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74 人事安排

吃過飯后,與幾人道別,陸景拉著杜衛成回酒店談事情。位于江州大道的長江酒店是江州市內老牌的四星級酒店,環境和服務都是一流。陸景開了房門,隨意的坐在沙發上,遞了一支煙給杜衛成,“工作交接的事情你盡快和馬飛還有笑笑交接完。最多給你三天時間,我要調你回京城組建物流公司。”
  杜衛成接過煙點上,聽到陸景繼續說道:“物流公司是組成一個半閉合式產業鏈繞不過去的坎。目前我手上只能抽40萬資金給你,主要的營業方向暫時還是通過公路運輸,鐵路運輸做大貨物運送。你要慢慢的經營起來,關鍵是車輛的租憑,火車車皮的安排,人員的管理,成本控制這些方面。
  物流公司的生意不用愁,主要是用來為怡家超市搞運輸。”
  杜衛成道:“生意不愁,我心里就有底。人員和成本,我慢慢摸索,會完善起來的。”
  “恩,這次回京城,你幫我注冊幾家空殼公司,我回頭有用。物流公司未來的利潤增長點將會是快遞業務。你在物流公司進入正軌之后,要把主要精力投入到這個方向。
  物流體系中以貨物的重量分作,小,中,大三種貨物。現在大部分公司都是在承接公司級的物流,主要集中在大貨物的運輸上。快遞業務的主營方向是中等重量的貨物運輸,形象一點就是包裹的運輸。服務質量的重點就在于客戶物品的安全和到達速度。目前這一塊的業務在香港和嶺南之間特別興盛,你有時間可以取考察一下。
  小貨物,類似于信件這樣的貨物,利潤太低,必要的時候可以放棄。”
  杜衛成吸了口煙,點點頭,“我明白了。”陸景笑了笑,抽著煙說道:“現在說這些還有點早,只是大概的和你說一下,讓你心里有數。到時候我們再具體的談一談。”
  說著,他在桌子上拿了一瓶礦泉水擰開喝了一口,“十月底諾基亞華中區總代理的合同,我們將會面臨著上宏貿易的競爭,我們要有丟掉江州市場的心里準備。”
  “啊--?”杜衛成有些吃驚,“諾基亞的云總對我們景和的印象不是很好嗎?我們在江州的業績這么好,他怎么會把代理合同給上宏?”
  陸景抽了口煙,“商場上的事說不準,一切要等十月才能揭曉答案,但是憑我們的業績,怎么都可拿下一個地區總代理的權限。”
  他這不是自大,而是有實打實的業績支撐,云天樂不可能看著利潤跑掉。但是他和上宏的潘總關系不錯,就要看他怎么協調了。
  杜衛成點頭,同意陸景的說法。兩人又就公司人員管理談了很久。陸景談了很多,物流公司的情況以及打算成立一家的手機公司的計劃。一直到凌晨兩點,杜衛成才告辭離去。
  第二天,陸景與吳璇在景和的會議室簽訂股權轉讓的合同。接下來安排了吳璇和幾位管理人員見面。陸景第一次見到關五常和吳肖。
  關五常矮矮的個子,大約只有1米6左右,但是說話聲音很粗,一聽就知道他在日常生活中就是個大嗓門的家伙。
  吳肖剪著短發,相貌一般,牛仔短褲下的一雙雪白的大長腿晃得耀人眼。說話很干練。
  陸景心道:“怪不得杜衛成推薦她上來,果然是個做事的人才。”陸景和兩人閑聊了幾句,算是將人名和臉對上號了。
  兩家小公司的合作,自然沒有記者發布會,也沒有招待酒宴。一切靜悄悄得就仿佛沒有發生過一般。
  景和的員工依舊按時上班,下班,有條不紊的為即將拿到手的中文機做著推廣準備。陸景在江州留了兩天,一邊與楊顯,馬飛,劉一平幾人商量最新的促銷方案,一邊等待杜衛成與馬飛,陳笑交接工作。
  景和最終定下來的促銷方案是買手機送話費的方案,購買一支價值6888元的手機,前一百名的客戶將會贏得1000元的話費。送話費這招促銷活動在后世智能機時代是爛大街的促銷方案,小孩都知道買手機送話費。
  但是在九六年的時候,對客戶依然有著不小的誘惑力。在一個成熟的市場里面搞促銷,無需大的噱頭,需要的實實在在的讓利給消費者。但是如果是一個還沒有開發的市場,那么吸引足夠的關注才是營銷方案所應該注意的地方。
  八月一日的新聞里面,陸景看到老頭子的身影在電視里出現了3秒,畫面中老頭子精神不錯,頭發似乎又白了不少。老頭子從不染頭發,最多讓理發師剪得精神一點。
  陸景悠悠的嘆了口氣,老頭子想要退下來,各方面要協調的東西太多,時間上沒有那么快。
  他心里忽然的想,如果指著電視對人說,“這是我爸。”有幾個人會信?
  晴空萬里無云。陸景與杜衛成乘飛機返回京城。飛機晚點半小時后從江州機場起飛。從江州機場到京城的飛機旅程一共兩小時,陸景坐在靠走廊處的座位上,看著為旅客們服務的空姐。水藍色的制服,一水的絲襪美腿,極具有視覺沖擊力。
  這個時候空姐還屬于高收入人群,女孩們的素質都是極高的。陸景就看到一個極為出色的空姐,容貌妍麗,前凸后翹,身材修長,美腿筆直,走到哪兒都是眾人的焦點。
  機艙里有一個去京城的旅行團,熙熙攘攘,讓機艙里很熱鬧。一位空姐走到陸景身邊,“先生,請不要偷怕我的同事?”
  陸景愕然的看著她,恍然發現那空姐盯著座位里面看。他坐的位置是三人一排的布局,最里面靠窗戶一名滿臉長著青春痘,穿著休閑裝的男青年正拿著一部索尼的相機,咔嚓咔嚓的拍著。
  陸景摸摸鼻子,心說,“還好,我只是偷看,不是偷怕。不然肯定要被這空姐認為是色狼。”
  “先生,請你刪除照片,好嗎?”空姐的聲音,從容而又淡定,仿佛優雅的電子合成音。
  青春痘把相機從脖子上取了下來,按了一下,笑道:“哦,好的。美女,我馬上刪除。我叫李大青,可以交個朋友嗎?”
  空姐微笑著伸出左手,修長的手指如同小蔥般青嫩,她五指平伸,示意道:“我們有規定,工作時間不能打擾客人,請見諒。”
  說完,轉身昂著頭離開,驕傲的如同一只白天鵝。
  李大青撓撓頭,見陸景在笑,說道:“嘿,哥們,笑什么,我今年都二十七了,找老婆是終生大事,不主動點怎么行。我條件很好的,在江州第三電子研究所工作,我們所最年輕的副研究員,哥們我前途一片光明,在三十歲之前有望升為研究員。”
  陸景有些吃驚,這個時候,教授還不是叫獸,專家也不是磚家,都是有能力,有水平的知識分子。
  這個李大青,二十七歲就是副研究員,那是有真才實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