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745 聯科的郁悶

聯科7月17日在江州楚北國際大酒店的舉行的手機產品發布會因為其董事長兼總經理葉文斌的缺席多少有些虎頭蛇尾。
  電子類媒體一致認為:聯科售價5888元的e502的并沒有之前頻頻在媒體面前高調亮相的葉文斌所說的那么驚艷。這是一款頗具市場競爭力的中端手機,但是還不至于能改變聯科的品牌形象。
  有消息靈通人士稱:聯科原本對e502的定價是8002,只是在發布會之前突然降價為5888。更有敏銳的市場觀察人士留意到,e502和景華前一天在京城發布的v607功能配置相仿,是競爭機型。
  消息一出,媒體、手機廠商才恍然大悟,景華應該是提前知道聯科要發布e502的消息,因而爭鋒相對的推出v607。
  有人評價景華是“窩里橫”;有人認為景華發布v607正得其時。景華在國內中端市場的優勢很大,如果景華一門心思和海外廠商在高端手機市場拼殺,反倒在中端市場份額被聯科搶走那才悲劇呢!
  面對媒體上的諸多猜測、爭論,景華沒有任何的回應。就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似的。
  正午炙熱的陽光讓江州如同火爐,一路從機場返回新豐公寓路上都難見幾名行人。
  陸景在京城停留了幾日在19日才返回江州。他和衛婉儀的婚期已經定下來9月20日完婚。婚禮之前還需要盡到的禮節,他一一照辦。
  關寧月中和謝清歌結伴去了云春,她手頭有幾天年假正好去云春度假。方琴則是在7月初就因景華國際學校放暑假回了老家。豫北省東高市。
  車到新豐公寓樓下,陸景把手里的電話放下。都懶得拿行李箱,對明雪道:“得。都吃過飯了。我要隨便找地方對付一口,你要中飯沒著落跟我一起吧。”
  明雪素凈的粉臉,不經修飾,自然流露出的勾魂魄力迫人心弦。她穿著一套迪奧的粉色中裙,前凸后翹。明艷動人的挽了挽耳邊被風吹落的青絲,明雪笑著道:“不會隨便對付一口都去麗都酒店吧?我中午還要回景秀園瞇一會。”
  景華公寓二期工程早就竣工。因為出入頻繁的南門就是江州高新技術開發區繁華的景秀路,景華內部人員習慣稱景華公寓的二期別墅區為景秀園。明雪調任陸景的助理居住在景秀園中的小別墅里。
  “隨便吃頓都去五星級酒店,那你的標準,我認真吃頓飯應該去哪兒?”陸景笑著揉揉眉心。“走吧,南陽街這兒好多美食,你估計都沒吃過呢。”
  方明雪咯咯嬌笑,拿著隨身的黃色lv手袋跟著陸景下車往南陽街里走去。
  她在云春的時候和陸景有過接觸,感覺他心思敏銳,城府深沉,權謀多變,挺可怕的。后來在襄水接觸過,請求他幫忙進景華歷練。倒覺得他性子溫和。現在成了他的助理,發現他為人挺隨和的,她在他面前說些玩笑話也沒什么壓力。
  美食一般都是在老字號才能品嘗的到。反而在大酒店、頂級私人會所難以盡情的享受美食的樂趣。
  南陽街的主街是騎樓的回廊式結構。陸景帶著明雪從師南路進入南陽街的主街,繞過星空網吧往右側走。路邊都是各式精美的小店。
  “就這一家了,我們先消消暑。”陸景指著一家窗幾明凈的小店笑著說道。
  在大熱天里面走得滿頭冒汗的,走進這家窗明幾凈的小店里面。頓時就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空氣里面還有金銀花的淡淡芬芳。加上墻壁上的電扇傳來了習習的涼風,很快暑熱就被清掃干凈。
  明雪跟著陸景坐在小巧的方式土黃色木桌邊。很快。兩碗裝在潔白陶瓷碗里面的湯品就被穿著紅色t恤的服務員端了上來,里面甚至都還有冰塊撞擊碗壁的細碎聲音。
  明雪揭開冰涼的白色瓷蓋,可以見到被燉得透爛的紅豆肚皮都破掉了,微紅色的粉末在清冷的湯水當中氤氳著,上面還有幾片洗得干凈的青翠薄荷葉,巧克力色的被熬熔的糖漿開始慢慢的溶解在了水里面。真的像是一款藝術品。
  “哦”明雪姿態優雅的拿起湯勺攪拌了幾下,湯勺與冰塊碗壁撞擊,發出了青翠的叮咚聲音,拿起勺子吸了一口,頓時覺得滿口清涼,紅豆的甘香粉嫩,薄荷的那種獨特的芬芳立即回蕩在嘴中。湯水的溫度剛剛合適,可以有效的用冰涼來吸走炎熱和焦灼,又至于冷的牙酸胃疼。
  陸景慢慢的呷著冷飲,笑著道:“怎么樣,不錯吧?”
  “恩。”明雪用力的點頭,嬌俏嫵媚,喝著冷飲環視著略顯冷清幽靜的小店,道:“不過這里生意怎么不算好?是不是因為放暑假的原因?”
  陸景笑著把桌子上的餐單推到明雪面前,用手指壓在最開頭推薦的菜品上,“南陽街這里一杯豆漿賣5角錢,而這里一碗薄荷紅豆湯賣10元。想想看就知道生意為什么不好了。”
  明雪明亮清澈的美眸略微凝了凝,道:“哦,你是說他是針對是消費能力較高的人群,所以生意不好。但是南陽街這里本能就有很多附近公司的白領過來用餐啊。”
  陸景倒不是不介意教一教他這位助理,放下手里的湯勺,笑道:“對的。但是首先這家小店主營的不是冷品點,他們還提供簡餐。這種定位本就是錯的。能夠在夏天花十塊錢來悠閑消暑的人,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吃坐下來簡餐。就比如我們兩個的中飯就不會在這里解決。”
  明雪聽得微微一笑,秀氣的抿著紅豆湯,一雙黑白的分明。顧盼神飛的美眸看著陸景。
  陸景繼續道:“第二呢,這里的環境還不夠雅致。十塊錢一碗薄荷紅豆湯比奶茶店里的奶茶貴。比咖啡店里的咖啡略低。這里的環境既不適合學生情侶的幽會,又不適合白領們休憩。或者招待朋友休閑的坐坐。所以,要是換做我來經營…”
  陸景點了點土黃色的小方桌,“把這種桌子全部換成咖啡廳的那種四人桌,鋪上白色的精美桌布,然后在空間上每一桌的客人拉開距離。怎么裝修可以找設計公司布局,然后呢,我會將每碗紅豆湯漲到18塊,會員價15塊。撤掉西式簡餐,換成湯碗裝的燉品、湯品之類的中式食物。謂之營養均衡、美容養顏,價格怎么定就不用我多說了吧。最后…”
  明雪訝然的道:“還有最后啊!咯咯…”說著,掩嘴嬌笑。
  陸景笑著道,“你不覺得這其實比咖啡館還少一些休閑的功能嗎?所以要補上這一塊短板。否則休閑的話,顧客為什么不去南陽街的咖啡廳呢?這家小店要提供網絡接口、書籍、棋牌之類的休閑服務。”
  明雪心悅誠服的眨眨眼睛,“這樣子是好,可是假設我花15塊錢在這兒坐一下午不走怎么辦?按你的方法,位置有限,消費額上不來不得虧死啊。”
  陸景笑道:“你不會沒事隔一段時間放一兩首輕快的音樂啊。”
  “啊…”明雪哭笑不得。“你這真是奸商本色啊。”
  輕快的音樂在用餐的時候是一種催促的心里暗示,沒有人會在有著快節奏音樂餐廳里用餐很久。所以營造舒適的環境的話一般都是舒緩輕慢的節奏。
  “我當你夸我啊。”陸景笑了笑,喝光手里的薄荷紅豆湯,道:“走吧。我吃正餐去,我可是有點餓了。下午還要開會。”
  “哦。”明雪飛快的喝完還剩小半的冷飲,結賬之后跟著陸景離開這家小店。順著陰涼的馬路往南陽街外側東邊走。過了東邊和中盛路相通的六車道馬路。在馬路對面,南陽街最外圍的街道上找了一家斜對著體育學院西門、看起來油漬斑斑的飯店里坐下。
  已經是下午一點左右。食客仍是滿滿,不少人都額頭冒汗的呼啦啦的喝著湯。吃著罐裝的米飯。飯店里打著的空調,呼啦啦的吊扇似乎并不足以驅散暑氣。
  明雪進到飯店里就無數的目光看過來,倒不是一身奢侈品裝的時尚女郎不應該出現在這家叫做食味香的大眾飯店里,開寶馬、奔馳來吃飯的老食客都見過。
  而是明雪容貌精致,肌膚如雪,殘雪一般冷艷的容光灼得他人不敢逼視。但男人便是這樣,越不能看,越是會偷偷的看。
  “老板,一碗素高湯、一碗羊肉高湯、一份紅燒肘子、一份蒜泥空心菜、兩份米飯。”陸景和明雪在臨近收銀臺的位置坐下,熟練的高聲喊道。
  圍著花色圍裙的黃瘦老板娘扳著臉道:“羊肉高湯沒有了。”
  “那換一份素高湯吧。”陸景說道,對明雪攤開手,“老板生意好就是底氣足啊。哦,你不要緊吧?”
  明雪微笑著揚起嘴角,“我能有什么要緊的啊?我在云春什么場面沒經歷過。”
  陸景手扶著額頭,笑道:“噢,我不是說別人看你的眼神。作為美女對這樣的眼神做到熟視無睹是基本功。”說著,陸景指指明雪身上粉色優雅的迪奧裙子,“我是問你坐在這兒有沒有心理障礙。別跟著我吃頓飯滿足口腹之欲毀了你喜歡的衣服。我聽雨綺說你可是月光族。”
  明雪掩嘴輕笑道:“什么基本功啊?關寧告訴你的嗎?”說著,拿著白色的紙巾擦著桌子,“我可沒你說的那么嬌氣啊。你難道不知道lv、迪奧、夏奈爾對女人的誘惑嗎?八一百貨那兒有專賣店,我逛街的時候怎么忍得住。”
  陸景笑著搖頭。每個女人天生都有購物狂的潛質。明雪每個月的工資全部花在了美容、購物上面。宋雨綺老是跟著她一起血拼購物,每回買完了回來就嘆氣:完了,完了,又給明雪那丫頭帶壞了。
  一查賬單,再比照明雪的工資,就知道明雪有多么瘋狂,月月精光。
  食味香的素高湯里面主要原料是冬菇絲,肉絲,火腿絲,雞蛋,粉絲,這些東西都并沒有什么特色的,關鍵是老板特別熬制的高湯。,有著難以形容的濃香。
  伙計很快就送了陸景、明雪的飯菜過來。大碗的素高湯端上來,濃冽的香氣頓時撲出。聞到那香氣,陸景的肚皮里面響起了“咕嘟”的聲音,招呼了明雪一聲,連忙開飯。
  陸景揭開古香古色的罐子,里面盛放的是一塊斤余的紅燒后肘,顫微微的棗紅色外皮襯上雪白的盤底,其周圍再佐以青翠碧綠的萵苣,只是視覺上便給人以沖擊的感覺。
  陸景夾起一塊紅燒肉放入口中的時候,只覺得入口就化,偏偏外皮因為略焦還顯出了嚼勁。而埋在了盤子下面的長蔥也是味道獨特,肘子的鮮肥之意全滲透入其中。再佐以香料的馥郁,味道十分正宗。
  陸景餓得有些狠,國航飛機上的中餐完全不能吃,狼吞虎咽的吃起來。明雪則是品著湯,就這蒜泥空心菜吃起飯來,偶爾夾一筷子紅燒肉,回味半響才生生的忍住。油膩的東西容易長胖啊!
  “陸景,怎么沒聽雨綺姐說過這里的位置啊?呃,今天要被你害死,晚上不鍛煉的話,估計要胖上一斤了。”
  陸景筷子不停,笑著道:“雨綺到體大這邊來得少,她那里知道。一聽紅燒肘子,紅燒肉,估計就繞道了。吃啊,再不吃我都吃完了。”陸景促狹的說道。
  明雪嫵媚動人的微蹙峨眉,在美食和身材之間做選擇真是難,想了一會,豁出去道:“算了,就吃一回應該胖不了。”說著,夾了塊紅燒肉到自己碗里。
  看她一副放開了的樣子,陸景忍不住笑起來。其實,明雪的身材仔細看起來,略顯消瘦,并不算圓潤,估計她略微圓潤一些會是另外一種風韻。
  半個小時候,兩人心滿意足的往新豐公寓走。明雪索性也懶得回景秀園,在樓下宋雨綺的房間里休息。陸景小憩了片刻,也沒喊明雪,坐車前往景華科技園的研發大廈開會。
  周復生已經從荷蘭回來。面對機海戰術的狂潮,現在嚴峻的市場形勢,景華的高層們自然需要開會梳理最近的信息,相互討論,交流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