是他身上不菲的裝飾和頹廢的嘻哈風格讓他很容易被辨識出來。
  三菱財團巖崎家族的繼承人巖崎智久。
  “我是想努力,但是卻得不到支持。”松阪士夫不滿的說道:“財團那幫老掉牙的家伙居然接受了阿部和也的建議,準備布局支那的3g市場。二木會已經討論決定了。各大手機廠商將會重新進行市場劃分和產品劃分。索尼將會加快和愛立信的談判。盡快成立合資公司將手機業務合并。東芝撤離中國市場,轉戰香港、臺灣市場,保留重新進入中國的跳板。三洋暫時留守中國市場競爭。松下把力量集中到3g高端手機的研發上。nec作為日本通信領域的核心主力竟會負責3g市場的業務布局。我現在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影響nec加大技術輸出,支持聯科、科訊的發展。”
  巖崎智久哈哈一笑。“這樣的原因好像是支那的信息部門有人發表了加快推進3g基站布局的聲音了吧?一旦支那完成他們的國產3g標準布局,我們再進入,就沒多少優勢了。你也不能怪二木會的經理們的決斷。哦,我聽中田佑都說你在支那有一個美妙的女人。可不要給長井靜香知道了。她正在三井住友銀行的香港分布工作吧?”
  “別提她好吧?”松阪士夫做個頭疼的表情。然后淡然的道:“中田君說的女人叫葉靜雨,確實很不錯。一個美貌與智慧并存的天才少女。我準備品嘗一下她的滋味。我很期待這個美妙的人兒在我身下呻-吟。”
  巖崎智久哈哈大笑,“哈哈,支那的女人不就應該為大日本的勇士服務嗎?”
  就在松阪士夫和巖崎智久在東京的夜里肆意談論的時候,陸景已經拿到了日系手機廠商最新的反應。和他預計的一模一樣。
  他想要誤導的實際上就是希望日系手機廠商把決勝手放在3g市場時代。當然,這個誤導也只是助推。日系手機巨頭在國內市場發展不下去,退出國內2g,2.5g市場,轉而布局3g市場很必然的選擇。
  陸景要做的就是向他們灌輸國內會大力推行3g的錯誤假象——易雄志這段時間的鼓吹豈能沒有一點效果——讓他們期待3g市場的來臨。但在原本的歷史中,包括東芝在內的三井-住友系的企業就錯誤地估計中國3g牌照發放的時間,也低估了政府對國產標準的支持,造成了早期的市場戰略被打亂。
  這一次在陸景的誤導之下,可以說日系手機廠商將會比原有的時間更早的去積極推動3g市場。但這個所謂布局將會是個笑話。把他們掃到歷史的垃圾堆里去也就在這個時間節點上。
  陸景在這一點上確實沒有騙阿部和也。2g時代,2.5g時代,景華手機想要在日本本土大量銷售都難,遑論擊敗日系手機廠商。他確實是打算在3g時代和日系廠商一決高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