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743 機海大戰的序幕拉開

聯科公司如此高調的在江州舉行產品發布會本就算是有向景華示威的意味,而發請柬點名道姓的邀請陸景參加更是將這層意思清晰無誤的表達出來。
  陸景晚上和占哥兒、明雪在金頂俱樂部吃飯的時候,楊顯還打來電話抱怨了幾句。
  江州的手機公司雖然多,但江州本身并不是國內的一線城市,在江州發布手機并不能很好的引起消費者的關注,更多的是引起手機行業內部的關注。
  景華向來是把江州視作自己的地盤,楊顯對聯科這樣炫耀式的舉動反感也實屬正常。
  占正方笑著道:“怎么,聯科跑到江州耀武揚威了,他們倒是自信的很。小日本能把最好的技術給他們嗎?當了二鬼子還得意洋洋,犯賤!”
  聯科的資方中有日本的半導體巨頭NEC。聯科的人大概從NEC那里獲取了什么新技術迫不及待的想要在景華面前展示下肌肉。
  “好了傷疤忘了痛的人又不多葉文斌一個。葉文斌性子應該沒那么輕浮,這說明聯科這次很有把握。”陸景笑瞇-瞇的和占正方喝酒,語氣輕松的說道。
  去年黃利飛給他說過,聯科和索尼討論了數字手機技術的可能。原來的歷史上去年從日本手機市場逐步流行起來的彩屏手機在今年上半年突破了800萬臺,占據日本同期手機銷售的30%。
  而現在則是因為景華掌握了彩屏技術,在去年就推出了售價10006元的折疊雙彩屏新機V606。原有的歷史軌跡已經發生變動,彩屏手機的流行是同時出現在國內和日本市場。
  現在彩屏手機已經開始的得到大部分消費者的認可,風靡全球。當然,售價依舊居高不下。日系電子廠商手中掌握著最新的手機彩屏技術。聯科應該是已經獲得了彩屏技術。
  01年、02年手機最熱的技術是日系廠商的彩屏技術在手機上的應用。在02年、03年彩屏逐步普及之后,03年、04年流行的則是日系手機廠商推出的拍照手機。拍照技術在手機上的應用日系廠商現在應該已經在研發。因而,聯科獲得并不是日系廠商手中最前沿的技術。
  客觀的講,日本在電子行業確實很有優勢,很是引領了幾次電子行業的時尚潮流。日本的索尼一直是全球頂尖的電子廠商之一。索尼之外。日本還有NEC、松下、東芝、夏普這樣一流的電子廠商。
  但是,陸景此刻的輕松并不是故作姿態。就算聯科拿到了日系廠商的彩屏技術,有NEC、索尼的技術支持,景華又有何懼?
  彩屏技術景華早就掌握了。聯科哪里有什么技術優勢?
  聽到陸景的話,占哥兒微笑著搖頭,陸景胸有成竹的樣子他哪里會看不到。“我這幾天已經注意到景華的銷售數據有所回落,你打算怎么應對這次海外廠商的機海戰術?”
  陸景灑然的笑道:“我總不能束手就擒吧!景華只是削減產能又不是不做手機了。只能是死磕到底啊。”
  占哥兒哈哈大笑,“你小子…,這話我愛聽。那我期待著明天景華的gprs手機給我帶來的震撼。”
  陸景就笑了笑,拿起酒杯和占哥兒喝酒。
  和占哥兒一起吃過飯,送明雪去匯海大酒店里休息。陸景則是坐車前往信產部的家屬樓中拜訪信產部副部長易雄志。
  在景華的判斷正確市場的風險之后。在信產部屬的報紙——《信息產業報》上發表了要求警惕市場風險的易雄志在信產部里變得矚目起來。對于能準確判斷手機市場形勢的人,大家總是尊敬的。
  易雄志笑呵呵的招呼陸景到他的書房里就坐,散了煙給陸景,笑著道:“今天咱們是私下里聊天,隨便聊。聊一聊手機市場未來的發展趨勢和方向。”
  陸景微笑道:“易哥怎么說就怎么樣了。”稱呼在官場上歷來都是有講究的。具體到生活中,越是深宅大院越有講究。
  他和易雄志的關系本就是稱呼他為“易哥”。上次來拜訪稱呼易雄志的為易部長,則是表明他是以手機廠商的身份和主管部門——信產部的領導對話。既然易雄志說私下里聊天。他當然不會再稱呼易雄志為易部長。
  其實,對易雄志今天找他來的意思,他心里大致有底。聽說,信產部的常務副部長尉子民不就之后就會外放,易雄志應該是打算再接再厲,爭一下這個位置。
  在信產部內部易雄志因為準確的預測到手機市場的風險,說話分量越來越重。
  而另一名夠分量爭這個位置的副部長候斯年則是反對景華提議的以信產部的身份對手機廠商發布警示信息而丟分不少,威望下跌。
  易雄志哈哈一笑,和陸景說起GPRS手機未來發展的趨勢和集成的功能。畢竟GPRS網絡比G"S--M"更加的先進。
  閑聊了二十幾分鐘后,陸景琢磨了下。道:“易哥,你覺得CDMA技術的發展前景怎么樣?”
  易雄志微微一愣,笑道:“大有前途啊。ITU(國際電信聯盟)在去年5月就確定WCDMA、CDMA2000、TD-SCDMA為三大主流無線接口標準。寫入3G技術指導性文件《2000年國際移動通訊計劃》。我來部里有段時間,對這些東西還是了解的。我們國家的標準TD-SCDMA由于起步晚,相比于歐洲和美國的標準在技術上還有些不成熟。”
  CDMA技術是由高通公司通過美國-軍方開放出來的而技術研制出來的一種擴頻多址數字式通信技術。現在說CDMA基本上是指CDMA2000。
  他調入郵電部之后。對郵電部電信科學技術學院(大唐電信)的得意之作TD-SCDMA深入的了解過。說起來,他更適合于類似于技術官員這樣的崗位。
  陸景微笑著問道:“信產部有沒有興趣推行建設TD-SCDMA網絡運營呢?畢竟很多技術,只有通過實用才能不斷的完善。”
  在日后的3G(移動第三代通信標準)時代,國內的TD-SCDMA協議在技術上確實和歐美的標準差得太多。用戶對國內的標準心存疑慮。陸景希望能夠改變這種狀態。
  所謂國家的國際地位,國際影響力,頒布世界上某些行業標準就是一個具體的體現,而不是日后網上觀點所說的“共和國朋友不多”。恰恰相反,朋友不多說明共和國已經在崛起。
  誰都樂意和小狗做朋友。但是絕不會樂意和老虎做朋友。就陸景本人而言,他希望自己的祖國是老虎、是龍!
  易雄志沉吟了許久,道:“3G技術是未來移動的發展趨勢,我個人是傾向于推動國產標準的。但是你知道的,建立TD-SCDMA網絡耗資巨大,段時間內恐怕難以實現。而且。TD-SCDMA的專利主要分布在諾基亞(32%)、愛立信(23%)、西門子(11%)、大唐電信(7%)手中。說起來,我們還是處于弱勢地位。”
  陸景就笑道:“愛立信受制于2000年全球通信業的業務萎縮,今年出現巨額虧損,九月份愛立信愛立信成立子公司愛立信移動平臺公司,向全球移動電話及無線信息設備生產商提供開放標準的2.5G和3G技術平臺授權,所以我們要獲得愛立信專利技術許可難度不大。再加上大唐電信手里的技術專利。在技術專利上我們不會受制于人。易哥,你可以先在媒體上提一提這方面的理念。”
  易雄志微微點頭,道:“恩,我會提一提的。”
  他找陸景來閑聊,其實也是想知道國內手機行業領軍企業的靈魂人物對整個行業、市場發展趨勢的判斷。既然陸景提起可以大力推行國產3G標準,他自然知道該怎么做。
  和易雄志聊了兩個多小時,陸景才告辭離開。天色已晚。他也沒有去打擾張漓,而是住到了匯海大酒店里,準備出席明天景華在京城的GPRS手機V607的發布會。
  對景華的V607產品發布會,國內的電子媒體幾乎可以用雀躍歡呼來形容。在媒體上炒作了一番海外手機廠商的威脅之后,海外手機廠商接二連三的發布造型精美,功能強大的GPRS手機。任誰看到自己國家內的市場被國外手機廠商盡情肆虐都會不舒服。國內的媒體都希望能看到景華給出一個漂亮的答卷來回擊目前低迷的形勢,提振士氣。
  7月16日,景華的三巨頭之一,運營部總監程建楓親自出席景華在匯海大酒店5樓宴會廳里舉辦的產品發布會。當程建楓出現在金碧輝煌的宴會廳主席臺上時,現場媒體的氣氛達到高-潮。
  咔嚓咔嚓的閃光燈不斷的響起。程建楓滿面春風的手撫著西服微微敲了敲話筒。宣布發布會開始。說了一番鼓舞人心的話回到第一排就坐將舞臺讓給后面的介紹產品的運營經理。
  看著正在介紹V607的運營經理侃侃而談,坐在白色的軟椅上的程建楓心里卻是苦笑不已。過了今天上午這個發布會,他怕是要被國內的媒體罵死。
  景華的新機V607采用的是億恒科技的GPRS芯片MF3710,集合wap1.0功能,延續了V606的彩色雙屏風格。翻蓋機的設計。提供白色、金色、咖啡色三種顏色的機型。
  坐在主席臺上第一排的《IT周刊》的資深記者孫陽平看著正在用演示的V607功能,失望的在稿紙上寫道:功能平平,設計風格延續了景華一貫的簡約時尚風格,毫無亮點,沒有任何新技術的應用,沒有任何的創新,唯一值得期待的或許就是售價。
  寫到這兒孫陽平停了下來,因為景華還沒有公布售價。而V606的售價是10006元,V607總不能是10007元吧?
  “老孫,你覺得怎么樣?”坐在孫陽平身邊的《電子世界日報》資深記者皺著眉頭問道。
  孫陽平搖搖頭,嘆口氣道:“一般。我很失望。按理說景華代表著國內手機制造的最高水平。怎么會在這個時候拿出這樣的產品來。現在市場形式這么嚴峻,景華方面不會認為這樣的手機能夠在高端手機領域競爭得過摩托羅拉、西門子吧?”
  “是啊,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手機,居然呈現給消費者是一款普通的毫無新意的手機,這怎么能行?”《電子世界日報》的記者也是搖搖頭。
  在發布會結束之際,發布會現場不斷的響起竊竊私語聲。這時候景華終于宣布了V607的最終價格:6700元。
  “啊…,怎么會這樣?”
  “不可能吧,景華瘋了。這是要買成本價嗎?明明是一款高端機型怎么定價卻是中端機型的價格。”
  “完了,景華這完全是放棄抵抗的節奏,只想著生存下來。”
  “太讓我失望了,之前景華放出市場警示,還以為景華能有完美的應對策略,沒想到居然是只知道和國產手機廠商競爭,這算什么領軍企業的風范。”
  會場里的嘉賓、記者大失所望,紛紛抱怨,不滿的議論著結束了這次發布會。可以想象,接下來失望的媒體人會如何對景華大肆鞭笞、口誅筆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