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720 新助理

陸景無奈的笑了笑,對李慕清的“口是心非”算是領教過了,道:“我哥去農-業部任職的事情出現了變故。史自成‘反撲’的很猛烈。哦,你辭去總經理的職務之后打算在天辰娛樂擔任什么職務?”
  “副總經理啊。”李慕清挽著披肩的秀發,扭頭詫異的看著陸景,“你好像不擔心你哥的事情?”
  陸景胸有成足的說道:“要擔心的是史自成。用力過猛的后果他未必承擔的起。”
  李慕清再也“繃”不住,撲哧嬌笑著推了陸景肩膀一下,“看你能的啊。”陸景在政治上的天分比他在商業的能力還要強,她倒不懷疑史自成會再次吃癟。
  見李慕清不再生悶氣,陸景笑著和她隨意的聊天。去橫溪的旅途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有李慕清這么個大美人笑盈盈的陪著說話,一點都不枯燥。在陸景和李慕清討論著謝妃山莊的全魚宴中是紅燒全魚姜汁美味還是蘿卜鯽魚湯更可口時,黑色的寶馬已經緩緩的停在了橫溪星城酒店門口。
  天辰娛樂的的總部雖然設在杭城,但橫溪卻是天辰娛樂業務最多的地方。因而,天辰娛樂的新員工見面酒會放在了橫溪星城酒店。由于是內部的酒會,也沒有對著裝有正式的要求。陸景穿著短袖襯衣和咖啡色的休閑褲和大家一起到了橫溪星城酒店頂層32樓的瀟湘酒吧里——今晚天辰娛樂將這里包了下來。
  昨天星光傳媒和哥倫比亞電影集團在黃海公布了合作細節:包括投資和星光傳媒共同投資拍片,選拔星光傳媒的藝人去好萊塢培訓、發展等等協議。
  天辰娛樂則是迅速的制定了2個億投資的電影、電視劇拍攝計劃來穩定從星光傳媒挖過來的導演、藝人的人心。因而,今天晚上的酒會氣氛熱鬧、融洽。
  陸景、唐悅、謝晉文、李慕清、方明雪、楊星長、郎子真幾人聚在酒吧右側的一張鋪著暗紅色桌布的木質長桌邊坐著聊了一會后。李慕清拿著工作人員送來的話筒到酒吧中間的空地處宣布她辭去天辰娛樂總經理,由原副總經理郎子真擔任總經理。
  聽著李慕清回顧天辰娛樂的總總。在她看過來時,陸景笑著舉杯向她致意。李慕清今天辭職也算是功德圓滿。天辰娛樂在攫取到橫溪影視集團和星光傳媒的資源之后。發展的黃金時期很快就要來臨。
  李慕清宣布完天辰娛樂的高層變動回來,拿起酒杯猛喝了一大口香甜的百加得,愜意的道:“總算解脫了。咦,唐悅和謝晉文呢?”她只是在和喜愛的男子單獨相處時會有些羞澀、含蓄、淑女的表現,其他時候,她仍舊是那個火辣,開朗的明艷女郎。
  陸景雙手合攏頂在下巴上,笑道:“你總不能指望他們兩個聽你憶苦思甜二十一分鐘吧?謝晉文安排節目了。”
  “什么叫做‘憶苦思甜’啊?我都辭職了難道不許我追憶一下嗎?”李慕清嬌嗔著“電”了陸景一眼,然后不滿的道:“那兩個家伙還有沒有點出息?哦--。你怎么沒去?”李慕清滿臉懷疑的看著陸景。
  楊星長、方明雪、郎子真都偷偷的笑起來,這話問的真是彪悍。
  陸景沒好氣的翻個白眼,道:“你們坐一會,我去和李逸落說兩句話。”
  李慕清看著陸景離開的背影,自己也忍不住笑起來。陸景郁悶的樣子挺可愛的。
  “嗨,逸落。”陸景微笑著給坐在酒吧角落小圓桌邊的李逸落打招呼,又沖她身邊的經紀人微微點頷首致意。
  穿著藍灰色七分袖修身連衣裙的琳姐忙受寵若驚的站起來,“景少,你好。”這位男人的能量她是深知的。沒想到他會給自己打招呼。今天是沾了李逸落的光。
  “哦。陸景。”李逸落清純的微笑起來,對坐下來的陸景道:“我知道你今晚要過來帶了一件禮物給你。”說著,從身邊白色的lv(路易斯-威登)手袋里拿了一張光碟給陸景,“這是我杭城演唱會的精華版光碟。送給你。”
  “謝謝。我會認真聽一遍的。”陸景有些汗顏的接過李逸落手中的光碟。他本來是答應參加李逸落18號晚上在杭城體育館舉行的演唱會。但是,提前到黃海的周復生有重要情況要向他當面匯報,他不得不提前趕往飛往黃海。接下來幾天則是參加景華的總經理會議。
  “呃…。為了表示我的歉意,逸落。你有沒有什么愿望想實現的?”陸景略微沉吟了一下,對李逸落說道。
  琳姐聽的心驚。這要怎么樣的實力才能輕松自如對李逸落說出這樣的話來?繼而又心花怒放,連忙向李逸落使了個眼色,這可是和陸景關系更進一步的大好良機。比如:共進晚餐、參觀他的別墅…
  李逸落對琳姐的眼神視而不見,通常情況下琳姐和人談代言合同要高價的時候就是這種表情,露出嬌妍、明麗的笑容,嬌俏的道:“啊…,這個愿望可以有保質期嗎?我還沒想好呢。”
  陸景笑著點頭,“當然有。”
  “沒和逸落多聊一會?”見陸景回來,李慕清拿著酒杯一邊抿著酒一邊笑著問道。
  陸景開玩笑道:“你沒看見多少人等著和她聊天嗎?我那兒坐了十幾分鐘,不知道多少人在心里罵我。”
  李慕清笑盈盈的道:“你還怕別人罵你啊?”
  陸景笑著搖搖頭,指指她手中的酒杯,“喝慢一點,第二杯了吧?別待會晚上和我逛街都醉醺醺的。”
  以李慕清以前在京城里借酒澆愁混跡酒吧練出來的酒量,兩三杯百加得跟喝水似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此刻,她的心臟突然猛烈的跳動起來。精致俏麗的臉蛋上浮起兩團酡紅,就像快要醉了一般。
  這個男人總會在不經意間撩動她的心弦。他不去參加謝晉文的“節目”是因為已經計劃好等會要陪她逛街。李慕清有些明白她此時的狀態:她人沒醉。心醉了。
  “失陪一下。”李慕清輕輕呼出一口氣,走出酒吧去了衛生間。她怕再坐在陸景身邊她會克制不住心里的情緒,就像那天晚上一樣,情不自禁的抱住他。
  酒吧里突然響起了舞曲。陸景看看手表,扭頭問身邊的郎子真,“晚上還安排了舞會?”
  郎子真笑著道:“恩,讓大家放松一下。跳幾曲這個酒會就結束了。”
  陸景當然不會等著酒會結束再離開,對正在向楊星長請教金融問題的方明雪道:“明雪,晚上你自由活動。有事的話。我們電話聯系。我先走了。”
  方明雪微微一笑,輕輕的點頭,“好的。”以她的眼力又怎么會看不出來陸景和李慕清之間的曖-昧。晚上就算是有事她也不可能去打陸景電話的。
  陸景又和楊星長、郎子真打了個招呼,正要離開時,穿著一身精美白裙,頗有古典風韻的汪勤勤面帶微笑的走過來,“陸先生,我可以請你跳支舞嗎?”
  她那晚在吳湖會所給陸景陪過酒,哪里會不知道陸景在天辰娛樂的地位。天辰娛樂的股東謝少都是他的小弟。而且。那天在杭城吳湖酒店里,她親眼看到陸景暴打史自成。要知道星光傳媒的嚴少都要把史自成供著。陸景的地位還用懷疑嗎?
  如果能和他跳一支舞,絕對可以穩固她在天辰娛樂一姐的地位。聽說輝哥的御用女主角詩韻和他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在公司內部很受照顧。她決不允許她的地位受到挑戰。
  陸景猶豫了一下。他準備去找李慕清一起去橫溪縣城里逛逛夜市。順便談談兩人的事情。
  汪勤勤楚楚可憐的看著陸景,“景少…”就這么一會的功夫,酒會現場很多人都看了過來。心思各異。汪勤勤急得都快要哭出來。她根本沒想到會被陸景拒絕。這要是邀請失敗,她的臉可就丟大了。
  郎子真笑著幫忙說了一句話。“景少,汪勤勤是公司電影業務上的臺柱子。星光傳媒過來的藝人以她最為出色。”
  陸景就笑了笑。對汪勤勤點點頭,站起來打個手勢道:“請,汪小姐。”郎子真話里的意思他自然明白。星光傳媒過來的藝人以汪勤勤最為出色,要是她都沒能成功邀請自己跳舞,那星光傳媒這幫人肯定會在心里嘀咕,以為公司高層并不重視他們,從而人心不穩。
  汪勤勤長舒一口氣,展顏一笑,笑容美麗動人,然后牽著陸景的手步入中央空出來的舞池。
  酒吧中央已經清出一個小型的舞池空間。汪勤勤心情激動的握住陸景的手掌,小心翼翼的環抱上這個權勢滔天的青年。這一刻,她能感覺到整個酒吧里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是的,不是因為她是影后,知名的女明星,別人羨慕陸景能和她跳一支舞,而是整個酒吧的女人,天辰娛樂的女明星們都在羨慕她能有幸和陸景跳一支舞。
  天辰娛樂的高層在這個權勢巨大的青年面前是什么表現并非只有她一個明眼人知道。
  當陸景以標準的舞姿輕輕的摟著她柔軟的腰肢隨著音樂開始舞動時,男人的氣息環繞,汪勤勤腦子嗡的一聲,心里那份激動無可言表,甚至覺得比被男人挑逗還要激動。汪勤勤險些癱軟在陸景的懷里。咬著嘴唇,盡力忍受著全身的顫栗,跟著陸景在舞池中翩翩起舞。
  看著汪勤勤星眸半閉,紅唇微張地模樣,更感覺到她的身子越來越軟,陸景頗有些無語,他哪會不知道這是什么反應,問題是貌似他并沒有對汪勤勤動手動腳啊,“汪小姐,你不要緊吧?”
  汪勤勤軟軟的抱著陸景,豐-盈飽-滿,軟綿綿的白-乳毫無保留的隔著裙子壓在陸景胸口,灼熱而濕潤的鼻息噴在陸景的脖子處,明亮的眼眸媚媚的看著陸景,“景少,晚上有時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