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751 孫陽平的想法

越信電子是莫氏集團控股的電子制造企業。曾經依靠生產VCD、DVD賺取了大筆的利潤。隨著亞洲經融危機的爆發以及后續碟機市場的洗牌。越信電子利潤率越來越低,已經轉型制造手機。
  越信電子采取貼牌方式生產手機。手機主要行銷嶺南、東南亞一帶。其制造工廠設在江州徐古縣,是景華低端手機模組的主要采購商之一。
  “科訊是聯科的關聯企業,你想我怎么管科訊?”陸景微笑著說道,“低端手機市場依舊是景華關注的重點市場。最近低端手機模組的產能有所削減,不過越信電子不會拿不到景華的手機模組吧?”
  “拿是能拿到,問題是價格啊。”莫雅靜抱怨道:“科訊把價格壓低了400元完全破壞了低端手機的價格秩序。越信電子已經感受到競爭壓力了。”
  陸景笑了笑,道:“科訊手機模組目前只有一款機型,景華有七八款。你的選擇面沒那么窄吧?行了,我也不會要求越信電子只能采購景華的手機模組。你自己評估怎么采購科訊的產品。我這邊不會有意見。”
  莫雅靜打電話給他哪里是要求他管科訊的,而是想要征得他的同意采購科訊的手機模組。他總不能要求越信電子不能買便宜貨。何況,他現在巴不得科訊的出貨量再大一點。
  “呵呵,聞弦歌而知雅意!那說定了啊。”被陸景說中心思莫雅靜坦然承認,接著嬌笑道:“陸景,你洞察力這么厲害,不怕別人和你相處的有壓力啊?”
  陸景笑著搖頭,想起一件事來,“哦。莫培英先生是不是有心血管疾病。前天莫心藍和我聊天時提到她爸又生病了。”莫心藍正在美國和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幾家互聯網公司談買入股份的事情,前天晚上打電話和他通報情況,隨口聊了幾句家事。
  “恩。我大伯的身體一向不好。”莫雅靜低聲說道。
  陸景點了點頭,沒再多說。
  “打完了啊?”見陸景放下手機,黃紫琪不滿的蹙起眉頭,翹著紅潤的嘴唇說道,“都擾的我一下午沒法做事。”
  黃紫琪的辦公室不大,擺放了書柜、辦公桌,電腦桌、落地空調、墻角柜、傳真機、打印機之后就顯得緊湊。陸景徑直從窗戶處走到氣鼓鼓坐在黑色真皮滑動老板椅上的黃紫琪面前。
  “我真有那么可恨?”陸景看著黃紫琪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手扶著她的香肩。笑著說道。
  黃紫琪穿著一件淑女氣質的修身淺紫色連衣裙。連衣裙上身是網格狀花瓣紋絡,下半身則是小圓孔狀修飾,黃色、綠色的碎花圖案活潑生動。明眸酷齒的黃紫琪穿著這身連衣裙顯得清麗無方。她頸脖處露出的雪膚光滑,酥胸挺拔飽滿,撐出迷人的弧線。有著無端的性感。細腰收約,越發讓人感受她最近有些清瘦。
  見陸景有著一些難掩的沮喪。黃紫琪想著最近躲著他的舉動。心里有些柔柔的,搖了搖頭,道:“一般般的可恨。”
  陸景就捏了一下她美麗逼人、高聳的瓊鼻,笑著道:“我是怕你下班又不見人影了,所以到你辦公室里來堵著你。晚上我請你吃飯。”
  黃紫琪長長的睫毛挑了挑,看著陸景期待的眼睛。點了點頭,“好吧。”她這幾天已經連續拒絕過幾次陸景一起吃飯的邀請了。
  被邵秋蘭一點醒,陸景略一思索就知道黃紫琪為什么躲著他,伸手輕柔的撫摸著黃紫琪立體感十足、清麗的面龐。溫柔的笑道:“電腦借我用一下。我還看幾封郵件。”
  “哦…”黃紫琪的電腦桌就挨著她的辦公桌擺放的。她走過去開了電腦,輸入密碼。windows的經典開機聲響起。陸景從辦公室外拿了一只輕巧的小靠背椅子進來,坐下來熟練的接入景華的內部網絡,下載專用的郵件客戶端,然后輸入用戶名和密碼。長長的郵件列表刷新出來。
  看著陸景閱讀郵件時沉毅、安靜的神色,偶爾的皺眉思索,拿鼠標輕輕的點一點,或者思索著敲幾句話回復郵件。認真工作的男人是很迷人的,黃紫琪心里有些別樣的情緒。
  好友們都結婚了,阿羅是最后一個。陸景的婚期也定在了9月20日。她的婚期呢?她突然的不想再在陸景身邊呆下去了。只是和陸景曾經經歷的種種,又讓她如何輕易的割舍。這些天就這么糾結著。
  在大學畢業的時候是陸景送她離校,那里能忘記哭著離開學校時的情景。在京城,陸景幫她回擊程東華和方淺語,解開她的心結。在云春支教清貧而充實的日子里陸景來看她,幫她實現重建小學的理想。那時候他的身影就已經不可磨滅的刻在他心里。這段時間只能是躲著他,盡量不見他。但是,陸景下午把手里的事情都丟開,來她的辦公室找她,又讓她想起那個深秋的早晨,他在酒店大廳里等著,將特意早起離開江州的她堵個正著。跟著他去南陽街吃了早飯之后,后來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就讓她的生活再也無法和他分割開。
  黃紫琪心里那股情緒漸漸的要把她的心都給淹沒,滿滿的都是在襄水九眉山上那個夜晚的柔情。她無法想象:假設以后在陸景遇到時,兩人只是清淡的、客氣的、虛假的笑著打聲招呼就插肩而過。那種殘忍的痛,會讓她當場忍不住哭出來的。那不是惆悵、失落,而是后悔親手埋葬了曾經最美好的事物啊!
  陸景全神貫注的處理著郵件,他想把晚上的時間空出來。點擊了郵件發送之后,右手習慣性的去拿杯子。拿了一個空,陸景自嘲的笑了笑。
  黃紫琪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踩著高跟鞋悄然的出了辦公室,沒一會,幫陸景倒了一杯冰咖啡進來。“給。”她記得陸景喜歡冰咖啡。
  陸景輕輕的笑了笑,拿起來咖啡喝了一口,指指電腦屏幕,“紫琪,過來看一下,你去米蘭理工的事情聯系好了,你還有一些事宜需要配合準備一下,拿到明年的入學資格不是問題。”
  “哦,我看看。”黃紫琪正要走回到座位上去,扶著陸景的肩膀從他身后探頭去看電腦屏幕。
  感受黃紫琪身上淡淡的幽香。更要命的是她豐翹飽滿豐挺的乳峰毫無避忌的跟著連衣裙壓在他后背上,那份彈軟豐膩的感覺讓他有種眩暈感。而且,這個親昵的動作更說明她此刻已經放下心結。
  手托著鼠標,配合著讓黃紫琪看完,陸景再也忍不住。輕聲握住黃紫琪的手,“紫琪。”說著。站起來。將明亮的眸子里流盼著幽遠的情思的黃紫琪抱在懷里,輕聲在她耳邊說道,“紫琪,我不想我們說再見,其實是再也不見。不想我們偶遇之后,視線交匯然后錯身而過。不想在人海好不容易相遇就這么走失。”
  黃紫琪輕輕的聞著陸景身上清爽、陽光的味道。頭靠在他胸口,聲音清脆的說道:“我也不想。可是阿羅結婚了,你也要結婚了,不要怪我這段時間亂想啊。”
  “不會的。”陸景愛撫著她秀發。俏皮生動的馬尾辮讓她清麗動人。兩人擁抱了許久,時間仿佛被凝住了一般,知道外面傳來汽車汽笛的喧鬧聲。楓葉園的公司開始下班了。
  陸景愉快的笑起來,低頭鼻尖輕點黃紫琪的鼻尖。黃紫琪微微一笑,明亮的大眼睛看著陸景。陸景忍不住親吻著黃紫琪,輕柔的動作著…
  “啊…,不是吧?你們…,咯咯,紫琪,我先走了啊。”能夠不敲門就黃紫琪辦公室的只有徐詠碧。她看到陸景將黃紫琪抵在電腦桌邊沿擁吻,黃紫琪雙手抱著陸景的脖子,正郎情妾意的回吻著。
  她都大學畢業了,只是接吻倒不算是什么少兒不宜的畫面。問題是,黃紫琪的裙擺好像撩得有點高了,她細膩、悠長、帶著喘息、在舌尖打顫的呼吸聲讓人臉紅心跳。就算陸景衣冠整齊,徐詠碧哪里還敢細看,忙帶上門逃跑似的離開。
  走到樓下,徐詠碧心里啐了一口:兩個混蛋,還真是情難自已啊!
  陸景手從黃紫琪裙子中完美的雪臀上拿下來,幫她放下裙擺,抱著她溫柔的吻了吻,笑道:“走吧,我們也吃飯去。我請你吃隨即菜。”
  黃紫琪先是嬌嗔著瞪了陸景一眼,輕輕的踢了他一腳。徐詠碧知道她和陸景的關系,被看到雖然有些尷尬,倒不至于讓她生陸景的氣。而后她好奇的眨眨眼睛問道:“什么隨機菜?”
  “從出25棟大廈開始,我們開車往湖邊公寓你的宿舍走,在過三個路口之后到遇到的第五家餐廳里吃飯,隨便什么餐廳都進去。”陸景笑著說道。
  “行啊。”黃紫琪臉上露出明快的笑容,“不過,你好像不喜歡日本菜和清淡的菜系啊…”
  “運氣沒那么糟糕吧。”陸景輕柔的撫摸著黃紫琪的俏臀說道。
  陸景的運氣確實不錯。他和黃紫琪過三個路口,再數五家餐廳居然是楓葉園的鳳凰餐廳。這家餐廳的口味陸景和黃紫琪都是吃的習慣。
  兩人點了四個小菜,邊吃邊聊著。兩情相悅的歡快感覺流淌在兩人的胸臆間。黃紫琪吃著陸景給她挑過魚刺的魚肉,問道:“你下午電話怎么那么多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陸景笑道:“景華的m6今天發布。前段時間不是很多人看衰景華嗎?現在都被打臉了。我剛才在郵箱里看到報告,發布會現場的反響很不錯。哦,差點給忘了,禮物還沒給你。等著啊,我去拿給你。”
  陸景的手包放在黑色的奧迪a4中了。陸景出了餐廳,拿了一支精美的m6返回來,遞給黃紫琪。
  “哦,真漂亮。”黃紫琪愛不釋手的把玩中手中潔白輕巧的手機,贊嘆的說道。
  “這是生產線第一支正品。”陸景笑著拿起茶杯喝口水,“你拆開來看,后面有機身編號。你憑借這個編號可以登錄北美的f6音樂網站免費下載音樂。這個服務為期一年。過段時間,國內也會建立一個手機鈴聲下載網站,m6也是可以免費下載的。”
  時代音樂屆時只會提供比i88更為高端的機型免費下載。m6售價12006元。當然會擁有在f6音樂網站免費下載音樂的服務。
  黃紫琪依言看到后面的編號,當即從手袋里拿出她的景華手機i8,拆下手機卡換到到m6中。用自帶的瀏覽器登錄f6音樂網站,輕柔的笑著道:“好像真不錯呢。哦,你看這首歌下載費用是1美元。你搞這么個為一期的下載服務會不會虧本呢?”
  “你知道一支m6的市場售價是多少嗎?”陸景微笑著揚起嘴角:“我一支手機賣12006元,不會虧本的。”
  “啊?這么貴啊,會不會有人買啊?”黃紫琪打量著手機的手機,疑惑的說道。
  陸景笑著拿過手機,又讓黃紫琪伸出手,將白色的m6放在她白皙修長的手掌心。“你覺得這樣m6像什么?”
  黃紫琪迷惑的搖搖頭,嬌嗔道:“這叫我怎么說啊。”
  陸景撓撓頭,“那換種方式來說吧。”陸景把他自己用的v606、黃紫琪的i8、m6放在餐桌上并列的排在一起,“我是想說m6像一件藝術品,精致時尚。你看。它和其他的手機放在一起很輕易就會被認出來,對嗎?”
  黃紫琪點點頭。不明白這和定價有什么關系。
  陸景笑著揭開謎底。“國內手機現在8000元以上屬于高端手機。這段時間的機海戰術之后,這個價格還會下調。m6定價之前有人建議定在8888元上面,因為它的功能不是很完善,可能不會受到高端商務人士的喜歡。但是,我否掉了這個定價。”
  黃紫琪笑著插一句,“用郵件否掉了啊?”
  陸景笑著點頭。“恩。其實m6根本就不是賣給高端商務人士的。它不是商務機器。它是賣給那些炫酷的年輕人。因為m6極具藝術感的外形,識別度很高。所以它的定價絕對不能低了。價格低了,那些人還炫的人拿在手里給人認出來多沒面子啊。所以,它的價格一定要高于1萬。這樣越是被認出來越有面子。”
  當然。如果m6只是個普通貨色,用戶拿在手里也不會覺得有面子,只有精美得如同藝術品的流線型、質感十足的手機才會有這種效果。
  黃紫琪咯咯嬌笑,伸手拍了陸景一下,眼波流媚的道:“就你鬼心思多呢。”
  7月底的夏季夜色略帶幾許清涼,灼熱的路面在漸深的夜色還絲絲蒸騰出熱氣。星光和明月在科技園高樓大廈見的林木中灑下一排排斑駁不齊的影子。微風拂過,樹動蟲鳴。
  黃紫琪牽著陸景的手,輕惦著高跟鞋輕快的踩在樹影中的光點處,偶爾跳幾步,玩的開心之極。陸景都能感受到她心里那份說不出卻抑制不住的快樂。
  “要到你宿舍了。”陸景將黃紫琪抱在懷里,理了理她額頭稍亂的頭發,有些不舍的說道。
  黃紫琪在夜色里露出嬌媚俏麗的笑容,“我們再走回到鳳凰餐廳好不好?”
  陸景一愣,笑著道:“你不怕熱的話,我陪你走啊。”他的車停在鳳凰餐廳門口的。
  黃紫琪笑了笑,對陸景小聲道:“晚上我們去白沙井那里休息。”說完,嬌羞不已的低著頭。她那年為陸景在白沙井66號設計了一套房子,實際上那是陸景為她和他準備的愛巢。
  陸景笑著點了點頭,抱著黃紫琪的手緊了緊。
  白沙井66號離白沙井何家菜館不遠。陸景把車停在了白沙井的停車場。從熱鬧的西橫巷拐進去,走了五分鐘就到了白沙井66號。黃紫琪設計這套房子的裝修時全部是按照她的喜好來的。
  三層民國風格的小洋樓外觀。里面的裝修風格卻是明快,雅致。寬敞的臥室在二樓。浪漫的大床貼著落地窗擺放,單向玻璃很好的保護了臥室的私密,又能欣賞到白沙井婉麗的風情。
  夏季的早晨來的很早。紅彤彤的朝霞在屋脊上浮動時,陸景便醒來。穿著白色吊帶睡衣的黃紫琪正在他手臂彎處熟睡。看著她長長的睫毛隨著呼吸聲輕輕的顫動,陸景就知道在他偷偷的撫摸那只飽滿豐翹的玉兔時,她就醒了。
  “紫琪,早啊。”
  “早。”黃紫琪嬌羞的睜開眼睛,亮晶晶的看著陸景。
  陸景微微一笑伸手將窗簾拉開一點,坐在床頭,擁著嬌羞不已的黃紫琪說話。昨天晚上,兩人并沒有真個銷魂。陸景不想在黃紫琪心情激蕩的時候和她完成第一。黃紫琪心傷他結婚的事情,他心里有些愧疚。兩人只是將在她辦公室沒有做完的事情做完。
  黃紫琪也幫了陸景一次。所以這會兒她羞得不行。只是,心里卻感覺兩人心靈的距離比在襄水九眉山時更近了。
  …
  m6發布第二天,各種贊譽如潮涌來。這是一款經典、難以被超越的機型。m6的外形注定會被模仿的,但是要做到天線內置,還真沒幾家手機廠商能做到。
  8月1日,就在海內外手機廠商震驚于景華為何能推出這么一款精美得如藝術品的機型時,陸景在下午飛抵京城,準備參加晚上在匯海大酒店舉行的景華京城技術研發部成立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