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736 太傻太天真

太傻太天真在陳老師的照片發布出來之后就會成為網絡流行詞,繼而成為生活用語。陸景聽到郝天和的話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而這句看似輕佻的評語很快便在一個月之后就成為流行用語。手機廠商的老總們時常會用這句話相互打趣。
  太傻太天真因為陸景提前說出來而流行,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陸景幾人走出景華國際大酒店布置成會場的宴會廳,沿途不少相熟的手機廠商熱情的打著招呼。
  “之前大概只有一成的人信,現在經過聯訊的郝天和這么一折騰,估計十成中有三成廠商會相信景華所預示的市場風險了。”楊顯笑著對陸景說道。
  陸景笑道:“那我過來坐三個小時不是沒有意義啊。”這個座談會是楚北省政府和江州市政府聯合主辦的,他倒是可以不給副省長馮宗登面子,但是要給江州市代市長周平面子。因而過來參加這個座談會。
  宋雨綺有些擔憂的道:“陸景,我看到科訊的葉靜雨和蘇遠也在會場中。”要是科訊認識到后續市場風險,她擔心景華針對科訊的計劃就有可能失敗。
  陸景笑著擺擺手,“不要緊。”
  四人說笑著往電梯口走去。突然有人在身后喊道:“陸景,陸景,等一下。”
  陸景回頭看過去,見白襯衣黑裙辦公女郎打扮的童佳容踩著高跟鞋追著跑過來,“呵,童佳容,你怎么在這里?”童佳容是他在四中的高中同班同學,也是江大的校友。她是江大文學院新聞系的學生。
  童佳容氣喘吁吁的在陸景面前站定。襯衣下的一對小白兔微微起伏,撫著胸口笑道:“我這段時間在江州日報實習,三個月后轉正。剛才我在后面看著像你呢。哦,你在景華工作?”
  童佳容的眼神疑惑的陸景身邊的楊顯滑過。楊顯是景華通信的總經理,剛剛就坐在主席臺上。她作為記者自然會關注到主席臺上的人。只是,看樣子陸景似乎被這幾人簇擁著的。
  偶然遇到高中同學,陸景心情大好,笑著道:“那你畢業后的工作找得不錯啊。呵呵,我在景華混日子。我給你介紹下,這是景華通信的總經理楊顯。這是我的高中同學童佳容。我在江大的校友,江州日報的實習記者。”
  本科畢業能直接進報社說明童佳容的水平和機會都蠻不錯的。定海四中在江州大學的同學,除了余志成其余人都不太清楚他和景華的關系。這時候,他自然也無意在童佳容面前點破。
  他不是那種性格強勢的人喜歡故舊都要用仰視的目光看著他。同學、朋友相處的舒服最重要。
  楊顯熱情的和童佳容握手,微笑道:“童記者,你好。你大學畢業就進入江州日報。前途不可限量。景華有些許多和江州日報合作的地方,希望我們以后有合作的機會。”
  童佳容大方的和楊顯握了握手,笑著道:“謝謝楊總的夸獎。我也期待后續能有采訪景華的機會。”楊顯說的合作蕓蕓什么的都是客氣話,她也不會當真。要是她一個實習記者能拿到景華總經理的采訪權那讓報社里的前輩們情何以堪啊。
  和楊顯說了一句話,童佳容就對陸景道:“我聽余志成說你前段時間在京城,沒想到你回江州了。呃…,邵老師說明天中午準備請我們幾個留在江州工作的同學吃飯。邵老師通知你沒有。你要不要一起來?”
  她過來喊陸景,不是為了拉關系,只是和同學說會話。楊顯那樣的大人物,她這個小實習記者可沒有想著和他熱絡的聊什么話題。
  陸景笑著點頭,“恩,秋蘭姐和我說過了。我們這些同學也有好久沒聚一聚了。”
  和童佳容笑著聊了一會,她便和報社的同事一起離開。陸景幾人坐電梯到一樓,景華的車已經等在酒店門口。陸景和陳笑、宋雨綺坐在打頭的一輛奔馳車中離開楚北國際酒店。
  陳笑大眼睛眨了眨,眼神在陸景臉上轉了一圈,掩嘴笑道:“你不是打算30號晚上在1804請大家聚一聚嗎?怎么不通知你的高中同學。”她重音咬在“高中同學”四個字上。
  陸景真想在她的小"qiaotun"上狠狠的拍兩巴掌。他怎么會不知道小美女心里轉的什么心思,笑著說道:“你大學畢業的時候難道只參加一場同學聚會,都是分開來的。明天在秋蘭姐那兒聚過了,大后天再聚一次,不得膩味死。”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宋雨綺嘴角微揚輕輕的笑起來。
  陳笑吃吃的笑起來。說起剛才聯訊的話題,“你說郝天和是真傻還是假傻啊?聯訊就算想在江州手機廠商里面多拉幾家貼牌廠商,也沒必要和我們作對吧?難道他不知道他的觀點站不腳。之前,國外手機廠商可不是沒有出過中端手機的啊?”
  宋雨綺插話道:“陳總,景華商業情報部門昨天發了一封郵件過來,據說郝天和和史自成關系很近。”
  “哦,這樣啊。”陳笑恍然的說道。陸景在杭城把史自成給打了一頓,現在看樣子是被史自成找麻煩了。
  陸景輕松的聳聳肩,笑道:“史自成這一把注定是要輸得連褲子都穿不上。”史自成手下不可能沒有能人,不過要說到對電子行業的把握怎么可能比得過景華。史自成壓錯了邊,等到莊家掀開蓋子時,他就會發現他現在壓下來的籌碼全部都要輸掉。
  陸景的手機鈴聲忽而響起來。陸景接了電話,說了兩句,臉色變得很古怪,淡淡的道:“我已經離開楚北國際酒店了,請給馮省長說什么抱歉,改天再約時間見面吧。”
  “誰的電話,馮宗登?”見陸景放下手機,陳笑好奇的問。
  陸景微微一笑。呼出一口氣,道:“馮宗登秘書的電話,馮宗登想要見我。估計他是聽到聯訊剛才被諾基亞‘盯上’的風聲了。我拒絕了。”
  地級市的市委書記、市長,一方父母官,管理著幾百萬人口的城市。何等風光榮耀。級別正-廳-級。而官場之上正廳到副省的距離是一道天塹,斬斷了無數干部的仕途之路。跨越這一步的難度可想而知。能成為一省的副省長又有哪個是簡單易于的?然后在十幾個副省長中脫穎而出,擔任省委常委的,又豈是平常人物?
  但是,陸景說拒絕就拒絕了。聲音平淡的很。似乎他剛才拒絕不是一位常委副省長要求見面的要求,而是某個無關緊要的請求。
  宋雨綺心里笑著嘆了一口氣:跟在陸景身邊時間長了。怎么感覺副省長的官好像也不大啊。
  陳笑哦了一聲,感嘆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馮宗登今天下午組織手機廠商圍攻、炮轟景華,他還親自參加座談會。現在見勢頭不對想要轉向,哪有那么容易呢。
  …
  諾基亞和西門子相續會發布gprs手機,并且價格屬于中檔的消息在一頓晚飯的功夫之后就在江州手機廠商中傳遍。有不少手機廠商已經開始傾向于接受景華的觀點。當然。接受景華建議,減產和促銷清理庫存的手機廠商并不多。
  蘇遠和葉靜雨、許雪在南陽街一起吃過晚飯后,邀請許雪去遠大大廈頂層欣賞江州璀璨的晚景。
  漢北區近年來高速發展,但遠大集團的總部——遠大大廈依舊是漢北去的地標建筑。遠大大廈頂層49樓蘇遠的辦公室,明亮的燈光灑落在寬敞、豪華的辦公室中。
  蘇遠招呼著葉靜雨、許雪在窗戶邊的聯排沙發上坐下喝茶,他則是把黑色的辦公軟椅推過來坐下,和兩人閑聊著下午手機廠商座談會的觀點。
  “瑪德。陸景果然囂張。居然拒絕了馮副省長見面的要求。”葉強文從辦公室外接了電話進來,憤憤不平的說道。
  下午在楚北國際大酒店里座談會的情形,許雪已經大致聽葉靜雨給她說過,聽了葉強文的話,微微蹙眉,道:“這有什么好奇怪的。馮宗登擺明了要壓制景華的聲音,難不成馮宗登剛擺了陸景一道,陸景還要去討好他嗎?而且現在又證明景華預言的風險有可能存在。陸景有底氣拒絕馮宗登見面的要求。”
  葉強文語塞,訕訕的一笑。許雪雖然長的嬌美迷人,充滿了女人的韻味。他卻是有些怵這個手腕強硬的女人。
  葉靜雨撇撇嘴,聲音清脆的說道:“六哥,你少跟高逸那個草包混在一塊,智商會下降的。”
  這話實在太磕磣人。葉強文尷尬的老臉一紅。葉靜雨的腦子確實很好使,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消息來源于高逸。只是。他不敢惹這個性格精靈古怪的天才少女——雖然葉靜雨是他堂妹。
  蘇遠遞了一支煙給葉強文,微笑著對葉強文解釋道:“陸景拒絕馮省長的底氣不是因為他的家庭背景,而是因為景華此時的地位。如果一旦證明景華的觀點是對的,馮省長不僅會在楚北省威信降低,甚至會在中央領導那里丟分。所以現在是他急得不行,而不是陸景急。”
  葉靜雨點點頭,認可蘇遠的分析,問道:“你覺得景華的觀點可以信幾成?按照景華的描述,等待我們這些國內手機廠商的將是滅頂之災。”
  蘇遠眼神欣賞落在葉靜雨明麗清秀的臉蛋上。其實就容貌而言,葉靜雨還略輸給他妻子一籌,但是葉靜雨身上的才華很能吸引到他。每次看到她眉眼間的青澀,性-感和清純混合的氣質,他心里就如同貓兒抓了一樣,癢的很。
  蘇遠微笑著喝了口茶,“我覺得景華可能夸大其詞了。景華作為國內手機廠商第一的企業,他們在這次GPRS風暴中所受到的沖擊遠遠高于中小廠商受到的沖擊。我認為,主戰場應該還是在高端手機那里,中端手機涉足的不會太多。在細分領域,聯科和科訊都還是能有所作為。”
  葉靜雨雙手捧著茶杯,沉思了一會,對許雪說道:“雪姐,史自成那筆錢我還是不要了。你放在明州商業銀行里。我之前還有些心動做硬件,現在看來市場太危險了。科訊還是躲在景華陰影里最安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