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738 第二步棋

“居然會是這樣的情況。”葉靜雨微微皺眉,從辦公桌后面走出來,在辦公室來回走動著。她穿著白色的絲質襯衫,穿著高跟鞋走動,緊繃繃的牛仔褲將她的臀、腿裹得成熟性-感,偏偏她的容貌明麗清秀,消瘦的身材明顯帶著青澀。合在一起有著異樣的韻味。
  廖信華沒好意思多看,眼神從那渾-圓的小翹-臀上挪開。他心里對葉靜雨尊敬、感激、佩服的情緒居多。要不是有任務在身,他很愿意在葉靜雨手下做事。
  許雪蹙眉問道:“廖工,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景華再次發布軟件補丁,科訊有很大的概率破解不了?而且后面的破解會越來越難,成本也會越來越高?”
  “是這樣的。”廖信華接過女文員送進來的咖啡,放在茶幾上。熱咖啡以他的急性子根本就喝不下。
  葉靜雨明亮干凈的辦公室里因為廖信華帶來的軟件被破解的雀躍氣氛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凝重、沉默。
  葉靜雨白皙的手指壓在瓜子形狀的臉頰上。廖信華多次破解景華的軟件補丁,從他嘴里手出來的話基本就為破解景華軟件補丁的事情定了調子——科訊沒有實力繼續破解景華的補丁。
  如果科訊無法破解景華接下來的軟件補丁。那么科訊確實如廖信華所說的那樣,得做出改變了。
  不得不變。這一次遲遲沒有破解,只是軟件交付延遲,她可以讓蘇遠安撫江州的手機廠商。再發生一次呢?恐怕科訊的商業聲譽就會全毀。景華一旦發現科訊這次又破解了他的軟件,再發出一版補丁。科訊的生路就給斷掉了。
  廖信華琢磨了下,對來回走動。顯得沉靜而憂愁的葉靜雨道:“葉小姐,我在景華研發部有幾名關系較好的朋友,平常也經常私下里聚一聚。前兩天我還和他們一起喝過酒。他們對我在科訊優渥的待遇和極大的自主權很羨慕。如果科訊能夠把他們幾個挖過來的話,我們就完全可以自己采購飛利浦、億恒科技的芯片來生產手機模組的硬件,再搭配我們自己開發的軟件,科訊每個月的銷售額應該很輕松的會超過2個億。而且,這樣一來,我們也不用受制于景華了。”
  許雪心里微微一動,微笑著看向葉靜雨。科訊到底要不要涉足手機硬件。她和葉靜雨這幾天反復討論過多次。而在昨天晚上,聽到蘇遠對未來市場的分析之后,葉靜雨則是斷然的否掉了這一計劃。但是,現在看來,科訊不得不走這一條路,因為前面的路被景華斷掉了。
  聽了廖信華的建議,葉靜雨郁悶的走回到辦公桌后面,道:“你說這些我當然知道,但是要擺脫景華的控制談何容易?”
  說著。眼神從許雪、廖信華的臉上滑過,“科訊要做硬件有2個難題要解決。第一,我們沒有任何技術專利。毫不掩飾的說,我們將會采取完全的抄襲景華手機模組的硬件架構和組成。我也相信你的朋友有能力可以將景華的手機模組硬件復制出來。但是誰來保證景華不來追究科訊專利侵權的行為?江州市政府如果要罰款。陸景這人超級沒品,又不會看雪姐是美女讓著我一點,肯定是黑得要死。我就怕把科訊的利潤都給罰沒了。”
  許雪沒好氣的笑道:“我是不是美女管陸景什么事。說正事呢。思維不要跳躍的太厲害。”
  “哦,習慣了。”葉靜雨笑著吐吐舌頭。雙手攏在尖俏精致的下頜下,繼續道:第二。景華目前大幅消減i18、i202等手機模組的供貨,造成目前市場上手機模組很緊俏,每支手機模組價格上揚了100-200元不等。據說,這是因為景華正在逐步的消減產能導致的。景華的生產線已經放棄了三班倒的策略。這種反常的行為說明景華認為低端手機市場一樣會受到接下來海外手機廠商的沖擊。否則,景華每年在山寨機市場的銷售額有100多億,沒有大的風險,他們怎么回放棄這一塊市場。假設,景華都自認為在這一領域無法抵御海外手機廠商的沖擊,科訊是否能抵御得了這個風險?”
  說完,葉靜雨攤開雙手,看向許雪和廖信華。這兩個尖銳的問題不解決,科訊就沒法涉足山寨機的硬件部分。
  廖信華見許雪沒有發表看法的意思,就說道:“葉小姐,我認為第一個問題不存在,景華不會起訴我們。我在景華有幸和陸景接觸過幾次。他常說的是一枝獨秀不是春,萬紫千紅春滿園。對國產手機他一直是持鼓勵和扶持的態度。他不會同意對科訊使用專利武器。”
  “噢…”葉靜雨頓時有種無力的感覺,靠在寬大的辦公椅內,“總不能把希望寄托在那家伙的操守上吧?”
  聽著廖信華的話,許雪也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該怎么說他好。腦子里突然冒出陸景昨晚說的一句話,太傻太天真。指望商人在利益面前保持風度,還不如指望母豬上樹來的實際。
  不過,陸景能讓景華離職的員工依舊對他如此推崇,可見他還是很有過人之處的。
  “專利訴訟不能寄希望于陸景不追究。假設科訊威脅到景華的根本利益之后,他會不擇手段對付科訊。”許雪否定了廖信華的觀點。
  廖信華嘴角動了動,不知道該說什么。他說的話是真的,陸景不會用專利武器對付科訊。同時,他也知道許雪的話是真的,科訊威脅到景華的根本利益之后,景華會不擇手段的對付科訊。
  葉靜雨有些泄氣的道:“哦,那看起來我們走到死胡同了。我們撈最后一筆走人算了。”她對任何賺錢的項目都有興趣,但是靈敏的觸覺會讓她偶爾顯得缺失耐心。
  許雪明媚的一笑,“我的話還沒說完。你急什么啊。專利訴訟的問題我覺得可以解決。就算最后和解不成。我可以給你打包票罰款絕對不會很高。”
  “哦…,為什么?”葉靜雨來了興趣。坐直身-體,不解的瞪大眼睛看著許雪。
  “你忘了明州商業銀行和李新寒有合作嗎?陸景的建業市商行也和李新寒有合作。”許雪微微一笑。自信的道:“如果景華對科訊進行專利訴訟。我有把握促使你們和解,如果和解不成,針對罰款也金額不會太高。”
  杭城之行,她在商業伙伴面前顏面盡失。心高氣傲的她何嘗被人搞得灰頭灰臉。要是科訊能讓陸景吃癟,她不介意提供幫助。
  葉靜雨恍然,笑著道:“你有信心就行。”許雪如此有把握做出承諾,肯定是在商業銀行方面有制衡陸景的手段。
  “那第二個問題怎么解決呢?”能夠有機會讓科訊做硬件,葉靜雨哪里會不愿意。只是之前問題多多,她遲遲下不了決心。
  許雪正色道:“危險時常是和高利潤捆綁在一起的。現在市場情況是景華正在主動的收縮市場。我覺得正好是科訊的機會。至于海外手機廠商沖擊低端市場所帶來的風險,從投資的角度來說,如果一個項目有4成的成功可能就可以投資。”
  葉靜雨翻個白眼,笑著道:“敢情錢不是你的啊。你在科訊可是有股份的哦。”
  廖信華撓撓頭,插話道:“許董事,葉小姐,我說說我的看法。”見兩人都看過來,廖信華說道:“市場風險怎么管控和評估我都不太清楚。不過,葉小姐的判斷是建立在景華主動放棄山寨機手機組配件市場的前提之下。我前些天和朋友聊天得知的情況好像和這有點出入。景華最近在促銷清理庫存和逐步削減產能的事情。但是同時。景華在和億恒科技、飛利浦簽訂了新的gprs芯片供貨協議。周總,哦,就是景華總部的副總周復生,上上周去了黃海。這兩天應該是在荷蘭。因而我覺得景華手機模組的供貨量減少是不是景華在逐步的清理庫存。同時,新的gprs手機還沒有來得及生產。景華的gprs手機要到7月中旬才會發布。而且,景華就算削減產能。也不一定削減的是供應給山寨機市場的手機模組。我覺得景華在這一領域很有優勢,他們未必怕海外手機廠商。”
  許雪笑著道:“這怎么說?周復生的行蹤可是很容易就能查到。”
  葉靜雨眨眨眼睛。輕輕的吐出一口氣,“噢。還真有可能。我打幾個電話問一問。”
  她昨天晚上才改變主意傾向于認同景華的觀點。之前對景華高層的行蹤沒有留意。不過,周復生作為景華的三巨頭之一,國內電子行業的風云人物。要查到他的行蹤不會太難——電子類媒體會時刻關注他的動態。
  很快,葉靜雨就確認了周復生的行蹤,他確實去過黃海和億恒科技談判,只不過談判內容沒有公布。而且,現在也確實身在荷蘭和飛利浦談判。
  “我再考慮考慮。”葉警員對許雪和廖信華說道,結束了這次談話。中午吃過飯,葉靜雨將許雪拉到南園別墅里午休。
  葉靜雨換了一間短袖長t恤充當睡衣,兩條修長筆直的美腿光潔溜溜的露在被子外面,極具誘惑里。她懶洋洋的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輕聲問道:“雪姐,你怎么看啊?我怎么心里總感覺不對勁。”
  許雪側著身子,笑著道:“我是傾向于你發展硬件的,科訊要活下去,獲取長遠的發展,僅僅是靠破解景華的軟件補丁怎么可能?還有,我希望你幫我教訓下陸景。”
  葉靜雨撇撇嘴,“得了,被仇恨遮住眼睛的女人。我算是白問你意見了。”
  許雪也不介意,笑著道:“我倒是擔心廖信華的那幾位朋友是否可靠。你長期挖景華的工程師,景華不可能沒有察覺吧?”
  葉靜雨瞪大眼睛看著許雪,仿佛想看外星人一樣,繼而噗嗤嬌笑起來,“雪姐,你以為這是和你的銀行一樣玩商業間諜戰啊?科訊所有的技術都是從景華那兒拿過來的,技術工程師有問題又怎么樣?科訊有沒有什么秘密給景華偷。科訊的市場戰略、渠道,技術工程師又接觸不到。我拍什么。得了,過兩天聯科不是要開董事會嗎?我問問我二叔的意見。”
  許雪就笑了笑,沒說什么。其實,她有怎么看不出來葉靜雨其實動心了。不動心也沒辦法,景華把科訊的路給封死了,不轉型兼顧硬件平臺,科訊的前路就被斬斷。
  而轉型,說不定是一條金光大道。如何取舍,很好決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