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729 郁行知要去川南履新

坐車順著大唐雨景內寬闊、幽靜的馬路往人工河上游而去,轉過大唐雨景莊園服務總部所在的山峰,坐落在樹蔭濃密的樹林中兩座精致典雅的小型莊園出現在眼前。
  陸景昨晚陪著鄭信明熬了一個通宵,留黃紫琪和李慕清在客廳里喝酒閑聊,他借故找了一間房間睡覺。他心里清楚,估計黃紫琪和李慕清都已經知道彼此和他的關系,他下意識的想要回避。不然,剛才吃飯時被兩人痛踩的一幕肯定會繼續反復的上演。
  莊園二樓的小陽臺上,午后的陽光從屋檐落下來照在茶色的金屬欄桿處。陽臺上方有伸展出來的遮陽構造,陰涼處,黃紫琪和李慕清坐在名貴的長方形南洋梨花木桌邊喝著酒。
  莊園侍女送來的兩碟小吃隨意的放在土黃色的桌面上。微微徐徐而來,開闊的視野讓人心曠神怡。遠處人工河上還有一艘游船緩緩移動,充滿了生活的情趣。
  李慕清拿著酒杯喝酒,猶豫了下,問道:“紫琪,你為什么想著要去學習建筑設計,我聽陸景說你在室內裝修上的造詣已經是國內頂尖水平,京城這里給你開出的設計價格是最頂尖設計師的價格。”
  黃紫琪清爽的笑了笑,道:“假設我說我的目標是包養陸景,你覺得怎么樣?”
  “啊…”李慕清先是一愣,繼而咯咯嬌笑起來,“我支持你。”只憑這句話她就能知道這個容顏清麗的女孩是何等的與眾不同。
  黃紫琪灑脫的笑道:“我開玩笑的。我希望自己能掌握一些技能賺錢養活自己。我不想因為感情而成為他的附庸。你呢?”
  李慕清嬌媚的挽了挽秀發,看著遠處郁郁蔥蔥的樹林、歡快的河流、肥沃的田野,微笑著嘆道:“我有些累了,想找個人的肩膀靠一靠。就和他在一起了。”
  兩人笑著對視一眼,拿起酒杯輕輕的碰了碰。有些別樣的情緒就如同杯中紅酒泛起的漣漪在兩人心中蕩漾開。
  陸景睡得迷迷糊糊卻感覺臉上有些癢,瞇著眼睛卻是發現李慕清偷笑著趴在他床頭拿她的發絲有一下沒一下的撩著。
  “啊…”李慕清正得意著,冷不丁的卻被陸景抱倒在床上,低聲驚呼,“你怎么醒了?”
  陸景一手摟著李慕清的腰,一手放在她高聳飽滿的玉兔上隔著襯衣輕柔的撫摸著,笑道:“再不醒豈不是睡得和死豬一樣?哦,紫琪呢?”
  “她接到明天新娘的電話去幫著參謀婚紗的頭環款式去了。”李慕清嬌嗔著挪開陸景的手,輕盈的跳起來,站到臥室窗邊側身和陸景說話。此刻,她已經換了一條寶藍色的牛仔褲,修長美腿、上翹緊致的臀部展示淋漓盡致。
  陸景這時發現室外有噼里啪啦的雨滴聲,掀開白色的空調被起床,走到窗戶邊環著李慕清的細腰,腆著臉問道:“你們沒吵起來吧?”
  李慕清伸手去掐陸景的臉,“你想我們吵起來啊?”
  陸景順從的給她掐到臉,笑著道:“當然不想。早知道我昨天晚上就不該信你的鬼扯啊。”
  李慕清咯咯嬌笑,輕柔的撫摸著陸景的臉,說道:“你就當我任性了一回,好不好?哦,紫琪已經答應去米蘭理工大學學習,不過,她希望是你出面幫她聯系。”
  陸景笑著點了點頭。黃紫琪的要求是情理之中,他沒指望黃紫琪和李慕清見過一面就親如姐妹。看著李慕清襯衣下乳峰高聳,長腿纖滑修長,小腰僅堪盈盈一握。
  婀娜多姿地曲線看得陸景心蕩神迷,本來睡飽之后精力充沛,這會更是蠢蠢欲動。此時,窗外突如其來的暴雨幾乎將天際間都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黃豆大的雨滴急促的打在窗戶玻璃上。
  “我們要不要再試試?”陸景輕輕的咬著李慕清白膩的耳垂,解開她襯衣的扣子,手伸了進去。
  “啊…”李慕清精致的臉蛋慢慢的浮起羞澀的緋紅,她哪會不知道陸景要試什么。禁不住身-體有些發軟,斜倚在窗沿邊,面對著陸景的熱吻,幾乎無力抗拒。
  夏季的暴雨來的快也去得快。傍晚時分,天際邊還有著殘留的紅霞。陸景在陽臺上給黃紫琪、張漓分別打了電話,又給大哥打了電話說孟雨華的事情,然后才返回到臥室里。
  幾度歡愉之后,李慕清正沉沉的擁著雪白的空調被熟睡。她粉嫩的脖肌膚都是有著醉酒的酡紅,讓人看了心旌搖蕩。陸景坐在床頭愛憐的把她理順一頭青絲。
  …
  阿羅的婚禮在周六如期舉行。黃紫琪嘴上說不帶陸景去,卻偷偷的給陸景準備了一套阿瑪尼的西裝。當天黃紫琪和周銀燕她們幾個室友都喝的酩酊大醉。
  和李慕清見縫插針的貪歡幾回后,李慕清結束休假返回香港忙她的唱片大業去了。
  周二下午,陸景和黃紫琪在燕湖家園收拾著東西準備一起返回江州。已經是快六月中旬,陸景錯過了第一次畢業論文的答辯時間,不想錯過第二次畢業論文答辯。
  雖然沒有經過論文答辯,他從江大畢業也沒什么問題。不過,有些事情還是按表面的流程走一遍為好。
  “小景,電話。”張漓穿著寬松的休閑裝,從客廳里進來。靈秀的眼眸盈盈的掃了陸景一眼。這混蛋手剛才放在紫琪的屁-股上面了。有些無語的道:“還是我來幫你收拾吧。”
  “誰的電話啊?”陸景老臉微紅,接過了電話。
  那邊黃紫琪踢了陸景一腳,才嬌羞的捂著臉和張漓說話。這幾天住在這里經常發生這樣尷尬的事情。張漓和她差不多。
  電話是周復生打過來的,“景少,摩托羅拉剛剛發布了一款含有wap上網功能的翻蓋手機,V68。而且諾基亞近期也會發布有上網功能的手機。形勢可能有些危險。”
  陸景早就和他提過國外手機廠商會在移動運營GPRS網絡之后利用技術優勢發動機海戰術,但是沒想到動作會這么的急切。還有將近1個月國內的GPRS網絡才會運營。而一款手機的設計到最終發布,就算以諾基亞和摩托羅拉的技術實力,開發周期也會有兩到三個月。可想而知,他們蓄謀了多久?那么其他的海外手機廠商呢?愛立信、西門子、飛利浦…
  一連串的名字從周復生腦子里閃過,他從摩托羅拉提前發布V68的舉動中嗅出了危險。
  陸景琢磨了下,該來的終究會要來,沉聲說道:“我知道了,我們見面談。”周復生的行程他是知道的,周復生正在京城參加摩托羅拉的發布會。
  國外手機廠商發動機海戰術是因為國產手機的銷量過大損害了他們的利益。歷史上,波導手機從2000年開始連續4年是國產手機銷售第一的手機品牌,在2003年波導超過所有的洋品牌,成為國內手機市場銷售第一的品牌。
  接著,國外手機廠商使出殺手锏,利用技術優勢發動“機海戰術”讓國內手機廠商的份額急劇萎縮。所謂機海戰術就是不斷的利用手里的技術,推出各種款式、各種層次、滿足各種需求的手機。使得手機終端市場上手機型號多的如同海一般。消費者有極大的選購余地。沒有技術優勢,手機外觀設計能力差、開發周期長的國產手機處境可想而知——大批的原材料砸在手里,到了賣一部手機虧多少錢的地步。將之前幾年積累的利潤全部虧損光。
  而現在,景華雖然還不是國內手機市場銷售第一的品牌,但是,因為陸景提前推動山寨機的出現,國內手機廠商加起來的份額早就超過了國外手機廠商。他們能忍到現在,是因為需要GPRS這個能夠發揮他們技術優勢的移動網絡才能推行機海戰術——手機能上網就代表了無限種創新的可能。
  張漓見陸景的臉色有些沉重,作為陸景的枕邊人,她自然能知道陸景此刻的心情。黃紫琪剛剛去客廳里了,張漓猶豫了一下,輕輕的抱住陸景,安慰他道:“發生什么事了?”
  “手機市場馬上要面臨著大戰了。”陸景輕輕的說道,“我要出去和周復生見面。你一會和紫琪說一聲,我們晚幾天返回江州。我還要在京城這里處理一點事情。”
  就在陸景和周復生見面的同時,楚北,江州。風景優美的楓葉園里,窗幾明凈的辦公室內,科訊的創始人葉靜雨漫不經心的轉著手中的簽字筆,聽著面前穿著黑色西服,一絲不茍解釋著要注資2個億給科訊的職業經理人。
  “葉小姐,前因后果我已經解釋清楚了,請你務必接受我們這次不需要任何回報的投資。”
  葉靜雨撇撇嘴,道:“章經理,我不認為科訊有需要接受注資的必要。我現在手里的現金很充裕。我對參與史先生和陸景的恩怨沒有任何興趣。”
  “景華難道不是科訊的對手嗎?”章經理頭疼的看著眼前這個小女孩,他說的口干舌燥,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
  葉靜雨狡黠的一笑,“不是。因為以科訊現在的規模根本就不能稱之為景華的對手。”科訊是寄在景華身上喝血的公司,她當然是以景華為對手的。不過,現在她卻沒有興趣承認。
  章經理哭笑不得,為難的合上面前的筆記本,無奈的結束這次約見,“葉小姐,我還是希望你能接受我的意見。有了這2個億,你完全可以擴大科訊的生產規模,在將來未必就不能將景華取代。好了,如果你改變主意,可以隨時打我的電話,我接下來會在江州呆上一個星期。”
  章經理和葉靜雨握了握手,告辭離開。
  等章經理離開會客室后,葉靜雨毫不猶豫的將章經理的名片丟到了垃圾簍里。科訊如果自己做硬件,所帶來的風險比她目前直接在景華的硬件上開發軟件要大的多。她發神經才會放棄目前的盈利模式。
  她喜歡的是風險小,利潤高的盈利模式。賺到口袋里的錢才算是自己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