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730 疾風驟雨的前兆

陸景和周復生約了在湖東路大學城里的cafe105見面,距離燕湖家園不過七八分鐘的路程。臨近畢業離校的日子,一路走來,燕子湖大學城里可以看到成雙成對的情侶。告白、分手、失戀是畢業季節不可缺失的色彩。
  cafe105臨窗的雅座處,陸景把玩著周復生買來的摩托羅拉最新款的翻蓋手機——v68,仔細的聆聽周復生的介紹。
  “這可能將會是一場屠殺國產手機廠商的‘盛宴’。”周復生拿起骨瓷咖啡杯潤了潤喉嚨,用這么一句血淋淋的話來作為他陳述的總結。
  作為昔日國內市場的老大,全球手機廠商的王者,摩托羅拉的新機歷來具有極大的參考意義,甚至會引領手機未來一段時間的潮流。這次摩托羅拉搶先發布gprs手機——v68,表現出對重新奪回市場急不可耐的昂然興趣,其中殺機森然。
  他在諾基亞這樣全球頂尖的手機廠商供職過,非常清楚海外電子廠商的技術實力。就算景華持續的在研發上投入巨額資金,但以技術實力而言,放到世界電子廠商中來說景華只能算是二流電子廠商,并且排名還會很靠后。
  連國產手機的領頭羊都是這么個狀況,一旦國外手機廠商利用技術優勢發動機海戰術,國內手機市場的形勢可想而知。
  陸景對國內手機市場即將面臨的暴風驟雨有足夠的心里的準備,聽到周復生用借喻的修辭手法來形容即將發生的情形,心里驟然聽聞摩托羅拉發布gprs新機的沉重心情倒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參加高考的學子,上了考場之后。整個人的狀態倒是放松下來。
  “海外廠商要把我們當成饕餮大餐也得先問過我們的意思。就算是羊在被吃之前也要反抗的。”陸景笑著說道,“我們的gprs手機什么時候能上市?”
  周復生輕輕的笑了笑。回答道:“7月中旬。7月9日移動會正式運營gprs網絡,但是市場的反應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景華目前還不具備創新消費概念,引導消費者消費的實力。所以當初制定新機項目時間時稍微靠后了一點。”
  景華當然不會束手就斃,事實上因為陸景的高瞻遠矚已經提前做了一些準備,他認為景華度過寒冬問題不大。
  “這個時間節點沒有問題,是合適的。”陸景略微沉吟了下,道:“我們需要立即對國內的手機廠商發出警示。”
  周復生琢磨了一下,道:“楊顯現在正在江州,可以由他出面和江州的手機廠商談一談。當然。有多少人肯聽我們的很難說。畢竟,現在手機市場十分火爆。手機廠商都在最求擴大產能,而不是削減產能。”
  陸景笑著攤開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不過做了總會有部分人聽。江州那邊盡量以數字手機技術協會的名義發一份風險提醒通告。我這兩天在京城和信息產業部溝通一下,希望能以信產部的名義對整個手機產業鏈的所有企業做出提醒。”
  說著,陸景抿了口微涼的咖啡,苦澀的咖啡咽下去之后有余香在舌尖上回味,手指輕輕的敲了敲鋪著白色精美花紋的桌布咖啡桌,“針對科訊的部署可以啟動了。”
  周復生遲疑的道:“如果我們做出預警的話。科訊有可能會察覺,之前的計劃是否需要修改?”
  科訊手機一直在盜版景華的手機軟件,并開發出一套科訊方案來從景華的身上“吸血”。之前,景華一共發布過7次軟件補丁用來限制科訊方案在景華手機硬件上運行。科訊屢次破解。摟錢摟得不亦樂乎。但是科訊大概沒有料到,景華發布的這7次軟件補丁不過是麻痹他們的手段,真正的殺手锏隱藏在這次整個行業即將掀起的腥風血雨中。
  陸景笑了笑。信心十足的道:“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又有幾個人能察覺到危險?”根據it周刊不完全統計的數據,江州目前的山寨機市場一年的產值至少達到了260億。景華憑借著供應手機模組在其中分享了大約40%的份額。科訊就算只擠占了景華20%的市場。每年也會有20億進賬。如此巨大的利益,足以蒙蔽葉靜雨的判斷。
  “好的。我會親自和安排下去。宋助理那里我會知會她一聲。”周復生輕輕的點了點頭。
  又和周復生聊了幾個小時景華的應對策略。一起吃過晚飯,陸景才返回燕湖家園里。
  信息發達的社會消息往往是跳躍式的傳遞。景華對摩托羅拉新機發布的悲觀解讀很快就傳播開。第二天就在陸景剛剛和信產部的副部長易雄志約好明天晚上見面之后,他就連續的接到陳笑、吳璇、占哥兒、莫心藍的電話。
  甚至香港財經新周刊的主編沈健林都打來電話,詢問是否可以安排一次景華的專訪。實在是景華的解讀對未來國內手機市場太過于悲觀。流傳出來的景華內部發給全體員工的郵件中有這么一句話:國內手機行業的寒冬要來了。
  信產部的家屬樓近幾年國家放開商品房市場之前修建的統建樓,一排排的電梯樓整齊如一,蔚為壯觀。一輛藍色的賓利轎車緩緩的駛進小區里。
  小區的環境極好。花壇里黃艷艷的花朵在淡淡的暮色中迎風怒放,生機勃勃。絲毫不遜色于市場上售賣的高檔電梯公寓。陸景在這個景色怡人的傍晚,按響了易雄志家的門鈴。
  易雄志是衛東陽妻子易妍玲的堂哥,而陸景則馬上要迎娶衛東陽的妹妹衛婉儀。有這么一層關系在,再加上兩人本就私交不錯,易雄志和陸景的談話順理成章的在易雄志的書房里進行。
  “我聽人說起過。面對市場有如此悲觀的判斷可不想我認識你的啊。”易雄志笑著抽煙,慢慢的說道。
  陸景笑著道:“事實上不是決策者沒有察覺到風險。而是面對紛繁復雜的信息,巨大的利益會遮住決策者的眼睛、心靈。往往是退潮之后。才知道誰是光著屁-股裸泳的人。”
  易雄志笑著點點陸景,倒也不介意陸景說出如此犀利的言辭。這其實是代表著一種親近,“景華準備怎么應對這次gprs網絡升級的沖擊?”
  “過兩天景華會進行密集的促銷活動,減少終端庫存,同時還會削減產能。”陸景沒有隱瞞景華的計劃,坦然相告,“另外,還會采取靈活、保守的采購方案。以生存下去是第一目標。”
  景華目前的月產能是達到十五萬臺。每支手機的成本大概在1000元—2500元上下浮動。景華一個月的出貨量,不算上供應給山寨機的手機模組。也足有二十八萬臺。而機海戰術所造成的最直接后果就是手機更新換代很快,一個月就會有一款帶有新功能,更炫的手機出現。這會導致可能前段時間熱銷的機型變得滯銷。景華稍有不慎每個月就會虧損4個多億。這樣的虧損景華絕對承受不起。所以,景華第一件事情必須是清理庫存和消減產能。
  陸景喝了口茶,繼續道:“海外手機廠商在技術上領先于國內,而現在gprs網路又給了這些實用技術巨大的發揮空間,可以預見在一個月之后,手機市場上會出現眾多酷、炫符合各種消費者需求的手機。因而,有可能前一個月。甚至前半個月還在熱銷的機型會變得滯銷。滯銷的后果就是手機廠家手里提前購買的原材料就如同廢料,甚至每賣一支手機還會因為渠道費用等成本而虧損。同時,海外手機廠商因為雄厚的技術實力,使得其開發周期要遠遠的低于國內廠商。在有心算無心之下。自九七年以來到現在四年時間內國產手機所積累的收益在一年之內全部虧損掉并非無稽之談。海外手機廠商這是利用自身的技術優勢堂堂正正的碾壓。”
  易雄志聽得微微動容,有些明白陸景為什么會來拜訪他。陸景的意思是整個國產手機行業有可能會被海外廠商用市場手段沖擊得七零八落。想要實現手機國產化的目標會付之流水。而這正是信產部的職責之一。
  “應對方法是什么?”
  陸景認真的道:“只要國產手機廠商采取謹慎的生產銷售計劃就可以大幅避免損失。機海戰術再怎么厲害,其實也就是想讓國產手機滯銷。但是最了解國人需求的還是國人自己。有前幾年的收益支撐,再加上對惡劣的市場環境有足夠的認識。撐過這場暴風驟雨的概率很大。海外廠商也不可能長期的、不計成本的大量開發新產品來占據市場份額,他們也需要攫取利潤。滯銷并不是只會作用在國產手機身上。同樣也會作用在他們之前發布的手機身上。”
  易雄志微微一笑,道:“你小子在這兒等著我的,你是希望我出面對整個手機行業做出警示對吧?”
  陸景笑著點頭,解釋道:“現在手機市場火爆,大部分廠家都在擴大產能,景華在行業內的那點影響力在利潤面前效力有幾成很難說。有信產部的官方說明配合,這個論點更容易得到更多手機從業者的支持。”
  易雄志沉思了一會,道:“有個情況,你可能不知道。候斯年副部長對景華的聲音并不認可。我估計想要以信產部的名義發出支持景華觀點的聲音很困難。”
  陸景心里一凜,表情有些凝重。他沒料到是這么個情況。
  易雄志笑道:“你也不用這幅表情,我個人是支持你的嘛。我回頭會在《信息產業報》上發表署名文章聲援你。”
  此刻,他面前這個青年嘴里說出的對整個手機行業形勢的判斷絕對比那些專家學者的判斷要靠譜。他意識到這個是他擴大在信產部影響力的一個機會。
  陸景心里稍稍松口氣,這樣的結果也算不錯,笑道:“謝謝易部長的支持。”《信息產業報》是信產部下屬的報紙,相當于是官方的報紙。易雄志對他的支持力度很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