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723 和衛婉儀道別

在陸景返回京城后的第二天,杭城市的官場就開始了一系列的微調。幾名被調整崗位的處干中就有徐征風的名字:市政府辦副主任徐征風調任市政協研究室正-處-級調研員。
  緊跟著,橫溪縣的人事也出現變動。縣文化局局長黃良俊因病辦理了退休手續。
  周二下午,陸景陪著睡醒午覺的父親下了一盤圍棋笑嘻嘻的挨了一頓訓,又去民大拜訪了趙曉豐教授。聊到下午五點鐘,順路落實了他畢業后來民大讀研究生的事宜,方才坐著趙姿駕駛的藍色賓利到匯海大酒店和大哥吃晚飯。
  匯海大酒店頂樓小餐廳的包間,從落地玻璃帷幕,可以見到遠方夕陽西下時的景色,天地一線金黃,蔚為壯觀。
  “你給我的材料都是真實的?”坐在藍色落地窗前的休息沙發上,陸江丟了一支煙給陸景,輕聲問道。
  陸景點了煙,笑著道:“哥,這我那能騙你。材料是我委托鄭信明收集的。皖東省是國內稀土礦的大省,這份材料的可靠行很高。”他大前天提交給大哥的是一份關于共和國稀土產業現狀的分析報告。今天大哥打電話讓來匯海大酒店吃一起晚飯。
  陸江感慨的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觸目驚心、欺人太甚。”
  陸景抿了抿嘴唇。每每看到共和國稀土產業的狀況,他也有股怒氣在胸臆間勃發。
  國內的稀土資源占世界稀土資源儲備的70%,但是大量的稀土資源正在以難以置信的低價被國外的貿易商收購。當稀土價格上漲時則停止采購、使用庫存,待再次降價時再行購進。逼著國內企業競相降價出售。
  由于國外貿易商都是大單的買賣。甚至一個國家指定一家國際貿易商統一購買。而國內卻有100多家企業對外銷售。這其中的實力不對等所導致的后果可想而知。
  出口企業之間的惡性競爭,使寶貴的稀土短線產品釹、鋱、鏑、銪等低價外銷。而鈰、鑭、釔等大量積壓,企業在微利線上掙扎。情況十分嚴峻。
  并且。國際社會還要求共和國作為全球稀土的供貨商,甚至不惜采取在其他領域施加壓力。其中,最為過分的則是日本。操作稀土價格的國際貿易商就包括日本的三井財團的成員企業,三井特種金屬礦業公司。
  日本已經從共和國收購囤積的稀土足夠其國內使用100-300年,從而掌握了稀土的國際定價權,反制國內的稀土產業鏈。
  稀土快速的流失不能簡單的歸結為冶金技術的落后和盜采,根本的原因是利益的驅動。有利益才會有人去盜采,去用簡陋的技術去提煉稀土。
  國內稀土企業的惡性價格競爭,更是因為實力雄厚的國際貿易商操作價格所誘發的。而不是國外媒體所宣揚的國人劣根性——喜歡內斗。其實。價格競爭不過是所有企業的都具有的市場行為。
  難道國內稀土企業是傻逼嗎,不知道把稀土礦賣出高價?根本的原因還在于定價權被國外貿易商操縱。想要提價的時候,他們就停止收購,逼迫你降價,降價之后,又大量收購,囤積起來作為定價權的籌碼。當共和國要減少稀土出口配額時,他們就在國際社會上叫囂、施壓。
  用一句“欺人太甚“來評價豪不為過。
  然而,從九六年開始的觸目驚心現狀。在01年時還完全有機會來補救。為什么日本、韓國是全世界的稀土消耗大國?這因為稀土對電子工業的絕大作用所決定的。特別是日韓、歐美正在高速發展的tft液晶顯示屏產業。
  陸景抽了口煙,建議道:“哥,銦錠作為鋅、錫、銅礦的伴生礦現在價格不高。而日韓、歐美正在高速發展的tft液晶顯示屏產業離開不銦錠。只要國家能夠趁低價時囤積大量的銦錠資源,控制國內的銦錠外銷渠道。特別是向日韓等國的出口渠道,在未來可以作為從日、韓企業獲取薄膜液晶技術的重要手段之一,以及作為某些場合的談判籌碼之一。”
  陸江表情凝重的點了點頭。突然大有深意的看了弟弟一眼,微笑著問道:“你就這么不希望我去農-業部?”
  陸景微愣。笑著撓撓頭。他希望大哥出面去推動各方力量結束稀土產業目前的亂況,本質原因就是不希望大哥去農-業部擔任副部長的職務。他擔心大哥會繼續推行農村社會保障體系上。以至于“摔跟頭”。
  他這點小心思想要瞞過大哥確實很困難。
  陸江拍了拍陸景的手腕,感慨的笑道,“你啊,我是那么不知道變通的人嗎?你說的稀土這個情況,確實值得重視。”弟弟現在是長大了,勸他都知道拿大事情來勸。如果有些事情確實需要人去做、去推動,他不會畏懼。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陸景嘿嘿一笑。面對此刻史自成的瘋狂“反撲”,大哥硬頂著去農業部也不是不可以,問題是沒有必要。
  稀土產業鏈目前狀況看似很復雜,其實歸根結底就是一個字,錢!國外那些貿易商擺明就是拿錢砸人,只要國家出資統一收購、儲備稀土礦,解快稀土這個死結并非不可能。說到底,稀土礦還是在共和國的土地上。這就是解決這個問題的底氣所在。
  看到弟弟“小計得逞”的模樣,陸江笑著搖搖頭,問道:“聽說鄭信明在追求郁曉嵐?”
  “他現在跟著郁曉嵐到處跑。從京城追到交州,又從交州追到江州。殷勤備至,問題是郁曉嵐不買他的帳。好像郁曉嵐在大學里有戀人。”陸景把他知道的情況說了出來。
  陸江就笑了笑,沒說話,看著窗外的美麗的夕陽景色,輕輕的抽著煙。
  陸景對大哥的性子有些了解,知道他這是不贊同鄭信明和郁曉嵐結合的姿態。陸景立刻把握到其中的某些關節點,心里有些明白了,“哥,我叫人上菜了。”
  “行吧。”陸江滅了煙,溫聲說道:“你這幾天晚上沒在家里休息,去哪兒了?我都不知道你在京城里還額外在那里有住所。還有幾個月就要結婚的人了,該注意的地方要注意。”
  “…”陸景微微一愣,有些傻眼。他沒想到大哥會突然過問他這件事。他這幾天一直在燕湖家園張漓那兒休息。這話自然不好對大哥說。要讓他去騙大哥他也不愿意。
  “得趕緊對外公布住所。就把民大附近佳達花園公布出去算了。”陸景心里想著,按了鈴聲,讓服務員上菜。
  黃海。
  鱗次櫛比的高樓在夜燈下金碧輝煌、雍容華貴,路上車流穿梭不息。黃海半島酒店裝飾豪華的房間內,一名矮胖的男子拿著白瓷小酒杯玩味的笑道:“松阪君,看來我們的合作伙伴遇到了新麻煩。”
  “山口君,麻煩也代表著契機,不是嗎?”穿著和服的松阪士夫拿起精美雅致的酒瓶向杯中倒著清酒,悠然的說道。
  矮胖的山口浩二瞇著綠豆大的眼睛嘿嘿一笑,“索尼那幫老家伙可不好打交道。”
  松阪士夫淡淡的笑道,“文化的滲透遠比經濟的滲透更有效率。就像好萊塢對外輸出的‘美國文化’,這會深刻的影響到你我所處的土地上的年輕人。我會說服索尼的。”
  哥倫畢業電影集團是索尼影視娛樂的下屬公司。星光傳媒在杭城遭到重創,而且旗下藝人遭到對手大量挖角。這正是哥倫畢業電影集團滲透星光傳媒的好時機。
  “喲西,松阪君總是會有讓人眼前一亮的看法。”山口浩二稱贊道。至于有多少拍馬屁的成分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松阪士夫微微一笑,“在商業上,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是通用的法則。山口君,你今年的業務完成的怎么樣?”
  山口浩二是日本最大的稀土產業公司三井特種金屬礦業公司駐華辦事機構的高級職員,三井特種金屬從日本派遣到中國的負責人。
  “毫無壓力。”山口浩二自得的笑道,“我倒是聽說新日鐵投資云北鋼鐵失敗,渡邊那個老家伙肯定會受到國內的壓力。哦,松阪君,三井在支那的手機業務似乎仍舊沒有起色,這恐怕會影響你的業績。”
  “你是這樣認為的?”松阪士夫高深莫測的笑了笑,“7月份之后情況就會改變的。”
  因為日本國內并沒有手機整機廠商,而是采取運營商訂制的銷售模式,這致使三洋、東芝、松下、三菱、nec等日系廠商在中國市場遭受到水土不服的尷尬境況。
  索尼現在正在和愛立信談判成立合資公司,以此來介入手機終端市場。而他的想法是nec繼續加大對聯合科技公司的支持,避開市場終端,直接從產業鏈上游的環節來獲取足夠的利潤。
  今年7月份華夏移動會運營gprs網絡,有nec技術支持的聯科一定可以搶的更多的市場份額。強大的技術需要強大的運營商網絡來支持。對三井旗下電子公司的技術他很有信心。
  在不久的將來,聯科一定可以頂替目前中國市場的霸主——景華手機,成為新的領頭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