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72 新虹百貨

余建軍指著那兩人的背影,小聲道:“左邊那個微胖的是京城市糧油公司銷售部的經理,武游。我們的供貨協議就是他撕毀的。另外一個我不認識。”“嘿!”唐悅冷笑了一聲,“早晚有一天要他好看。這鳥人。”陸景笑著拍了下余建軍的肩膀,“老余下次說話大聲說,這種小人物沒有什么可怕的,會有他求你的那一天。”
  余建軍嘿嘿笑著點頭。他做生意一貫與人和氣生財,小心謹慎慣了。
  與幾人分了手,陸景安步當車的走回四中。藍錦酒店距離四中約有四十分鐘的路程。陸景一邊走,一邊拿出電話撥通了江裕公司吳璇的電話。
  “吳小姐,不知道上次你說的可以給景和提供資金上的幫助,你能提供多少資金呢?”陸景開門見山的說道。
  “呵呵,難得陸總還記得我呀!”吳璇在電話里頭嬌笑著,“怎么?景和最近不是運作良好嗎?”
  陸景自然不會和她說實話,說道:“諾基亞下月初會出一款新機,我認為可以大范圍的鋪貨,景和現在資金上有點吃緊。”
  “新機?你是說諾基亞要出中文機?”吳璇在電話里立刻反應過來,陸景腦子里幾乎能勾勒出她秀美臉龐上吃驚的表情。
  “是的。”這個消息再過幾天到八月初諾基亞新機發布,吳璇就能知道,倒沒有必要去瞞她。
  電話里沉默了一會,吳璇才說道:“陸總,這個消息我要消化一下才能給你答案。明天我給你答復。”
  “行!”陸景掛了電話,又給占哥兒打電話。陸景的底線是可以將景和的股份出售20%。他需要一筆資金來組建物流公司,更為重要的是將江裕公司和自己綁在一起,這樣就不用擔心在和上宏競爭華中區總代理時被江裕橫插一杠。
  景和與諾基亞的代理合同只是規定景和可以在江州代理諾基亞的產品到十月底,并沒有在合同中加上一定會讓景和成為華中區總代理的條款。
  所以總代理的事情還存在變數,綁上江裕后景和的力量就要大得多,至少在楚北省范圍內對上宏完全占據優勢。
  20%的股份足以讓江裕考慮是聯手景和的利益更大,還是去搶華中區諾基亞手機總代理的收獲更大?
  陸景相信吳璇能做出正確的判斷。
  “小景,哈哈,怎么有空打我的電話。”占哥兒接通電話后,那邊還吵得很,陸景清楚的聽到勁爆的音樂聲,還有女孩的尖叫。
  “我打算搞個物流公司,你有沒有興趣?”陸景大聲說道。
  “物流公司啊?”占哥兒笑道:“等我會,有點吵,我到外面接你電話。”
  說著,過了一會,陸景聽到電話里的雜音消失,占哥兒的聲音很清晰的傳過來,“盛泰目前的物流系統做得還不錯。你資金上有缺口?多的不說,幾百萬我能給你湊出來。”
  陸景心里有些感動,到底還是自己人。雖然現在資金上有困難,但能應付得過來,還沒有到要去抽盛泰資金的地步。占哥兒的錢也不是白來的,能不占用他的資金,盡量還是不要占用他的資金。
  他笑了笑,說道:“那到不用,有多少錢做多少事,我問一聲你有沒有興趣。哦,對了,景和那邊的股份我可能會出讓一部分給一個合作伙伴。”
  “呵呵,景和的事情,你看著辦,不用問我的意見。”
  陸景點了點頭,“行吧,景和要是有分紅,還是打你上次那個賬戶里面。我就不占你時間了,回頭再聊。”
  “呵呵,好啊,有時間再聊。”
  ….
  江州正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出了機場,一抹夕陽照在出租車的車窗上,陸景把背包丟在身旁,說道:“師傅,去漢寧街八一百貨商場門口。”
  “好的。”的哥答應了一聲,啟動汽車飛馳而去。
  今天上午吳璇在電話里決定江裕公司可以提供80萬至150萬的資金給景和,但是具體占股比例和細節需要見面談談。陸景想了想,中午就買了機票直飛江州。現在正是去和吳璇見面。
  漢寧區最繁華的商圈就是八一百貨附近。陸景和吳璇約定在名為羅馬假日的咖啡館見面。
  陸景推開旋轉的玻璃門就看到吳璇正坐在靠窗戶的位置上笑吟吟的看向門口。陸景快步走過去。
  夕陽從側面高樓的玻璃上反射照在她身上,宛如披上了一層美麗的金黃色薄紗。在這層薄紗的周邊因為光線折射的原因,呈現出五顏六色的光斑,使得穿著深牛仔藍色短袖連衣裙的吳璇如同油畫里的人物,她手臂處裸露在外的肌膚閃爍脂玉一樣的柔膩光澤。翻領的領口處白皙嬌嫩的頸脖被柔順的披肩長發擋住了大半,一排琥珀色的單排圓扣順著連衣裙的中軸線向下,第二粒扣子正好在她挺立豐滿的胸部中間,很是誘人。
  吳璇站起來和他握了握手,她的連衣裙是短裙樣式,只到膝蓋上方三寸處,裸露出來的肌膚纖細白嫩。吳璇笑道:“麻煩陸總專程跑一趟了。”
  陸景微笑著搖搖頭,“正好也有事要過來江州,順便吧。”他不能表現出心急的心態,否則會讓接下來的談判不利。
  雖然他今天傍晚就出現在江州就已經表明他希望江裕和景和能夠達成合作協議的態度,但是口頭上卻不能承認,這是談判的技巧。
  陸景坐下,招手要侍者送來一杯卡布基諾,慢慢的喝了一口,說道:“我想要150萬的資金,吳小姐的條件是什么?”
  吳璇用銀質的小調羹優雅的攪著杯中的咖啡,咖啡中間出現一個小的漩渦,她用手稱在白色實木桌子上,抬頭看著陸景,“百分之六十的股權。”
  “呵---”陸景被逗樂了,“吳小姐看來是沒有什么談的誠意,上來就是漫天要價。”
  “你可以落地還錢呀,但不管怎么樣,我要控股權。”吳璇微笑著拿起白瓷卡通花紋的杯子喝著咖啡。
  “不可能,我沒有為別人打工的習慣,控股權這個談都不要談。沒得商量。要不是銀行資金緊張,沒有關系拿不到貸款,我也不會想著找江裕融資了。”
  陸景不是沒有關系,他只是不希望靠關系拿到貸款,這會讓人詬病。九六年銀行業正在被國家第一副總理整治,清理死帳爛帳壞賬。銀根緊縮,放貸給企業的手續卡的比較嚴格,私營企業借貸很難通過審批。
  以景和目前的狀況,只有幾個月的代理合同在手,想要通過正常的手續從銀行拿到貸款基本不可能。所以陸景沒有第一時間考慮去銀行貸款。
  “好吧,我開個玩笑,我能理解陸總不喜歡為別人打工的想法。40%的股權,這是我的想法。”
  陸景無語的看了眼吳璇明凈若水的美眸,嘆了口氣道:“吳總做生意總是習慣這樣搶錢嗎?相信我,這不是一個成功的商業人士所應具備的素養。雙贏才是商場發展壯大的法則。
  景和注冊資金八十萬,六月和七月的銷售額分別是103萬,110萬。也就是公說司目前資產規模約240萬左右,接下來八,九,十,三個月的營業額超過300萬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我實在不明白吳總150萬的資金要40%的股份底氣何在?”
  “那30%了,這是我最后的底線,不能比這個更少。”吳璇的臉上笑意斂去,換上了一絲認真的表情。
  陸景搖了搖頭,這和他心中底線還有距離,“江裕有沒有想過競爭華中區的總代理?”
  吳璇秀美的臉龐上出現一絲自嘲的笑容,“想過,但是沒有用。比起實力,我們比不過上宏,比起銷售能力,我們比不過你們景和,諾基亞公司中國區的負責人只要看一下幾家公司的實力評估,就不會考慮江裕。”
  陸景到沒有想到吳璇對江裕公司有著清晰的認識,不會加入進來攪局,心里放松了不少,不過聽她的口氣,似乎上宏有意競爭華中區總代理,就試探道:“上宏不是準備不再代理諾基亞的手機嗎?”
  “呵呵,上宏的潘總看到中文機推出,恐怕會改變這個想法。他此前對諾基亞手機信心不足的很大一個原因就是因為諾基亞遲遲不推出中文機,使得市場銷量疲軟,代理前景不光明。”
  “聽吳小姐的口氣,似乎和潘總比較熟?”
  “他和我二叔比較熟。”
  “那么,吳小姐認為景和可以競爭過上宏貿易拿到華中區的總代理權?”
  吳璇嬌俏的聳聳肩,“誰知道呢?但是看到過你的銷售手段之后,我想諾基亞公司中國區的負責人不會吝嗇一份合適代理的合同,總之是有錢可賺的。”
  陸景笑了笑,“那按照吳小姐的價格,我以50萬的價格賣10%的股份給你。我可以在合同里承諾從今年十一月份開始計算,江裕可以在它認為合適的時候,增持股份至15%,價格按照景和當時的資產評估去計算。如何?”
  “呵呵,陸總倒是確信以后景和的股份價值會高于這個數。不可否認,一旦景和在十月份取得新的代理合同,其價值將會繼續猛增。所以我希望能在現在盡可能多的取得景和的股權。”
  陸景笑了一下,喝了口咖啡,話鋒一轉,“既然這樣,吳小姐總要拿點誠意出來。我只打算賣10%呢。”
  “可是,你也正缺錢不是?”吳璇一副很無辜的樣子看著陸景,眸子戲謔的笑意怎么都掩藏不住。
  兩人目光對持,都不肯讓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