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755 秋蘭姐的小聚

眾所周知,當日本人向你鞠躬的時候,并不是表示他對你心悅誠服,恰恰相反,日本人彎腰鞠躬的幅度越大、越是恭敬,肚子的壞水越是惡毒。
  英國人的所謂紳士風度只是為了掩飾其內心的傲慢。日本人恭敬的禮儀,同樣是為了掩飾心中的傲慢。
  “松阪先生找我有事?”陸景微笑著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手邊的濕毛巾擦了擦嘴。松阪士夫過來打招呼為了什么事,他大致心里有數。回江州等了2天,兔子就要出現了。
  松阪士夫客氣的笑著道:“陸君,我國最大的移動運營商ntt-doo公司的董事長阿部和也先生將會在后天抵達江州,我希望陸君屆時能去機場迎接,讓阿部和也先生感受到景華的熱情。”
  這話說的人很客氣,語調也很客氣,但是內容就不那么客氣了。
  陸景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個日本青年。松阪士夫微笑著迎接著陸景的目光。陸景哂笑道:“我想請教下松阪先生,阿部和也先生抵達江州管我什么事?我不記得景華和nec有合作,或者和ntt-doo有合作。”
  松阪士夫眼睛里幽光凜然,認真的道:“合作關系是可以建立的。”
  陸景冷淡的一笑。日本人的邏輯就是這么的奇葩。景華和日系廠商什么關系都沒有,這個松阪士夫卻跑過來要求他去機場迎接日本電信行業中的大佬級人物。骨子里的傲慢展露無遺。當他是日本人的馬仔嗎?召之即來呼之即去?
  “那也要等合作關系建立了再說吧?”陸景戲謔的看著松阪士夫,“松阪先生可以替阿部和也先生拿主意?”
  日本最大的移動運營商ntt-doo公司在日本電信界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日本的職員都是通過年功序列制從基層慢慢的成長起來的,松阪士夫剛才的自我介紹是nec中國區的代表。看樣子地位不低,再結合他的年紀。貌似是一位有背景的人物,但是要說他可以替阿部和也拿主意和景華談合作那是扯淡。
  松阪士夫微愣。他當然不能替阿部和也先生拿主意。他接到的指令是和陸景接觸,想辦法促使陸景和阿部和也先生見面。作為nec的代表,在這塊電子工業基礎貧瘠的土地上,他理所當然有優越感。難道一家后起之秀的電子企業去機場迎接偉大的大和民族電信行業中的巨孽不是應該的嗎?
  “陸君,如果你不想接待,我會和江州其他手機廠商的人談談。”松阪士夫冷幽的眼光看著陸景,緩緩的說道。
  “請便。”陸景根本就不理會松阪士夫的威脅,灑然的打了個手勢。誰樂意去貼日本人誰去,他不會去的。
  松阪士夫深深的看了陸景一眼。鞠躬道:“日后陸君一定會為拒絕我此時的好意后悔的。”說著,不等陸景回答,昂著頭信心滿滿的離開。
  陸景啞然失笑,日本人的自我感覺不是一般的好啊。
  陳蘇子氣憤的道:“什么玩意兒啊!這么囂張。還好意呢,我都要吐了。合著讓人去迎接他的人還是一種榮耀了?陸景,你剛才怎么不抽他一耳光。”
  “我在你眼里就是暴力男啊?”陸景笑著道,“打他一個只是解一時之氣。把日系手機徹底的趕出國內市場才是對他自大心態最好的回擊。那個時候他就知道尊重景華的意愿了。”
  關寧秋水般的笑盈盈看著陸景,桌子下一只小手悄然的握了握陸景的手表達她的支持。
  宋雨綺笑著問道:“你不是打算和日本人見面,這樣不要緊吧?”她作為陸景的助理自然明白陸景等在江州就是為了見阿部和也。這樣子可算是斷絕了見面的可能。
  何夢瑤訝然的放下手里的餐具,清澈如石上清泉似的眼眸看著陸景,清聲道:“你還要和那個氣人的松阪士夫見面?”
  何夢瑤的聲音如清泉流水,冷冽清潤。聽著十分舒服。陸景知道她沒說出來的意思:要是我,我肯定不會再和他見面了。當何夢瑤討厭一個人的時候最嚴厲的應對措施就是和那人絕交。何夢瑤性子清冷,看似如同冰美人一樣。實際上性子很弱,和她妹妹何夢明完全不同。
  陸景笑了笑。對何夢瑤解釋道:“不要拒絕和敵人交流。了解對手,才能更好的打敗對手。當然。我可不是讓你這么對你的追求者啊。”
  何夢瑤標準瓜子美人臉前一刻還是冰雪凝脂般的嫩白,瞬時覆上明麗動人的桃紅色,清澈晶亮的眸子里立時表情豐富起來。她其實想嗔陸景一眼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開她的玩笑呢,但是又覺得好像太親密了。
  她清聲辯解道:“我知道你在說手機廠商競爭的事情。”
  陸景微微一笑,將視線從何夢瑤粉雕玉琢地臉頰上移開,自信的對宋雨綺道:“要對景華如今的江湖地位有信心,阿部和也既然到江州來,肯定會和我見面。”
  宋雨綺點了點頭,認可陸景的意見。
  陸景拿起酒杯喝著香檳,心里對后天的見面期待起來。他不是期待和日系電信廠商談合作,他期待的是誤導阿部和也對未來中國手機市場的判斷。
  巨大的噴氣式飛機緩緩停落在江州機場。阿部和也帶著隨身的助手,以及東芝和松下的這次考察團成員。以他的經驗、眼界自然能判斷的這次歐美廠商不約而同的發起的機海戰術不會持續很久。日系手機廠商所面臨的最大威脅依舊是中國國內的本土品牌。江州他不得不來。不親自看一看如今中國手機的制造之都,他心里難安。
  “阿部君,歡迎來到江州。”一輛豪華的黑色雷克薩斯早已經停在機坪里。松阪士夫帶著葉靜雨、葉強文、蘇遠等科訊公司的高管在機坪里等候后。
  阿部和也是一名六十多歲干瘦的老頭,面相嚴厲。偶爾眼神精光一閃,予人鷹視狼顧的感覺。一看便知是手握重權的強力人物。他和松阪士夫握了握手,“辛苦了。”
  說著,坐近雷克薩斯里面。東芝和松下的兩名副會長笑著和松阪士夫寒暄了幾句。然后,眼神落到穿著白色短袖碎花小清新風連衣裙的葉靜雨身上,對視一眼,微微一笑。這位三井財團繼承人的日子看來并不寂寞啊。
  日本職場之中,女子地位極其低下,而這名女子能出現在機場里面,說明她和松阪士夫的關系不淺。
  黑色的雷克薩斯直接抵達楚北國際大酒店。一行人入住之后。略作休息便是午飯時間。楚北國際大酒店金碧輝煌的包廂中,阿部和也徑直切入正題,“松阪君,我讓你和景華的陸景聯系見面的事,有否辦妥這件事?”
  松阪士夫恭敬的道:“我和陸景見過面,但是他似乎不愿意和阿部君見面。那個支那人太過于傲慢,我認為如果沒有必要阿部君可以不用見他。”
  “八嘎!”阿部和也猛的拍著案幾,情緒爆發出來,“是我讓你辦事。我來中國需要見什么人不需要你來指手畫腳。”
  “哈伊!”松阪士夫連忙恭敬的低頭,一副請繼續罵我的表現。
  阿部和也冷冷的看著松阪士夫,慢慢的道:“不要恨你的敵人。我明天上午由江州飛回東京。接下來的事情,你看著辦。”
  松阪士夫低著頭大聲道:“我明白。”
  陳笑給白云酒業物色的接班人是擔任過她助理。景華現任人力資資源部部長的章文君。陸景剛在辦公室里和章文君聊了聊去白云酒業的事情,手機突然響起來。
  章文君見狀,笑著道:“景少。我出去透口氣。”
  “恩。”陸景笑著點點頭,疑惑的接了電話。電話是江州市委書記李學平打來的。
  “陸景。我這里有份請柬啊。有人希望我轉交給你。”李學平笑呵呵的說道,“你應該猜的到是誰的請柬吧?”
  陸景微笑道:“是nec的人準備要求我見面吧?”阿部和也是秘密來華。根本就不可能公開行程。松阪士夫要繼續邀請他見面只怕是另外的名目。
  “雖不中亦不遠矣。”李學平笑著掉了一句書袋,顯示他的心情正好,“東芝的副會長中田佑都希望今天晚上能在漢寧區的櫻花餐館和你見面。我原來在杭城任職時和東芝公司打過交道。我也就是轉達這么個意思。去不去你自己決定。我是希望你去聽聽他們說什么?當然,要聽其言觀其行。”
  陸景就笑了笑,“多謝李書記提醒。那我去聽一聽他們的意思。”看起來李學平對日系廠商也不是很感冒。
  江州因為有新日鐵的辦事處,偶爾見到幾個日本人并不算稀奇。漢寧區的櫻花餐館就是江州最好的日式餐廳。經營者也是從日本漂洋過海來的一對夫妻。
  豪華的勞斯萊斯緩緩的停在櫻花餐館前。楊顯看著櫻花餐館門口已經有不少安保人員嚴陣以待,想必是在保護那位阿部和也先生的安全。
  景華海外運營部總經理鄭中杰小聲介紹道:“日本因為采取的是運營商定制銷售手機的辦法。移動運營商相比于國內在整個手機產業鏈上的話語權要大得多。而且,日系財團的會長通常不是由大股東擔任,而是由財團的成員企業中聲望較高的、退休的前會長來擔任。因而,阿部和也的地位不低。”
  楊顯點點頭,問似乎有些感嘆的陸景,笑著道:“景少在想什么?不會感嘆日本人的奇葩吧?”他對景華和日系廠商合作沒什么興趣,他知道陸景這也是這個想法。今天過來只是聽聽日本人的想法,看看他們葫蘆里賣得什么藥。
  到他這個位置,視野、閱歷都得到極大的增長和開闊。在國內近三十年中,日系廠商在國內市場投資了很多企業,但是這些合資企業想要從日本人手里拿到技術基本沒可能。當初的以市場換技術政策基本上是失敗的。技術這東西,就得自己研發。
  “我?”陸景笑著道:“看到那輛雷克薩斯沒?我在想什么時候我們能開車國產的豪車來見客就足可自豪了。”
  楊顯和鄭中杰對視一眼,都笑起來。陸景走神居然如此嚴重,心態放松可見一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