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742 酒吧聚會

“剪除羽翼。”陸景喝了一口紅酒,輕聲說道。科訊公司和聯科有著千絲萬縷的連續。聯科雖然不夠資格成為景華的對手,但聯科的股東基本都和他有過節。葉文斌、黃容山、蘇遠…
  他也不是那種非要把商業對手整的走投無路的性格,但是有機會能夠一腳把敵人從山頂踹到山腳下去,他絕不介意上去踹一腳。現在,海外廠商即將發動機海戰術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1804酒吧臨窗的燈光布置的有些幽暗,不及酒吧正中的明亮。這樣可以使得坐在窗邊喝酒的人們能在夜里清晰的看到南陽街的夜景。看著柔和微暗燈光支離破碎似的落在陸景臉上,讓他的眼睛、鼻子、嘴唇或明或暗。很耐看。陳笑心里忽而浮起輕柔的柔情,有種想要捧著他的臉和他接吻的沖動。
  她一聽就明白陸景的話。科訊是聯科的羽翼。陸景和聯科股東之間的恩怨,她是一清二楚。甚至,黃遠電子的黃容山還將喪子的仇恨算到了陸景身上。
  科訊的大股東、創始人葉靜雨是葉文斌的侄女。科訊手機在成立之初就完全接收了聯科在江州的資產。聯科同時成為科訊的大股東之一。科訊在山寨機市場獲取的利潤實際上會給聯科供血。
  既然科訊是聯科的關聯企業、羽翼,陸景要海外廠商發動機海戰術的市場背景下對聯科動手,肯定也需要把科訊清理掉。
  “李大青離職是周復生安排好的。他和另外三名工程師將會陸續加入科訊,幫助科訊快速的復制出景華的手機模組。”陸景笑著道:“原因是什么不需要我具體解釋吧?”
  陳笑嬌嗔著拍了一下陸景的手背。兩枚精致的魚尾吊墜悠然的晃動著,嫵媚的小女人味道十足。“當然不需要。我好歹也是在手機行業里混過的,怎么會不知道啊。”
  手機生產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電子元器件的采購。就算江州由于景華的推動已經形成了一定規模的配套產業集群。但是就整個國內手機企業的需求量而言產能還是不足。
  更何況一些核心的電子元器件要從國外購買。國內手機企業對元器件的需求基本是不大受上游元器件廠商重視,他們不會為國內企業提前預留出配額。
  當然,海外電子廠商也不會有錢不賺。等國內企業的訂單下過去,再組織生產,運送回國,兩三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手機廠商常常因為缺少某個核心元器件導致整條手機被迫停下來。
  國內企業的應對方法通常是提高每次元器件的采購量,增加庫存。而一旦市場競爭激烈,不斷的有新型號的手機產生,在終端市場中舊有型號的手機賣不出去。所采購的元器件自然無用,虧損就會產生。
  機海戰術的核心秘訣就在這里。陸景的意思就是同樣用這種方法把科訊清出手機行業。而前提就是科訊要自己制造生產手機。
  如果科訊僅僅是做軟件,在機海潮來臨之時損失是很有限的。因而,景華需要派遣得力的工程師幫組科訊迅速的嘗到自己生產手機獲取大量利潤的甜頭。
  這便是李大青辭職的內幕。當然,景華肯定不能讓科訊得知景華的意圖,必須要由科訊主動來景華挖人。否則,平白的送錢給人,誰不會起疑心啊?
  至于,李大青接下來如何進入科訊。她就不是很清楚了。
  陸景笑著陳笑大眼睛里蘊藏著的情意,心里有些悸動。只是,眾目睽睽之下,也不能和她有什么親昵的動作。和她聊了一會手機市場未來發展的趨勢就散開來各自和朋友聊天。
  氛圍再好的聚會也有結束的時候。晚上十一點多時。大家陸陸續續的散去。陸景安排車留下來待會送黃紫琪和徐詠碧回景華科技園的湖邊公寓,然后和關寧回了新豐公寓。
  南陽街的主街是騎樓的回廊式結構。星空網吧斜對著的師南路則是通往江大南三門、新豐公寓、江州師范大學,理工東路等地。而主街外側東邊有寬敞的六車道馬路和中盛路向通。
  何夢瑤、何夢明、謝清歌、席雨嘉四人在師南路口和陸景、關寧道別。然后從略顯冷清的各式精美小店的街道繞到東側的馬路。何夢瑤的專車停在那里的。席雨嘉拿著車鑰匙去開車過來,三人路邊稍等。
  晚風風拂在臉上正是怡人。見姐姐沉默著不說話。何夢明嬌柔的笑道,“姐。你都小鳥依人了一晚上還嫌不夠啊。”她姐今天整晚上都在和關寧、陸景聊天。
  謝清歌偷偷的笑起來。接著,心里籠罩上一層淡淡的輕愁,像夕陽西下時江面漂浮的飄渺云煙。
  “啊…”何夢瑤心里略有些羞澀的,一抹淺淡的緋紅色浮現在頸脖上,微嗔著輕拍了妹妹一下,清聲道:“你瞎說什么啊?偏你心眼多,喜歡亂想。”
  何夢明嘴角微翹,再說她姐就要惱了。
  席雨嘉開著白云酒業配給何夢瑤的專車——一輛白色的豪華奔馳,緩緩的停在何夢瑤、何夢明、謝清歌面前。
  “走吧。先送歌兒回家。”何夢瑤拉開車門讓何夢明、謝清歌先上車。
  她在妹妹和親近的人面前當然不會冷冰冰的木頭人。她只是性子清冷,不太習慣和陌生人熱情的打交道,然后對那些圍著她的追求者不假辭色。
  見何夢瑤笨拙的轉移話題,駕車的席雨嘉嬌柔明麗的笑起來。她剛才也聽到了何夢明的話。
  陸景屢次對夢瑤委以重任,信賴無比。夢瑤心里肯定有“士為知己者死”的念頭。她在云春的工作就很拼命。關鍵是,夢瑤和陸景兩人心里只怕都有些淡淡的情愫。陸景和夢瑤都是那樣出色的人物,相互吸引實在很正常。一個不小心。兩個人就會捅開那層窗戶紙。
  席雨嘉一邊發動汽車,一邊想著何夢瑤和陸景最后會怎樣。
  7月初。江州市人代會如期舉行,代市長周平高票當選為江州市市長。周平在講話中指出。會繼續保持江州市政府各項優良的傳統,堅持推進各項改革,堅持發展經濟、堅持把江州打造人文、健康、宜居、現代化的高科技城市。
  主席臺下黑壓壓的代表們報之以熱烈的掌聲。這份類似于周平接下來在市長任期內施政綱領的講話很清楚明白了表示將會繼續保持陸市長給江州帶來的種種新理念,并且會繼續深化推行下去,為江州的高速發展提供推動力,贏得了與會代表、干部的擁戴。
  這也正式的宣告江州陸派干部群龍無首的局面終結,新的旗標人物贏得了各方力量的認可。
  在江州的干部、群眾都為江州的政策不會改變,并且將延續下去感到高興時,很少有人注意到江州市委秘書長劉偉立黯然調任楚北省水利廳正局級巡視員的消息。
  陸景暫時無瑕關注劉偉立的動向。他一直密切的關注著手機市場的最新動態。7月5日。7月7日,西門子和諾基亞分別發布最新的gprs手機。
  諾基亞發布的gprs手機n7230a延續了諾基亞簡潔實用的風格,直板機型,國內售價3200元,銷售的競爭對象直指聯訊的主力機型h202。
  西門子發布的是gprs手機mx530是一款精致的翻蓋手機,提供黑色、白色、香檳色三種顏色,國內售價5288。這個價位正好與景華此前降價銷售的音樂手機i8相重合。
  景華上下都在盯著終端市場由景和電子、盛泰電器反饋回來的銷售數據。
  7月9日,華夏移動正式升級旗下的運營網絡為gprs網絡。對國內的手機用戶而言,一個全新的手機體驗時代到來了。手機上網是影響社會生活方式的重大的事件。
  7月12日。三星在松下發布gprs新機之后在建業舉辦產品發布會,發布了他們最新的折疊雙彩屏的高端商務手機n99。這款商務手機集合了wap,mq等諸多gprs應用功能。定價高達12000元。
  第二天,電子世界日報上就出現了三星n99的評測報告。根據電子世界日報的揣測。這款手機很有可能針對的是諾基亞在印度研發的一款高端商務手機。
  7月份上半個月,各大手機廠商摩拳擦掌,紛紛發布密集的在國內市場發布帶有gprs應該功能的手機。機海大戰的序幕就此拉開。
  海外手機廠商密集的發布新款gprs手機對景華的首要沖擊并不是市場份額的削減——市場份額統計數據不可能只采取半個月的數據。其影響要稍后才會凸顯出來。
  海外手機廠商的舉動首先給景華帶來的沖擊是巨大的聲譽:景華之前預言的市場風險已經正在逐步的驗證,處在手機產業一線的經銷商、代理商已經感受到絲絲的寒意。
  很多之前對景華預警呲之以鼻。諷刺的媒體開始轉向,稱贊景華的市場分析部門眼光獨到。而更多的是。諸多之前對景華的警告不屑一顧的國內手機廠商老總們開始認真的思考景華所提出的兩條建議:減產能、清庫存。
  天際地一抹輕云幽遠去。等在京城機場外的藍色賓利在夕陽地照射下有著繽紛斑斕的色彩。陸景帶著明雪、趙姿從機場里出來。
  趙姿將景華分公司安排來的代駕替換下來,發動汽車離開京城機場。賓利剛剛駛出京城機場,明雪的手機就響起來。明雪接了電話。打完電話后,明雪從副駕駛座上回頭對陸景說道:“陸景,聯科公司后天在江州召開產品發布會,送了一張請柬給你邀請你參加。”
  陸景靠在車椅上,笑著道:“聯科邀請我我就要去啊?不理他們。”
  “呵呵,我覺得也是。聯科有點咄咄逼人呢。他們公司總部在建業,怎么跑到江州來發布新手機。”明雪略帶不忿的說道。她穿著夏季的夏奈爾黑白色ol通勤裝,肌膚如雪,冷艷嫵媚。此刻,明眸微嗔的說著話,在夕陽下看起來賞心悅目,宛如讓人欣賞著一副清幽的云春山居圖。
  陸景微微一笑。他應信產部副部長易雄志的邀請今天晚上去拜訪他。順便參加景華明天在京城的gprs手機發布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