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717 嚴景銘認輸

“礙”饒是以陸景一貫處變不驚的性子還是驚訝的微微張開嘴,詫異的看著李慕清,“為什么?”
  在天辰娛樂被嚴景銘打壓的無比凄慘,虧損嚴重,最為困難的時候,李慕清都沒提出過辭職。而現在,正是天辰娛樂將要破繭重生的前夕,她卻提出辭職。這如何不讓陸景驚訝?
  李慕清噗嗤一笑,倒是很滿意陸景吃驚的表情,一雙嫵媚多姿的眼睛“電”了陸景一眼,“奇怪什么啊?就是不想干了唄。”
  陸景無語的翻個白眼,用手摸著自己的額頭,“你確定你這里沒發燒了?”
  “你才發燒了呢!”李慕清笑著橫了陸景一眼,身子略微前傾了一點,用手撩開額前的劉海,“你摸一下,看我發燒沒?”
  陸景坐在客廳茶幾,李慕清左手側的單人沙發上,看著她光潔的額頭,那瞬間流露出成熟嫵媚而嬌柔的誘-惑讓他心里沒來由的跳了一下。
  陸景苦笑著喝著手中的飲料,道:“還是算了,我可不想被你暴打一頓。說正事,你不會是被嚴景銘給打壓的沒信心了吧?”他在香港是親眼目睹了李慕清的失落和壓力。
  “有色心沒色膽。”李慕清心里暗自嘀咕,坐回到沙發里,反駁道:“我那有你說的那么脆弱!”說著,正色道:“在杭城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我對一家大型企業的管理并精通,十幾個人,幾十個人很好管理。公司發展壯大之后,我的管理能力跟不上了。其實。就算沒有嚴景銘的打壓,天辰娛樂在高速增長一段時間后。管理上的各種問題也會不斷的冒出來讓我焦頭爛額。現在天辰娛樂面臨著發展的黃金時機,沒有時間來給我調整,所以我決定辭去總經理的職務,讓更有管理才能的人來管理天辰娛樂。我專注目前公司的唱片業務就行了,我自己也輕松些。”
  “不是為了偷懶吧?”陸景取笑了李慕清一句,等她嗔怒的抱怨幾句,認真的思考了片刻才點頭道:“行吧,我同意了。”
  “看你老氣橫秋的樣子。你不同意我就不能辭職啊?”李慕清嬌笑道,“呃。陸景,你就不再挽留我一下?好歹讓我覺得自己還是很重要的。”
  陸景就笑:“那好吧。鑒于女人每個月總會有幾天的脾氣不可捉摸,在明天下午唐悅和楊星長來杭城之前,我允許你有反悔的機會。”陸景的重音落在“每個月總會有幾天”上面。
  “你個混蛋。”陸景話語剛落,一只沙發抱枕就被李慕清氣憤的砸了過來。
  陸景偏頭躲過,看到李慕清美目含怒,“張牙舞爪”的還要丟沙發抱枕過來,連忙舉起雙手,道:“開個玩笑。不用反應這么大吧,噢…”
  陸景苦笑著將沙發抱枕從頭上拿開,李慕清壓根就沒停手,好在被沙發抱枕砸一下也只是象征性的挨揍。道,“你也太暴力了吧?”
  李慕清眼波流媚的瞪著陸景道:“那你也不看看你說的什么鬼話啊?”以她和陸景的熟悉程度,這種程度的玩笑并不算過分。陸景以前也曾開個這樣的玩笑。但是現在她心里卻突然的有些羞澀。忍不住想要砸他幾下。
  陸景笑著嘆口氣,沒再繼續這個話題。認真的看著李慕清道:“我同意你辭職,但是不會同意你現在就辭去天辰娛樂總經理的職位。至少得等到天辰娛樂控股橫溪影視集團之后。”
  “啊…。為什么?”李慕清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陸景笑道:“你現在辭職在天辰娛樂普通員工眼里那可是叫做‘引咎辭職’,是為現在天辰娛樂的巨額虧損負責。那你以后在天辰娛樂的工作怎么開展?等控股橫溪影視集團之后辭職,那就就叫功成身退,退位讓賢。這其中的區別不用我詳細解釋吧。”
  李慕清微微一愣,她根本就沒想到這一點。今天晚上被陸景握住手后心里所產生的那些奇怪的感覺變得濃郁起來。又想起今晚酒會上他要史自成向自己道歉的情景。只是她嘴里卻嘟囔道:“就你心思細膩啊。”
  陸景笑了笑,他看得出來李慕清的情緒有些不對勁,站起來去與客廳只有一道鋼化玻璃門之隔的廚房插上鎳鋼電熱壺燒開水——待會用來泡咖啡,做完這一切之后在客廳打開的落地窗戶邊抽著煙。
  “李慕清,你還得撐幾天,和謝晉文一起把購買橫溪影視集團股份的事情處理完。明天下午唐悅、楊星長他們會過來。景華系公司總經理會議后天在黃海召開,我要去一趟黃海參加這個會議。”
  “哦?景華系公司總經理會議?我怎么不知道有這個會議。”李慕清站起來,好奇的看向陸景。
  陸景笑道:“因為天辰娛樂的資產規模還沒達到十億元的規模。景華、瑞豐現在的關聯公司很多,這個會議都是要相關企業的資產達到十億這個門檻才行。和華公司的議事會議席位則是要求達到百億的門檻才有資格參加。”
  聽了陸景的介紹,李慕清驚訝不已,這個時候她才算是有些清晰的感受到陸景所能調動的資金是何等的巨大。和華公司的董坤城、陳創和這段時間就一直在遼北參加云北鋼鐵的改制。她在電話里聽她爸說過幾次。
  李慕清走到陸景面前,壓著心里快要克制不住的情緒,輕聲問道:“陸景,你今天晚上為什么要忍那么久才對史自成動手?”
  “你當我想忍啊?我又沒有受虐的傾向。”陸景翻個白眼,滅了煙,他很少在女士面前抽煙,倒不是為了保持什么形象,而是因為很少有女士喜歡香煙的味道,“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今天晚上杭城市委會召開臨時常委會。由此可見史自成在杭城的能量之大。因而,就算許家倒戈。我也只能在會議開始之后才反擊,這樣。嚴景銘他們才沒有時間反應,無法改變會議的結果。”
  “哦。”李慕清用白皙的小手撩了撩她鬢角幾縷略顯凌亂的發絲,突然的看著陸景的眼睛道:“把你的肩膀借我靠一下行不行?”
  “好像以我們倆的關系這并不需要這么慎重而突然的說出來啊。”陸景笑著側身讓李慕清靠在他肩膀,她身上優雅的鳶尾根、紫羅蘭葉、鈴蘭的香水味幽幽的傳來。
  他和李慕清是比較熟悉的朋友關系,兩人間拍拍肩膀、手背的動作都很平常,因而李慕清情緒不對勁的時候,要他提供“肩膀服務”并不是什么離譜的事情。
  “陸景,謝謝你。”李慕清輕輕的靠在這個結實的肩膀上,柔柔的說道。
  “不客氣。我本來就是要找史大少的麻煩。”聞著李慕清身上優雅的tiffany香水味道。陸景笑道:“李慕清,趕緊找個男朋友吧,女人最終還是要個男人依靠的。總拿我的肩膀找安慰也不是長久之計啊。你倒不是不怕我有其他的想法?”
  “你去死啊。”李慕清頭靠在陸景的肩膀上,嬌嗔的說道。不知怎么的,聽到陸景這樣明知道是正確的安慰的話語心里卻極為不舒服。說著話,她抬頭看著陸景的眼睛故作不屑的道:“你能有什么想法?今天晚上從坐車去杭城吳湖酒店開始到現在你一共看了我胸-部十二次,我也沒見你有什么小動作。”
  被李慕清點出來,陸景尷尬的摸摸鼻子,“只是看看美女好像不犯法。”
  不得不承認今天晚上穿著酒紅色v領晚禮服的李慕清極其的性-感而明艷。晚禮服完美的展示著她火辣的身材。飽-滿高-聳的乳-峰、細腰豐-臀。曲線優美而性-感,散發著致命的女性魅力。
  只是他都不記得看了李慕清多少眼,沒想到李慕清倒是記得清楚。陸景心里浮起很古怪的感覺。哪有人會記得她被別人看的次數。
  李慕清輕輕的咬著嘴唇,說了一句極為大膽的話。“要不要我把禮服脫下來給你看?”
  陸景目瞪口呆。他的第一反應是李慕清神經錯亂了。第二反應才意識到這是一個很香-艷的邀請。第三反應是這個邀請背后所蘊藏的風險。李慕清可是個不折不扣的暴力女。雖然他和李慕清很熟,但是看完之后被暴打的概率絕對高達90%。
  李慕清看著眼前這個發呆的男人,柔情涌動。千轉百回。一些往事不由自主的浮上心頭。
  在新月湖大學城里的cafe105初識:當時他還被劉柏弄的很狼狽。而后又在粉紅佳人酒吧里的偶遇,他在陪他那位精致優雅。充滿了知性魅力的秋蘭姐喝酒。那時候也沒覺得他有什么不同。
  然后她自薦天辰娛樂的總經理,和他的生活圈子有頗多的交集。因為使用tiffany香水被他揭開自己一直偽裝的面具——自己不是同性戀。那一剎那間心里的觸動。現在都還記得。她在陸景面前無法偽裝。
  去年他幫助父親運作去遼北任職,家里的處境,她的處境全部都因此而改變。而她印象最深刻的卻是這混蛋在去家里見她父親之前上樓梯時色瞇-瞇的盯著她的屁-股看。
  現在又幫她擺脫了嚴景銘大半年的打壓,讓她的事業重回正軌,雖然她已經說出來她要辭去天辰娛樂總經理的職務。今晚,在史自成輕佻的調戲她后,自己暴怒之后被他握住手。這個時候才發現心里對他是何等的信任,甚至是從未察覺到的服從。
  那之后他就一直握著她的手,直到他要求史自成道歉。她心里不可抑制的升起了一種怪怪的,從未體驗過的美好的感覺,而剛剛讓她晚一些時候辭職的細膩心思,更是讓這種情感再也無法抑制。
  她已經二十八歲,將近二十九歲了。打開一個成熟女人心扉的鑰匙往往不是那個男人多么的浪漫、多么的有才華、天賦、地位、能力,而是那個男人能給她最堅實的保護,用厚實的肩膀撐起一片天空。或者還有那些讓人深刻回味,細膩體貼的烙印在生命印記里的小事。
  她怎么會不渴望愛情?但是為了逃避家族政治婚姻的安排,她公開宣稱她是同性戀。是陸景掀開了她偽裝成習慣的面具,是陸景讓她以后不用去面對政治婚姻。因為以她爸此刻的地位,李家沒有人能逼迫她為了所謂的家族利益犧牲。
  今晚被陸景握住手那溫暖她心靈的感覺讓她迷醉,回到酒店后她懵懵懂懂,不由自主的來到陸景的房間希望和他單獨的多相處一會——她根本就不是為了要辭職來找陸景的,她下意思的把陸景房間的門給關上了。
  這時,在心里的情感再也無可抑制的情況下,她才恍然明白過來,那種感覺是什么:她可能愛上這個混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