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725 白雁蘇飛

小馬麻利的泡了兩杯清茶放在胡桃木茶幾上,然后悄然的退了出去。李新寒笑著拿起紫砂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低聲問道:“陸景,你哥是不是不打算去農業部了?”
  他這是客氣的說法。史自成背后圈子的力量在阻止陸景的大哥陸江去農業部擔任副部長。任誰丟了這么一個大臉,不可能沒有表示。就目前的風聲來看,陸江很有可能去不了。
  陸景就輕輕的笑了笑,道:“怎么,李少聽到一些不利的風聲了?困難總是暫時的。”對李心寒,他當然不可能說實話。
  李新寒呵呵一笑,道:“這話我愛聽。文化部的張司長你知道吧,他最近想向上動一動,前兩天還和我喝過酒來著。”
  “恩,聽過。”陸景恍然的笑起來。怪不得李新寒對他這么熱心。原來是盯上了大哥離開文化部之后的空缺,找他打聽消息。雖然大哥的去向不是李新寒所想的那樣,但是大哥肯定不會繼續留在文化部了。
  看到陸景的表情,李新寒心里大致有底,笑著道:“哦,你最近又去黃海的打算沒有?我約沈書記和你一起吃頓飯。”
  “呵,我前幾天才從黃海回來的。最近恐怕不會再去了。”陸景遺憾的說道。他通過李新寒在黃海投資了4個億參與當時還是黃海市長沈約主導的長徐經濟區。李新寒這是在向他示好。
  “不要緊,你下次去黃海之前給我打個電話就行。”李新寒笑著擺擺手,看看表,說道:“底下的宴會估計要開始了,我們一起下去吧。”
  “宴會?”陸景奇怪的道:“你今天這里又在舉辦宴會?呵呵,我還真有點好奇白雁蘇飛的時尚party。”白雁蘇飛這里經常舉辦各種檔次較高的聚會,在京城里頗有名氣。
  “那你可要失望了。不是我舉辦宴會。是咱們京城第一美女22歲的生曰。”李新寒笑著看向陸景,道:“一起去吧?”
  陸景明白過來,原來是蘇琳的生曰。九六年的時候在藍錦酒店他和蘇琳見過一次。留下的印象就是蘇琳是一位高挑的骨感美女。在莫心藍離開京城返回香港經營莫氏集團之后,京城第一美女的名頭就落在了蘇琳身上。
  當然,李新寒給蘇琳捧場的原因沒那么簡單。李家和蘇琳的家里的關系一向很好。蘇琳能被冠以京城第一美女的頭銜,除了她的家世、容貌之外,恐怕李新寒提供了相當的助力。
  在李新寒探詢的目光中,陸景點了點頭,“行,一起去。”
  …
  蘇琳的生曰宴會在白雁蘇飛主樓8樓的中餐廳里舉行。雕梁畫棟、富麗堂皇帶著明顯古典中國風的餐廳里面已經有不下二三十人,此起彼伏的呼朋喚友聲不絕于耳,十分熱鬧。
  李新寒的跟班小馬微笑著拉住一個相熟的跟班說了兩句。李少比較喜歡講排場,若是要他這樣沒有人迎接就走進去,他是斷然不肯的。作為跟班,一些事情當然是要她來出面。
  沒一會,一身灰白色清涼休閑裝,英俊瀟灑的蘇威就快步迎了出來,“哈哈,李哥,這邊請,我給你留了座位。”
  “恩。”李新寒就笑著點點頭,指著陸景介紹道:“這是陸景,你們認識一下。”
  聽到李新寒的介紹,蘇威的視線落在了陸景身上時,臉上明顯的一怔,旋即打個哈哈道:“哈,陸景,你來了,真是稀客啊。”說著,對李新寒笑道:“李哥,我以前和陸景見過面。”
  他和陸景的關系比較尷尬。在英華國際的時候,他追求過陸景的初戀**李菲菲。而且,他和陸景的第一次見面就是九六年在定海四中的門口。當時他開了一輛紅色的法拉利,還罵了陸景一句。誰能想到昔曰毫不起眼的小人物會變得如此耀眼。
  只看,李新寒現在和陸景并肩而立的姿勢就知道,這完全是平起平坐態度的對待陸景。連史大少都敢打的人,而且打完之后還沒事的人,完全有資格成為京城衙內圈子的大哥級人物——陸景這完全是踩著史大少成功上位。只要陸景能頂住史自成接下來的“反撲”,毫無疑問,從今而后,京城衙內圈子里又多了一座碼頭。
  問題是這樣一來,他就郁悶了。京城衙內圈子的三六九等,陸景現在基本上是站在了最頂尖的層次了。他這個京城四公子在陸景面前不太夠看。雖然他也不需要卑躬屈膝的對待陸景,只是心里難免有些郁悶。任誰和陸景這么一個強力人物關系不太好,心里總會有些不舒服。
  陸景微微笑了笑,道:“來得匆忙,沒有給壽星帶禮物,請蘇少見諒。”
  九六年在定海四中的校門口,蘇威搭訕張漓被拒絕,他也被張漓鄙視了。那是他和張漓的第一次見面,現在張漓已經和他在一起。今晚看到蘇威,心里倒是有些淡淡的重遇故人感覺。不知道張漓還記不記得五年前那輛搭訕的紅色法拉利。
  至于,蘇威曾經追求李菲菲的事情,陸景心里笑了笑。李菲菲的追求者至少可以從定海四中的大門口一直排到英華國際高中她教室的門口。他曾經也是其中的一員。
  李新寒笑著拍拍陸景的肩膀,“你小子別這么客氣。我又沒有提前通知你。你人來了就行。走吧,蘇威,帶我們過去。”
  蘇威笑著點點頭,引著陸景和李心寒到宴會廳正前方居中靠左的桌子邊。一群青年男女都笑哈哈的亂七八糟的打著招呼。
  “李少…”
  “三少…”
  “李哥…”
  陸景的環視了一眼,今天這桌子上的都是熟人。蘇琳,嚴景銘,李落元,劉小山,謝海逸,凌雪月...
  忽而,一雙嫵媚多姿的美眸電力十足的撩了過來,饒是以陸景一貫的處變不驚還是愣住了,然后驚喜的笑道:“哈,李慕清,你怎么在這兒,你不是去香港了嗎?”
  在杭城分開之后,李慕清帶著李逸落和天辰娛樂的唱片團隊回香港繼續工作去了,沒想到在這兒能見到她。
  “京城又不是你一個人的,還不許我回家啊。”李慕清坐在寬大的靠背木椅子上,笑盈盈的橫了陸景一眼,然后**的笑道:“坐我這兒不?”語氣里不自覺的帶著一縷無法掩蓋的柔情。
  李新寒拉開椅子正準備坐下來,笑道:“李慕清,不帶這樣的啊,我找陸景過來喝酒聊天的,不是讓你們來敘舊的。”他知道李慕清在陸景名下的公司任職,和陸景關系很好。
  李慕清潑辣的瞪了李新寒一眼,諷刺道:“得了,你和陸景能有什么深厚的交情?等會假惺惺的笑著喝酒,搞得大家吃飯都不痛快。你要和他喝酒拉關系,等吃完飯再說。”
  “那就這么坐吧。”李新寒無奈的聳聳肩,對蘇威說道。李慕清一向不賣他的帳,更別說此時她在家里的地位隨著她父親水漲船高,再加上她和此刻風頭正勁的陸景的良好關系,就算以他強勢的姓格也不敢拿重話敲打她。
  陸景笑著坐到李慕清身邊。這這一桌朋友不少,敵人也不少。京城圈子里的關系就是這樣,不是說你和我是朋友,你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這就大繆了。
  就像他和凌雪月關系很不錯,但是金頂俱樂部里面還有劉小山的股份。就像李慕清對嚴景銘一肚子怨氣,還是回來參加蘇琳的生曰宴會。就比如,他剛剛在杭城打了嚴景銘的臉,今天嚴景銘的未婚妻蘇琳過生曰,李新寒還是請他過來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交際圈子。
  今天的壽星蘇琳穿著優雅純白長裙,長長的秀發盤起了嫵媚的發髻,透著一股青澀迷人的少女風情。蘇琳微笑著站起來,舉著酒杯道:謝謝大家今天來參加我的生曰宴會。我敬大家一杯。
  蘇琳身姿高挑,****的頸脖有著宛如天鵝般的優雅,明亮晶瑩的眼眸落在陸景身上,心里輕輕的嘆了口氣:她對陸景印象不好。陸景這個人脾氣太暴烈,出手狠辣。
  她九六年在藍錦酒店見過陸景一次,那時候陸景把京城里春風得意的莫少鋒和劉柏給打的鼻青臉腫。莫少鋒要不是有人求情,估計會被陸景打斷腿。
  但是,陸景今天來參加她的生曰宴會,她卻需要感謝陸景給她這個面子。因為陸景已經是和李新寒平起平坐的大人物。在京城年輕一輩的圈子里,他是絕對的風云人物。
  “陸景,謝謝你今天來參加我的生曰宴會。”蘇琳聲音清脆的說道。
  陸景微微笑道,“蘇小姐太客氣了,我是不請自來,希望蘇小姐不要見怪。”
  坐在陸景對面的劉小山擠兌道:“陸景,我們的壽星公主特意感謝你,你不會連生曰禮物都省了吧?”他和陸景是死對頭,但同時他和陸景也是在一個大院子里長大的,確實資格和陸景說這樣的話。
  陸景笑了笑,問臉色漠然的嚴景銘,“嚴少不介意?”
  凌雪月心里發笑。陸景這小子簡直是壞透了。陸景和嚴景銘關系惡劣,嚴景銘怎么可能樂意陸景送禮物給他未婚妻。偏偏是這樣的場合,嚴景銘又不能否認,不然可就成了小心眼了。嚴景銘只怕心里對提起話頭的劉小山頗為不滿。
  果然,嚴景銘不滿的看了劉小山一眼,然后才對陸景淡淡的說道:“我不介意。”同時,心里冷冷一笑。星光傳媒有哥倫比亞電影公司的支持,恢復元氣的時間會大大縮短。倒是陸景未必就頂得住史自成的反撲。聽說他哥是去不成了農業部了。接下來,史自成肯定還會對景華公司出手。
  陸景就笑著對蘇琳道:“立豐地產在云春白云山腳下有棟沒有對外銷售的度假別墅。我回頭讓人把鑰匙送給蘇小姐,蘇小姐如果去云春度假的話可以住一住。”
  “哦,謝謝。”蘇琳微笑著道了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