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728 進口轉外銷和蘇珊大媽

6月7日,中-組部公布了一批人事調整方案。原楚北省省委副書記、組織部部長郁行知同志擔任川南省省委副書記、代省長。同時公布的幾則任命中還包括:文化部副部長陸江同志調任國土資源部副部長;原楚北省委常委,江州市委書記胡聯營同志調任魯東省省委常委,副省長。原部委某處處長米凌同志調任黃海市市委宣傳部副部長。
  對于川南省省長的任命結果,“民間組織部”部長們全部都跌破眼鏡,打破腦殼都不會想到會是郁行知升任川南省省長。沒有人會料到這么一匹黑馬會突然殺出來。
  徐徐的夜幕籠罩著初夏氣息的京城。京城飯店的一間包廂里,江州市委秘書長劉偉立神情振奮的和胡聯營推杯換盞,“書記,祝你鵬程萬里,在魯東書寫新的輝煌。”
  當初賀姐出了一點小事之后,胡書記被送到中-央黨校學習,那時候是何等凄涼。胡書記能挺過這個坎,殊為不易。
  胡聯營感慨的笑了笑,這一路的心路歷程也只有這個最為親近的下屬能體會,“偉立,你和李書記磨合的怎么樣?”一朝天子一朝臣。李學平調任江州市委書記,劉偉立如果和他磨合的不好,工作只怕會很難展開。
  劉偉立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書記,今天是高興的日子,咱們不說這個話題。”
  這話以劉偉立的身份來說稍稍有些簪越了。胡聯營微微一嘆,和劉偉立碰了碰酒杯,“偉立,我送你幾個字,低調務實。用心做事。”
  劉偉立就點了點頭。他心里已經有些不好的預感了,但是他也沒法和胡書記說。胡書記自己都還沒去魯東報道,他能怎么開口?
  胡聯營在黨校學習的日子并不是天天都住在宿舍里,畢竟他也有些私人應酬。返回位于西月區的寓所里,胡聯營一個人默默的在窗戶邊抽著煙。
  今天劉偉立來找他喝酒。雖然什么都沒說,但實際上也表明了劉偉立想跟著他去魯東的想法。胡聯營輕輕的嘆了口氣,自語道:“偉立的處境可能不太好啊!”
  這一切自然是因為去年陸江突然被調離江州的延續。當時,多方力量對陸江進行阻擊,不希望陸江在江州登頂成功。目標是實現了,但是他的這位老搭檔哪里是易與的。楊修武、劉勇志、自己…
  胡聯營心里感慨萬千。說到底其實是“適逢其會”陸江才被調離江州。否則。一個捕風捉影的報道又能把陸江如何?陸江的政治水平他是深有體會的。
  想起這次的人事調整,胡聯營只想搖頭,“史自成,史家,呵呵…”過猶不及這個詞,老祖宗講了很多年。但是總會有人犯錯誤。
  胡聯營摒棄心里的思緒,去魯東之后,他和陸江再共事的機會恐怕渺茫了,微微沉吟了一會,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他不能不管劉偉立。
  ...
  陸景晚上和王燦、夏思雨、何媛、夏慶平、李子君、周俊華聚餐后,被從交州返回京城的鄭信明拉到金頂俱樂部里K歌了一通宵。以至于陸景第二天陪黃紫琪去匯海大酒店吃午飯時都是頂著一對熊貓眼。
  “啊…”剛進匯海大酒店金碧輝煌如同宮廷式的大廳里,陸景就極為不雅觀的打了一個哈欠。
  “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黃紫琪好笑的問道。她印象中陸景一向精力充沛。
  陸景笑著搖頭。“昨天晚上有人失戀了,拉著我們幾個通宵唱歌。”他怎么都沒想到郁行知調任川南首先影響到的是鄭信明追求郁曉嵐的事情。
  鄭信明前天在交州大學里又被郁曉嵐拒絕了一次。這次不同于之前,郁行知的履新讓鄭信明無法繼續在郁曉嵐明確拒絕的情況下“糾纏”她。
  鄭信明心灰意冷之下返回京城。昨天晚上在金頂俱樂部里鬼哭狼嚎愣是把一曲《單身情歌》唱的凄婉悱惻、痛徹心扉。
  問題是,陸景知道貌似郁曉嵐根本就沒有給過鄭信明好臉色。真不知道他哪來的失戀感覺。
  陸景和迎過來的侍者說了一聲,他在匯海大酒店的配樓里訂了座位。跟著侍者往配樓走去,陸景問黃紫琪,“紫琪,阿羅的婚禮準備的怎么樣?”
  “萬事具備只欠東風了。婚禮明天中午舉行。哦,我得考慮下要不要帶你出席啊。”黃紫琪笑著說道。
  陸景知道黃紫琪在開玩笑,佯裝不滿的道:“這需要考慮?太傷我心了啊。”
  兩人說笑著。通過金雕玉砌、富麗堂皇的長長走廊前往匯海大酒店的配樓。走廊前方,迎面走來兩名西裝革履的男子。陸景就是微微一愣,其中一人是最近似乎過得不太順心的史自成。
  史自成看到陸景,臉色忽的一變,低聲對身邊的中年人說了一句。中年男子笑了笑。點點頭,往陸景走來。史自成卻是扭頭離開。
  黃紫琪好奇的問道,“陸景,那人明明認識你,怎么看到你扭頭就走啊。”
  陸景挽著黃紫琪的手,偷偷的摩挲著她細膩的手腕,笑道:“人生最大的成就不就是你的對手望風而逃嗎?”
  “要不要這么夸張啊!”黃紫琪忍不住低聲掩嘴笑起來,嬌媚俏麗的笑容異常迷-人。
  穿著灰色西服的中年人約莫四十多歲,頭發染的烏黑,身形微胖,臉上帶著和氣的笑容,微笑著伸出手,“陸景,你好,我是孟雨華。”
  雖然中年人只是報了他的姓名,陸景卻是知道他的身份,川南省委副書記孟雨華,當即不動聲色的客氣和他握手,“孟書記,你好。”孟雨華是郁行知競爭川南省省長的強力對手,看他剛才和史自成在一起,傳言他和史自成關系不錯只怕是真的。
  孟雨華笑著點點頭。拿出煙遞了一支煙給陸景,笑問道:“最近景華有沒有去川南的投資意向?川南一定會竭力為投資商打造國內最好的投資環境。”
  陸景就笑,“暫時還沒有。最近移動要升級運營網絡,這對國內的手機廠商而言既是風險也是機遇。景華需要全力應付接下來的挑戰。”
  陸景的回答中規中矩。這不是孟雨華想要的效果,微微一笑。說道:“我個人是很期望景華這樣有實力的企業進入川南投資。建設好川南是我們每一名川南干部的殷切愿望和重大責任。”
  陸景愣了愣,孟雨華的話可不能按照表面意思來理解,琢磨了一會,笑道:“聽孟書記這么說,看來我得把川南列為景華下一步投資的重點考察地方了。孟書記可否給我留個私人電話?”
  孟雨華輕輕的笑了笑,這個年輕人果然名不虛傳。聽懂了他的意思,將私人手機號碼報給陸景,和陸景握了握手,“行,我們回頭再聊。”
  黃紫琪倒是不詫異這位孟書記說話是官味十足的口吻,只是迷惑的看著陸景滿意的笑容。問道:“你們在談什么?”她能感覺到陸景和孟雨華根本就不是在談投資的事情。
  陸景笑著握住黃紫琪的馬尾辮,道:“當敵人陣營里的重量級人物準備和你做朋友時是不是值得喝一杯啊。走吧,李慕清估計要等急。”
  他和孟雨華當然不是在談投資。招商引資正兒八經乃是省長的職責,根本就不是孟雨華的分管工作。他這么說是在表態他會支持郁行知的工作。而自己呢,則是順水推舟的要了他的電話,保持進一步的接觸。
  其實,這個要電話也很有講究。并非陸景拿不到孟雨華的手機號碼。而是從孟雨華這里拿到的號碼則是代表著陸景日后可以打電話給孟雨華。
  黃紫琪嬌媚的翻個白眼。“你握著我的頭發我怎么走啊?”
  6樓的中餐廳包廂里,李慕清已經在座。她今天穿著白色短袖襯衣,明黃色一步裙。"shuangfeng"將襯衣撐出高聳渾圓的形狀,白膩的耳垂上帶著精致大方的圓形耳墜。見陸景兩人進來,笑著站了起來,“陸景,這里。”
  李慕清穿著高跟的水晶涼鞋,讓她修長的身材更顯挺拔。明艷的都市麗人風情猶如她身上優雅的香水味道,盈盈而來。
  陸景介紹李慕清和黃紫琪認識,然后坐下來道:“紫琪。李慕清說她可以推薦你去意大利米蘭理工大學學習建筑設計。你和她聊一聊,看你是否有興趣。”
  李慕清上周回了香港開始準備選秀事宜,忙了幾天今天凌晨的飛機回京城度假。昨天晚上和陸景通話時說可以幫黃紫琪聯系去米蘭理工大學。陸景也不知道她是真的有這方面的渠道,還是只是想和黃紫琪見面。
  “行啊。”黃紫琪笑了笑,和李慕清慢慢的聊起來。
  陸景讓侍者上了菜。三人邊吃邊聊,陸景偶爾插上一兩句嘴。也不知道是李慕清的準備工作不足,還是別的原因,很快,黃紫琪和李慕清的話題就轉到女人的話題上去:服裝、包包、鞋子、香水、米蘭的購物圣地,何時打折等等。
  陸景聽得頭都大起來。沉默的喝著紅酒,想著史自成的事情。剛才孟雪華的舉動影響可能會是十分深遠的。接著又想起在7月9日移動GPRS(2.5G)投入試商用運營。突然,左腳和右腳腳面卻分別被一只高跟鞋踩住。
  陸景狼狽的咽下口中的紅酒,疑惑的問道:“怎么了?”
  李慕清優雅的翹著蘭花指按著高腳玻璃杯,輕輕的搖著杯中的紅酒,笑吟吟的道:“我剛邀請紫琪去大唐雨景里喝一杯,你是不是現在應該給馬晴打個電話預先說一聲。”
  黃紫琪抿著微甜可口的鯽魚湯,明亮清澈的眼睛流光溢彩,嘴角帶著戲謔的笑意,“我聽李慕清說起來才知道大唐雨景是你名下的產業啊,早知道我給阿羅說一聲,指不定場地費還有優惠呢。她天天在我面前秀甜蜜,還要抱怨場地費太貴。合著你就是那個奸商啊。”
  “我可以說我不是奸商嗎?”陸景抗議道。他倒是發現黃紫琪和李慕清現在都直呼其名了。剛才兩人還是李小姐、黃小姐的稱呼。他對李慕清道:“這點小事情哪里需要提前打招呼。大唐雨景除了對外的八座莊園之外,額外還有兩座莊園是留給我的。我們吃完飯直接過去就行。”話音才落,踩在一左一右的腳背上的高跟鞋同時用力。
  “看你神氣的。”黃紫琪和李慕清笑盈盈的對視了一眼。(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