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724 說服大哥的方法

前些天和大哥談過之后,陸景便再沒有過多關注接下來的動態,只看大哥透漏的意思,史自成的“反撲”多半會閃了腰。將明雪丟在景華京城分公司里上班,他則是心安理得的享受起難得的假期。
  6月1日下午,陸景穩穩當當的把車停在城南別墅12號別墅碧綠整齊的如同鵝毛地毯般的草地前。今天六一兒童節,他被母親抓了壯丁,充當司機帶著母親、大嫂、侄女去游樂場玩了半天。下午四點多的時候到占哥兒這里來作客。
  “兩只老虎,兩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沒有眼睛,一只沒有耳朵…”侄女陸琪稚嫩的童音逗的屋里幾人哈哈大笑。剛剛在游樂場里玩的興高采烈的陸琪回到占哥兒的家里,興致勃勃的給大家表演起在幼兒園學的兒歌。
  母親羅玉蘭笑呵呵對樂亞晴道:“這小頑皮,今天肯定玩的開心了。小德佑今天乖不乖?”
  “很乖。”樂亞晴忙笑著將兒子遞給羅玉蘭,“嬸,你看看。”
  占哥兒的兒子占德佑現在才11個月大,稀松的頭發,臉型和占哥兒極為肖似。他也算是今天過節的小朋友之一。陸景剛剛進門已經給他送了節日禮物。
  陸景心里苦笑著坐在椅子上聽母親和大嫂、樂姐談養育小孩的心得、趣事。重生一回,和母親住在一起的日子也不長,心里總想著多陪陪母親。不過,這話題他聽著實在有些受折磨。
  等大哥和占哥兒相繼到來之后,陸景終于不用忍受母親的育兒經。和大哥,占哥兒到書房里說話。沒一會。保姆便送了洗得干凈、紅彤彤的蘋果和得清香四溢的碧螺春進來。
  占哥兒給陸江、陸景散了煙,笑著拿起茶杯喝茶。“江哥,昨天晚上川南省省委副書記孟雨華書記請我吃了頓飯。盛泰電器在川南擴展業務的時候和孟書記有些接觸。”
  陸景微微一愣,看向占哥兒。川南省省長一職現在空缺著,川南省省委副書記孟雨華是強有力的競爭人選。不過,據說孟雨華和史自成關系不錯。他請占哥兒吃飯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陸江想了想,笑著擺擺手,道:“正方,今天小朋友過節,我們不談正事。”
  占正方就笑著點了點頭。他也就是探一探江哥的口風。并沒有為孟雨華當說客的意思。很顯然,孟雨華想要和江哥見面。最近兩邊的關系有些緊張。他可能是想爭取江哥的支持。
  隨意的聊著今天剛剛新鮮出爐的消息——從今天6月1日開始B股市場將對境內自然人全面開放,這意味著滬深B股成了全世界所有投資者的B股。聊了半個小時,陸景站起來道:“哥,占哥兒,我有點事先撤了。”
  他上午的時候就和李新寒約了今天晚上在白雁蘇飛俱樂部吃飯。
  陸江笑著搖頭:“你啊,比我還忙。待會記得給媽說一聲。”
  陸景笑著答應下來。
  “我送你出去。”占哥兒笑著送了陸景到別墅草坪邊的停車場里,遞了一支煙給陸景,“小景。江哥到底準備去哪個部門,最近風聲好像有些不太對,反對的聲音很多。偏偏江哥今天不打算談這個。我給憋的…”
  陸景聽的一笑,道:“還沒定下來。反正不是去農-業部擔任副部長。”今天風和日麗。天氣極佳。城南別墅這里地勢開闊,微風習習。陸景拿出黃紫琪送給他的黑色防火火機給占哥兒點了煙,靠在車門上愜意的抽著煙。
  占哥兒點了點頭。吐出一口煙,問道:“現在川南省省長位置高懸。孟書記估計有些想法。江哥是不是有別的想法?”
  陸景微微一笑,反問道:“你覺得郁行知書記去川南怎么樣?”
  占哥兒就愣了下。笑呵呵的道:“郁書記?他能去自然是最好。但是阻力怕是有點大啊?”原楚北省省委副書記、組織部部長郁行知的職務變動一直是前不久楚北人事調整中的焦點。他去川南就職,從資歷上來說是足夠了。而且因為郁揚在7月份馬上就要和唐彤結婚,他能去川南卡位無疑是一個非常好的結果。只是阻力恐怕不小。
  陸景笑道:“任何事情都有難度的。哈哈,過兩天再看。”
  占哥兒禁不住笑起來,拍拍了陸景的肩膀。陸景這話恐怕是有六七分把握了。如果是這樣,這將會是一個極好的消息。
  …
  白雁蘇飛俱樂部位于京城南業區和然路15號。32層高的主樓在整個方莊商圈的范圍而言略顯的有些低矮,但主樓之后兩三個球場大小宛如一枚芒果,有著金屬流線感,五六層樓高的俱樂部主體建筑則有著低調的華美感,一看便知道非比尋常。
  白雁蘇飛俱樂部距離新虹百貨的總部,南業區方莊商圈正中心的銀泰大廈只有1公里的路程。在繁華商圈的邊緣地帶修建占地面積如此巨大的建筑,可見其雄厚的實力。
  陸景藍色的賓利緩緩的停在白雁蘇飛的主樓門口。兩名穿著紅色馬甲的侍者鞠躬道:“歡迎光臨。”陸景微微點頭致意,走進了金碧輝煌的大廳里。
  大廳正中是一座人工假山流泉。潺潺的流水緩緩的流過白色的長方形巨石,寓意著財富如同流水,生生不息。巨石之上則是銘刻著白雁蘇飛四個古字,有著古樸、張揚的氣勢。
  白雁蘇飛雖然名字里帶了“蘇”字,但是建筑風格和江南水鄉的婉約,小巧、精致全然不搭邊。整個客廳呈現著恢宏大氣的風格,只是在裝修上略顯低調內斂,但是識貨的人依然可以認出意大利的進口大理石住,瑞士的時鐘,紅棕色精美的蘇格蘭羊毛地毯…
  京城三大俱樂部,金頂俱樂部以內斂的奢華,大批在商界極具聲望的會員,以成功人士、社會精英代名詞的方式,贏得了眾多的高級商務人士的口碑。
  大唐雨景以其優美的風景,莊園式的運營模式,與眾不同莊園體驗,可以享受都市中難得鄉村式寧靜,贏得了京城貴胄和社會精英們的喜愛。
  白雁蘇飛則是憑借著俱樂部中完善的娛樂設施,不時舉辦的各種沙龍,校友聚會,時尚party,酒會、美食匯等活動,以及眾多公子哥、衙內黨們的捧場,成為京城最富盛名的三大俱樂部之一。
  就在陸景打量著白雁蘇飛的布局時,一名穿著淺灰色素雅中裙的娟秀女子快步迎向過來,甜美的笑道:“陸公子,李少已經在包廂里等著你了。請跟我來。”說著,又自我介紹道:“我叫小馬。”
  陸景認識這是李新寒的跟班,點頭道:“恩,你帶我過去。”
  “馬姐,你今天氣色真好。”
  “馬姐,晚上好。”
  “馬姐,忙著呢。”
  一路上不少人都和小馬打著招呼,小馬一一笑著回應幾句,腳步卻沒停下來。看得出來她在白雁蘇飛里面混得不錯。進了寬敞明亮的VIP專用電梯,小馬不好意思的對陸景笑道:“陸公子,讓您見笑了。我平常在白雁蘇飛這里混場子。”
  京城里各個圈子逗樂的時候少不了幫閑,跟班的湊趣。他們一般都兼職掮客,消息百事通等副職。得到信任的幫閑甚至可以在某些時候代表跟著的公子哥。
  當有人面對京城繁多消息無所適從,或者根本沒有消息,燒香找不到廟門的時候,這些人機會提供消息,甚至見面的機會。不管能不能成都會抽成。
  “混場子”是京城幫閑圈子里的術語。小馬的意思是她平常在白雁蘇飛這里“找飯吃”。
  陸景笑著擺擺手,“不用這么拘謹。看得出來,你的能力很強。”
  白雁蘇飛是李新寒名下的產業,他的跟班在白雁蘇飛知名度很高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跟班其實也很考驗人的機變、語言能力。說錯一句話,做錯一個眼神,可能就立馬從某些大佬面前的紅人變成無名小卒,收入也會驟降。而小馬此刻在白雁蘇飛有些風生水起的意思,無疑是跟班中的佼佼者。
  李新寒在白雁蘇飛的包間位于頂層32樓。闊氣豪奢的私享包間里,李新寒笑著和走進來的陸景握手,“你小子牛啊。史自成都被你打的哭爹喊娘啊。哈哈,現在京城的圈子可是傳遍了你陸二少的大名。”
  陸景現在在京城衙內圈子里的名聲如日中天。就如同他會賺錢的商業天賦一樣,陸二少身手的強悍也被傳得神乎其神。因為當背景布的史自成和嚴景銘在京城都有著偌大的名聲。
  陸景笑著道:“不至于。嚴景銘辦事這么不靠譜?”他打史自成的消息,嚴景銘肯定會封鎖的,怎么還傳到京城這邊來?
  李新寒邀請陸景坐下,哈哈笑道:“史自成回京城又不能不見人?杭城市里有些晦澀的信息流傳出來,我找人一打聽就知道了。哈哈,真是痛快,今天要好好的和你喝一杯。”
  他和史自成早有舊怨,史自成挨揍他是樂見其成,不僅如此,他還會幫著宣揚史自成的丑事。今天請陸景吃飯,一個是和陸景拉近下關系,至少大家都很討厭史自成;另外則是要找他打聽點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