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721 晚上的安排

面對汪勤勤這樣美麗影星發出的誘-惑的邀請,而且汪勤勤還如一塊軟玉般的他在懷里,陸景卻是笑著搖搖頭,道:“我晚上有事情。”
  汪勤勤是一個十足漂亮的女人,身段凹凸有致。溫香軟玉的抱在懷里有淡淡的、好聞的香水味幽幽傳來,陸景倒不反感這么抱著她,但是對和她滾床單的活動則敬謝不敏。
  汪勤勤愣了下。她邀請陸景跳舞時當然沒有和他共度春-宵的念頭,但漂亮女人地本錢,汪勤勤用的是極好的,本來想通過這曲舞,盡情展現下自己成熟女人的魅力,讓陸景感覺到自己很女人的嬌-媚誘-惑,和陸景培養出一種淡淡曖昧的關系,使得她在天辰娛樂地位更加穩固。卻不想真正上了場,把持不住的反倒是她自己。
  是以,忍不住出言試探,她倒是真不介意和陸景一起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只是,沒想到陸景會拒絕她。那晚在吳湖會所陸景可是很急切的想要“潛規則”她的啊。
  汪勤勤稍稍拉開和陸景身-體的距離,一邊跟著陸景舞動,一邊嬌嗔的看著陸景,嬌媚的軟語道:“景少,人家整晚都有空哩,你連去我那兒喝杯咖啡的時間都沒有?”
  “汪小姐,我真沒空。哦,你的舞姿很不錯。”陸景平靜的笑了笑。他不是什么柳下惠之類的人物,事實上他抵抗美女的意志力還比較薄弱,但是,他對和汪勤勤春風一度沒什么興趣。
  倒不是對她這樣名利場上打滾的女人有什么偏見——那只是每個人不同的生存方式。倒不見得是她本性就壞人——而是現在他對無感情的快餐付費方式感到厭倦。
  汪勤勤又愣了一下。陸景后面那一句夸獎免除了她被拒絕的尷尬,當即輕笑著道:“呃。謝謝。我有練過交際舞。”
  說著話,順勢恢復成標準的舞姿。抱著陸景的腰。她的心情突然的有些愉快,這才是真正的風度翩翩吧,拒絕之后都會照顧她的情緒。大概和他單獨相處會是一件極為愉快的事情。
  跳一曲,陸景放開了汪勤勤,和她一起出了舞池。
  看著陸景挺拔的背影消失在酒吧門口,汪勤勤心里輕輕的嘆了口氣。心里的惆悵如同暮春早晨的霏霏小雨任性徜佯在窗臺。要是相逢在她十八歲那年該多好啊!
  陸景并不知道汪勤勤心里忽如其來的春愁,出了瀟湘酒吧后在鋪著灰色地毯的走道里給李慕清打了一個電話,然后坐電梯到李慕清的2829號房間里。
  28樓是橫溪星城酒店的高級觀景套房。李慕清已經換掉了她那身銀光藍的無袖v領背心裙,穿著一條淺粉色的露肩低胸長裙來開門。光潔如玉的香肩裸露在房間走廊的壁燈下有著耀眼的白膩。
  陸景感覺心跳都有加快的趨勢。費力的挪開眼睛,笑道:“你準備穿這件裙子和我去逛街?”
  “不行嗎?”李慕清風情迷-人的雙眸嬌嗔著瞪了陸景一眼,轉身往房間里走去,給陸景讓開路。她從酒吧里出來去衛生間里平復了情緒,然后回房間里琢磨了半天才選了這條粉色的抹胸長裙。
  陸景微笑走進李慕清的房間里,順手關上門,道:“你這樣子去逛街,我們倆鐵定會被人圍觀。”
  正在紅楓木長桌邊泡茶的李慕清喜滋滋的回頭道:“那又不是我的錯。”陸景夸她漂亮的話,她那會聽不出來。
  陸景笑著坐到房間中央的組合沙發上。欣賞著這個火辣美人不為人知的溫柔嫻淑的一面。心里有著陣陣悸動。相比于汪勤勤,李慕清身上有著讓他心動的氣質。
  李慕清將沖好的清茶放到磨砂茶幾邊上,坐到陸景身邊的位置,看著他柔和的面龐忽而開心的笑起來。推了陸景肩膀一下,“喂,真的會被圍觀?那我去換一套衣服。”
  “誒。等一等。”陸景伸手拉住站起來的李慕清,看著她嫵媚多姿的眼眸。“我和你說點事情。”李慕清已經對他挑明了她心里的情感,于情于理他需要作出回應。他不是那種“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的三不主義者。
  被陸景握住手。炙熱而慌亂的情緒瞬間充滿了心頭,就如同那晚在杭城吳湖酒店里的那樣,一股異樣的感覺從心里升起,李慕清感覺臉都有些發熱,順從的站在原地,小聲道:“哦。”
  見李慕清手足無措,雪白的臉蛋上浮起嬌羞紅暈的模樣,陸景撓撓頭,“李慕清,要不我們試著戀愛…”說完,卻感覺自己忒無恥了一點,純粹就是在欺負她。
  不知怎么的,看到陸景撓頭的動作,李慕清就有種想笑的沖動,這個動作太孩子氣,真是個可愛的小男人。突然的覺得她的慌亂似乎毫無必要,再聽到陸景說“試著戀愛”,知道他對自己并非沒有感覺,甜蜜的感覺從心底涌出來,渾身似乎浸泡在溫暖的泉水之中,暖洋洋的讓人沉溺,嘴角的笑意宛如清波不可抑制的蕩漾開來。
  “戀愛怎么試啊?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啊。”李慕清一手扶著陸景的肩膀,一手和陸景的手掌相握,輕輕的靠在他懷里,嬌嗔著橫了陸景一眼,“哦,你身上怎么有女人的香味?”
  陸景正無言以對時,卻不想李慕清一下子把話題轉移到香味上面去,就笑道:“你屬狗的啊,這都聞得到。你走了之后酒會改成舞會了。汪勤勤請我跳了一支舞。”
  “你才是屬狗的!”李慕清笑著捶了捶陸景的背,頭靠在他肩膀處,心里感覺有只鳥兒在不斷的唱著開心的歌,“喂,你有沒有對汪勤勤動心?”
  陸景輕輕的摟著李慕清。撫摸著她肩頭烏黑的秀發,笑道:“我神經啊。我才和汪勤勤見過幾次面?李慕清,在你眼里我是不是看到一個漂亮的女人就想抱到床-上去的那種人?”
  李慕清咯咯嬌笑。就是不回答。灼熱的鼻息噴灑在陸景的頸脖上,雙手環抱著陸景的腰,輕咬嫣紅的嘴唇,嫵媚多姿的電眼水盈盈的看著陸景的眼睛。將她此刻的快樂,情意毫無保留的傳遞出來。
  優雅的tiffany香水味道充斥滿懷,懷中女子雙頰暈紅,一對明眸秋波流轉,毫不掩飾的情意仿佛要溢出來了一樣,陸景再也忍不住。低頭吻住了李慕清的香唇。
  李慕清嚶嚀一聲,熱烈而生疏的回應著陸景的入侵,片刻就被陸景吻的渾身發軟,任他輕薄。
  陸景緊緊的抱著懷里香軟的嬌-軀,那對飽滿豐盈的白兔隔著兩人薄薄的裙子、襯衣擠在胸膛上。陸景不由得想起剛才汪勤勤的投懷送抱的香-艷,溫香軟玉的美女抱著他,他怎么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是刻意壓制著。這時候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旖念橫生。親吻著李慕清柔軟的嘴唇,又吻著她秀美的下巴與晶瑩玉潤的玉頸、粉膩的香肩,吻得她氣喘吁吁。
  “你壞死了。還吃不吃宵夜啊?”李慕清甜蜜的輕輕拍著陸景的胸口,嬌媚的嗔道。她都被的七暈八素。無知所以了。要不是陸景的肚子餓的咕咕叫,兩人都還才沉浸在熱吻中。
  陸景尷尬的笑了笑,剛才有些沖動了。溫柔的理了理李慕清的頭發,“你換身衣服吧。這裙子你穿著很漂亮。但是不適合逛街啊。”
  “哦。”李慕清踮起腳尖在陸景臉上吻了一口,才去臥室里換衣服。
  橫溪縣主要以旅游業為支柱產業。周邊的環境保護的不錯。純凈的夜空以深黑色若天鵝緞子絨為底色,繁星滿天,閃耀眨眼。
  陸景和李慕清在橫溪縣城東找了一家生意火爆的小吃店吃著烤豆腐。這種烤豆腐,是將豆腐切成方片,大小如撲克牌,貼于敷油的鍋壁,兩面烤黃而成。
  橫溪縣本地的家常菜里可以和青菜、豆芽一起燒煮,也可以雜以腌菜、豬肉用砂鍋燉,等烤豆腐膨脹豐腴再吃。味道鮮美、入口即化。還有一種吃法則是在豆腐剛烤成時,趁熱蘸醬油和米醋佐灑,味道極佳。陸景和李慕清正在吃的就是這樣的烤豆腐。
  陸景在飛機上吃的那點食物早就消耗一空,剛才在酒會上也就是喝了點酒,肚子里空空如也,碰到這樣的美味頓時大快朵頤。
  李慕清穿著一件寶藍色的印花短袖襯衣,白色的修身直筒褲,簡約大氣又不失女人味,火辣的身材曲線展露無疑。從她坐到小吃店里開始,不少食客的眼神都不由自主的落在她身上。
  “什么時候走?”李慕清拿出紙巾,輕柔的幫陸景擦著嘴角的醬汁,輕聲問道。
  “明天晚上吧。和衛婉儀見過面之后,我要去京城見我哥。”其實,他本來的行程是去京城見大哥。別看他在李慕清面前說的自信無比,但是史自成的反撲也不是輕描淡寫就可以化解的。特意轉道杭城除了要見證李慕清辭職,還有兩人的關系需要理清楚。
  陸景握住李慕清的小手,嘆口氣,認真的道:“感情這種事總是愛得更多的人要吃虧一些。李慕清,我總怕我會辜負了你這番情意。我的事情你都是知道的。”
  “看你得瑟的,我又沒想著嫁給你。”李慕清笑著摸摸陸景的臉,見他是認真的,湊到他臉邊,兩人的呼吸都落在彼此的臉上,正色道:“陸景,我現在很開心。以后的事情,誰愛管誰管去。”
  說著,眼眸帶笑,臉上卻做了一個惡狠狠的表情,“小男人,你親都親了,還想著把我甩掉啊…”還沒說完,自己先笑起來,咬著嘴唇,用手點點陸景的胸口,嬌柔的道:“記得在這里給我留一個位置。”
  她又如何不想獨享一個男人的寵愛。只是,愛情這種事情誰又說的準?突然的就有個人闖入到心扉里面。閉上眼睛都是他的影子。很多事情都會選擇性的忽略掉。
  陸景輕輕的長嘆了一口氣,握著李慕清的手又緊了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