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716 資金從何而來

“詩韻在京城學習,準備安排她進入公司管理層工作。”謝晉文有些忐忑的對陸景說道。詩韻那天晚上去過陸景房間的事情,他聽身邊的幫閑說過。至于陸景到底有沒有要了詩韻,他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陸景的心思何等靈巧,立刻就明白謝晉文話里的意思,笑著拿手指點了點謝晉文,“你小子,找抽是不是?”
  謝晉文心里松口氣,知道陸景沒有生氣,但也知道陸景和詩韻沒發生什么。當即嘿嘿一笑,道:“景少要抽我兩下我也認了。”
  陸景笑著搖頭,斟酌了下,緩緩的道:“天辰娛樂正在發展過程中,需要有才華的演員。我看詩韻演戲還是很有天分的,沒必要把她雪藏起來。只要不強迫她去搞陪酒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就行。”
  一家電影公司總要有那么幾個撐得住場面的優秀導演、演員。俗話說就是臺柱子。他看詩韻做事情很用心——至少在去他房間之前知道炒個拿手的小菜增加他的好感——她未必就不能在演藝事業上發展出來。
  誠然,明星可以用錢捧起來,但是本身還是需要一點點表演基礎。否則,阿斗是誰也扶不起的。前世里,他見過太多有背景、有資金的演員處在半紅不紅的尷尬狀態。這就和自身的表演實力有關。
  當然,娛樂圈是一個上鏡靠演技,上位靠床技的地方。因而陸景在最后加了一句,算是保護詩韻。娛樂圈的潛規則,吞噬了無數有天賦、有才華、有理想的藝人。
  謝晉文點了點頭,笑道:“景少你放心,我明白怎么做。”
  …
  回到歌德銀座酒店富麗堂皇的套房之后,陸景第一時間不是安排謝晉文他們準備如何享受接下來的饕餮大餐,也不是放熱水泡澡休息,而是坐在黑色的真皮沙發上拿出手機給大哥撥了過去。
  他打了史自成,這件事必須要盡快通知大哥。剛才在車上他是沒有私密空間來打這個電話。
  陸景剛按了兩個數字鍵,虛掩著的房間門被推開,曾紅英帶著心事走進來,輕聲道:“陸景,我有話和你說。”
  陸景詫異的看著自己這個清秀的保鏢,笑著打手勢讓她坐下,在客廳冰箱里拿了一罐云冰果汁遞給她,“曾姐,你和史自成的事情,過去就讓它過去了。不要郁積在心里。”
  今天晚上的經歷肯定會讓曾紅英想起以前不愉快的經歷。他還是很看重曾紅英的能力的,連忙寬慰她。
  曾紅英抿抿嘴,渴望的看著陸景說道,“陸景,唐悅在香港組建的保安公司差不多成型了,我在香港的時候去看過。所以,我希望能回到軍隊里。你能不能幫我?”
  陸景愣了下,好一會才回過神來。他沒想到曾紅英會提這個要求。
  見陸景似乎有些為難,曾紅英局促的站起來,死死的咬著牙齒努力讓她的表情看起來像一個笑容,“要是你為難就算了。當我沒說過這件事。”說著,往門口走去。
  “誒,曾姐,等等。”陸景忙喊住曾紅英,苦笑道:“我沒說不幫你啊。我是在想我哪里做的不好讓你升起了離開的念頭。”
  “真的嗎?”曾紅英哪里料到會峰回路轉,回身希翼的看著陸景,繼而不好意思的臉紅起來。實話說,陸景開給她的待遇非常好。她說出這個請求,也是猶豫了很久。
  “沒有。不是你做的不好。我這幾年過的挺愉快的。但是,陸景,我更向往軍營里的生活。”
  曾紅英話說到這份上陸景還能說什么,挽留的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道:“我給我哥說一聲,行不行我一會告訴你。你在這兒稍等我一會。”
  曾紅英鄭重的敬了一個軍禮,感激的道:“陸景,謝謝你。”
  “不用客氣。”陸景笑著擺擺手,走到臥室里撥了大哥的號碼。
  ...
  杭城吳湖酒店8樓的豪華觀景房里,柔和而明亮的燈光落在乳白色的組合沙發上。嚴景銘頭疼的坐在高背沙發中。
  杭城臨時市委常委會的決議已經出來:繼續調查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可能存在的不法活動。這樣的結果讓之前信心十足的史自成灰頭灰臉,再加上他被陸景當眾打了一頓,臉面丟盡,他是沒臉在杭城呆著,已經去了機場,準備回京城。
  史大少可以拍拍**走掉,他卻不能。他現在要面臨的局勢異常糟糕。現在就像是梭哈的牌局,他和陸景都把底牌給翻出來了,結果是陸景的牌大,接下來談判的難度可想而知。
  而且,他還頭腦發昏的讓星光傳媒總經理邱中意在今晚橫溪影視集團的慶典酒會上宣布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明天就可以正常營業。這個估計是不可能的。為了縮短他成為笑柄之后被嘲諷的時間,還得額外再向陸景付出籌碼。
  “嚴哥,讓他們查得了。看看到底能查出什么?”蔣鴻哲斜靠在沙發上,手里拿著白色的熱毛巾敷著紅腫的臉頰,不爽的說道。這是他近段時間第二次挨打,簡直把他氣得半死。
  嚴景銘抽了口煙,輕嘆口氣道:“關門之后我們的損失有多大?別忘了我們剛剛在好萊塢和哥倫比亞電影集團談好合作的。星光傳媒南方分公司越早恢復正常運營越好。和陸景置氣不合算。”
  他不像蔣鴻哲,可以當個標準的紈绔子弟。他執掌天逸投資,最終是要以賺錢為目的。天逸投資的增值可以提高他在嚴家的地位。
  國內正在蓬勃發展的電影市場是他所看好的項目,如果連公司都被封了,那還怎么賺錢?天知道那個調查是幾個星期,幾個月,甚至是幾年?
  所以,他決定向陸景低頭。先保住根本,曰后再和陸景一較高下。況且陸景今晚把史大少得罪死了,所要面臨的反撲力度可想而知。
  蔣鴻哲驚奇的看了嚴景銘一眼。要說內心里的高傲,嚴哥比他還要強,沒想到嚴哥居然準備人數。蔣鴻哲見嚴景銘是認真,郁悶的點了一支煙,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這時,穿著粉色露肩禮服的方淺語從門外進來,嬌聲軟語的說道:“銘表哥,我爸剛給我打了電話,他希望星光傳媒能盡快恢復正常。”
  嚴景銘輕輕的點了點頭,“我會處理好的。”方成濟沒有把電話打給他,而是讓方淺語來轉達,可見其心中對他的不滿。問題是,在現在他還沒法和方家這個盟友鬧翻。
  “哦。”方淺語俏臉故意蒙上一層憂愁的坐到沙發上。她今晚被陸景的表現驚呆了。史自成在京城是多么厲害的角色,京城衙內圈子里有數的幾位大哥之一。陸景說打就打了。她現在真不介意找個機會和這個很有魅力的男人滾滾床單。問題是陸景身邊的女人大多都極為出色,未必看得上她。這實在是個遺憾。
  嚴景銘沉吟了一會,對方淺語道:“淺語,王樂水對星光傳媒這次被查封負有嚴重的責任。我建議向董事會要求免去他的副總經理職位。”
  方淺語一愣,然后笑道:“好的。我會轉告我爸。”王樂水是嚴景銘在星光傳媒布下的棋子。清除掉王樂水對方家而言是個利好。
  倒霉的王總就這樣成了這次星光傳媒被查封平息公司內部、**的替罪羊。
  蔣鴻哲聽了,心里大爽。他可不管其他的。他早看王樂水不爽了。沒有王樂水辦的混賬事,陸景哪里會知道夏婕在星光傳媒?
  嚴景銘吐出一口悶氣,撥了一個號碼,吩咐道:“羽樂池,帶上人和我一起去歌德銀座酒店見陸景。我要把天逸投資所持有的橫溪影視集團20%的股份轉給他。”
  既然要認輸,那就光棍一點。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
  送走笑著流出眼淚,得償所愿的曾紅英,陸景站在客廳落地窗前,略有些感慨的抽著煙。
  其實,幫助曾紅英重返現-役,肯定又會得罪史家。但是,在大哥上調到文化部的過程中,史家背后的圈子沒起什么好作用。隔閡早已經產生。
  他今天晚上揍了史自成一頓相比于之前的隔閡根本就是微不足道。因而,他給大哥匯報事情經過的時間并不長。所以他才會讓曾紅英在客廳里等著。
  “咚-,咚-”
  聽到敲門聲,陸景回頭看去,見一身酒紅色晚禮服、**明艷的李慕清笑盈盈的站在門口,“呵,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有禮貌了?”
  “我什么時候沒禮貌了?”李慕清沒好氣的瞪陸景一眼,踩著高跟鞋走進來,順手把門關上了,笑道:“你還真在等嚴景銘過來啊?”
  陸景滅了手里的香煙,微笑道:“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嘛。嚴景銘這條大魚今天晚上八成會送上門來。”
  李慕清咯咯嬌笑,**高聳的**微顫著,接過陸景遞來的云冰綠茶,嗔道:“你眼睛看哪里?哦,這也是景華系公司的產品吧?不錯啊,都賣到杭城來了。”
  “恩。白云飲料有限公司的產品。茶飲料本來就是一塊極大的市場。”陸景笑著摸摸鼻子。李慕清胸前**的微顫正好給他看個正著。好在他只是正常的注視那對晚禮服下、顫巍巍的玉兔,并沒有想一窺那深不見底“溝壑”的美景,不然鐵定要被李慕清鄙視。
  李慕清拉開易拉罐喝了幾口,臉色逐漸變得慎重起來,“陸景,我決定辭去天辰娛樂總經理的職位。”(未完待續。)。.。