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734 周復生的電話

新信手機原本是國內十七家擁有手機牌照公司中銷售額排名最靠后的手機廠商。而后新信手機得到景華的大力扶持,銷售排名已經提升到第七八名左右浮動。
  一直以來新信手機都是緊跟景華的步伐。劉緒作沒有介紹他身邊明顯看起來比他年輕的女孩,把陸景請到植物園外的馬路邊抽煙聊天。
  “現在大家都在說景華杞人憂天,吃飽了撐著。我看這些人恐怕是‘活不過’這個夏天。”劉緒作感嘆的抽著煙,“聯訊公司的郝天和在數字手機技術協會里面反對景華,完全是為一己私利爭權奪利。其實,景華如果能說服省信息產業廳的崔廳長,可以在數字手機技術協會里通過景華的決議。”
  陸景隨意的蹲在地上抽著煙,笑道:“我可沒有當保姆的習慣,景華發布了危險預警,大家要是還不聽我也沒辦法,總不能為了別人的命運操心睡不著覺。”
  劉緒作一愣,繼而哈哈笑起來,“那倒也是。我還和極飛手機幾家手機廠商聊過,他們都認可景華的觀點。”
  他們一共有四家有正式手機牌照的手機廠商決定跟著景華后面走。試想,一家能夠把自己研發出來的技術開放出來的企業,怎么可能如聯訊公司說的那樣誤導手機廠商放棄應有的市場。有些人只看到眼前的蠅頭小利,沒看到即將到來的風險。這是何是何等的愚蠢。
  陸景笑了笑,沒說話。景華預警還是有些效果的。
  聊了幾句,劉緒作想起最近的一件事。提醒道:“景少,你要警惕科訊公司。我聽說科訊最近頻繁的和一些山寨機廠商接觸。承諾一定會破解景華剛剛出來的軟件補丁。他們估計是有什么底氣才敢這樣放話。”
  陸景輕輕的點點頭,“恩。我知道了。”6月初的時候他和周復生在京城談過,決定發動針對科訊的部署,而第一步就是景華發布最新的軟件補丁。這一次不同于前面7次的補丁,算法非常嚴密,以科訊目前的技術實力基本沒有破解的可能。他知道科訊的底牌是什么。
  陸景和劉緒作在路邊談話的時候,關寧和方琴到寶馬車中等陸景。說話間,方琴已經將車開了出來。陸景結束和劉緒作的談話之后,走了兩步,坐到車中離開。
  原先跟著劉緒作來植物園遛彎的女孩這時也從陰影里閃了出來。羨慕的看著遠去的紅色7系寶馬,對劉緒作嬌滴滴的笑道:“劉總,你們剛才怎么蹲在路邊吸煙,形象可是全毀了。”
  劉緒作微微一笑,帶著小秘往回走,道:“你懂什么?能和陸景蹲在一起抽煙是一種榮耀。你說形象什么的那都是小孩子的觀點。你信不信,大把的人肯花大價錢換取剛才蹲著一起抽煙的名額。”
  女孩暗自咂舌,看劉緒作認真的表情,這聽的如同天方夜譚一樣的話恐怕是真的。
  紅色的寶馬風馳電掣的駛過寬闊的開發區大道穿過景華科技園。從湖心路直達新豐公寓樓下。深夜色角落里種著的兩叢翠竹沙沙的響,環境幽靜,和外面師南路上熱鬧的情景完全不同。
  方琴回頭對坐在依偎在后排的陸景和關寧笑道:“到了,已經很晚了。你們上去早點休息。”
  關寧看看手腕上的手表,“呀,都快十點半了。”
  陸景向前探過身。扶在駕駛座的車椅背上,輕輕的拍拍方琴的肩膀。“琴姐,再晚也有喝杯茶的時間。一起上去吧。”
  方琴略一猶豫。點頭同意了。她也有些舍不得這么快就和陸景分開。接下來的事情順理成章,陸景挽留方琴留下來住一晚,明天早上和關寧一起去景華國際學校上班,然后…
  方琴再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清晨。六月底在江州已經完全是夏季的氣候。早早的就有陽光透過窗簾落在客房的櫻色木地板上。陸景正微微熟睡。
  方琴羞澀的看了一眼胸口凌亂的唇印,昨晚陸景下半夜才從關寧那兒到她這里來,久別重逢之后點燃的情緒瘋狂燃燒,那些羞人的畫面又重新浮上心頭。
  方琴抑制不住心里的情感,雖然腰酸背疼,還是手撐著,俯身第一次主動的在陸景臉上吻了一口,心里有種電流滑過了一般感覺,從未有過的清晰和強烈。
  “啊…”方琴一聲驚呼,卻是被陸景翻身壓在身下,舌頭有些打結的道:“你醒了?”
  感受這具豐腴的嬌軀的性感成熟魅力,陸景壞笑道:“琴姐,偷偷的吻我是不對哦,我要懲罰你。”
  周五,參加完一個省政府重點項目審批會議后,已經到楚北履新一個多月的常委副省長馮宗登返回辦公室。江州市代市長周平、省信息產業廳副廳長崔立仁、江州市信息產業局局長郭林已經等在辦公室外。
  “都坐吧。”馮宗登和藹的打個手勢,招呼走進辦公室的三人落座,又讓秘書泡了清茶,并吩咐將其他事務壓后。
  馮宗登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環視了周平、崔立仁、郭林三人一眼,“最近景華公司頻頻發出警惕國內手機市場風險的聲音,你們誰來給我說說是怎么回事?”
  常委副省長馮宗登的分管工作包括電子信息產業。
  郭林就看了一眼代市長周平。他肯定不會先于周市長發言。他是江州市政府在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的代表。說實話,那天在會場,景華代表楊顯突然拋出來的論調讓他大吃一驚。不過他很清楚景華公司在江州的影響力,所以他投了贊成票,而崔立仁則是投了否決票。
  周平抽著煙說道:“正常的對市場看法不同的分歧而已。我和陸景聊過,我覺得他的觀點很有道理。反倒是有些人鼠目寸光,財迷心竅。看不到市場風險。”
  馮宗登什么來頭。到了他這個位置,心里是有數的。所以。言辭也不是那么的委婉。
  馮宗登深深的看了周平一眼,點點頭。道:“手機產業是楚北省的支柱產業,不能出問題。真理從來都是越辯越明。我想在下周四由省政府和江州市政府聯合召集江州的手機廠商舉辦一次座談會,讓各個手機廠商暢所欲言。最好能達成一個共識。”
  周平皺了皺眉。達成共識?什么共識?現在江州大多數手機廠商的共識是未來的市場或許風險,但是風險不會太大。
  馮宗登沒管周平,對崔立仁道:“省信息產業廳對當前的市場形勢需要有一個明確的說法。你組織省信息產業廳的專家研討一下,下周四,省信息產業廳也要派代表發言。”
  崔立仁忙笑道:“好的,馮省長。我回去就組織專家調研、討論市場情況。”調研、討論什么的都是鬼話,既然他的上面的領導不希望看到江州手機產業的發展勢頭停滯。省信息產業廳需要有一個什么樣的態度就和明確了。
  馮宗登就點點頭,對周平道:“周市長,你和崔立仁同志負責組織這次座談會。屆時,我會出席參加。”
  周平沉默的抽了口煙,輕輕的點頭。
  陸景接到周平電話時,正在會議室里參加景華總部的會議。最近財經類、電子類媒體齊聚江州,景華不少高管都接到被采訪的邀請。景和大廈樓下和研發大廈這里都有不少記者在守株待兔,等著景華三巨頭出現。
  周復生已經由黃海飛抵荷蘭飛利浦總部和飛利浦談判。程建楓去了日本。而楊顯分別被不同的媒體采訪過好幾回,估計很多人在報紙、電視上看到他那張臉看得想吐。
  “楚北省政府注意到目前景華所預警的信息其實說起來也算是我們的一個勝利了。”會議結束后。陸景在陳笑的辦公室里對她說道。
  陳笑穿著淡藍色的迪奧套裙,嬌小玲瓏的身材被緊身的套裙裹得凸凹有致,性感的黑色絲襪將纖細的小腿修飾的很完美。嫵媚的小女人味道不自覺的透出來。
  她斜倚在寬大的辦公桌沿,嬌笑道:“你就苦中作樂吧。現在江州的手機廠商是什么態度啊?機會都覺得沒什么風險。你去參加這個會議鐵定會被圍攻。馮宗登跟你這么大仇啊?”
  很明顯,座談會可不是辯論會。一個一個的發言,那景華只有一次發言機會。當然是被圍攻的局勢。
  陸景坐在黑色的待客沙發上,笑著道:“和他跟劉家親近沒關系。一旦江州的手機產業鏈出現問題。江州、楚北的經濟發展勢頭都會停頓不前,甚至經濟數據出現回落。這樣一來。馮宗登作為分管副省長,板子首先就會打在他身上。所以他想要統一江州手機廠商的認識。可惜的是,他管不到海外手機廠商。”
  “是市場不以為個人意志為轉移吧?”陳笑笑得大眼睛瞇成月牙狀,耳垂上兩枚方形耳墜隨著她的嬌笑而晃動,展露著時尚的都市麗人氣質。
  陳笑的辦公室已經換了,沒有和景華行政秘書組的秘書們混在一起辦公,但是也就僅僅是隔了一層透明的玻璃墻。陸景就算有想法也不能和她有什么親昵的舉動。隨意的聊了一會,陸景比了個晚上見的暗號,就回到他的辦公室里。
  被國產手機廠商圍攻陸景到沒什么心理壓力,甚至根本沒當一回事。回到辦公室就給董坤城打了個電話。周復生昨天和他提過成立咨詢公司的事情,他讓明雪找了咨詢公司的資料和架構,正好和董坤城談一談。
  周六晚,南園別墅6號別墅的客廳里,葉靜雨懶洋洋的歪在客廳豪華舒適的沙發上聚精會神的看著上個月才上映的美國大片——珍珠港。她手邊還有一袋拆開來的大包可比克薯片。
  戰斗機的刺耳轟鳴聲,炸彈的爆炸聲充斥在客廳里。葉靜雨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視屏幕,手里的薯片都忘記吃。
  “有那么好看嗎?”許雪從二樓浴室里出來,見葉靜雨像個小女孩一樣,忍不住笑盈盈的說道。要是讓科訊的員工看到葉靜雨這副模樣恐怕很難將她和科訊創始人這樣的身份聯系起來。
  葉靜雨咔嚓的吃著薯片,順手拿遙控器按了暫停,扭頭看向從二樓上下來的許雪,然后郁悶的撇撇嘴,泄氣的靠在沙發上,“知道你身材好,也不用這樣打擊我吧?”
  許雪剛洗過澡,穿了一條粉白色的三角內褲就這走了出來。前凸后翹,很有女人的豐韻。
  許雪嬌笑著道:“我又不是故意的。想著問你事情連衣服都沒顧得著穿戴整齊。你考慮好接受史自成的注資沒有?我剛才想了很久,我覺得你最好還是接受他的好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