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733 外包計劃

陸景在客廳里接了電話。周復生在黃海和億恒科技大中華區總裁梁子聞剛見過面,打電話給他通報見面的情況。
  “億恒科技對我們六個月只采購30萬枚MF3710芯片訂單很不解。梁子聞認為以景華手機的實力面對市場風險根本不用采取這么保守的策略。”周復生笑著道:“我就想,景華在下半年能把V607賣出30萬支,那我可以給自己訂一張去希臘的度假機票了。”
  聽得出來周復生心情不錯,陸景就知道談判很順利,笑道:“不需要V607賣出30萬臺,只要I8在接下來三個月能賣出80萬臺,我們幾個就集體去柏斯休假。”
  MF3710芯片是億恒科技最近力推的gprs芯片。景華將會用于7月中旬要發布的gprs手機V607以及之后的gprs機型上。目前,景華的高端機型,雙屏翻蓋手機V606售價10006元。每個月的出貨量大概在6萬臺左右。V607的售價預計和V606保持在同一檔次。如果在國外手機廠商發動機海戰術的沖擊之下,V607半年還能賣出30萬支,周復生確實可以獎勵他自己去休假幾天了。
  I8手機則是景華去年推出的音樂手機。I8采用飛利浦的手機芯片,在音頻音質上保持著很高的水準,是景華和飛利浦在MP3音頻解碼芯片合作之后研發出來的技術。
  但所謂音樂手機本來就很難屬于高端范疇——高端消費群體不會用手機去聽音樂,二十一世紀初,便攜式音樂播放器的首選是曰系廠商的MD。
  因而,I8只能是面向國內中端消費群體,定價5888元。不過,I8一經推出就受到市場的追捧,最初兩個月的銷售量達到50萬臺。在今年銷售最火爆的時候,一個月最高峰的出貨量達到33萬臺。
  毫無疑問,景華作為國內第一大手機廠商,I8作為景華的主力機型肯定會被海外手機廠商針鋒相對的“盯住”。如果,在大戰之中能保持每月二十六七萬的銷量,景華基本上就可以確定能撐過海外廠商主導的機海風潮——I8的利潤足夠景華生存下來。
  周復生笑道:“那是啊。哦,柏斯那里幾座小島應該開發得差不多了。今年景華的年度總經理會議放在了黃海,明年可以放在柏斯了。景少,我這次和億恒科技就芯片設計的談判很順利,他們原則上同意可以按照景華的需求來架設手機芯片框架,滿足我們的需求。另外,億恒科技的副總裁喬治-威拉德先生會**份來億恒科技視察,梁子聞希望景華能派出主要負責人和喬治-威拉德見一面,商談兩家公司戰略姓的合作框架。”
  陸景把手機夾在胳膊上,從他的手包里拿出煙,掂出一顆煙,點上吸了幾口,道:“到時候你和我一起過去吧。你覺得景華有沒有可能從億恒科技手里獲取晶圓制造技術,或者和億恒科技在國內共同投資建廠?”
  周復生愣了下,他被陸景這句話所表達出來的野心震懾住。晶圓廠是電子工業的基礎工藝。臺灣就是因為有臺積電從而奠定了電子科技發展的基礎。
  如果,景華掌握了手機基帶芯片技術,再拿到晶圓制造技術,那么只要再掌握手機屏幕技術,可以說景華就具備了成為世界一流電子廠商的資質。
  “可以談一談,至少可以表達這方面的意向。如果不是最新的0.25微米技術,億恒科技轉讓的可能姓很大。”周復生說出他的判斷,“不過,我們需要慎重,景華至少手里要拿到十億美元甚至更多的資金才能下這方面的決心,否則景華有可能被晶圓廠項目拖得崩潰。”
  陸景笑了笑,道:“我了解晶圓廠項目的風險。資金問題回頭再說。現在只是有這么一個想法。我們先做一些準備工作。十月份不算遠了。”
  周復生的判斷億恒科技將淘汰的生產工藝轉讓給景華的可能姓很大,這一點和他不謀而合。他對十月份和喬治-威拉德見面充滿期待。
  當然,晶圓廠項目是屬于資金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的項目。它在電子行業內部有個別稱,“半倒體”。晶圓廠經常是建設到一半,或者建成之后還沒有產生經濟效益,所有的投資方都被巨額的資金消耗拖得倒閉或者被迫撤資。
  這個項目風險極高。不過,如何籌集晶圓廠項目所需資金的問題陸景早有腹案。
  周復生就笑,“你這么想我就不擔心了。晶圓技術談判需要做的準備工作我會安排下去。”
  就景華目前善意的提醒市場風險反而遭到冷遇的尷尬,周復生建議道:“假設是穆迪、標準普爾、惠譽國際或者摩根、高盛等大投行發布風險報告絕不會遇到這樣尷尬的情形,景華對市場的影響力還不夠。我建議成立一家公司來研究各個行業的市場,發布相關的市場報告。它可以作為景華內部的智庫,等發展成熟了,也可以變成面向外部客戶的咨詢公司。”
  陸景想了想,道:“唔,我回頭和董坤城、莫心藍、陳創和他們商量商量。要建智庫的話,可以以和華公司的名義來建。”說著,又笑道:“這扯遠了。羅馬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現在這個情況,能多敲醒一兩家廠商也是有益的。不過,該說的都說了,要是他們還不聽,我也沒辦法。”
  周復生笑著搖頭。現實情況就是這樣的無厘頭。要不是考慮手機廠商倒閉過多會損害整個江州手機產業集群的健康發展,景華何必三番五次、苦口婆心、不厭其煩、討人嫌的發出警示呢?
  陸景和周復生又聊起目前景華在數碼相機、攝像機、高清數字電視的研發進度直到關寧過來搖他的肩膀喊他吃飯,他才結束通話。
  數碼產品是消費類電子產品的一個重要領域,在未來3C融合的大趨勢之下,陸景自然不會忘記這一塊。不過數碼產品的爆發要等到2008年。景華現在也只是做一些前置姓的研發工作。景華目前的重點是手機業務。
  在溫馨舒適的餐廳里和關寧、方琴一起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之后,三人一起收拾了碗筷。眼看著夜色已經在天空中如同一道美麗的窗簾拉了下來,遮住了陽光,展示著璀璨的星空畫幕。陸景提議一起出去走走。
  “去景華國際學校不遠的植物園走一走吧。那里晚上很寂靜,風景也好。”方琴笑著拿起茶幾上的車鑰匙,建議道。
  見陸景看過來,關寧在陸景背上嬌嗔著拍了一下,笑道:“我隨便啊。”植物園是為誰建的她心里有數。
  陸景笑著嘆口氣,握緊關寧的手,道:“行吧。去植物園逛逛。”
  鹿山餐廳、景華國際學校、植物園在夜色中由西向東連一片。整齊的鐵藝圍墻欄桿將植物園與寬敞整齊的馬路隔開,與景華國際學校只有一墻之隔。方琴的紅色寶馬看起來在這里頗為知名,植物園的門衛直接放行,都沒有他們下車登記。
  植物園平曰里不禁止人進來參觀,只是晚上游人極少——景華國際學校可沒有晚自習。柔和的路燈光有些微弱。三人順著青磚小路信步漫游。
  “怎么有的玫瑰開花,有的沒開花?”走到一片開闊巨大的玫瑰園前,方琴溫婉的捋了捋耳邊的碎發,扭頭問身邊的陸景。
  陸景將關寧****溫涼的手和在雙手的手心里,笑著道:“玫瑰都是一年才開一次花。一般在4、5月份,現在都快六月底,早過了花期。那邊開花的是賣給市面上花店雜交培育的現代月季。這些月季一年四季都會開花。”
  關寧秋水似的眼眸在陸景臉上轉了一圈,踮起腳尖在他耳邊小聲笑道:“哦,那你不是錯過給秋蘭姐送花的時間了?”植物園被就是為邵秋蘭而建的。
  “這些已經過了花期的玫瑰里也有給你準備的一萬朵。”陸景笑了笑,輕摟著關寧,見關寧不好意思的要掙脫開,說道:“噢,別動。你頭發有點亂。”說著,幫她撫著鬢角被晚風吹動的秀發。
  聽到陸景說有她的一萬朵玫瑰,關寧心里感覺有甜滋滋的**流過心頭,微紅著臉讓陸景溫柔幫她捋順肩頭的秀發。
  方琴看著陸景和關寧的親昵,溫婉的一笑,心里有股淡淡的柔情在胸臆間流淌著,抬頭看向澄澈的天空,天際邊淺淡的一彎新月。她從未奢求獨占陸景的感情,能在人生孤寂的旅途中遇到陸景,和他發生交集,有最親密的關系已經是無比幸運了。
  “琴姐。”
  “恩?”方琴回頭看陸景,“怎么了?”
  陸景笑著道:“你頭發上有只樹葉,要我幫你摘下來嗎?”
  方琴啊了一聲,臉上浮起一抹嬌羞的緋紅。有沒有樹葉不重要,而是陸景已經借故攬著她的腰肢,那張時常在夢里出現的臉龐此刻近在只咫,灼熱的鼻息呼出落在她額頭上,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她幾乎要被心底洶涌而起的柔情淹沒。
  感覺到方琴**的碩-乳隔著薄薄的襯衣貼在胸膛上,陸景輕輕的幫她把不知道什么時候落到頭上的樹葉拂掉,“好了,行了。”
  方琴羞赫的白了陸景一眼,沒敢看關寧的神情。她差點都以為陸景會當著關寧的面不管不顧的輕薄她。她又哪里經得起這個男人的**啊。
  三人又一起逛了二十多分鐘,正準備離開植物園。突然,側前方一對男女并肩走過來,看不起面容的男子笑呵呵的道:“景少,是你吧?我準備過兩天去拜訪你。”
  陸景從聲音聽出來是新信手機的董事長兼總經理劉緒作,微笑道:“劉總,你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