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748 音樂網站的未來

夕陽正好之時,葉靜雨笑兮兮的在辦公室的落地窗前看著外面下班的人流,泛著金紅色光芒的晚霞落在葉靜雨如花的笑靨上。
  葉靜雨穿著一件甜美清新的夏日清涼韻味連衣裙,上面是白色小香風蕾絲上衣、下面則是藏青色太陽花的中裙,讓她顯得清秀無端,明麗動人。
  許雪穿著紫羅蘭色名媛氣質短袖包臀連衣裙,豐韻修-長的身材前凸后翹,性感明艷,笑吟吟的捏了捏葉靜雨的臉,“這么興奮干嗎?不就是科訊的手機模組可以出貨了嗎?”
  “什么叫‘不就是可以出貨’啊?”葉靜雨翻了個白眼,不滿的打掉許雪的手,嬌聲道:“江州山寨機市場至少260億的產值,景華憑借著供應手機模組在其中分享了大約40%的份額。科訊之前憑借著軟件就擠占了景華20%的市場,銷售額可以做到每年20億。現在科訊生產出自己的手機模組,正常情況下可以搶下景華35%的份額。而現在景華正處在清理庫存更換新產品的間隔期,產能收縮,讓出了大片的市場。科訊拿下景華45%的市場份額都是可能的。哼,多少錢不用我算給你聽吧?”
  許雪咯咯嬌笑,“看你得意的。記得月底給我把分紅打過來啊,我正好看中了英國那里一匹純血寶馬,80萬美金呢。我準備用來參加圣烈治大賽。”
  葉靜雨無奈的抱著肩膀道:“就不能做點有意義的事情嗎?賽馬有什么好玩的,又不能親自上場。真是搞不懂你們這些人的邏輯!”
  兩人正說笑著。突然一輛銀灰色的奔馳停在楓葉園25棟樓下。這輛銀灰色的奔馳v60在江州的辨識度很高,但凡是江州上流社會圈子的人都知道這是誰的座駕。
  葉靜雨詫異的道:“咦,陸景來這里干什么?嘻嘻,他不會惱羞成怒的上來打我吧?聽你說他身手很好的。”說完,葉靜雨嬌笑著扶著許雪,“雪姐,你說我一會要不要裝得害怕一點?”
  許雪沒好氣的在這古靈精怪妮子的俏臀上拍了一巴掌,笑道:“你這樣害怕的啊?他神經病啊,專門過來打你,那是小混混干的事情。喏。他過來接人的。”許雪對著窗外呶呶嘴。
  陸景正和一個馬尾辮。穿著白襯衣、牛仔褲清爽打扮的女孩同那女孩的朋友道別,然后一起坐進車里離開。
  葉靜雨笑著嘆了口氣,大有沒辦法在陸景炫耀一番的遺憾之感。她總不能現在沖下去和陸景說:喂,陸景。科訊的成績很好哦。
  可是。和對手分享你的快樂才是最爽的啊!
  陸景從研發大廈出來就去了楓葉園25棟大廈接黃紫琪。黃紫琪和徐詠碧的設計公司——芝華事務所就位于楓葉園25棟12樓。在大樓下和徐詠碧道別之后。兩人坐車繞過湖心路進入江州大學,在大學東邊的星光咖啡門口停下來。
  星光咖啡因為南陽街的成功生意下滑的厲害,原來的老板決意轉手。被陸景盤了下來交給邵秋蘭打理。也不為賺多少錢,只是保留那份昔日在星光咖啡里度過的美好回憶。
  星光咖啡在邵秋蘭接手沒有做什么改動,還是原來的模樣:藤椅,小圓桌,雕花窗戶外的松林,讓人能感覺到時光在慢慢的、安靜的流淌的慢曲調。
  此刻,星光咖啡里點滿了蠟燭,黃色的火苗微微跳躍著,充滿了夢幻般的感覺。咖啡館臨窗的位置邵秋蘭和宋雨綺已經在座。
  “啊…,好漂亮呢,你搞什么鬼?”看到窗戶處邵秋蘭和宋雨綺在,黃紫琪不好意思的從陸景手里把小手拿了出來,跟在陸景身后從門口走向燭光滿屋的咖啡館深處。
  “請你們吃頓飯啊。中午給你們打電話,結果都吃過飯了。可憐我在國航飛機上還留了肚子準備大吃一頓的。”陸景幫黃紫琪拉開椅子,笑著說道。又輕輕的握了一下邵秋蘭白皙修長的手掌,給邵秋蘭、宋雨綺打著招呼,“姐、雨綺。”
  邵秋蘭笑著嗔了陸景一眼,這家伙都不知道收斂一點呢。她微羞的把手從鋪著白色花紋精美雅致的桌布上拿下來。
  宋雨綺笑著戳穿陸景,“我怎么聽明雪說是因為國航的空中餐不對你胃口啊。”下午開完之后宋雨綺沒有等陸景一起,而是提前過來了。
  陸景嘿然一笑,也沒不好意思,問道:“明雪這么快就給你打電話了。你下午不是在和我一起開會嗎?”
  宋雨綺嘴角微翹,潔白的牙齒微露四顆,展露出一個妖嬈別致韻味的笑容,“她回江州得向我匯報工作啊。哦,陸景,你的秘書組人差不多招齊了,算上明雪一共七個人,你要不要抽時間和大家一起吃頓飯,見見面。”
  “你安排吧。這兩天我應該都在江州。”陸景笑著點頭。說著,看著精致知性的邵秋蘭道:“姐,你月底應聘師大數學系的助理講師復習的怎么樣啊?”
  邵秋蘭扶著小巧秀氣的眼鏡,自信的笑著反問,“你的數學好像是我教的吧?要不要我現在考考你?”
  “考就不用了”陸景忙舉手投降,“我就隨口一問。我承認三角函數、排列組合那東西我全還給你了。”
  “哈哈…”黃紫琪、邵秋蘭、宋雨綺都笑得花枝亂顫。把學的東西都還給老師了還說的這么理直氣壯呢。
  黃紫琪聲如珠玉落地,清脆好聽,邵秋蘭清麗的聲音中帶著吳地軟語,嬌軟嫵媚。笑語宛若悅耳的風鈴聲飄蕩在整個咖啡館。
  星光咖啡里的西式簡餐滋味極佳,土豆餅、紅汁梨、香桃排都相當地道。滿屋的燭光之中。只有四人在一起,低聲笑語,邊吃邊聊。
  “陸景,怎么老廖跑到科訊去了?科訊就在我樓上呢。我遇到他好幾回。我聽雨綺說科訊是景華的對手啊。”黃紫琪手里切著牛排,明眸不解的看著陸景。
  陸景先沒回答黃紫琪的問題,而是問坐在咖啡色圓桌對面的宋雨綺,“科訊的手機模組差不多出來了吧?”他才從京城回來,還沒來得及看到他郵箱里科訊相關的郵件。
  宋雨綺抿著紅酒點頭,“是啊,李大青他們速度很快的。半個多月就弄出來了。這兩天科訊應該就會組織生產手機模組。”以景華在江州手機產業集群的地位。江州手機產業里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景華的關注。
  “恩。”陸景笑著對黃紫琪道:“陳蘇子不是在和老廖談戀愛嗎?老廖是我派到科訊去的臥底。”
  邵秋蘭就笑。“怎么還臥底啊?警匪大戰嗎?”
  陸景笑著道:“那換個詞。商業間諜。不過,老廖不是偷竊科訊的商業情報,而是幫助科訊賺錢。”
  黃紫琪眨眨大眼睛,迷惑的道:“聽不太懂呢。”
  邵秋蘭也好奇的看著陸景。這實在有點難以理解。商業間諜幫助對手賺錢。這算哪門子的商業間諜啊。
  “預先取之必先予之。”陸景笑著解釋道。
  邵秋蘭和黃紫琪有些恍然。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情形。聽陸景這么說立時明白大半。宋雨綺微微一笑,這句話完美的闡述了陸景對科訊的思路。
  首先,科訊公司喜歡挖景華的軟件工程師。來復制景華的手機軟件方案。在景華打了幾次軟件補丁之后,葉靜雨更是熱衷于從景華內部攻破堡壘。試想,要是設計軟件補丁的人都跳槽到科訊工作,景華的軟件補丁又如何不被科訊破解呢。
  廖信華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今年二月份被葉靜雨挖到科訊工作。由于他在破解景華軟件補丁的優異表現,很快就被葉靜雨任命為科訊的軟件總監。
  科訊前后一共破解8次景華的軟件補丁。一次比一次艱難。廖信華一個人破解了后面4次軟件補丁,為科訊帶來大量的收入,讓科訊嘗到了復制景華手機軟件的甜頭。
  實際上后面幾次的補丁軟件都是由景華研發部的軟件部門傳給廖信華的。廖信華水平再高也不可能和景華軟件團隊智慧的結晶相提并論。前面那幾次補丁本就是景華有意放水,設置的不太艱難。
  破解了4次景華的補丁之后,廖信華自然而然的成為了科訊公司中掌握破解景華軟件補丁話語權的人。
  為什么景華給廖信華傳補丁軟件沒有被科訊發現呢?因為,科訊本身就處在景華科技園之中,網絡接口由景華科技園提供,網絡服務器由景華科技園部門管理。網絡數據的傳送根本就不可能被科訊內部截獲。
  就算科訊不走景華科技園的網絡端口,廖信華本身就是科訊的軟件總監。科訊負責網絡安全的職員腦子抽風才會檢測老大電腦的上網數據。要是老大下個片、看個網頁被發現了那怎么辦?
  因而,當廖信華說景華的補丁再也不能破解之后,葉靜雨會是什么反應呢?
  很顯然,葉靜雨不可能再去嘗試破解景華的軟件補丁,那么她只有兩條路可以走。第一,拿著科訊賺到的利潤“離場”,第二,按照景華設計的路走——開發科訊自己的手機模組,生產銷售。
  嘗到甜頭的葉靜雨怎么可能選擇“離場”。每年20億的銷售額,以聯科30%-40%的利潤率,一年收入可以接近8億,葉靜雨怎么舍得放棄?而景華更是“貼心”的、適時的提供了李大青等硬件高手。李大青在景華內部負責過元器件廠的研發工作,目前是微電子第二實驗室的首席科學家。他帶著工程師能在半個月的時間里復制出景華的硬件模組完全正常。
  這一系列的謀劃,設計的一環扣一環,十分周密,對人心的把握極為精巧,全部都是景華引導著葉靜雨主動的踩進去。
  葉靜雨這時候大概還沾沾自喜能夠“虎口奪食”。殊不知,在科訊啟動生產手機模組的那一刻,實際上就已經被景華裝到了“布袋”里。
  因此,陸景現在才會毫不避忌對黃紫琪說:老廖是臥底。
  燭光晚餐的第二天下午,陸景約了劉一平、李群徐華路麗都酒店觀景走廊的咖啡廳里討論i88和互聯網音樂結合的問題。i88將會是景華回擊西門子手機的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