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71 同意了

陸景連續打了關寧和阮晨的手機,兩人的手機都處在關機狀態。陸景心里琢磨著兩人估計都沒有考好,所以手機關機。過幾天再去找關寧吧!陸景笑著搖搖頭,關寧真可謂命途多舛,套用一句魔幻小說的說法,命運的力量一直作用在她的身上。
  只是,陸景不會讓她的人生沿著慣性前行以悲劇收場。
  陸景會一直在幫她不斷的修正命運的航道,直至幸福的彼岸,而絕不會讓她駛入毀滅的深淵。
  那天傍晚,關寧在夕陽里回頭嫣然一笑的動人畫面讓陸景怎么都忘不了。
  只為了那一笑。
  唐悅花了兩天的時間,終于查到是什么人在搗鬼。這幾家廠商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是京城市最大的百貨商場新虹百貨的供應商。而新虹百貨的第一大股東是莫氏集團,當前新虹百貨的總經理叫做莫文輝,34歲。有歐洲留學經歷,管理能力出眾,是莫心藍的一個堂哥。
  新虹百貨一共在京城有5家商場,都是聚集在市內繁華的商圈附近。主要從事日化品,服裝鞋子,食品飲料,女性化妝品,家電方面的銷售。
  面向的主要消費人群是中等收入的消費者。
  陸景聽著唐悅的介紹,皺著眉頭。新虹百貨的業務范圍和運營模式和此前的國有商場一模一樣,只是私營商場在服務上改進了不少。
  “這是莫家針對他毆打莫少鋒的反擊嗎?”陸景心里冷笑了一聲。
  如果說莫家加快和劉家的合作是順勢而為,順水推舟,那么這一次針對怡家超市的動作就是赤裸裸的打擊報復。
  藍錦酒店的315包廂里,幾人都有些憤慨,馮逸風叼著煙,邪笑道:“莫家膽子挺大的,這算挑釁吧?唐悅,要不要咱們倆今天晚上去找莫心藍說道說道。”
  唐悅無語的翻個白眼,“你真當莫心藍好欺負吶,那女人心眼多著呢,不然早被一幫公子哥抱上床,包養起來。”
  王燦抽著煙,把手放到椅子背上,說道:“要不我們再去把莫少鋒打一頓?”
  余建軍苦笑著搖頭,打人不能解決超市的困境吶,他出去招呼服務員上菜。幾人在包廂里面談事情,讓服務員都離開了。
  陸景搖了搖頭,吐出口煙,他線條明俊的臉仿佛隱藏在煙霧中,“不行,打架解決不了問題。這次新虹百貨是用商場上的實力來陰我們,讓我們的問題暴露出來了,必須要盡快解決。
  我們現在奈何不了新虹,但是日后總有要他們后悔的時候。”
  怡家超市現在還太弱小,根本沒有辦法和新虹抗衡。不過怡家的優勢就在于超市這種購物模式一定會擊敗傳統的百貨商場模式。
  “難道就這么算了?”唐悅叼著煙,有些郁悶的問,“要不要找幾個人查一查新虹?”
  馮逸風笑道:“這個方法不錯啊,至少要逼他們低頭,瑪德,這口氣憋著難受。”
  王燦抽著煙,搖頭道:“我估計要他們低頭是不可能的,莫家是新虹的大股東。不提莫家其他的關系,就以莫心藍在京城的人脈這個法子就行不通,新虹百貨不是鴻華那種小蝦米可以比擬的。用對付鴻華集團的方法不可行。鬧大了,在有人幫忙說話的情況下,市里面的官員也不可能去找納稅大戶的麻煩,只會認為我們幾個胡鬧。
  但是,我們給他們找點小麻煩,惡心惡心他們絕對可以。”
  余建軍推開門,走了進來,坐下道:“開飯吧?到飯點了。”
  “行!”幾人說道。穿著紅色旗袍的服務員拿著托盤進來送菜,個子高挑,容貌修飾的極為精致。
  精致的小炒迅速的端了上來,香氣四溢,屋內繚繞的煙味都淡了許多。余建軍今天點的是清淡口味的小炒,幾人現在心里都憋著一股火氣,再吃重油重辣的菜怕是更上火。
  席間上了啤酒,幾人隨意的喝著酒,閑聊著。
  陸景把煙滅了,拿著酒杯喝了口啤酒,說道:“物流配送這個問題,我們要盡早解決,我出的那幾個辦法,只能解燃眉之急,不是根本的解決辦法,我的想法是要盡快組建物流相關的部門,或者公司。你們看怎么樣?”
  馮逸風眼睛發亮,剛才老余已經介紹了超市這半個月來的運營情況,現在刨除成本已經有大約3萬塊的盈利產生,更不要說后面還有半個月的時間來賺取利潤。
  陸景的眼光相當高明。這恐怕又是一個賺錢的機會。
  馮逸風看著陸景道:“我看組建一個新的公司比較合適。超市的采購部門專門負責采購,運輸環節直接交由新公司運作,這樣各司其職在管理上要方便的多。”說完,他環視著唐悅,王燦,余建軍的表情。
  他手上大約還有十萬塊的閑錢,如果是在怡家超市的框架下成立相關的物流部門,他的股權也不會增加,還不如成立新的公司,他能占上一部分股權。他很看好和陸景合作的前景。
  唐悅聳聳肩,無所謂的道:“我沒有意見,你們負責,我只關心這個月的分紅。昨天差點逼的我吃霸王餐了,兜里沒錢寸步難行啊!老余,什么時候發錢啊?”
  一句話說的幾人都笑起來。
  “呵呵!”余建軍笑道:“就算出了供貨不足這檔子事,我估計我們這個月的利潤能有九萬塊左右。”
  唐悅就搖頭:“果真是遠水不解近渴。”按照股權比例,全發下來也才一萬塊錢左右,只夠他幾天的花銷。
  陸景笑道:“分紅肯定不會是把利潤全部都發下來,還要繼續投入到超市中。超市的銷售額還遠遠沒有到最大,要持續供血,不能都抽走了。”
  余建軍點頭,心里說,還是陸少是個明白人。這幾個公子哥里面就他懂做生意,其他幾個都是玩兒。
  王燦喝著一口蓮子銀耳湯說道:“我和唐悅一樣,沒什么意見,你們看著辦唄。陸景,新虹這次陰我們不能就這么算了,得想個法子治他們,不然肯定還有下次。”
  陸景皺著眉頭,搖了搖頭,“根據唐悅剛才介紹的情況,怡家遲早要和新虹在零售業務上競爭。我們兩家的業務范圍有重疊的部分。當然新虹未必看得起我們這只小螞蟻般的對手。
  打鐵還需自身硬。就算有下次,我們沒有破綻,新虹也無從下手。
  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把超市做起來,繼而擠垮新虹百貨,讓他們付出代價。但是,這會是一個比較長的過程,少則兩年,長的話說不定要四五年吧。”
  要說整新虹的歪招肯定有,但是難登大雅之堂,也不會給新虹造成大的損失。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在零售業上將新虹擊垮。這才是堂堂正正的辦法。
  在商業上目前陸景手上的牌不多,但是莫家在仕途上就不要想著有什么突破了。
  大哥看樣子對莫培明也不怎么感冒,他要是肯在他岳父面前說句話,保管莫培明在明年換屆的時候原地踏步,就算有劉家的提攜也不行。在派系力量碰撞時,莫培明這樣腳踏兩只船的人物是政治力量妥協時最佳的犧牲品。
  陸景想著什么時候得探一探大哥的口風。現在離明年九月的黨代會還有差不多一年的時間,還有足夠的時間去運作。
  唐悅道:“五年時間太長了,這事你不要管了,我找人弄弄新虹百貨。不要他們低頭,就惡心惡心他們,出口氣再說。”
  馮逸風拍手笑道:“嘿嘿,就該這樣。”
  王燦道:“行。沒有辦法逼他們低頭,惡心下他們也可以。咱們雖然是要守生意場上的規矩,但是不能受氣。”
  陸景點頭,不再多說,轉而問余建軍,“老余,物流的事情,你怎么看?”
  余建軍想了想,才說道:“我擔心新組建的物流公司不能很好的為怡家超市服務啊,到時候得不償失,是不是放在怡家下面比較好?”
  陸景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吃了幾口清淡小菜,說道:“這樣吧,物流部分還是組建新的公司,怡家超市會成為物流公司的大股東。服務質量問題不用擔心。
  目前怡家資金短缺,抽不出資金來運作。我先把物流公司運作起來,怡家現有的物流部門并入新公司,以資產的方式入股。股份比例過幾天再商量。日后怡家超市可以以融資的方式擴大占股比例。但是能不能成為第一大股東就要看怡家日后的發展。”
  現在先把物流體系搭建起來,如果新組建物流公司能在快遞業務上取得突破,以怡家超市目前的實力,想要以融資的方式成為物流公司的第一大股東不太可能。
  所以陸景最后補充了一句。
  說完,他問馮逸風,“你手上還能抽出多少資金?”
  馮逸風不假思索的道:“十萬。你看我能在物流公司里占多少股份?”
  陸景笑道:“我要先給人打個電話才知道。我手上現在沒有富余的資金。放心吧,不會讓你吃虧的。”
  景和第一個月的獎金大部分都投到了方老師的第一名英語上面了,銀行卡上怕是只有4位數了。這次融資的方案還得打吳璇那小娘們的主意。
  馮逸風哈哈笑著,伸手拿起酒杯說道:“咱們倆走一個,你做事我信得過。”
  陸景笑著拿起酒杯與馮逸風干了一杯。他的酒量喝啤酒沒有什么問題。
  事情談的差不多,幾人就放開心懷,大吃一頓。席間談笑風生,王燦說著他在北港的見聞,引得唐悅和馮逸風都想著找個時間去北港度假。
  吃過飯,出了包間,余建軍提議請他們幾個去K歌放松一下。九六年的時候哪里有什么正經的唱歌的地方,要漂亮的小妹陪著唱歌才是主流。不過,這也確實是一個放松的好法子。
  陸景笑了笑,拒絕道:“你們玩得開心點吧,我一貫不喜歡喧鬧的地方。況且我一會還要去打電話。”
  王燦道:“靠,你太裝蒜了。”
  幾人說笑著下了樓,在大廳門口處,看到兩個西裝革履的男子正在一起握手哈哈笑著,相談甚歡。
  其中一人看到余建軍,愣了一下,沒有理他,與另外一人說著話走出藍錦酒店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