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740 四中同學

葉靜雨的飛機到建業時正是黃昏。建業的夏季絲毫不比江州清涼。葉靜雨和助手抱怨了幾句天氣,坐車前往云翠園。
  像林火一樣熊熊燃燒的晚霞將澄清的清云湖染的艷麗多姿,色彩斑斕。位于清云湖湖畔的云翠園別墅區仿佛籠罩在五色的霞光中。一輛白色的寶馬穩穩的停在別墅前。葉靜雨推開車門,往她二叔的別墅里走去。
  “這是聯科對于未來市場的分析報告,我昨天只是大致給你說了說。你再拿回去詳細的看一看。”別墅的小會客廳里,葉文斌拿了一疊資料給葉靜雨,“明天董事會的時候,我們會詳細的討論。”
  葉靜雨點了點頭,把資料放下面前的茶色茶幾上,問道:“二叔,你怎么判斷景華的預警是真的,聯科所處的位置會不會受到沖擊?”
  葉文斌走到窗戶邊,看著窗外璀璨的晚霞,沉聲道:“你可能不知道,建業這里,三星在五六月份,新增了500名研發人員的崗位。海外廠商那些人也不要把國內的人都當傻子。這明顯是增強研發力量的舉措。景華預警的市場危險有可能很大的概率是真的。”
  葉靜雨用力的抿了抿嘴。
  葉文斌微微一笑,道:“聯科的業務肯定會受到沖擊。但是,小九,做生意,沒有穩賺不賠的生意,也沒有無任何風險的生意。這次市場風險主要在庫存和核心元器件采購的占款上面。聯科要做的是加強研發能力,縮短產品開發周期。而技術方面NEC的代表松阪士夫已經給了我這方面的承諾。”
  他并不會直接干涉科訊的決定,只是說出他面對市場風險時的處理方法來給葉靜雨參考。他昨天接到葉靜雨的電話,知道她想做手機硬件的想法。
  葉靜雨琢磨了一會,點了點頭,“二叔,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從葉文斌的別墅里出來,葉靜雨坐車返回南山別墅。路途中,她給廖信華撥了一個電話,“廖工,給你的朋友打電話,邀請他們來科訊工作。待遇可以參看你在科訊的待遇。”
  “好的,葉小姐。”廖信華長出一口氣,對葉靜雨道:“我朋友里有一個朋友叫李大青。我昨天和他隨便聊了一下,暗示他幾句,誰知道他昨天晚上興沖沖的就向周志龍提出辭職,幸好你決定科訊做硬件,否則的話,我還真不好向他交差。”
  葉靜雨微愣,哪里想到還有這樣的人,下家還沒著落,就興沖沖的準備辭職了,咯咯嬌笑道:“你朋友倒是個急性子啊。行了,現在你倒是不用為難。我會和人力資源部那邊打招呼,讓他們配合你的工作。等過兩天我回江州再和你們都見見面。”
  就在葉靜雨返回南山別墅的同時,建業希爾頓酒店餐廳金碧輝煌的包廂中,新任的三星電子大中華區總裁元東潤正在和幾名得力的助手用餐。
  “最近景華頻頻發出市場警示,相信各位已經注意到了。看樣子景華對未來的市場風險已經有所警覺。我擔心公司的策略無法達到預期的目標。”白時重略顯得擔憂的說道。
  相比于歐美廠商的技術優勢,三星的優勢在于手機產品設計,而這同時也是景華手機的強項。因而,三星平時很注重收集景華的情報。
  羅映浩譏笑道:“就算景華知道市場有風險又如何?這次是堂堂正正的用技術優勢壓人。我們調查過,歐美廠商的產品開發周期在兩到三個月。我們也能有這個水平,但是景華呢?他們目前只在江州擁有產品研發中心,他們的產品開發周期一般是3到4個月,甚至更長,這中間的差距就決定了生死。”
  跟著有幾名高管附和了羅映浩的觀點。
  三星電子調整了CDMA的手機策略之后,又經過了在建業兩三年的積累,準備借著這次移動升級GPRS的契機在中國市場發力,改變三星在華銷售不利的情況。三星的目標是銷售榜的第一名。他們的目標不是景華,而是諾基亞。
  元東潤微微點點頭,笑著道:“我們關注自己的事務就好。景華雖然表現的很搶眼,但是這家近幾年才崛起的電子廠商在技術上缺乏底蘊。移動升級GPRS網絡是我們問鼎王座的機會,景華就算能生存下來,也會元氣大傷,不足為懼。”
  …
  陸景并不知道葉靜雨的決定和三星對景華的看法,按照原定的計劃:7月1日的傍晚,陸景在1804酒吧招待他在大學里的朋友小聚,也算是為他大學生涯結束做一個告別。事實上,在昨天6月30日,就已經是各大高校離校的最后時間。
  輕慢的歌聲慢慢的飄蕩在1804酒吧里。燈火通明的酒吧里大家都是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起喝酒,氣氛輕松愉快。只是,酒吧正大門口掛著停業的牌子有些違和。
  陸景坐在吧臺邊的高腳圓凳子上和吧臺里幫忙的黃紫琪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從京城回到江州之后,她去云春參加積遠教育基金的一個活動,順便把云春的一個設計項目給了結了,今天剛剛和何夢瑤一行趕回江州。
  黃紫琪梳著馬尾辮,穿著淺粉色的荷葉翻領襟綴蕾絲邊襯衣,寶石藍的牛仔褲,明眸酷齒,清麗的面龐有著如刀削般的立體感,美麗的能給人帶來壓力。
  黃紫琪明亮的眸子里帶著流光溢彩的淺笑,給陸景手中的酒杯加滿紅酒,“趕緊過去吧。你一杯酒買半個小時,也不怕關寧吃醋啊。”
  吧臺里的徐詠碧和蘇秀麗都咯咯的嬌笑起來。她們都知道陸景和黃紫琪的關系。
  陸景回頭看了一眼正在和室友熱聊的關寧,聳聳肩道:“你覺得我這會坐過去能和關寧說上話嗎?”那邊關寧的室友聊得火熱。葉儀笑得前仰后合,蘇蕓恬靜的微微而笑,小美女徐瓊則是笑得趴在關寧身上了。
  陸景和徐詠碧小聲說了兩句話。徐詠碧看了黃紫琪一眼,笑了笑,點點頭。陸景這才和黃紫琪道別,坐到邵秋蘭她們幾個桌子邊,“姐,你們聊什么?”
  前天晚上和關寧梅開二度之后,她才嬌笑說他醉酒之后摸到邵秋蘭的的胸了,讓邵秋蘭在四中的同學面前頗為尷尬。
  邵秋蘭今天穿著白色的淺V字領短袖繡花T恤,青黑色的修身長褲,秀發寫意的披在肩頭。精致的五官猶若瓷器般精美,沒有一絲瑕疵。她有著優雅而精致的魅力,架在秀直的鼻梁上秀氣小巧的眼鏡更為她平添幾分知性風采。
  邵秋蘭見到陸景先是狠狠的剜他一眼,然后才明媚的笑道:“等會告訴你。我打算從景華總部辭職,應聘江州師范大學數學系的助理講師。我本來前天準備給你說的,結果你喝醉了。正好現在給你說吧。”
  “啊…,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陸景右手點了點額頭,問道。
  邵秋蘭用尾指將眼角的一縷柔軟發絲捋到如玉柔膩地耳廊之后,笑著道“我一直對當老師有興趣啊。7月底師大會有一次公開的招聘,我想試試。”
  陸景看向宋雨綺和陳蘇子。宋雨綺笑吟吟的道:“陸景,秋蘭姐只是想做她喜歡做的工作。”陳蘇子大大咧咧的道:“看我干什么啊,秋蘭姐都想好了你難道還攔著啊?”
  “行吧,不同意都要被你們定為公敵了。”陸景笑著道。這些事他總是會順著秋蘭的意。他心里依舊開始在考慮要不要讓楊顯給師大的領導打個招呼確保秋蘭能應聘上。
  三人都笑起來。宋雨綺推了陳蘇子一把,掩嘴妖嬈的笑道:“哦,陸景,蘇子有話要給你說。我們剛才就在是說這個話題。”
  “哦?什么話。”陸景好奇的看向陳蘇子。
  陳蘇子低著頭雙手捧著酒杯,深吸了一口氣道:“陸景,我準備談戀愛了。”
  陸景摸摸額頭,不知道他該有什么樣的反應才對,“呃…,我應該說恭喜你終于準備結束單身,還是應該說一個過比兩個人過要瀟灑得多。”
  邵秋蘭和宋雨綺都吃吃的笑起來。這話說得!
  陳蘇子咬著嘴唇,氣鼓鼓的瞪著陸景道:“氣死人了你。科訊的軟件總監廖信華在追我,但是我覺得科訊不是和景華是敵人嗎?所以問問你的意思。”
  “不是吧?老廖在追你?”陸景有種大白天見鬼的感覺。老廖是黃紫琪的同學、曾經的仰慕者,“你們倆個身高不匹配吧?”
  聽到這句話,宋雨綺都有種絕倒的感覺,笑得揉肚子,對邵秋蘭道:“哈哈,秋蘭姐,我受不了。我們都沒猜對他的反應。”
  陳蘇子對陸景那點意思,這個一向心思細膩的家伙愣是不知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裝傻充愣。陳蘇子喜歡戲弄陸景,但當一個女生愿意戲弄一個男生的時候,其實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啊。不過,蘇子現在也沒打算和陸景發生點什么。
  陸景部署的針對科訊的方案,她是經辦人。所以,廖信華為什么會是科訊的軟件總監,她非常清楚。只是她不能告訴蘇子。而蘇子糾結的想問問陸景的意思。剛才她和秋蘭姐還打趣陳蘇子,猜測陸景聽到這個消息的反應。哪里會想到陸景冒出一句“身高不匹配”的話。
  “啊…”陳蘇子無力的呻吟一聲。實在無語。她滿腔幽思的告訴陸景這個消息:在她心里和景華的敵對企業的高管談戀愛,讓她有種背叛的感覺。結果陸景是這么個反應,真是讓她郁悶至極。
  陸景這時也反應過來,他潛意思里還是把廖信華當做景華的員工,“呃,蘇子,廖信華是不是景華的敵人不重要,關鍵你覺得合不合適?合適的話,他就算在科訊也沒問題。哦,廖信華是黃紫琪的高中同學,你還不知道吧?”
  邵秋蘭笑著插話道:“怎么不知道啊?就是你在杭城的時候,廖信華通過紫琪認識蘇子的。”
  陸景哦了一聲。他倒沒想到以前老實、靦腆的廖信華會主動追求女生。
  陳蘇子見幾人都目光灼灼的看過來,忽而有些羞怯,哼了一聲道:“都看我干什么啊?我還要考察考察他呢。”
  邵秋蘭和宋雨綺對視一眼,嬌笑起來。死鴨子嘴硬的蘇子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