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722 快樂與行程

周六下午,一輛黑色的別克緩緩的駛出杭城市委常委院。陸景帶著謝晉文剛剛拜訪過牛方超。他離開杭城之后,天辰娛樂的一些關系還是要謝晉文來維持,因而趁著在杭城的時候帶著他走動走動。以謝晉文遼東省委副書記、春城市市委書記兒子的身份,也有資格成為牛方超的座上賓。
  “景少,5個月后天辰娛樂支付給天逸投資那4個億,你是打算用景華手機的利潤去支付嗎?”坐在車內,謝晉文想起這件事,忙問道。李慕清現在只負責唱片業務,實際上天辰娛樂的一些事務將會由他來出面打理。他必須得上心一點。
  “不是。我是準備用富躍產業投資基金的分紅來支付。”陸景笑著說道。這件事不給謝晉文說明白,恐怕會成為他的一塊心病。
  “啊…”謝晉文奇怪的看著陸景。他在富躍產業投資基金中占有18%的股份,怎么一點風聲都沒聽楊星長說過。
  陸景笑著拍拍謝晉文的肩膀,“我今天上午才和楊星長溝通的。富躍產業投資基金準備做空美國、歐洲、日本的股市。”
  這是他早就計劃好的事情。商業承兌匯票的最長期限是6個月。他選擇5個月,是篤定10月份富躍產業投資基金能有豐厚的收獲。因為,2001年的9月11日注定會是美國人心中的痛。
  2001年全球股市普遍大幅下跌,并且動蕩加劇。3月份,紐約股市受到重挫。道指跌破1萬點,納指下探到2000點以下。此后又歷經下跌和上漲的反反復復。
  9.11事件后美、歐、日股市在半個月內跌幅普遍高達20%—30%。面臨崩盤的危險。由于以美聯儲為首的西方國家中央銀行迅速采取措施,連續大幅下調利率。股市下跌勢頭得到遏制。
  這就是富躍產業投資基金的機會。作為重生者,怎么可能忘記911事件的影響。以陸景在富躍產業投資基金30%的股權,分紅達到4個億是妥妥的事情。
  事實上,9.11事件所帶來的投機機會還包括石油。9?11”事件后,原油價格一度暴漲到每桶29美元,倫敦國際原油交易所北海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飆升到30美元桶以上,最高時達到31.05美元桶。隨后油價很快回落,9月底跌破20美元大關,12月中旬。原油價格又跌到每桶不足17美元。
  不過,陸景并不記得石油期貨的具體價格。以富躍產業投資基金此時的資金規模,投資團隊的實力,就算知道大概的趨勢,沖入瞬息萬變的全球石油期貨交易市場風險還是非常大。
  “噢。”謝晉文一聽是金融方面的東西,頓時一個頭兩個大,立馬不問了。
  陸景微笑道:“我希望看到天辰娛樂盡快超越星光傳媒成為國內第一傳媒公司。在不久的將來,天辰娛樂也可以謀求上市。影視城和影視旅游是影視產業鏈中的一環,等天辰娛樂發展起來之后。可以慢慢的從富躍產業投資基金手里把橫溪影視集團的股權贖回。”
  他讓天辰娛樂以商業承兌匯票的形式吃下了下嚴景銘手中那20%的股份。除了因為這20%的股份在年終的時候可是代表著巨額的分紅之外,還有整個產業布局的考慮。
  只是,商學民那部分股份所需要的資金量高達25億,而他和莫心藍的資金全部投向了互聯網。董坤城和陳創和的資金全部投向云北鋼鐵。他們已經和遼北省達成注資云北鋼鐵的協議。至于盛泰電器和立豐地產。那都是消耗資金的大戶,不可能抽出25個億資金出來。
  所以才不得不讓富躍產業投資基金出面在香港募集資金,引入更多的資本進入橫溪影視集團。在適當的時候。天辰娛樂回贖回這部分股權。
  謝晉文認真的點點頭,保證道:“景少。天辰娛樂一定會超過星光傳媒的。”
  坐到去往江南大學的十字路口,陸景和謝晉文道別。下車坐到等候在路邊的一輛寶馬車上。駕駛座上正是陸景的新保鏢趙姿。
  趙姿熟練的發動汽車,冷聲問道:“去哪里,景少?”
  別看趙姿其貌不揚,卻有過3年的非洲雇傭軍經歷,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精英角色,實力毋庸置疑。機緣巧合之下加入了唐悅在香港設立的gi保安公司。正好陸景身邊缺人,唐悅才將她派了過來。
  “去江南大學吧。”陸景吩咐了一句,拿出手機給衛婉儀打電話,約她見面喝杯奶茶。這次在杭城能力壓史自成,衛家的力量出了大力。當然,這些事情是衛東陽負責的,衛婉儀并不管。他不過是借故和她見面。
  ...
  江南大學作為國內首屈一指的大學之一,其建筑風格有著江南園林的元素。從江南大學的東門,順著林蔭大道往右直走可見一棟三層高的方形小樓——學生九食堂。
  學生九食堂側門的對面有一排小型的店鋪洗衣店、租書店、電腦維修店、理發店、副食店、奶茶店等等。
  午后的陽光灑落在梧桐樹下,走在江南大學的校園里,大學里輕慢的細語聲仿佛潮汐此起彼伏的在耳邊響起,令人不由自主的會想起大學里那些熟悉的味道。
  陸景順著梧桐樹葉遮掩的大道走到奶茶店里。穿著淺粉色t恤衫、七分牛仔褲的衛婉儀已經溫婉的坐在奶茶店里雙手捧著奶茶發呆。
  “老板來一杯雪梨綠茶。”陸景拉開輕巧的金屬小靠背椅坐到衛婉儀對面,看著她略顯清瘦的俏麗容顏,問道:“你腳踝好了沒有?”
  想起那天的事情,衛婉儀俏麗的瓜子臉上浮起一絲羞惱的緋紅。明亮的眸子瞪陸景了一眼,“早好了。家里的事情你給我哥說就行。給我說干什么?”
  陸景無奈的摸了摸鼻子,他只是找個借口和她見面罷了。當然。硬要扯上和她的關系也是可以的,因為若不是他是衛家的女婿,就算有利益交換也無法調動衛家的力量。
  見衛婉儀有些不悅,陸景轉移話題道:“我晚上的飛機回京城,有沒有需要我幫忙帶的東西?”
  衛婉儀略一猶豫,然后搖頭道:“沒有。”陸景并不是她理想的丈夫人選,她不想讓陸景幫她這些小忙。
  陸景就點了點頭,拿過老板送上來的奶茶慢慢的吸著。要是換做以前,衛婉儀肯定是想都不想直接拒絕。
  奶茶店里下午四點多的時候只有陸景和衛婉儀兩人。時間在沉默的氣氛里慢慢的流逝。兩人也沒覺得不適,都在慢慢的吸著奶茶。奶茶喝完的時候就是兩人道別的時候。
  正常情況下,一杯溫熱的奶茶喝得快一點,大概兩三分鐘就能喝完。而兩人卻喝了快二十分鐘。陸景看著衛婉儀奶茶杯里的水線,突兀的問道:“你覺得柏斯怎么樣?”
  衛婉儀眨眨眼睛,迷惑的道:“什么怎么樣?”
  陸景正要說話,門口突然傳來一聲驚喜的喊聲,“呀,二哥。婉儀姐。”陸景扭頭看向門口,卻是穿著藍色修身連衣裙清爽打扮的趙清芷和穿著牛仔褲、短袖印花t恤青春氣息正濃的謝清歌推開門走進來。
  和趙清芷一起進來的謝清歌輕輕的笑著,清脆的喊道:“哥...,婉儀姐。”
  陸景驚訝的笑起來。“呵,真是巧了。”倒沒想到會這么巧的碰到小丫頭和謝清歌。
  衛婉儀溫婉的點點頭,微笑道:“清芷。歌兒,一起坐吧。”她自然認識江南大學的校花之一趙清芷。趙清芷和她是同鄉。只晚她一屆,還和她是同一個專業。而她的室友謝清歌在江南大學里很活躍。是小有名氣的攝影師,組織了不少活動。
  趙清芷和謝清歌各自點了石榴椰果奶茶、綠茶多多、提拉米蘇,拉過輕巧的黃色金屬靠背小圓椅坐了下來。
  陸景笑著指指兩個女孩手里抱著的書本,問道:“你們期末考試快開考了吧?我記得你們都是經濟學專業。暑假什么打算,大三的暑假通常是要去找實習的。”
  趙清芷笑嘻嘻的道:“我還好啦。我在京城找了一家公司實習。哦,二哥,我聽我爸說你今年大四畢業后要去讀他的研究生?”
  “是的。”陸景笑著搖搖奶茶杯說道。他一直都在跟著趙清芷的父親趙曉豐教授學習。早就算是趙教授的半個弟子。從江大畢業之后去民大讀趙教授的研究生是計劃好的事情。“歌兒,你呢?”
  謝清歌挽了挽頭發,微笑道:“我暑假回云春去啊。我準備畢業后當記者,用攝像機來記錄生活的美麗、殘酷、憂傷、感動,還有洗滌心靈的力量。”
  衛婉儀詫異的看著謝清歌,她確信謝清歌不是在做演講,而是真正的在述說一個事實:她所見過的生活里包涵了美麗、殘酷、憂傷、感動的因素。但是一個大三的女生怎么會有這樣的感觸?
  “我支持你。”陸景鼓勵的對謝清歌豎起大拇指。看來,在云春的山區里的旅行,讓謝清歌成熟起來。那里的生活,有清貧、有病痛、有哀傷、有對知識的堅守,有對美好明天的期盼、有淳樸善良的人們…
  趙清芷嘆口氣道:“唉,歌兒就是有理想呢。我就想著畢業后找家公司收留我得了。我求不高,底薪開到一萬就行。”
  謝清歌嬌柔明麗的笑道:“你這要求還不高啊。南大現在本科畢業生的平均工資只有2000出頭好吧?”說著,對陸景笑道:“哥,最近杭城的娛樂媒體都在報道天辰娛樂的動向啊。我看到天辰娛樂的股東名單里有你的公司。你把清芷簽過去的得了。滿足她底薪一萬的愿望。”
  趙清芷不滿的嘟嘴道:“你盡出餿主意。做明星有什么好啊?我要做經濟模型分析。”
  看她嬌憨的小女孩模樣,大家都笑起來。沒人會料到,這個清雅如詩的美少女最后真的實現了她的夢想:成為和華公司內部智庫,全球著名咨詢公司——ek咨詢公司的八名高級董事之一。
  有趙清芷和謝清歌的加入,話題隨意的展開,很快就到了下午五點半。通常這個時間在大學里可以吃晚飯了。
  衛婉儀猶豫了一下,道:“你幾點的飛機,要不吃了晚飯再走?”陸景過來看她,到了吃飯時間,不作出挽留他吃飯的姿態,好像說不過去。要是以前,她自然不會有這種想法。
  “七點的飛機。我和我哥約好晚上見面的時間了。下次吧。再見!”陸景笑了笑,又給趙清芷、謝清歌打了招呼,灑脫的離開了奶茶店。
  雖然只是例行公事,并不是想和陸景一起吃晚飯,衛婉儀卻沒想到陸景會拒絕,輕輕的咬了咬嘴唇,心里有些怪怪的情緒。
  她已經想明白為什么那天在咖啡店里她的第一反應是給陸景解釋她并不是在和橋天成約會,而是去咖啡店打前站,同學一會就會過來。
  除了她驕傲的自尊以外,更重要的是她和陸景其實都很在意彼此那脆弱又絕不是朋友的私人關系——就像此時,陸景離開杭城前會來和她見面道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