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731 我們需要發出警示

京城六月初的夜晚還算清涼。陸景拜訪完易雄志之后,坐車返回燕湖家園。他沒有留意到濃郁的夜色中,身后有一雙陰鷙的眼睛盯著他。
  信產部家屬小區里,明亮的路燈下停著一輛黑色的瑪莎拉蒂。車內,史自成冷冷的一笑,“看來,陸景剛剛拜訪過易雄志。”
  車前方駕駛座上的男子回答道:“你不是猜到他會尋求易雄志的支持嗎?”
  史自成諷刺的一笑,“所以我今天晚上和候部長聊了聊。景華那種聳人聽聞的論調他居然還到處兜售。剛才吃飯的時候,聯訊公司的郝天和已經說了,僅僅從摩托羅拉發布一款GPRS手機就解讀成海外電子廠商要對市場進行洗牌是杞人憂天,迫害妄想癥。”
  “所以,你要不如他的意?”
  史自成恨恨的道:“那當然。凡是給他添堵的事情我都樂意去做。”郁行知調任川南讓他深受打擊,對陸景更是恨得牙齒直癢。
  說著話,汽車發動。史自成撥了嚴景銘的號碼,“小嚴,明州商業銀行的許雪是不是和科訊公司的葉靜雨關系良好。恩…,我要給科訊投資,葉靜雨居然拒絕,只能走一走迂回路線。行,你給許雪打個電話,我和她在京城見面。”
  …
  燕湖家園走道里明亮的壁燈散發著柔和的光芒,陸景坐電梯到6樓,從包里拿出鑰匙打開602房間的門,卻發現黃紫琪和張漓在客廳茶幾邊相對而坐,悠閑的磕瓜子聊天。兩個美女磕瓜子的悠閑意態充滿了生動的情趣。
  “你們還沒睡?”陸景順手把手里的包丟在沙發上,坐到張漓身邊笑著道。明天早上他和黃紫琪一起飛回江州。現在已經晚上十點多了。
  張漓穿著一件粉色的睡衣,迷人的一字鎖骨裸露出來。卷腿坐在沙發上,見陸景問她,紅唇輕吐出瓜子殼,笑著道:“正說你的事呢。你看,《IT周刊》已經報道了景華對摩托羅拉新機發布的的看法。真有你說的那么夸張嗎?”
  “我也覺得你們反應過度了一點。你看西門子手機的總裁卡爾森說景華小題大做,以陰謀論詆毀競爭對手。”黃紫琪貝齒整齊的咬破瓜子殼,輕笑著說道。
  她穿著白色的保守睡裙,靠在沙發上。一頭烏絲沒有如平常那樣梳成馬尾辮而是自然的散落在肩頭,寫意而率真。她磕瓜子的方式和張漓不同,她是手拿著瓜子。貝齒輕咬,瓜子仁就被她吃到嘴里,瓜子殼還在她手中,效率極高,明顯是千錘百煉過的。八成是看電視劇的時候練出來的。
  “哦,有嗎?”陸景好奇的拿起茶幾上的雜志翻了幾眼。因為景華作為國產手機的領頭羊。突然發出警告的聲音,IT周刊特意加印了一期,為整個手機行業形勢做了一個專題報告。很明顯,大部分的觀點都認為從一款GPRS手機得出悲觀結論太過于虛無縹緲、異想天開。
  “看來我戳到西門子手機的痛處了。”陸景笑著把雜志丟到茶幾上,“西門子在國內手機市場上表現不如景華。他們恐怕是迫切希望手機市場份額重新洗牌的廠商之一。卡爾森抨擊景華實屬正常。景華作為國產手機的領頭羊,發現危機自然要發出警示。國外手機廠商把國內市場當成他們的盤中餐,但是到底算是誰動了誰的奶酪?是他們來搶我們的地盤!”
  張漓和黃紫琪默契的對視一眼。咯咯嬌笑起來。
  陸景微微一笑,轉移了話題,他不想在家里說工作上的事情,站起來笑著問道:“我要去洗澡,有沒有人要陪我去的?”
  回答陸景的是兩只飛過來的沙發抱枕。陸景狼狽的進了浴室。
  “漓姐,他平常也這么無賴嗎?”黃紫琪笑著問道。她和李慕清關系一般,但是和張漓關系卻很好。或許是張漓外剛內柔的性格與她很合拍吧。
  張漓笑盈盈的反問道:“你這幾天沒體會過啊?”腦海里不由的想起陸景的手反復在黃紫琪牛仔褲包裹著的渾圓美臀上輕柔撫摸的情景。她看著都覺得燥熱。
  “漓姐,你還說…,說好不提的。”黃紫琪俏臉微紅的說道。這幾天陸景偶爾和她親熱溫存都被張漓看到。她自然也知道有幾天晚上張漓半夜偷偷溜出去找陸景的事。
  “呀,我給忘了。”張漓忙掩嘴笑起來。其實。她臥室的門每天晚上都沒有反鎖。
  景華針對性的提示風險是個吃力不討好的活,肯相信市場有風險的手機廠商十不足一,所遇到的阻力也是極大。
  6月15日,陸景和黃紫琪、明雪從京城返回江州。當天下午,景華通信公司的總經理楊顯在當日數字手機技術協會例行的會議上提出希望能夠以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的名義對當前手機行業的危急形勢作出警示。
  “根據IT周刊的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國產手機的份額已經達到57%,我們完全有理由認為海外手機廠商會借著移動升級運營網絡的契機對市場份額進行重新洗牌。現在的當務之急,需要我們對整個國產手機行業提出警告,我認為在警惕市場風險的情況下,需要減少每個月的產能,至少要減少50%,同時還需要盡快清理手機庫存。”橢圓形的會議桌邊,楊顯聲音鏗鏘有力的說道。
  聯信的參會代表沈自輝翻了翻手頭的會議議程,道:“楊總,好像我們今天的會議議程沒有你說的這一項吧?”
  聯訊公司總經理郝天和是個胖胖的中年人,有著漫畫人物般的大肚子,這時附和著沈自輝陰陽怪氣的說道:“景華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出來,這樣拿市場風險說事,恐怕沒人會信。摩托羅拉不就是發布了一款GPRS手機嗎?我相信在座的廠商都有GPRS手機的項目正在運行吧?”
  數字手機技術協會一共有7個理事席位。信產部管理之下的三家大型國有企業聯信、東興、聯訊各占一席。楚北省政府、江州市政府的代表各占一席。景華與新信手機各占一席。
  每次例行的會議會有不少手機廠商列席。聯訊的總經理郝天和這么一說,會場里頓時響起嗡嗡的聲音。
  有人道:“楊總。景華到底什么意思?減少產能公司拿什么給經銷商鋪貨。”
  “是啊,現在市場這么火爆,就算有風險也沒那么夸張吧。”不少人都附和的鼓噪道。
  如果景華是制定行業內的什么技術標準,它的影響力會有非常顯著的效果,但是要說服其他手機廠商減產。這完全是和錢過不去。景華對各家廠商的影響力就有限了。
  歸根結底還是利益的問題。就像科訊公司已發布價格更為便宜的科訊方案,立即會有手機廠商采用。
  “唉,我當時都快氣的半死。恨不得把這幫家伙抽醒才好。”傍晚時分新豐公寓里,楊顯坐在客廳沙發上,苦笑著向陸景抱怨。
  今天下午景華的提議最終沒能通過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的審批。因為楚北省的代表投了反對票。手機產業是楚北的經濟支柱產業之一,如果按照景華的要求。無疑二季度的經濟數據會非常難看。他做不了這個決定。
  剛從美國返回的運營部總監程建楓手里夾著煙笑起來,“財迷心竅啊!”說著,對陸景道:“景少,其實我們完全可以像三星獨霸韓國市場那樣,國內手機廠商死掉多少根本不重要,只要景華能挺過這一波密集的攻勢。我們也可以獨霸國內的市場。”
  陸景笑著搖頭,“也不是那么說。韓國的市場份額只有多大一點?何況三星之外,韓國還有LG、泛泰、VK等品牌。國內這么大的手機市場景華一家國產手機廠商是吃不下來的,反而會稀釋掉景華的品牌。不同的消費者需求是不同。我們多提醒提醒,也是盡人事安天命。畢竟如果從頭再培育手機廠商又要花費時間和精力。”
  其實,海外廠商這么早能發動機海戰術,他也有一定的責任。GPRS手機的核心功能之一是上網。按理說上網的資費在網絡運營早期是很貴的——不理解的可以參看現在的4G資費標準。但是陸景在九八年的時候為了推行山寨機戰略。利用大哥的政治資源促使移動和聯通在資費上做出了大幅優惠。而隨著手機用戶爆發式的增長,移動和聯通漲價的愿望也沒那么強烈。殺雞取卵的事情,兩大運營商還掂量的清楚。所以這次,移動在GPRS上網的資費標準并不算貴,屬于一般中等收入用戶可承擔的范圍內。
  “硅谷那邊的情況如何?”陸景問程建楓。作為景華公司三巨頭之一,執掌大運營部的程建楓去美國的目的不是擴展北美市場,而是低調的去景華設立在硅谷的分公司聽取手機基帶芯片的研發進度匯報。
  程建楓笑著道,“一切ok。按照原定計劃,九月份我們可以拿到成熟的產品。”
  陸景滿意的笑了笑,深深的吸了一口煙。對楊顯道:“過兩天京城的電子論壇,你繼續把市場風險講透徹。景華需要在正式場合發出自己的聲音。”
  楊顯奇怪的道:“老周不參加京城電子論壇的會議?”
  “在九月份我們自己的手機基帶芯片出來之前,需要借助億恒科技(原西門子的半導體部門。2002年之后中文名更改為英飛凌)、飛利浦的技術力量,周復生要去黃海和億恒科技就就GPRS手機芯片供貨、芯片設計問題談判,接下來可能會去一趟荷蘭。”陸景笑著說道。
  聊了一會。已經提前去南陽街訂餐的宋雨綺打來電話催促三人可以下去吃飯了。在南陽街的一家中餐廳里吃過飯,楊顯和程建楓便各自忙著手頭的事情去了。陸景和宋雨綺、明雪去1804酒吧喝酒。
  南陽街商業氛圍發展培育成功之后,周邊的酒吧就逐漸的多起來。但是要說最適合學生喝酒的的酒吧,1804酒吧肯定是位于榜首。
  明亮的燈光如昔,陸景推開1804酒吧的門,酒吧里的音樂正在緩緩的播放著李逸落的最新情歌《如夢》,曲調舒緩。不少學生都在喝著酒閑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