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73 賣股權

陸景看著吳璇,吳璇看著陸景。不知道內情的人肯定會以為兩人是熱戀中的男女,他們已經互相注視著對方三分鐘了。金色地夕陽光輝映照在鱗次櫛比的寫字樓玻璃幕墻上熠熠生輝,又反映到咖啡館里,傍晚靜謐的感覺在昏暗的咖啡館里緩緩的流動。很靜,很靜。
  “好吧,各退一步,我賣15%的股份,但是價格是100萬。江裕可以在自己認為合適的時候增持至20%,價格按那時候景和的資產去計算。”陸景說道,他肚子有點餓了,想去吃飯。而且他手里確實很缺資金。
  吳璇優雅的笑了笑,瓜子臉上小巧秀氣的鼻梁微皺著,“如果這樣的話,我二叔一定會罵我是個敗家孩子。再補充一條,江裕可以在征得景和同意后,繼續增持其10%的股份,價格以景和當前資產價值去計算。”
  “成交!”陸景說道,心里迅速補充了一句,“我一定不會同意你們增持10%的股份,你們想把占股比例擴到30%,那是門都沒有。”
  “好,成交!”吳璇嬌笑著。
  兩人伸手在空中握了一下,然后各自微微笑起來。
  在陸景看來用15%的股權就換了100萬他急需的現金,這是值得。股權轉讓的比例也在他的底線范圍內,至于最后一條的補充條款,他就當沒看到。
  在吳璇看來,只要景和在十月份拿下諾基亞新的代理合同,這筆投資就是超值的,到時候不論是繼續持有,還是轉手賣出,都是不錯的選擇。
  “呀,吳總找了個這么年青的男朋友?”一個陰陽怪氣的調子出現在不遠處,在傍晚安靜的咖啡廳里聽起來很突兀。
  陸景看過去,一個穿著短袖花襯衣,衣領處第二顆襯衣紐扣都沒有扣上的卷發青年帶著一個我見猶憐的白衣女孩走過來。
  陸景在看他的第一眼,就看到他身上那股跋扈的勁兒。
  吳璇冷哼了一聲,驕傲的抬起下巴,“黃暉,我找什么樣的男朋友關你什么事?”說著,她打量著那位消瘦的白衣女孩,鵝蛋臉上帶著淡淡的愁容。
  “你不要被黃暉給騙了,他是個花花公子。仗著家里有兩個錢,不知道毀了多少個女孩。”
  黃暉邪笑著把消瘦的白衣女孩摟在懷里,挑釁道:“我就有錢怎么了?”接著示威式的在女孩屁股上輕拍了兩下。女孩臉上泛起了紅暈,低下頭沒有反抗。
  咖啡廳里不少男人火熱的眼光瞄了過來。
  “人渣!”吳璇嬌艷的紅唇里吐出兩個字,不屑的看著他。
  陸景第一次覺得吳璇這小妞有點性格。黃暉冷哼了一聲,心里說道:“小娘們,不就是家里有點勢力嗎?找著機會,勞資不把你搞得欲仙欲死就不姓黃。”
  “咱們走著瞧,吳璇。”說完,他摟著白衣女孩向咖啡廳前方的空位走去。
  吳璇不以為意,看都不看他一眼,抱歉的對陸景笑道:“不好意思,讓你看笑話了。明天上午十點,我和我的助手去景和和你簽訂合同。”
  陸景笑道:“誰沒有點不愉快的事情。行,明天上午再見!”陸景站起來,握住吳璇嬌嫩的小手,搖了搖,告辭而去。
  江州市里如果要論商業繁華,都市氣象,首選漢寧區,但是要論美食最多的地方,卻是漢北區中盛路一帶。這里毗鄰北湖,自然風光優美,坐在樓上吹著晚風,看湖光山色,吃著江州特產的北湖魚,實在是人生一大享受。
  中盛路沿湖的一帶熱鬧非常,路邊全部都是吃飯的酒樓,飯店。日后聞名江州的樓外樓酒店,現在還只是中盛路里面一家不起眼的飯館。
  陸景帶著公司的幾名骨干從公司打的到來這里吃飯。江州夏天晚上7點鐘的時候,天色才將將暗下來。酷熱的天氣讓幾人一下出租車紛紛向樓外樓的飯館里面躲。
  樓外樓一共兩層樓,一樓坐得滿滿的,人聲鼎沸,呼朋喚友之聲不絕于耳。
  這里距離江州理工大學也就五分鐘的路程,時常有不少大學生到這邊來吃飯。
  二樓臨窗的位置早就被人坐光,正好二樓有人結賬,空了一桌出來。陸景幾人就選了這張靠樓梯口的桌子。
  “可惜了,要坐在窗邊看湖景才是一大享受。”陸景笑著招呼幾人坐下。
  張梅笑道:“好事難全。陸總今天晚上請我們吃飯,就已經是大驚喜了。”她穿著件黃色短袖蕾絲襯衫,飽滿胸部將衣服撐起,很是壯觀。白色的七分窄腳緊身褲包裹住腿臀,愈發顯得臀肥腰細,曲線動人。
  杜衛成,楊顯,馬飛,劉一平,陳笑,紛紛笑著稱是。陸景突然出現在江州請他們吃晚飯,讓他們頗有些意外。
  陸景笑道:“我這次到江州來主要是和楚北省的省代江裕公司談合作的事宜,明天就會在公司簽訂協議。另外,老杜這邊我打算把他從景和調出來,他的工作由暫時由馬飛負責,笑笑你給馬飛當副手。”陸景對正在聽他說話的陳笑點點頭,對杜衛成道:“老杜,我把你調出來,沒什么意見吧?”
  杜衛成搖了搖頭,笑道:“呵呵,我沒什么意見。反正陸總你又不會虧待我。”他這段時間的工作能力已經完全體現出來,倒是不擔心陸景把他閑置起來。
  幾人都笑起來。陸景看向馬飛,馬飛道:“我沒什么問題。”劉一平有些羨慕的看著馬飛,說道:“景少,那我呢?”
  張梅笑呵呵的道:“小劉急了,陸總要趕緊給他也安排一個笑笑這樣的美女副手。”
  陳笑尖尖的小臉發紅,她今天穿著紫色短袖V領T恤,脖子上掛著一串菱形的裝飾品,自然的垂落在胸前,白色的包臀裙下肌膚細膩嬌嫩。小美女有著別樣的性感。
  她說道:“張姐,你取笑我啊。我算什么美女?”劉一平對她的那點心思,她知道。但是她對劉一平沒有什么感覺。
  陸景擺擺手,笑道:“這只是暫時的人事安排,馬飛現在是代管,先頂一段時間,老杜手上的工作最終要笑笑接起來。人員方面可以考慮提拔一兩名這兩個月來表現不錯的員工給她做副手。
  老杜,你什么想法?”
  杜衛成笑道:“人事上笑笑能應付的過來,她負責過這方面的工作。手機存貨調度方面,我看提拔關五常吧。”
  “笑笑,內勤是你兼起來,還是提一個人給你做副手?”
  陳笑想了一會兒,說道:“呃,提一個人吧,我怕我兼顧不過來。”陸景就笑著看杜衛成。杜衛成道:“吳肖那個女孩不錯。”
  “杜經理,你這話傳到公司里可是桃色新聞。”張梅扶著陳笑的肩膀笑,胸前雙峰顫顫巍巍,讓人很懷疑那對大白兔會不會跳出來。
  杜衛成尷尬的笑了笑,他倒沒什么其他心思,只是用語不當。陸景心里暗笑:“結了婚的女人,說話膽子就是大啊。”
  陸景對急切的看著他的劉一平點點頭,說道:“十月份我們會從諾基亞那兒拿到一份新的手機代理合同,到時候,楊顯,馬飛,劉一平你們幾個都要出去為公司開疆拓土。公司發展到一定的程度,我會考慮給大家股權激勵。”
  說完,陸景喝了口茶。留點時間給幾人消化這個消息。
  幾人的神色有些振奮,相互對視了幾眼。如果景少肯給大家股權,大家在將來的收益隨著公司做大做強,幾乎可以預見。
  陸景繼續道:“過幾天中文機的推廣,我會過來公司看看,楊顯,你那邊把方案做好,做仔細。”
  “好的!”楊顯點點頭,很沉穩。他對剛才劉一平急切的態度有些不滿。劉一平還是太年輕,沉不住氣。景少雖然有氣度,不會責怪你說話不分輕重,但是你劉一平這樣急著想上位,日后怕是難得走到更高的層面。
  幾人隨意的笑談著,沒一會兒,熱氣騰騰的北湖魚放在石鍋里面端了上來,紅辣椒,姜絲,小蔥,豆芽,豆腐沫,各種配料放在魚肚上,清香四溢。石鍋里面是特制的湯,味道咸辣可口,將楚北菜汁濃、口重的風格展現的淋漓盡致。濃郁醇香的味道都沁入到魚肉中,吃到嘴里,鮮嫩的魚肉與湯汁味道完美的融合,有一種特殊的美味口感,吃過之后就再難忘記。
  杜衛成夾了一筷子魚吃著,笑道:“味道真好,陸總,怎么知道這樣的美食店。從這家飯館的外表上可看不出來他的魚有這么好吃。隔壁那家天外仙酒樓看裝修要氣派的多。”
  陸景點著煙,笑了笑。他前世里在江州生活了十五年,當然知道這里,“孔夫子都說美食是人的天性。我找著這兒就不稀奇了。呵呵,來,大家一起喝一杯,慶賀咱們景和七月份的銷售成績超過百萬。”
  眾人轟然對飲。
  自己公司內部聚餐,很隨意。男士喝啤酒,女士喝果汁。
  飯館里面雖然開著空調,但是不解暑。幾人吃了沒一會兒,額頭上都開始冒著微汗。
  這時,坐在旁邊桌子上的幾個年青的男女吃完了起身準備離開。一個帶著眼鏡的男生忽而冷笑著和一個靚麗的女生說道:“才一百萬的銷售額就慶祝,那咱們一個月近三百萬的銷售額不是要開party才行?現在的人啊,太浮躁!”
  那俏麗女孩笑著看了一眼陸景他們幾個,低聲道:“趙小豐,別人都聽著呢。”
  “聽著怕什么,我說的是事實。”那叫趙小豐的眼鏡男生聲音大了幾分。他圓圓的臉上紅光滿面,說話底氣十足。
  走在樓梯口的一個梳著中分頭男生回過頭來,“小豐,走了”說著,帶頭下樓。
  陸景攔住了要站起來說話的劉一平,淡然的道:“坐下來,我們繼續吃飯。”
  在九六年的時候,月營業額一百萬的公司真心不算大。至少要上千萬的營業額才能算得上大公司。
  不過慶不慶祝那是自己的事,那眼鏡男太裝逼了。300萬的營業額就恨不得到處喊出來。這樣的人能成什么大器。
  劉一平氣憤的道:“那眼鏡男生說話太氣人,我們不偷不搶,做出來的業績為什么就不能慶祝?”
  馬飛喝了一大口啤酒,“真氣人,搞得我們吃飯的氣氛都沒有了。”
  陸景淡淡的笑了笑,點起一支煙抽著。被人鄙視了,做口舌之爭只能是不痛不癢,沒什么用。要么就整治那眼鏡男一頓,找回場子;要么做好自己的事情,用事實狠狠的抽他們的臉。
  陸景想了想,舉杯笑著說道:“大家一起再喝一杯,劉一平說的沒錯,自己的做出來的業績為什么不能慶祝呢?不要因為幾個蒼蠅敗壞我們吃飯的興致。大家心里要憋著一股氣,就把氣用到工作上,我相信景和今年年底的業績會超過他們那區區三百萬的營業額。”
  “喝!”杜衛成舉杯。
  “這話提氣!”楊顯笑道。
  “就是!”張梅點點頭。
  “一定會的!”陳笑揮著小拳頭。
  “我對我們景和有信心。”馬飛說道
  “到那時候,我還來這兒吃飯,再來問問那眼鏡男,我們到底可不可以慶祝。”劉一平說道。
  幾人再干一杯,都呵呵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