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719 杭城之行的收獲

就在唐悅、謝晉文、李慕清、楊星長他們享受豐收的喜悅之時,已經離開橫溪影視集團總部大樓的商學民吩咐司機停車,在路邊重新凝望著那棟象征著他人生輝煌頂點的大樓。
  燦爛的夕陽將橫溪影視集團總部大樓染得金黃。最為橫溪縣第一高的建筑,那頂層的辦公室同樣是橫溪縣最佳的風景觀賞點。
  “唉…”商學民重重的嘆了口氣,心里充滿了苦澀。他給許雪打過電話。許雪的答復是:商總,人在,錢還可以賺,有東山再起的機會,要是人進去了,再多錢也享受不到了。
  聽到這樣帶著濃濃警告意味的話,他還能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幸好手里橫溪影視集團的股份賣了25.44億元,給以后的人生加一份牢固的保險。
  其實,他心里現在最悔恨的不是幫助嚴景銘對付天辰娛樂——以當時的情況他根本沒有拒絕的可能——而是當陸景找他時,他為什么沒有把握住住機會。如果大量增發新股,就算丟掉控股權,但是他至少還是橫溪影視集團公司的股東,哪像現在,和他一手創辦的公司完全割裂。
  不過,比起其他人,他的遭遇要算幸運的,聽說星光傳媒的副總王樂水不僅被解聘,還將面臨三到五年的牢獄之災。而杭城、橫溪的政壇恐怕也會有一輪洗牌。
  商學民留戀的看了一眼他生命里最重要的部分——橫溪影視集團總部大樓,坐到車中,帶著無比失落的情緒離開。
  京城。位于西景路26號方家的四合院中一株梧桐樹正在初夏的晚風中輕輕的搖動著,茂密的樹葉發出沙沙若春蠶噬葉的響聲。
  明亮靜雅的書房里。方成濟坐在椅子上心情復雜的緩緩抽著煙。雖然他借助陸景的力量將嚴景銘在星光傳媒釘下的最重要的一枚釘子——王樂水給拔掉,但是陸景挖角的力度也是他沒有料到的。
  星光傳媒在天辰娛樂這次挖角的行動中損失了6名一線的影星。2名頗有實力的導演。其他有潛力的藝人、導演更是被天辰娛樂挖走了近五成。偏偏他還有陸景有協議,不能阻攔。這樣算下來,作為影視行業領軍企業的星光傳媒實力損失了至少4成,這還不算要給留下來的員工加薪,安撫人心的成本。
  這樣的情況讓他的心情如何能不復雜。陸景這小子下口真是夠狠的啊。
  “咯吱”一聲,厚實的梨花門被推開。方淺語穿著清純娟秀的粉白色公主裙帶著嚴景銘走進來,“爸,銘表哥來了。”
  方成濟收起情緒,笑著起身和嚴景銘握手。“景銘,這次杭城的事故多虧你協調的好。南方分公司能在后天恢復正常運營,你功不可沒。”
  “方叔,那是我應該做的。我也是星光傳媒的股東。”嚴景銘虛偽的笑說道。心里暗罵方成濟老狐貍。現在方成濟要頭疼的事情恐怕是天辰娛樂挖角挖的太狠導致星光傳媒人手吃緊的問題。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要是方成濟早點和他聯手又怎么會怕陸景那點小手段。
  方淺語為兩人泡了茶,乖巧的坐在父親身邊的沙發上,聽兩人說話。
  方成濟笑呵呵的嚴景銘寒暄了幾句,憂心忡忡的道:“景銘啊,現在公司藝人人心不穩。你和哥倫比亞電影集團公司的合作有培訓和培養新人的計劃吧?什么時候能開始執行?”
  縱然方成濟“演技”精湛,嚴景銘壓根就不為所動,反而問了句不相關的話題,“方叔。聽說星光傳媒有個小股東要打算轉讓手中的股份?”
  方成濟深深的看了嚴景銘一眼,然后笑著拿起茶杯喝茶,“恩。有這回事。老李的兒子在澳門欠了賭債,他手上那1%的股份打算作價1.2個億轉讓出去。”
  “呵呵。我倒是有些興趣。不知道方叔能不能幫我聯系下。”嚴景銘笑著說道,“南方分公司后天會低調的恢復運營。我在回杭城之前打算去一趟黃海。和哥倫比亞電影集團的梅爾維爾先生落實下之前的合作協議。”
  方成濟笑著點點頭,“恩。盡快落實。現在影視的市場越做越大,消費需求日益增長,一步落后就會步步落后啊。”
  嚴景銘微笑著道:“我會的。”方成濟不反對那就是答應了他提出來的交換條件了。他在陸景那兒損失巨大,總算獲得了一點補償。
  5月25日傍晚時分,杭城機場的接機大廳的電子屏上顯示由江州飛來的ch6043航班已經抵達杭城機場。十五分鐘后,等候在機場的唐悅、李慕清看到陸景身后跟著兩名女子走出來。
  其中一名女孩長得平凡無奇,剪著精干的短發,眼神若有若無的掃視著周圍的環境,十分警惕。
  另外一名女孩則是穿著白色的短袖襯衣,寶石藍的牛仔褲。中等身材,纖細性-感,盈盈的細腰不堪一握,卻越發顯得胸挺臀翹。她手里拖著香檳色的小皮箱,冷艷嫵媚的氣質隨著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噠噠聲撲面而來,美麗的有些灼人眼睛。從她落后陸景半步的情況就知道她應該是秘書人員。
  “又晚點了啊,幸好我們先吃過晚飯,不然就要餓肚子了。”靠在白色瑪莎拉蒂車門上的唐悅站直,笑著遞了一支煙給陸景。隨行的人員知機的接過陸景手中的行李箱放到車廂里。
  陸景笑著攤開手,“飛機晚點我有什么沒辦法。現在去橫溪參加酒會時間上差不多吧?”
  唐悅笑著點頭:“我們有遲到的權力嘛。”說的幾人都笑起來。
  天辰娛樂今天晚上在橫溪星城酒店舉辦新員工的見面酒會,還會宣布由郎子真代替李慕清出任天辰娛樂總經理的消息。現在才7點03分。杭城到橫溪只需要一個小時,8點多抵達酒會對他們幾人來說并不算晚。
  李慕清嫵媚多姿的眼眸熱切的看著陸景。而后又患得患失的躲閃著挪開,欲言又止。嘴里卻是問道:“咦,陸景。宋助理沒來?”
  “雨綺在江州幫我處理公司的事情。”陸景笑著介紹他身邊冷艷嫵媚的女子給唐悅和李慕清認識,“這是方明雪,我的新助理。”
  隨著景華、和華公司的“體量”越來越龐大,景華的行政秘書組已經不再承擔他的工作事務,而是直接向景華總部的總經理陳笑匯報,由她統一管理除了電子產業業務之外的景華系公司的事務。電子產品業務由景華總部副總經理周復生負責。
  陸景身邊的事務由宋雨綺單獨組建秘書團隊來處理。她將會起到信息上傳下達,匯總分發的作用,不再跟在陸景身邊到處跑。而方明雪在景華行政秘書組實習了大半年,在沒有合適的人選情況下由她擔任陸景的新助理。
  在黃海召開景華總經理會議時。陸景就決定作出調整。白云酒業、白云飲料、昆成汽車、蘇蘭電器的高速發展致使景華總部的事務越來越多,陳笑身上的擔子越來越重。他不得不減少占用已經運作成熟的景華行政秘書組的資源,重新組建為他個人處理日常事務的秘書團隊。宋雨綺此時的位置就相當于是陳笑原來的位置。
  “大家好,以后請多多關照。”方明雪大方得體的和唐悅、李慕清幾人打了個招呼。
  “好久不見,明雪小姐風采依舊,更勝往昔啊。”唐悅在黃海就知道陸景的決定,笑著和方明雪敘舊。他去過云春,認得這位昔日的云春第一美女。
  “謝謝唐少的夸獎。”方明雪清淺的笑著,明亮清澈的眼眸里有著顧盼生輝的魅力。“新的秘書組剛剛組建。雨綺姐看實在沒人,又怕新手做不好,把讓我拉來給陸景當跟班,把我從臨時工轉成正式工了。呵呵…。我姑姑一看我薪水沒下降反倒升了幾級,哪還有不答應的道理啊。把我在白云酒店的職位給劃掉了。所以…”明雪微笑著攤開雙手。
  她在云春什么場面沒見過,看到眼前作為身材火辣的性感美女看陸景的眼神有些不對勁。立刻把來龍去脈給解釋清楚。
  聽到她輕快、類似玩笑的話語,幾人都微微笑起來。寒暄幾句之后。就坐車直奔橫溪而去。
  車隊打頭的黑色寶馬中,陸景笑著看著身邊生悶氣的李慕清。拿出手機,打了一行字遞給她看:生氣了?
  這兩天事情比較多,他心里還沒想好怎么處理和李慕清的關系。只是看到一慣開朗、性子火辣的李慕清突然流露出戀愛中小女孩的神情,突然的覺得她挺可愛的。
  “你說呢?”李慕清咬著嘴唇,拿過陸景的手機,飛快的按著手機鍵盤回了一句話。
  陸景上車時說有事情要和李慕清商量上了她這輛車。讓唐悅載方明學和他的新保鏢趙姿。此時,車內副駕駛座上還坐著李慕清的助理謝綺煙,兩人只能用這樣的方法的交流。
  “我猜不會是為方明雪的事情吧?”
  “李逸落生你氣了呢,你想好待會怎么和她說吧。”
  看到手機上這似是而非的回答,陸景嘴角忍不住浮出一絲微笑,關李逸落什么事啊。
  陸景拿過手機,手指輕輕的和李慕清碰在一起,讓人心悸的曖昧情愫在車廂里不自覺的蔓延開。
  陸景慢慢的打出一行字:“我這兩天焦頭爛額。一點空閑都沒有。除了景華的事情,還有史自成的事情。他回京城之后搞了點幺蛾子出來了。”
  李慕清訝然的看著陸景一眼,雖然有些赫然,還是電眼迷離的橫他一眼。一直踩著陸景腳面上的高跟鞋卻悄然的拿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