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741 死鴨子嘴硬的蘇子

1804酒吧本來的氛圍就像是老友的聚會,今晚更是如此。陸景和邵秋蘭、宋雨綺、陳蘇子聊了一會,坐到關寧身邊聽她和室友聊天。偶爾和蘇蕓的男朋友白明俊聊幾句賓州的情況。
  白明俊年后就已經成為何晨的秘書和何晨一起前往賓州。陸景今天也邀請了何晨的兒子何路遙。在江州大學讀書這段時間里和他處的還不錯。
  沒一會,李群、蔣耀軍、趙劍華、曹兵幾個最早的時代俱樂部成員從側門進來。
  陸景笑著問道:“余志成沒和你們一起過來。”
  趙劍華笑著搖頭道:“他還在等江秋若。陳總正在飯桌上和何夢瑤談事情,雨嘉和江秋若都等著的。我們幾個從景華科技園那里先過來,余小胖應該是一直在景華的研發大廈那里。”
  趙劍華的女友席雨嘉是何夢瑤的助理。而余志成的女友江秋若則是何夢瑤委任的白云酒業高級經理。
  坐在葉儀身邊的張勇笑著嘆道:“余小胖見色忘友啊。我和葉儀請假回一趟江州容易嗎?那小子什么時候不能去看江秋若。而且每回去云春都只是請我們吃一頓飯。噢,不能吃兩頓嗎?”
  幾人都哈哈笑起來。
  沒一會,何路遙帶著楊青青進來,笑著給陸景打招呼。楊青青以前是江大經濟學院的院學生會副主席,和關寧,徐瓊兩人倒是熟得很。
  說著話,穿著米色的修身襯衣,水洗白牛仔褲。梳著馬尾辮,身材修長挺拔。清麗明艷的何夢明和謝清歌聯袂而來。
  陸景笑著站起來,迎了過去。他一直拿心思細膩、蘭質蕙心的何夢明當他可說任何私密事情的朋友。這時候自然不會大大咧咧的坐著。
  何夢明看了看酒吧里的眾人,對陸景嬌柔的笑道:“咦,我姐還沒來?她剛給我打電話說她出發了。”
  陸景笑著道:“可能是路上有什么事情耽擱了。”說著,眼神看向謝清歌。
  謝清歌穿著淺藍色的連衣短裙,長發上有別致的發卡點綴落在肩頭,不施脂粉,臉頰光潔玉潤,明麗而清秀。她和何夢明走在一起顯得稍矮一些,杏仁式的大眼睛里黑白分明的眼眸落在陸景臉上。笑盈盈的喊道:“哥。”
  陸景笑著點頭,“歌兒,你還沒去云春看你爸?”
  謝清歌露出小女兒的神態,笑著道:“我總得先看看我媽啊。”
  陸景笑了起來。謝清歌的父親謝澤華在云春擔任市委書記,不過,謝清歌的家卻是安在師大里面——她媽平常在師大里工作。
  “喝什么?”陸景笑著招呼何夢明和謝清歌到吧臺前坐下,“小明,你現在能喝酒嗎?”
  何夢明微笑著道:“礦泉水吧。我姐今天要不來的話,我倒是想嘗嘗酒精的味道。”
  陸景問道:“夢瑤還管你這個?我印象中她平常好像話不怎么多的。”
  何夢明笑著接過酒吧經理蘇秀麗遞來的礦泉水。“謝謝。”然后對陸景俏皮的淺笑道:“女神也有你不知道的一面啊。”她是指她姐平常對她管的還是蠻嚴的。
  “紅酒,謝謝!“謝清歌給吧臺后面的徐詠碧說了一句,聽到何夢明這句話,明秀清麗的臉上露出個秀氣的笑容。聽得出來何夢明內心里其實對她姐姐很敬重。
  吧臺里面的三人都是一愣。繼而笑起來。
  何夢瑤從氣質、容貌、才華、成就各方面來看確實是當之無愧的女神,只是聽何夢明稱她姐為女神有點怪怪的感覺。陸景笑著搖頭,給兩人介紹黃紫琪、徐詠碧、蘇秀麗。“黃紫琪,我是她閨蜜。你們可以叫她紫姐。徐詠碧是紫琪的合伙人、朋友、室友。蘇秀麗是徐詠碧美術學院的校友。我委托幫我照看這家酒吧。她是酒吧的經理。這是何夢明,我的好朋友。謝清歌。江南大學的美女記者,你們可以叫她歌兒,她和小明是高中同學。”
  黃紫琪明亮清澈的眼睛嬌嗔著橫了陸景一眼,“瞎扯什么啊。你早就被我從閨蜜的名單里劃掉了。”現在還和陸景做閨蜜,她不得虧死啊。
  說著,黃紫琪大大方方的和何夢明、謝清歌打著招呼。
  幾人在吧臺這里正聊著,陳笑、蘇曉玉、何夢瑤、席雨嘉、江秋若一行人從側門進來。五個風情迥異,容貌各異的美女走在一起,頓時讓人有種眼花繚亂的感覺。
  陳笑穿著白色的蕾絲衫,黑色的中裙,身材玲瓏,略顯嬌小,有著小女人的嫵媚,又帶著都市女郎的時尚干練。
  蘇曉玉娟秀婉約,穿著淺粉色的短袖連衣裙,將南方佳麗的小巧可愛彰顯無遺。
  何夢瑤身材修長挺拔,長發披肩,一身精美的白色碎花連衣裙,清麗脫俗,有著沁人心脾的美麗。
  席雨嘉身材窈窕,穿著別致白色翻領襯衣,通勤的黑色方裙。嬌柔明麗的臉蛋上總會不經意間帶著淡淡的憂愁,有著楚楚動人的美麗。
  江秋若身材中等,穿著淑女風的小襯衫,水磨藍的牛仔褲,容貌秀麗,鵝蛋型的臉蛋,嘴唇正下方有一個很別致的凹陷,讓人一見難忘。
  陳笑笑道:“看樣子我們來得最晚了。”說著,帶著幾人到吧臺邊和陸景打個招呼。和黃紫琪她們相互介紹認識一番后,蘇曉玉、席雨嘉、江秋若拿了酒和關寧她們坐到一起聊天。陳笑和何夢瑤留下來和陸景說正事。
  “夢瑤,好久不見。”陸景笑著和何夢瑤握手,看著她明艷動人的眼眸說道。
  何夢瑤有些不自然的低頭抿著酒,清聲道:“我們五月份在黃海見過的。”她說的五月份在黃海舉行的景華總經理級別會議。
  何夢明掩嘴偷笑,從高腳凳子上下來。拉著謝清歌離開酒吧吧臺。
  陸景笑著揉揉眉心,道:“笑笑。你應該給夢瑤說了吧?”
  陳笑拿著酒杯微笑道:“說了一半,剛好關寧的短信過來問我們什么時候到。怕你等急了,就先過來了。你接著和夢瑤說吧?”
  陸景點點頭,對看過來的何夢瑤道:“夢瑤,我打算把你從白云酒業調出來。白云酒業、白云飲料現在發展勢頭極為良好,是景華旗下盈利超強的企業之一。你的管理能力有目共睹。我希望你能在景華系內部擔任更為重要的職位。”
  何夢瑤清冷幽靜的美眸看著陸景,繼續聽他說話。
  陸景心里一磕磣,認真的道:“我打算讓你擔任昆成將汽車的負責人。昆成汽車目前的銷售額讓我不是很滿意。國產汽車行業至少還有兩到三年的告訴發展期,我希望你能帶領昆成汽車在現有的基礎之上再上一個臺階。你有什么想法?景華的內部需要打破人事任命上的藩籬,高級管理人員在景華內部流動要十分普通。這有助于景華內部的融合。”
  陳笑挽著額頭的劉海,嬌笑道:“打住啊。我可不想再聽你說一邊土光敏夫的例子。夢瑤,你應該也不想聽某人背書吧?”
  何夢瑤點點頭,抿著酒清聲道:“不想呢。”她知道土光敏夫的例子。當年東芝經營出現極大問題的時候,時任東芝董事長的石板泰三就曾直接任命土光敏夫為東芝社長。而被稱為東芝重建之王的土光敏夫當時則是三井財團另一企業石川島播磨重工的社長。在現代企業體系中,高級經理人在企業體系內部流動十分普遍。
  陸景笑著聳聳肩,喝著紅酒,等待何夢瑤的答復。
  何夢瑤有些不自然的別過頭,陸景落在她臉上的目光讓她有種被灼傷的感覺。清聲道:“我同意去昆成汽車。就是白云酒業、白云飲料這邊的工作交接要一段時間。”
  陸景輕輕的舒了一口氣,“這沒問題。我也不會那么快就調動你的工作,至少要等到秋天。呵呵,我還以為你會舍不得離開白云酒業。”
  “沒有啊。我剛才以為你要調我去剛在香港成立的ek公司。我覺得不合適就沒說話。”何夢瑤嘴角露出一絲俏皮的笑意,清聲說道。
  偶爾露出的俏皮笑意讓何夢瑤清冷幽靜若一株白蓮的形象被打破,那一瞬間。有種夏日清荷般沁人心脾的生動神采,顧盼生姿。見之忘俗。
  徐詠碧心里哀嘆一聲,扭頭看向身邊的黃紫琪。紫琪這都是什么對手啊?這個美麗的女孩明顯和陸景關系不一般。容貌氣質讓她都心甘情愿的承認:比她稍勝半籌,和紫琪是各擅勝場。而且,陸景要對她委以重任,她的能力肯定極為出眾,甚至是才華橫溢。否則怎么可能在景華這樣的大企業內部獲得晉升。
  陸景笑著摸摸鼻子,好像他每次要何夢瑤幫他做事情的時候總是會錯了她的意思。那年在江堤上請她來管理星空網吧時也是這樣。那時候,江風徐來,秋蘭姐和她在風中顧盼生姿的的動人神態,他至今都沒忘記。
  陳笑笑了笑,狐疑的眼神落在陸景身上。她和何夢瑤一起吃了一頓晚飯就沒見她笑過。景華內部鼎鼎大名的冰美人名不虛傳。可是,就在見陸景這么短短的幾句話之間,她居然露出這樣俏皮生動的笑容。這實在是…
  見陸景有些無奈的模樣,何夢瑤微笑著站起來,清聲道:“我和秋蘭姐、關寧打個招呼去。你和陳總聊。”說著,和幾人點點頭,徑直離開。
  陳笑大眼睛笑成月牙狀,笑盈盈的道:“我什么都不問呢。哦,李大青要離職是怎么回事?我聽周志龍說,是你親口同意的。”核心技術人員離職,她在景華內部的辦公系統里面能看到。
  陸景笑著環視了一下四周,道:“這么機密的問題在這兒談好像不太合適啊?”
  黃紫琪和徐詠碧都笑著道:“說的我們好像是特工似的,你和陳總去那邊窗戶邊的座位談吧,別妨礙我們賣酒。”今天晚上陸景在1804包場,蘇秀麗堅持要陸景付錢。所以,今天晚上的酒水都是要算消費單的。
  陸景和陳笑拿了酒在窗戶邊的小方桌處坐下,“你覺得科訊公司是一家什么樣的公司?”
  “景華身上的吸血蟲。”陳笑不假思索的說道。
  陸景點點頭,“這話沒有錯。科訊確實是在擠占景華的市場。但是這并不是我要把科訊清出手機市場的原因。實際上,我完全可以扶持科訊公司。讓景華方案之外,再多出一個科訊方案。山寨機的市場,景華不可能達到100%的市場占有率,那為什么不能扶持一家公司呢?我只需要對科訊注資獲取部分股份,然后幫助他們建立自己的手機硬件、軟件體系就能坐享分紅。”
  陳笑臉色逐漸的認真起來,收起了玩笑之意,道:“那原因是什么?”
  ps:修個bug。聚會是7月1日的晚上。前文寫成6月30日。已經修改,和書友們說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