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727 故人

李慕清的房子是兩室一廳的格局,采取白色調裝潢,明快的現代感十足,很閑適的裝修風格。
  陸景當然不是來喝酒的。明亮的圓形華燈下,兩人自熱而然的擁吻在一起。陸景肆意的吸允著李慕清的小香舌,體味著這個火辣美人的風情韻味。
  “現在求饒還不算晚啊。”陸景撫摸著李慕清豐挺渾圓的臀部,笑著低頭對俏臉緋紅,眼眸迷離的李慕清說道。
  “真是小氣的男人。”李慕清笑著嗔了陸景一句,她知道陸景還惦記著來京城不給他打電話的事情,柔聲道,“我不給你打電話,只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啊。”
  陸景笑了笑,溫柔的吻了吻李慕清。今晚碰到她確實是個驚喜。炙熱的情感并沒有因為幾天的分離而變淡,反而因為意外的相逢而更加的炙烈。
  臥室里,星光從床頭灑落在金黃色的地板上。雪白的床單上,幾點血紅宛如梅花落一樣醒目。陸景單手撐著身體微笑著和李慕清說話,偶爾低頭吻一吻在此刻越發乖巧、柔順的火辣美人。
  李慕清新瓜初破,他淺嘗輒止。兩人的精神頭都還在,在夜間細細私語的說著情話。
  李慕清舒服的平躺著,凝眸看著陸景,有些羞澀的道:“我從小就怕痛,所以一直留著的。”
  陸景愛憐的伸手撫摸著她烏黑的長發,輕聲道:“我知道。”她的完璧之身能保留到現在,并非僅僅是怕痛。李慕清雖然是京城里眾所周知的蕾絲邊,但其實她的私生活并無任何出格之處,她只是給她自己蒙了一層“保護色”。
  “會不會覺得今晚很掃興?”
  陸景笑著搖頭,“傻丫頭,我怎么會有那種想法。”
  “我比你大好不好?”李慕清笑著橫了陸景一眼,伸手緊緊的握住陸景的手。其實,她在陸景面前很容易有他比她大的感覺。
  正說著話,陸景放在客廳里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起身接了電話。許久未見的黃紫琪猶如珠玉落地的清脆聲音從手機話筒里傳來,“陸景,阿羅下周六在京城舉行婚禮,我明天到京城。”
  阿羅是黃紫琪的室友兼閨蜜。陸景聽了,笑著道:“那可要恭喜她了。你是坐飛機過來吧?我明天到機場去接你。住我那兒,還是和阿羅她們一起住?”
  黃紫琪嬌笑道:“她們都是成雙成對的,就我還是孤家寡人,我和誰住在一起啊。你給我安排吧。哦,阿羅的丈夫挺時髦的,準備在大唐雨景里面準備一場西式婚禮呢…”
  和黃紫琪聊了半個小時。陸景才結束通話。李慕清笑著掐了陸景一把。“是你的那個妹妹?”
  “不是。是黃紫琪。”陸景也沒有瞞李慕清,心里略微有些愧疚的說道。
  “哦,我聽唐悅說過。你為她在云春砸了一千萬搞積遠教育基金對吧?”
  陸景苦笑道:“很早的事情,這你都記得清楚?”
  李慕清清嫵媚的嬌笑道:“怎么了。非要我承認我很早就關注到你了。呵呵,我倒是挺羨慕她的。你不介紹給我認識下?”
  “不用了吧?”陸景撓撓頭。
  李慕清咯咯嬌笑,每次看到陸景這幅模樣,她就想笑,心理上總會不自覺的有些優勢。雖然剛剛把自己的身心都交給他,和他談論他的女人居然也沒覺得心煩意亂,她心里都有些奇怪。
  “陸景,吃完飯的時候,李落元拉你嘀咕什么?”李慕清轉移了話題。
  “史自成不是放話說一年之內要搞垮景華嗎?史自成打算給科訊公司投資了2個億。幫他們繼續盜版景華的手機軟件系統。李落元給我說這件事。史自成的談判代表已經去了江州。”
  李慕清迷惑的眨了眨眼睛,嫵媚的電眼里透著不解的眸光。
  看她清艷動人的樣子,陸景忍不住捏捏她的鼻子,笑著解釋道:“現在江州的山寨機有兩套方案,一套就是景華方案。一套是科訊方案。科訊公司的方案是基于景華的硬件模組上運行的。就像是依附在景華身上吸血一樣。科訊的方案應用的越廣泛,就越會擠占了景華的份額。史自成和科訊接觸,還是有些眼光的。”
  李慕清慵懶的嘆口氣,“噢,好復雜,聽不懂。”
  陸景無語的摸摸鼻子,道:“那不說我的這些事情。說別的。你的唱片業務打算怎么發展?”
  李慕清笑著看向陸景,她知道陸景一貫不會無的放矢,道:“你有什么好建議嗎?”
  陸景笑道:“做外貿的廠商喜歡出口轉內銷,你有沒有想過進口轉外銷?”見李慕清一副茫然不解的可愛小女兒模樣,陸景心里柔情涌動,低頭和她痛吻了一番,將她吻得氣喘吁吁才繼續道:“亞洲的唱片市場,基本是港臺、大陸、東南亞市場算是一塊,而日韓的市場聯系相對緊密。我是覺得你可以去韓國、日本開一家分公司,收羅一些有潛質的歌手,然后發展日韓的市場。哦,進口轉外銷也不算全對,進口在國內銷售也可以。”
  日本的情況他不是很了解,但是韓國日后和國內的聯系將會越來越緊密,很多韓國藝人都將會來國內撈金。國內的市場是其收入的大頭。甚至一度有傳聞爆出韓國藝人在國內陪酒的價格。可想市場的聯系有多的緊密。
  李慕清琢磨了一會,道:“好像有點道理啊。我可以嘗試下。”
  陸景將手伸進被子里握住她飽-滿挺立地乳-峰搖了搖,笑道:“什么叫有點道理?是很有道理好不好?”
  李慕清咬著嘴唇,媚媚的看著陸景,嬌聲道:“你欺負我。你把手拿出來我才相信你。”
  陸景也不敢繼續撩撥她,又不能肆意的發泄出來,最終難受的是自己,笑著親了她一口,道:“其實,你可以搞個歌手選秀的節目,這樣挖掘很多有才華的歌手。蘇珊大媽你知道嗎?”
  “選秀節目我知道啊,但是蘇珊大媽是誰?”
  “噢。我記錯了。我們接著說選秀的事情。”陸景拍了拍腦袋,趕緊轉移話題。他一不小心說漏嘴了。當年《英國達人》選秀節目上爆火的蘇珊大媽要2009年才出道,一曲《悲慘世界》中的歌曲《我曾有夢》(i-d-a-dream)讓她贏得了無數觀眾、評委的好評。只是現在說出來李慕清要是能知道才怪。
  國內日后的歌手選秀節目眾多,涌現了一大批有實力的歌手。天辰娛樂要是能提前挖到一兩個良才美玉,包裝成功之后,收益自然不小。
  選秀節目國外早就有,李慕清對此并不陌生,陸景給她打開一個思路之后,兩人聊了許久慢慢的睡去。早上醒來時,四目相對時不覺都笑起來:浪漫之夜。兩人后來大半時間居然在談工作。
  ...
  六月初。京城里才是初夏的季節。天際萬里無云。陽光落在機場的玻璃上反射著耀眼的光芒,似乎能讓人感受到夏季的灼熱氣息。陸景在機場接到了許久不見的黃紫琪。
  她穿著白色t恤、卡其色緊身長褲,身材窈窕,梳著馬尾辮。清麗無匹的容顏依舊如昔,明眸酷齒,還是那么美麗逼人。修身的長褲將她渾圓俏臀勾勒得淋漓精致,豐滿上翹的臀部優美曲線極具美感。
  黃紫琪去年十月份在黃海參加一個為期兩個月的建筑設計藝術培訓,而后早早回家渝都過年。今年年初的時候她又接到好友周銀燕的邀請在京城幫她們完成一個室內裝修的設計,等到她回江州時,自己已經去了香港。而自己從杭城偷空回江州的那幾天,她又去了云春,一直都沒見過面。直到現在。雖然一直有電話聯絡,哪里又能抵得住相思。
  “你在想什么啊?”燕湖家園寬敞的客廳里,上午的微風從燕子湖湖面徐徐的吹來,黃紫琪靠在陸景的肩膀上輕聲問道。陸景給黃紫琪安排的住處是他在燕湖家園的房子——7樓的房間。他這幾天都是和張漓住在樓下的602房間里。
  陸景手托著下巴,笑道。“我再想我們倆今天晚上睡那間房間比較合適啊。”
  “你要死啊。”黃紫琪嬌嗔著跺腳,輕踢了陸景一腳,許久未見的那種細微的疏離感就這樣消退。她和陸景雖然沒有真個**,卻早就在襄水的九眉山赤-裸相對過。倒不是不想在他懷里進入夢鄉,只是這種事情怎么可以說出來。
  “嘶-,你還這么狠啊。”陸景咧嘴說道。
  黃紫琪撇撇嘴,“誰讓你胡說八道。真踢疼你了?”
  陸景笑著搖搖頭,將這個明眸酷齒,清麗動人的女孩抱在懷里。
  黃紫琪早上從江州出發,到京城機場已經是十點多,所以兩人只是溫存了片刻就已經是中午吃飯時間。介紹下班回來的張漓和黃紫琪認識后,三人到湖東路京城菜館——浩清波里吃午飯。
  張漓在捐贈給積遠教育基金資金時,和黃紫琪接觸過。陸景安排黃紫琪住在燕湖家園是希望多和黃紫琪見面——她作為阿羅的好友兼閨蜜,每天都會幫著她參考婚禮的準備事宜——倒沒有其他的想法。
  只是等他傍晚從景華京城分公司里處理了幾天累積下來的事務回來,卻是發現短短的一下午時間,張漓和黃紫琪的關系變得很親密,張漓已經邀請黃紫琪住到602房間里。
  陸景心里哀嘆一聲,晚上也只能想一想去黃紫琪和張漓的房間里會是何等的旖旎。
  6月6日的下午,陸景在陪張漓和黃紫琪在晚佳大廈逛街時,突然接到好友王燦的電話:“陸景,最近的任命出來了,恭喜啊。哈哈,史自成那個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